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三章 圆明园中,咸丰帝惊闻恶耗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三章 圆明园中,咸丰帝惊闻恶耗

太平天国金田起义的最初欢乐之后,接着便是在被围困和不断突围转移中,遭受将近一年的苦难和牺牲。清政府原来为了镇压广西天地会蓬勃起义而派往广西的钦差大臣李星沅、广西巡抚周天爵、广西提督向荣,立刻将兵锋转向集中在金田地区的太平军,展开了围攻和反围攻的恶战,太平军当时兵力万人,广东高州凌十八部欲来金田团营,途径郁林州(今广西玉林)被清军拦江阻断,退回广东。清军初时以向荣一军为主,可用兵力只六千人,后来又调来广州副都统乌兰泰,然而兵力亦不过增至七八千人,虽然对太平军取围攻态势,迫使太平军在物资匮乏的情况下,一再突围转移,然而并未能歼灭太平军主力。

咸丰元年(公元一九五一年)二月初八日太平军由金田、江口墟突围至武宣东乡,后来又摆脱尾追合围的清军,于是年四月二十二日顺利突围至象州东部的中平、百丈一带,此处为象州与永安、武宣、桂平、平南、修仁五县的交界处,离广西省城桂林只三四百里。省城中此时只有防兵数百人。一年前,天地会首领陈亚贵就是从这里转往修仁、荔浦直逼桂林的。因此全省震动,巡抚周天爵隐瞒不住,只得以四百里快递向北京清廷报警,五月初二日递达皇帝夏宫圆明园内奏事处。

北京城内紫禁城房屋密集,每逢夏季,暑热难当。按照祖宗朝的老例,每过立夏,皇上带了六宫后妃和全班军机大臣及六部九卿衙门的值班人员,前往城外圆明园避暑,直至立冬方才回城。这一年是皇帝奕詝登基的第二年,他是道光老皇帝的第四个儿子。前三个皇子都早逝了,皇四子成了长子。去年老皇晏驾之后,顾命大臣开启乾清宫正大光明金字匾额后的立储小铁箱,取出道光老佛爷在道光二十六年六月御笔所书立储御旨,上面写着:“皇四子奕詝立为皇太子。”因此顺理成章地继位为清朝第七代皇帝——咸丰皇帝。

新君登基之初,自有一番励精图治的气象,他首先改组了军机处,罢黜了结党营私不甚听话的领班军机大臣穆彰阿,以原任军机大臣蒙古族正蓝旗人赛尚阿为首席军机大臣,最近又派他前往广西督师。宫中生活也较俭约,妃嫔亦不多。此时,日后成为慈禧太后的兰儿尚未进宫,宫中也未立皇后,只以原来皇四子房位中忠厚端庄的钮祜禄氏瑞芬为贞贵妃,统摄内宫,即是日后的慈安皇太后。

五月初二,清晨,军机大臣照例在勤政亲贤殿早面,是时朝政粗安,惟有广西“匪情”最使朝廷关心,二十岁的皇上面对着侧匐在御座前、彩花地毯上的大臣们,首先问道:“没有听到广西有新的战报来吗?”

白发苍苍的领班军机大臣祁窩藻已做了十多年的军机,耳朵有些背,又走了神,茫茫然,不曾听清。皇上耐心地又问了一遍,窩藻叩头道:“自从金田会匪于二月初窜往武宣东乡之后,尚在该处负隅顽抗,已被官军四面合围,但等各路援军赶到,必可一鼓就歼。”

皇上颇为得意地说道:“地去广西文武大臣不甚得力,陆续添兵添将,贼势反而越来越猖狂了,朕这次下了决心,不但以军机领班赛尚阿充任钦差大臣亲往广西督兵,并以八旗老将都统巴清德、副都统达洪阿协办军务,又调遣四名总兵带领京营八旗和各省绿营六千人去广西,连同该省原有兵力,可达两万多人了。这还不算,又立即拨给饷银三百六十万两。这样的决心在本朝承平时期,恐怕是很少有的吧。”

“皇上英明!”众军机同时连连叩头道。他们心中明白,前任钦差大臣李星沅几次上奏请饷、皇上只批了八十万两银子,提督向荣本来答应兵士打了胜仗,每人赏银一两,李星沅到了广西,手中无银,减为三钱,兵士都不肯打仗了。这次,皇上一下子就批给三百六十万两,自然是破天荒的举措,可见皇上平定广西“会匪”的决心了。

奕詝清秀文弱的长脸上绽露了更加得意的神采,祁窩藻道:“古代帝王,处大事必须大魄力,始可成大功,陛下此番也可算是大手笔,直可媲美前代英主。”

奕詝更加高兴了,闲闲地说道:“赛尚阿是在四月初十日出京的,不知什么时候可到桂林?”

