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一章 准备起义,犀牛岭下六王结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一章 准备起义,犀牛岭下六王结盟

金田村韦庄今天人员进进出出,忙忙碌碌,虽不曾张灯结彩,那上上下下脸上兴奋喜悦的神色,却也烘托出一片喜庆气氛。韦府家丁骑了两匹快马,守候在风门坳口,又一人骑马守在犀牛岭下,但等天父化身的杨秀清下得山来,便快马飞报,以便拜上帝会首领们出了庄门恭迎,这排场,大概和满清皇帝出巡回銮,群臣恭迎御驾也就差不多了。

秀全、达开等一行那天从贵县来到韦庄之后,朝贵差贴身随从上紫荆山报信,昨天才接到杨秀清的回批,一准今天午前下山。云山一早将达开召到卧处,掩上门密谈道:“达开弟,你知道为什么大老远把你邀到金田来吗?”

“是为了认识一下杨兄,商量今后起义的事吧?”

“这也是个目的,不过主要凭借你和昌辉两股新生力量,改善我们拜上帝会的上层领导。”

“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我们上层领导,表面上是四人,二哥是教主,当然以他为首,可是自从弄了所谓天父天兄降凡,大权都在杨萧二人手中了,要改变这个局面,惟有扩大上层领导,把你和昌辉引了进来。这样,二哥和我就不孤立了,今天等秀清来了,我们六人就歃血结盟,结为兄弟,使二哥身边多两个真心拥护的人,这个意思你明白吗?”

达开沉吟道:“小弟明白兄长的苦心,不过拥护二哥的人再多,他们一旦天父天兄附身,还不全听他们了吗?”

云山叹道:“我这也是尽人事罢了,天父天兄附身,已是不可推翻的了,只有这样修修补补,稍稍限制他们的权力,他们总不见得时时事事都闹天父天兄附身吧。况且今日拜上帝会的上层首领,即是他日打下江山,二哥坐上龙廷之后的左辅右弼,二哥身边多了你们二位,就不会事事都被他们两人操纵了。”

达开心情沉重地说道:“小弟明白了,今日结盟之后,定不辜负兄长的厚望。”

云山取过两只茶杯,洒了两杯茶,递过一杯给达开,说道:“除了等一会公开盟誓之外,我还要以茶代血,先和贤弟私下里立下誓言。”

达开诧异道:“还要立什么誓?”

云山道:“二哥是神,也是人,拜上帝会是他创立的,反清起义是他提出来的,这就了不起,可是他也有不足之处,我在,可以原谅他的疏忽,随时提醒他,帮助他。可是愚兄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大概不会长寿,你不要笑,我虽说不出有什么根据,但总有这种感觉,况且将来举兵作战,随时都有战死的可能,你年轻得多,我若不在人世了,你当继承吾志,竭诚尽忠辅佐二哥,不论什么情况,决无二心,决不中途而废,你能起誓吗?”

达开道:“我愿云山哥长寿,好有人引导我,怎么无端说起这种不吉利的话来了?”

云山坚持道:“你不要管吉利不吉利,望你能够立誓。”达开只得举杯慷慨道:“遵云山哥的嘱咐,定当辅佐二哥,忠心不变,若有反悔,不得好死!”说罢将茶一饮而尽。

云山愣了一下,勉强喝下茶,怆然道:“贤弟怎么立下这么重的誓言?但望不会实现,不会的,决不会有这种祸事发生,天父天兄,保佑真主二哥,保佑达开兄弟吧!”

达开究不如云山的深谋远虑,想得那么周详,经云山这么一说,恍恍惚惚也觉感受到了令人沮丧心惊的不吉之兆。拜上帝会上层的矛盾冲突竟有那么尖锐吗?他究竟是核心圈子外的人,无法想像,委实无法想像未来的事,他摇了摇头,尽量将这种不吉的预感从脑中驱除了出去。

日头高高升上了犀牛岭的时候,快马先后来报,杨首领已经下山,出了风门坳,又到了犀牛岭,稍过一会,秀全为首,与云山、朝贵、达开、韦正齐集庄门外广场,迎候秀清。稍顷,杨秀清骑了韦府带去的灰鬃马,后面跟了十名年轻雄壮的烧炭工,安详沉着地从村后紫水边上转到路口上来,也是黑布裹头,黑布短褂裤,赤足草鞋,也许为了与众不同,肩上覆了一条黑布披风,大概是老奶奶的围裙改制的,风一吹,披风飘展,犹如帅旗招扬,眼不大而锋芒凌厉,话不多而心计内含,萧朝贵的心事都在脸上,杨秀清则尽在腹中,叫人捉摸不透。达开见了,不禁暗暗赞叹,“不料紫荆山中出了这样一位颇有大将风度的人物!”

