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六章 决死沙场,南王悲失天国梦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六章 决死沙场,南王悲失天国梦

永安城中太平军喜气洋洋,清军大营自钦差大臣赛尚阿以下,却灰心丧气,惊惶失措,一道道告警奏折急递到北京圆明园中,皇帝每天和军机大臣商议的便是怎样应付广西太平军的咄咄进逼。永安失守后,已经降旨将钦差大臣赛尚阿革职留任,都统巴清统、达洪阿一概革职调回京中,向荣摘去顶戴、花翎,戴罪自效。可是在堵截太平军突围战斗中,清军又在大峒岭全军溃败。新调去的长瑞、长寿四名总兵全部阵亡。乌兰泰一军只剩了几十个人,太平军突破重围,竟于咸丰二年二月二十八日奔袭桂林城下,乌兰泰在城外将军桥中炮身亡。军事前景一片阴暗!

“赛尚阿在干什么?官兵都到哪里去了?逆匪竟至如入无人之境!”皇上震怒了,军机大臣们匍匐在圆明园勤政亲贤殿中,战战兢兢,说不清“逆贼”如何这等厉害,官军这等无用,只得连连叩头:“喳喳喳!”奕詝余怒不息,痛斥道:“赛尚阿使朕失望,永安失守后已将他革职留任,为何仍然不思振作,看来他不会带兵,不能指望他扭转局势。把他撤了吧!换谁去合适?”

军机大臣们心中咯噔,这样的局势,换谁去都一样,有了尚方宝剑,有钱有兵的首席军机大臣都闹得丧师失地,还能找到更合适的人?老迈的祁窩藻回首目示年纪较轻的军机彭蕴章、穆荫等人,指望他们出个主意,可是推荐带兵大臣,责任重大,万一将来兵败出事,皇上追究下来,保举的人也会受累,因此一个个默不吭声。窩藻无奈,只得叩头道:“目前委实没有适当人选,不如将赛尚阿降四级使用,着他戴罪立功吧。”

皇上无可奈何,恨恨地说道:“姑且如此吧,军机赶紧拟一道上谕,着赛尚阿及向荣等全力堵截逆贼,务必肃清于广西境内,若被漏网窜入湖南,朕惟赛尚阿是问,决不宽容!”

赛尚阿在广西阳朔驻地接到军机廷寄的严旨,心惊胆战。当四月初一日太平军从桂林解围北上,桂林城终于保全了,赛尚阿本该高兴,他却如临末日,两眼发黑,因为太平军舍去桂林北上,必将进入湖南,湘江平原利于长途奔袭,恐怕连长沙也危险了,他预感到皇上将要拿他开刀,必须找个替死鬼以推卸责任。当他进驻省城桂林后,上了一道参折,参劾广西巡抚邹鸣鹤和广西提督向荣,说他们畏敌怯战,不听军令,只知空守省城,不肯全力出击,以致贼军从容北上,贻祸无穷云云。皇上赫然震怒,谕旨下来,邹鸣鹤革职,以藩司劳崇光继任广西巡抚,向荣革职留任,以观后效。向荣受了委屈,索性托病留在桂林城中养病,不理军务,清军上下一片混乱!

然而太平军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们在永安时,经过一段休整后,冯云山和石达开主张立即继续北上,进入湘鄂大地和长江流域,与清军争夺中国的心脏地带,那里的胜利才能给清廷以致命的打击,并取得富饶的根据地以继续北伐。杨秀清却不采纳,他满足于永安舒服的日子,以为孤军北上并无把握,如此因循了许多日子。被清军收缩了包围圈,粮食弹药渐渐接济不上,占领永安初期的优势完全丧失,只得于二月十六日向东越过丛山峻岭突围,不料遭遇了清军的前堵后追。后军秦日纲指挥失误,被清军乘雾强占制高点龙寮岭,将太平军将士家属二千余人逼入狭谷中,惨遭屠杀。统率前军的萧朝贵,石达开赶紧回师援救,决心死中求生,大峒岭一战,全歼清军主力,才得以杀出包围圈,化险为夷。然而杨秀清又高估了太平军的攻城力量,在桂林城下几番攻坚,都被清军击退,白白浪费了一个多月时间。