祁窩藻答不上来,回头示意一溜儿跪在身后的军机大臣们,跪在最后近门帘处的“挑帘子军机”彭蕴章接口道:“自京师去桂林七千四百六十里,水陆通扯日行百二十里,总须两个月左右可到。”

彭蕴章以工部侍郎初入军机,皇上瞅了他一眼,欣赏他头脑清楚,遇事留意,蕴章从此深得圣心,不几年就人阁拜相,升了大学士。

“两个月后,广西剿匪局势当可改观了。”皇上很有把握地说道。

“是,那是一定的。”众军机又叩头道,少说话多叩头是做军机大臣的诀窍。

军机早面散后,皇上乘软舆回到“天地一家春”寝殿,那是圆明园四十景之一“九洲清晨”建筑群内三十处独立殿阁中的一处。从圆明园中路南大门“大宫门”过石桥经“贤良门”进园,前为“正大光明”正殿,是举行大朝会接见群臣的地方,东为“勤政亲贤”偏殿,即是接见军机和少数臣下的便殿。两殿背后是一座碧波荡漾的前湖,前湖北面即是九洲清宴殿,东为“天地一家春”、西为“乐安和”,是帝后居住的地方。后来兰儿进宫,做了懿贵妃,就住在“乐安和”。

“九洲清宴”之后,又是一座风光绮丽烟波浩渺的后湖,水面较之前湖更为宽广寥阔,由此往北而东而西,倚山引水,曲折变化,茂林深处,掩映着片片亭台楼榭,一步一景,蔚为大观。难怪清代帝后,自雍正皇帝开始建园以后,多愿常驻圆明园避暑消闲颐养,而不愿留在城内局促狭窄的皇宫。

当时奕詝从勤政亲贤殿回到天地一家春,贞贵妃瑞芬见皇上笑容满面,步履矫健,笑问道:“今天军机早面有什么喜事,乐得皇上这么高兴?”

奕詝笑道:“今天军机上,众大臣都夸我是英主哩。”

贞贵妃抿嘴笑道:“皇上本来就是英主嘛,还要臣下来夸!”

奕詝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做了一件得意的事,一定要别人夸了,才有兴头。虽帝王亦不能免。这一回我下了决心非平定广西会匪不可,不但把首席军机大臣赛尚阿挂了钦差大臣印信派到广西督战,还特地回城去,大开乾清门,将祖宗朝命将出征的尚方宝剑‘遏必隆刀’赐给赛尚阿带去,遇有不听话的部将可以先斩后奏。我给他带去好多名八旗将官,给他权,给他兵,又给他大批兵饷,这些银子是前任钦差做梦也想不到的。哈哈,我这样做,很有古人登台拜将的味道吧?”

贞妃不知古人登台拜将是怎么回事,但是想像皇上在庄严的乾清门前,当着广场上那么多王公大臣,把“遏必隆刀”赐给赛尚阿,这情景一定很壮观很动人,皇上高兴,她也高兴,嫣然笑道:“可惜在乾清门赐刀拜将的时候,不曾让奴才去瞧瞧,皇上那时候一定是很威风的。”

奕詝大笑道:“当然威风!等到广西会匪平定,赛尚阿凯旋回京缴还‘遏必隆刀’,朕在中南海大开丰泽园,举行庆功宴,那个场面将会更热闹,更威风!”皇上得意极了,又道,“我本以为自己命苦,自幼丧母,才登大位,就遇上广西遍地的天地会造反,又突然冒出来一个拜上帝会,洋不洋,中不中,比天地会更狠,闹得人心烦意乱。赛尚阿这一去,定能扭转局面,我的苦命想必也会否极泰来,可以让我安然高枕而卧,做一个太平天子了。”

皇上说得高兴,猛抬头,忽见御膳房四名司膳太监捧了饭盒鱼贯进了殿门,不禁笑道:“怪道觉得肚饥,原来还不曾用早点哩。”

早膳后,年轻的皇上认真批阅各地奏折。午后小眠起来,兴致较好,推窗眺望后湖,只见艳阳斜悬蓝天,湖面风吹涟漪,波光闪闪,皆是丽日余晖,遥望远处西山峰峦连绵,林木蓊然,苍翠欲滴,山林深处掩藏着无数天然秀色和精致的殿阁山房,今年还有多处不曾游过。正思召唤丽妃、玫嫔等与贞贵妃一同游园,忽见内奏事处太监跪送进来一份紧急奏折,奕詝取过匆匆一阅,不觉呆了、乃是广西巡抚周天爵的紧急奏报,上帝教会逆贼已于四月二十二日由武宣东乡向北突围,窜往象州东部的中平,百丈一带,向荣、乌兰泰两军正赶往中平以北迎头拦截,以防逆贼骚扰省城桂林,云云。从奏折的口气看来,会匪恐怕不是被迫突围,而是蓄意向北进犯桂林,赛尚阿却需要两个月之久才能到达桂林、增援兵马也在途中!奕詝急忙走到屏风前观看军机处绘制的《广西东部山川形势》,从象州东部到桂林中间只有修仁、荔浦两个小县,一定无兵把守,他想起了去年天地会匪首陈亚贵也是从象山东部奔袭桂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侥幸平定,这次上帝会更比天地会凶悍能战,向荣与乌兰泰在东乡围攻多时,都挡不住他们的奔窜,就能保证必能守住通往桂林的要道吗?万一桂林不守,万一匪徒窜入湖南,蔓延各省,怎么得了?皇上失了耐心,破口骂道:“混蛋,广西文武大臣统通是混蛋!钦差就要到了,他们却出了乱子了,一定要严办!”奕詝体质原本虚弱,刚登大位,尚无经验,经受不了这样的惊涛骇浪,忽觉一阵眩晕,两眼紧闭,倒在御座上,心里却挺明白,听得清是贞贵妃在他身旁轻轻摇撼他,呼唤他:“皇上,皇上,你不舒服了吗?”

奕詝挣扎着张开眼来,凝了凝神,一跃而起,喊道:“不要紧,广西又出事了。可是赛尚阿就要到了,援军也快到了,会把那些逆贼消灭的,会彻底消灭的!瑞芬,你放心,我好了,没事,——快叫军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