在众人面前,秀清特意尊隆“真主”秀全的地位,下了马,疾趋上前,屈一膝向秀全见礼道:“小弟向二哥请安!”

秀全慌忙扶起了秀清,说道:“兄弟少礼了,快过来见见两位新兄弟。”

云山引韦正、达开过来与秀清厮见,秀清细细打量了他们,微笑道:“好极了,两位都是读书先生,我们拜上帝会正缺知书识字的人,打仗光靠蛮力不行,治国更需书生,朱元璋出家当过和尚,不是重用了许多文臣武将才得了天下的吗?”

云山笑道:“今天邀石韦两位兄弟聚会,也就是重视文才的意思。”

朝贵嚷道:“秀清哥,你看韦正弟这座庄子多气派!”又上来悄悄附耳道:“将来起兵时,大营设在这里正合适。”

秀清点头不语,昌辉又引老父韦元玠上来拜见了秀清,秀清客气地称他老先生,说道:“多有打扰!”朝贵又过来悄悄道:“我已叮嘱过老先生,二哥是他们的真主,得好好照顾,老先生很听话。”秀清仍然点头不语。

韦正父子引秀清等人,庄前庄后看了一遍,不但房屋众多,而且庄外尚有大片荒滩,可以屯兵扎寨,果然是设立大本营的好地方。韦元玠嘱咐儿子好生款待,告罪回进内院去了。是时韦宅正厅槅扇洞开,议事的太师椅都已分左右两列排好,间隔放着茶几,居中一座自然是教主洪秀全坐了,其余众人,石、韦是后进,且又年轻,不在话下,云山虽是开创拜上帝会的元勋,但现在杨萧已是天父天兄化身,他也只得谦让,三人互相推让了一会,朝贵豪爽,说道:“别文绉绉的了,就按年齿大小入座吧!我比冯杨二兄都小,不客气,我先坐了。”于是一屁股在左首第二把椅上坐了,说道:“来来来,云山哥坐我的上手,秀清哥坐到对面首座上去,还有两位也照这个法儿坐吧。”

众人都笑道:“很好,还是萧兄弟爽快!”

达开自忖年纪最幼,就在朝贵下首坐了,韦正笑了一笑,坐到秀清肩下,原来这一年(道光二十九年,公元1849年),洪秀全实年三十五岁,冯云山三十四岁,杨秀清和萧朝贵都是二十九岁,不过秀清略长两个月,韦昌辉二十六岁,石达开才十八岁。这是韦、石两人,第一次参加拜上帝会的上层核心会议,既感到新鲜,也有些拘束,对于洪杨等四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小心翼翼,静静地观察捉摸,不敢轻易发言。

仆人端了盘子献上茶,昌辉命他将所有落地槅扇都关上了,厅中光线稍稍暗了下来,一刹那的寂静,显得空气庄严凝重。云山是实际上的会议总提调,他示意秀全“可以开会了。”秀全清了清嗓子,兴奋地说道:“奉了天父天兄的昭示,我们今天聚在这里议事,这是拜上帝会非常重要的一次会议,经过兄弟们六年的苦干,我们在浔州府站稳了脚,有了几千名教徒,还在不断扩大,并且影响到了浔州府以外的地方。天父降灵,清妖盘踞宇内二百年,气数已尽,黎民百姓受尽灾难,已经忍无可忍。天地会在广西各地纷纷起义,拖得清妖顾此失彼。张嘉祥虽然叛降了妖官,其他仍在与妖兵作战的还很多,正是我们聚兵起义的大好时机,我们朝思暮想渴盼的就是这一天,我们历尽千辛万苦九死不悔坚持下来也为的是这一天,时机来了,决不可错过,决不可坐等,我们要抓住它,不让他溜走。今天商议两件大事,请云山弟先谈聚兵起义的打算。”