太平军撤离桂林之后,顺路收拾了桂林北面小小的兴安县城,没有停留,四月初六日,水陆并进,继续北上。两百余艘舟船行驶在湘江中,天王与其他五王在舟中举行了一次御前会议,他们根据从湖南侦察回来的消息,湘江从湘桂边界,一直到省城长沙,水陆两路畅通无阻,又值湘江水涨,水路三日可达长沙。湖南省内军队大多调来广西作战,省城驻军不多,城墙也因年久损坏,正在分段拆修,原任湖南巡抚骆秉章奉旨卸任,新任巡抚张亮基尚未到任,省城处于无人负责状态。诸王听了,都欣然笑道:“这个清妖,合该气数尽了。”石达开兴奋地说道:“这确是奔袭湖南的最好时机,我们沿途不要恋战,直趋长沙。攻入省城后,立即分兵攻占其他城池,扩大声势,牵制妖兵,然后进兵武昌,溯江而下,这长江富饶之区,就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了。”

朝贵嘲笑道:“七弟究是读过兵书的,说得有头有脑,蛮有道理。就怕到时候,兵势千变万化,由不得你作主。”

达开道:“战场风云固然瞬息万变,但是好比夜间行路,只须认定了北斗星,就不致迷路了。”

云山也道:“七弟说得不错,我们都没有打过仗,经过逐步摸索,心中也逐渐明亮起来。现在天父天兄指引我们一条通向反清胜利的大路,目标就是奔袭长沙。我们不要沿路耽搁,错过了克敌致胜的良机。”

没有人提出不同的主张,这条奔袭长沙的进兵方针就确定下来了。云山又笑道:“金田起义以来,多烦几位贤弟充当前锋,这一回水路为主,就让我带领前锋军吧。”

朝贵笑道:“我喜欢当前锋,三哥别抢我的差使。”

昌辉也道:“三哥还是与二哥、四哥坐镇中枢为好,让小弟也当一回前锋吧。”

朝贵摇头道:“六弟不能独当一面,还是我来。”

云山摇手道:“你们都不要抢,这回我一定得当前锋,下次轮着你们吧。”

达开瞅着云山坚决的神色,十分诧异,起兵以来,云山总是运筹帷幄、居中谋划的时候居多,打前锋都是朝贵与达开的事。不知这一次何以这样固执,忍不住劝道:“孙子兵法上说:‘兵者诡道也。’曹操作了注解说:‘兵无常形,以诡诈为道。’就是说打仗的时候,敌我双方都要想尽办法以假象欺骗对方,或者‘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使对方猝不及防而遭受损失。由水路直下湘江,固然较翻山越岭来得顺畅,但是江面行舟,大军暴露于敌人之前,万一有了埋伏,走避不及,必蒙损失,亦不可以大意。三哥还是辅佐四哥,居中策划,这一回由小弟充当前锋吧。”

云山不快道:“贤弟等莫非以为愚兄只不过是个文弱书生,不堪领兵作前锋吗?”

众人不敢再争了,秀全道:“既然云胞坚决要求,就依了他吧。派两支得力的兵马由云胞指挥。”

秀清想了一下说道:“罗大纲常作先锋,这一回让他歇息,改作后队,换上殿前左一检点林凤祥,殿前右二检点李开芳同去吧。”

御前会议散了,傍晚船泊荒村,诸王散去,达开送云山归舟,云山邀他登船小饮,说道:“今天一聚,愚兄便当领军先行,下次相会恐当在长沙城下了。”

南王府亲兵摆酒上来,达开停杯问道:“刚才会上,小弟不明白三哥为什么一定要充当前锋。江面之上,看似平静,实则危险万端,意外袭击随处可以发生,三哥不能疏忽大意。”

云山抿了一口酒,抚摸浓黑的髭须道:“七弟,江面行军的风险,愚兄未尝不知道,可是一个人若是抱了必死的决心,还有什么可怕的!”

