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二章 金田誓师,太平天国锦旗升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二章 金田誓师,太平天国锦旗升空

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初十日(公元一八五零年一月十一日),桂平县金田村韦庄宅前广场上人头拥集,喜气洋洋,广场旗杆上原来不伦不类的“国子监生”旗帜早就除了下来,还不知会悬挂什么新的旗号上去。旗杆前方搭了一座三尺高的平台,台旁插了五面彩旗,都用绳索卷缚着,不知旗上绣的什么字。十尊钢炮昂首向空,排列在紫水岸边。石达开率领贵县上帝教徒从白沙墟乘船东下,前往金田团营,浔州协副将李殿元奉命去境外与天地会徒作战去了,恶绅王作新带领团练协助县官在桂平城外江边开炮轰击,阻挠舟师前进,并打算枪炮齐下,将石达开部全数歼灭在江中。达开早有神算,预先飞报萧朝贵与韦昌辉率部从金田南下接应,此时水陆两路南北夹攻,区区兵勇怎能招架得住,县兵率先溃退,王作新也只得仓皇逃遁。这时达开和宣娇在南门外江边上岸,听见萧朝贵的大嗓门喊道:“七弟,还有宣姑娘呢?”

达开与宣娇迎上前去,见是朝贵与韦正同来,达开道:“多亏五哥,六哥接应,杀退了团练,可惜让妖绅王作新逃走了。”

朝贵道:“不要紧,这个妖绅迟早会死在我们手里。”又向宣娇笑道:“你可知愚兄和六弟今天这一战,一半为了七弟,一半也是为了你呀!”

昌辉凑趣道:“是啊,一点不假,五哥说,宣姑娘是上帝会的真命公主,娇娇滴滴、可不能让她受了惊吓,赶快出兵去接应吧。”

宣娇脸一红,啐道:“刚才还在打仗哩,就拿妹子逗笑了,你们看我全身戎装,哪一点输给了男人,什么娇娇滴滴!”

朝贵见了宣娇就没了魂,可是脸色依然那么严厉,用命令的口气说道:“宣姑娘,把你那支娘子军带到我这边来,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打起仗来,我在头里冲锋,你们娘儿们只消在旁边呐喊助威就是了,又光鲜,又省力!”

宣娇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五哥啊五哥,你打仗时光顾到照护我们娘子军,还能指挥打仗?还是不在一起的好。我是贵县人,和七哥的贵县兵马在一起,亲亲眷眷姐姐妹妹都熟了,况且我不喜欢和你五哥在一起,脸一板,吓得死人!”

朝贵尴尬地说道:“原来你们眼中我竟是那么凶狠不近人情,怪不得宣姑娘不喜欢我。”转过身训斥达开和昌辉道:“你们怎不早说,早说了,我就改了,也免得惹宣姑娘生气!”

韦正嘻嘻笑道:“小弟和五哥相处,倒觉得是挺随和的,并不怎么严厉,宣姑娘若是遇见了秀清四哥,那才是真正的严厉哩。”

朝贵在胸前画了个十字,说道:“阿们!原来也有人替我讲公道话。”

于是达开指挥部下弃舟登岸,还有五十里路光景,与萧、韦两部结阵而行,次日上午抵达金田村。

朝贵告诉达开,“村中已有了四五千人先来团营,一向在永安州一带活动的天地会首领罗亚旺,也带了一千多人前来金田投奔,三哥替他改名罗大纲,是一个了不起的勇将。他来了,我们都很高兴,可笑天地会中艇匪大头羊张钊也到金田村来打算投奔,可是看到我们刚开始团营,局面不大,又后悔了,推托回去商量,一去不回。”

达开道:“大头羊这种人反覆无常,还是不来的好。”

达开遥见村外空旷地上扎了无数营盘,杂乱的旌旗随风飘扬,上帝会信徒漫遍旷野,或在操练,或在鼓炉铸造枪炮,忙忙碌碌,一片兴旺气象。忽见一棵大杨树上绑了一名年轻信徒,旁边一位四十来岁身材雄壮满面虬髯的大汉在大声责骂:“这小子,你不是在找死!我来金田之前,就再三告诫你们,投奔了上帝会打江山,要服从上帝会的天条军纪,你怎么竟敢抢了民间财物,丢了我罗亚旺的面子,你自己说该杀不该杀?”

“罗大哥,你杀了我吧。”那人哭道,“我犯了军规,杀了我,也好警诫兄弟大众。”

这时有几个头目模样的人向大纲求情,大纲一挥手道:“既然你知错了,死罪可免,活罪难恕,把大小头目都唤了来,当众鞭打二十,让大伙儿牢牢记住,入了上帝会,就得严守军纪,一点不能含糊!”