秀全今天精神饱满,谈得眉飞色舞,显出他那革命理想家,鼓动家的本色,在座的人都被他那乐观情绪感染了,会场空气活跃起来。云山一向沉稳潇洒,今天也显得兴奋而庄重,字斟句酌铿锵有力的从他口中宣布一个个惊天动地的大计划,说道:“二哥讲了聚兵起义的时机已经到来,这六年,我们前三年在传教打基础,后三年妖孽作怪,所以受了挫折。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我们要珍惜时间,一天也不能虚度,不能再让光阴从我们手中滑过去,现在我提出目前要做的几件大事:一起义时间打算定在明年春末夏初;二起义的聚兵目标是三万人,至少亦应有一二万人;三今后发展教徒对像除了穷苦大众外,要加意招纳开明的有反清志向的士民富户;四改变与天地会不相往来的宗旨,要争取反清意识较浓比较正派的天地会首领加入拜上帝会,甚至如艇匪大头羊张钊之流,只要改邪归正,也欢迎他们站到拜上帝会旗帜之下,服从我们的指挥;五立即延聘博学多才的人士,起草大批规章条例,例如军制、官制、圣库制度,以及如何参照古代井田制度,使耕者有其田的田亩制度等等,极费功夫,必须尽早准备,否则一旦团营起义,一切无所适从,便将一片混乱。且先想到这几点,请诸位弟兄商议。”

达开听了,暗暗钦佩云山高瞻远瞩,谋画周详,贯穿少树敌、广招友的战略思想,切合当前实际,不愧是军师之才,韦正也点头赞叹,佩服云山的才干。谁知朝贵冒冒失失喊道:“云山哥,你讲的那几条,这个制度,那个制度,我也不懂,你说该办,那就办吧,天地会那伙人,靠得住的少,别上他们的当。那个大头羊,霸占了浔江,专门抢劫行旅客商,罪大恶极,老百姓怨声载道,这号人该千刀万剐,怎么也容他入会,岂不把拜上帝会的声名败坏了!”

云山笑道:“大头羊这种人反复无常,今天和清妖交火,明天说不定就会受了招安,反过来和我们交战。我们将来团营举兵,应该化敌为友,才能壮大声势,腾出手来专门对付妖兵。大头羊他们若是中途变了心,把他们清除出去就是了。”朝贵仍然叫喊,“不行,不行,大头羊这号人万万招不得!”

秀全没办法,朝贵不答应的事,不能勉强,不然他会搬出天兄降凡,没法治。秀全瞧瞧秀清。秀清听了云山的讲话,一直在冷静地思考琢磨,他虽然不服秀全,但对于启蒙教师冯云山还是尊重的,知道他的学识才干胜于自己,所以颇为欣赏云山对于聚兵起义的部署。这时见秀全有意要他出来调和,却觉有些为难,因为朝贵脾气暴烈,不给情面,他是领教过的,你有天父作靠山,他也有天兄作法宝,不能和他顶着干,于是转个弯儿说道:“收纳大头羊的事现在为时还早,大头羊自己是否肯来也不一定,团营之后再斟酌当时情况决定吧,只要对我们举兵有利的事,我看都可以办。”这番话明明是偏向云出的,但也给朝贵留了面子,朝贵不作声了。

秀全又征求韦石二人的意见,两人都说好,达开道:“起兵反清,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我们贵县几个得力的头目如秦日纲、林凤祥,见面就催我快请真主发兵,不然团练要动我们的手了。所以我赞成明年春末夏初团营起义,不能再迟了。”

昌辉也道:“金田村左近都知道我韦某加入了拜上帝会,原来的冤家更加忌恨我,说不定又想先向我下手,还是尽早起兵吧。”

不料朝贵又跳起来道:“我们本来不是讲好,等到妖兵和天地会打得头破血流两败俱伤的时候才举兵吗,现在还没有到时候哩,为什么就早早地决定团营的时间了?”

云山解释道:“从现在到明年四五月间还有大半年哩,那时候广西妖兵受到天地会的重重打击,元气大伤,是很好的动手机会。究竟清妖是百足之虫,虽死不僵,如果天地会得势,广西丢失的城池太多,吓破了北京满清大妖头的胆,从外省调动军队来广西,把天地会的兵势压下去,抽出兵力来对付我们,就困难了。另外现在各州县地主团练兵力一天天扩大,经常向我们教友挑衅,虽然告诫众小尽量忍耐,但忍受有个极限。那时候如果民愤暴发,自发聚集起义,不但难以成功,损失也大,所以我们应该走在众小前头,把分散的教友团结起来,及时发动起义为好。”