达开道:“罗大纲果然可敬,天地会中也有英雄好汉!”

罗大纲见南边路上来了大队人马,欣然来到路边高高举起紧握的双手,遥向朝贵,达开等招呼道:“贵县兄弟们来了,我罗大纲欢迎你们!”

朝贵指着达开向大纲道:“这位就是贵县首领七弟石达开!”

“啊唷唷,久已耳闻贵县有个石相公,原来还是这么年轻!”大纲呵呵大笑道:“快进村去歇息吧,杨首领大概已在等着了。”

达开笑道:“我也久闻罗兄的英名,今后我们是一家人了。”

他们进了村,杨秀清出庄门迎接,说道:“七弟,路上辛苦了,与妖兵作战了吗?”

达开道:“在桂平城外打了一仗,幸有五哥,六哥接应,把妖兵打退了,可惜让那个狗秀才王作新跑了。”

秀清打量一下达开身旁一位陌生的戎装姑娘,犹是白布裹首,尚在服丧,达开道:“她就是真主的表妹宣娇,贵县女兵队头目。”

秀清不住点头赞许道:“果然是女中豪杰,是黄为政的妹子吧?”

宣娇道:“怎么不见两位表哥?”

秀清道:“金田是起义中心,容易为妖官们注目,不安全,他们已经转移到花洲胡以晃家中隐藏起来了。”

达开诧异道:“以晃哥不是也决定扯兵团营了吗,怎么容得真主去安身?”

秀清愣了一下没有作声,朝贵忙道:“不用担心,过几天我去花洲看看,若有危险,接回来就是了。”

达开不便再多说,终觉此事蹊跷。团营誓师正需教主亲临现场,接见各方首领,却将他和三哥送到危险地方,究竟是何居心?难道是要假手妖兵除去眼中钉,以便可以独揽大权吗?这些话他怎敢讲出口来,也不敢和宣娇私议,怕别人窃听了去,但看得出宣娇也是很不满意的,也许这件事朝贵事先并不知道,是秀清一人所为,想来犹觉寒心。

昌辉邀请达开和宣娇两家人住进庄中客馆内,其余众人一概在庄外扎下营盘,战士与家属分开居住。过了两天,朝贵去花洲探望洪、冯,回来说是那边平安无事。

谁知一向集中兵力企图扑灭天地会的清朝广西巡抚郑祖琛,接到浔洲府禀报,拜上帝会近月来有异常举动,往往数千人大部队举家迁移,目标为桂平县金田村,似有团营起事迹象。这位老官僚虽则镇压天地会久而无功,但嗅觉是极灵敏的,他觉察拜上帝会已非一般宗教组织,军事行动的严密,远非天地会乌合之众可比,他下令浔洲知府顾元凯和浔洲协副将李殿元密切戒备,务必阻止各地教徒向金田集中,并伺机进剿,一举扑灭。又印发告示,在各地通衢要道张贴,晓谕“解散胁从,擒治首恶。”那李殿元探听到集中在金田村的上帝会信徒已达七八千人,不敢贸然进剿,只守住浔江沿岸紧要渡口,防止梧州、郁州(博白、陆川)和广东高州等地教徒向金田团营。

这时,平南县的捕快,侦察到花洲山人村有上帝会的教主隐藏在武秀才胡以晃家中,因为常有人从金田来探望,且禁卫森严,非同寻常。知县倪涛得悉后想独占大功,也不通知协台李殿元,便亲自率领县衙捕快和地方团练四五百人于黎明时分突然袭击花洲山区,打算直逼山人村,活捉上帝教主。不料花洲守御严密,进不得山去,反被胡以晃率领大队教徒出击,将捕快团练一举击退。云山听说妖官带兵来攻,知道身份泄露,不能再在花洲安身,以晃劝他们赶紧回金田去,料定绿营官兵必定还会再来进犯,可是洪冯身不由己,不得秀清许可,他们不能回去。以晃差家丁向金田飞报,请求秀清派兵接应真主回驻金田,谁知秀清并不在意,说是金田比花洲目标更大,更危险,如今团练已被打退,且在花洲暂住些时再说。家丁回去禀报了,以晃大怒,但无可如何,洪冯两人相对叹息,只得将生死置之度外。

平南知县倪涛兵败回衙,一份禀帖送给浔洲知府,顾元凯又惊又喜,既然探听到了上帝会首脑的下落,只要活捉了解到桂林抚台衙门,境内“会匪”平定,不但保住了乌纱帽,还可以立功。于是咨请副将李殿元发兵两千人,远道奔袭四面皆山、峰隘险要的花洲山区,切断了与金田村的交通。以晃带领信徒凭险扼守,不断击退官兵的轮番进攻,处境十分危急。秀全写了手谕,由以晃派人黑夜里潜行出山,急奔金田村求救。这回朝贵、达开都要求领兵驰援,秀清这才派遣先期来金田团营的平南鹏化山区上帝会首领蒙得恩,领兵三千前往花洲破敌,他们由金田过五峒峰,杀散守隘兵壮,向官军发起进攻。李殿元急命开炮轰击,蒙部佯退诱敌,清军追击中伏,大败而逃。蒙得恩率兵追击到官军扎营的重要据点思旺镇,焚烧了大批营帐草棚,杀死巡检张镛,胜利解了花洲之围。十一月二十五日恭迎洪冯胜利返回金田,这一役谓之“迎主之战。”

杨秀清率众人出庄门迎接教主,在大众面前依然毕恭毕敬,躬身行礼道:“小弟等向二哥三哥请安。”

秀全无话可说,云山怕彼此有了嫌隙,说道:“金田团营多亏诸弟支撑,才有今天这样轰轰烈烈的局面。”

这以后几天,一边等待远道来归的弟兄,一边商议起义之后需要解决的几个重大问题:定国名为“太平天国,”国主不称“皇帝”,称“王”,因为三皇五帝是神不是人,凡人不得称帝。太平天国国主称“天王”,以拜上帝会教主为天王。军制分为前、后、中、右、左五军,各设主将统领兵马。鉴于拜上帝会天条已不适用于军事行动,由云山另拟了五条简明易记的军纪。并且将扯旗誓师的日子定在十二月初十日。

这天上午辰时正,韦庄广场上信徒荷枪执刀列队林立,观礼的家属和本地村民喧喧杂杂,不计其数,十门大炮同时轰响,庄门大开,一队队手执藤牌腰刀的牌刀手大踏步出庄门,拱卫在平台周围,头戴冲天冠,身穿蟠龙黄袍足穿薄底乌靴的洪秀全,坐了黄布竹轿从庄内行馆抬到平台边下轿,由四名牌刀手扶上平台。其他结盟诸首领冯云山、杨秀清、萧朝贵、韦昌辉、石达开依然平常装束,随后缓步出庄门,站立在平台两侧。于是司礼官胡以晃朗声高呼:“太平天国升旗誓师大典开始,现在升旗!”

四名护旗手把一面白绸长三角旗扯升上旗杆,只见旗上绣了斗大的七个黑字:“真天命太平天国”,威风凛凛地在空中招展,宣告太平天国的成立,宣告中国历史上一次伟大的农民革命运动的正式开始,广场上军民同声欢呼:“太平天国万岁,天王万岁!”

胡以晃又高呼:“天王宣旨!”

天王洪秀全兴奋激动地高声道:“拜上帝会兄弟姐妹们,父老乡亲们,太平天国在今天诞生了,我们的宗旨是推翻满清,复兴中华,使人人有田耕,有饭吃,有衣穿,同享天堂生活。我很高兴,多少年的梦想成为现实!感谢天父天兄的赐福,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我们的信徒将按军制编为前后左右中五军,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正式的兵士。要学会打仗,严守纪律,遵守头目约束,同心合力,不得临阵退缩!你们能做到吗?”

兵士们同声呐喊:“能做到!”

天王又道“我现在宣旨,以四弟杨秀清为中军主将,五弟萧朝贵为前军主将,三弟冯云山为后军主将,六弟韦昌辉为右军主将,七弟石达开为左军主将!”

广场上一片沉默,一则大伙儿不知道对于各军主将应该欢呼什么,二则不理解他们尊敬的冯先生为什么位在杨萧二人之后。

胡以晃立刻又宣呼道:“天王授旗!”台侧五面彩色长旗解去绳索,一一舒展开来,各主将陆续登台领旗,绣上“中军主将杨”的红旗授给秀清,黄旗授给朝贵,盖旗授给云山,白旗授给昌辉,也都各各绣上各军主将姓字,最后一面紫色绣上“左军主将石”字的军旗授给了达开。达开满含热泪从天王手中接了过来,转交给四名左军护旗手,今后他将在这面大旗下指挥将士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振兴中国,中华历史将要开始新的一页,他石达开也将在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光辉!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