朝贵仍然不住摇头道:“不妥,不妥,还是不要把起义时间定死了,万一到时候又有意外发生,团营不起来哩。”

“那当然可以临时改变。”云山道。

秀全刚想开口,秀清已经不耐烦地说道:“我也主张尽早起义,但是时间可以提得笼统些,就定为明年之内吧,具体时间,到时再议。”

朝贵不再言语,秀全道:“关于准备聚兵起义的事,就刚才商定的事分头去办吧。现在还有第二件事要议,这可是件喜事。今天在座的都是我们拜上帝会中,肩负天父天兄授予重任的最紧密的兄弟。我们有兄弟手足之情,尚无兄弟手足之名。今当起义反清在即,我们兄弟关系应当更加团结在天父天兄之前,为推翻胡虏,重建中华,献出毕生的力量。我们用什么形式,来向天父天兄表达我们手足之情呢?”

“拜把子,拜把子!”朝贵叫道,这在当时社会中,特别是会党中,拜把结盟是非常流行的。

朝贵这一喊,正巧道出了秀全和云山的本意,云山笑道:“朝贵弟主张我们今天结拜为兄弟,这个主意很好,我赞成!不知秀清弟和韦石两弟意下如何?”

昌辉和达开不先表态,静等秀清开口。秀清明白洪冯二人的用意,但是无论秀全身边增加多少新弟兄,绝不可能削弱他的权力,他不反对,但是想得很深,担心按年龄结盟,排在云山之后,这一排列形式如果固定下来,也应用到未来的官爵权位上去,让他屈居云山之下,他是不能容许的,所以沉吟了一下,问道:“拜把子的主意很不错,是按年龄大小排列长幼次序吧?”

秀全道:“是的,拜把子都是按年龄称兄弟的。”

秀清犀利的目光,紧紧盯住秀全和云山两人,问道:“那末这个兄弟次序,以后也应用到其他方面吗?”

秀全还没有领会秀清问话的用意,云山接口道:“不,按年龄长幼不过用在结盟上罢了,今后其他方面,如带兵打仗,治理国事就不应该论年龄了。”

秀清点了点头道:“这很好,再问问韦、石两位兄弟吧。”昌辉笑道:“惭愧得很,承蒙诸位兄长提携,小弟肚肠嫩,愧不敢当。”

达开道:“小弟年纪最幼,但反清爱国的志气不敢后人,愿上帝降福中华,追随诸兄完成革命大业。”

秀全喜道:“既然都同意按年龄结盟拜把,我来宣布一下称呼次序,天父长子为耶稣基督,愚兄为上帝次子,你们仍称我二哥,云山行三,秀清行四,朝贵行五,昌辉行六,达开行七。彼此之间以哥弟相称,愚兄则称诸弟为‘胞’,称三弟为云胞,四弟为清胞,五弟为朝胞,六弟为正胞,七弟为达胞。”

于是众人起立,韦正吩咐庄丁进来搬去座位。庄丁摆上供桌,点上香烛,供了鲜花,放了六只酒盅,斟上酒,然后提来一只体壮冠红的大公鸡,抹脖放血,沥在六只酒杯中,杯中顿时红红的成了一杯血酒。庄丁拧了死鸡下厅,云山司仪,喝道:“歃血结盟大礼开始,请盟主就位,其他结盟兄弟亦就位!”

于是洪秀全领头面向供桌站在前列,其余各人云山、秀清、朝贵在前,韦正、达开居后,依次立在盟主身后。云山又道:“盟主领读誓词,众兄弟同时自报姓名宣誓。”

秀全从长袍口袋中掏出一张誓词,带头庄严宣誓道:

拜把结盟人洪秀全、冯云山、杨秀清、萧朝贵、韦正、石达开,同心反清,义结金兰。虽为异姓兄弟,实胜同胞手足。彼此患难相共,富贵同享,誓为反清事业献身到底。亲密无间,永不变心,若违盟誓,愿受天谴。

秀全领读一句,众人跟读一句,宣誓完毕,云山道:“诸位兄弟请各饮血酒,以表忠诚不二。”达开举杯一饮而尽,心情激动,热泪盈眶。刚才他已与云山私盟在先,现在又和诸首领结为兄弟,从此正式进入拜上帝会的上层领导核心,义无反顾地把全身心献给神圣的反清救国事业,这是石达开一生中的重大转折。今日结盟的六位兄弟,日后起义都称了王,六王结盟,进一步推动拜上帝会的反清斗争。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