达开益发惊骇道:“三哥怎么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云山将酒一饮而尽,又斟了一巡,叹道:“我有这个想法,已非一朝一夕了。拜上帝会本是个圣洁纯正公而无私的反清组织,我和二哥梦想,有朝一日,能够建立一个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田同耕,富贵同享的大同社会,也就是丰衣足食人人平等的天国。可是自从天父天兄降身之后,私心膨胀,邪说横行,全被野心者所操纵,天王委曲求全,忍受了莫大的耻辱,我们的天国梦荡然无存了。现在打仗的时候,彼此联合对付妖兵,幸而相安无事。若是一旦得了天下,少不得又会争起权来。那时候二哥的日子将会成个什么样子?实在不堪设想!我不忍目睹将来我们一手所创的太平天国走上了分裂衰败的道路,还是现在爽爽快快从沙场上求得解脱,一死百了,什么也见不到,什么也不用我烦心了。呵呵,七弟,这就是我今天坚持要作前锋的缘故。”

达开惊呆了,愣愣盯住眼前这位坚忍沉毅,顾全大局不计名位的诚笃长者,忽地掷杯喊道:“三哥,你不能这样消沉,太平天国可以没有我石达开,却不能没有你南王。诸王之间内部团结,多亏你在调和。你在一日,尚可弥缝裂痕,消解矛盾,你若不在,如何是好?看在全军将士高涨的反清热情,看在全中国有多多少少渴望我们援手的穷苦大众份上,你打消轻生的想法,保重自己,也保全我们得来不易的胜利局面吧。”

云山凄然道:“七弟,你记得在金田韦庄的时候,你我以茶代血的誓言吧?今天邀你密谈,是再一次郑重拜托你,将来如果四弟逼迫二哥太狠时,两人图穷匕见,必定闹出一番大变故来。六弟为人深沉莫测,我还看不透他。那时希望你能说服五弟,帮助二哥度过难关,你能做到吗?”

达开道:“当然能做到。可是我不希望将来会出现那样糟糕的局面!”

达开百般劝解,云山总是摇头叹息。忽又停杯高歌:“风萧萧兮湘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歌罢惨然抚杯长叹,达开已是泪流满面,哽咽难止。上弦月斜照湘江,朦朦胧胧,江面上腾起一股幽蓝幽蓝的轻雾,远山近林,茅舍三五家,尽在淡淡月色笼罩之中。达开推杯告辞,云山欲命亲兵提了南王府的大灯笼相送,达开道:“不用了,月色尚好,正可踏月返舟。”

达开忧郁地回到自己的座船,翼王妃春娥告诉他,“刚才你们开会时,宣姐来过了,穿一身黑袄黑裤,仍然那么标致,却总是闷闷不乐。我问她为什么总喜欢穿黑色衣服,岂不丧气,她说她的心早死了,穿丧服正合适。”

达开叹道:“她还是想不开,自从婚后,她总是避开我。有时遇上了,知道她在悄悄注视我,我想上去和他交谈,她却又避开了,大概还是在恨我吧。”

次日一早,云山座船插到最前头去,船头上黄三角旗随风飘拂,便于将士辨认,果真带了林凤祥、李开芳两军充作前锋军去了。达开改与朝贵殿后,他们方在兴安东北界首镇与清军的追兵交上火的时候,云山座船已经到了全州城外的江面,全州守军七拼八凑不过七八百人,州官不敢惹动太平军,吩咐四门紧闭,不许施放枪炮。但望太平军擦城而过,保全城池。却不料一名炮手,见江中一艘座船上插了一面黄旗,知道必是太平军中王爷,顿时起了贪功之心,贸然放了一炮,巧巧地中了云山的座舱。那时的土炮又叫劈山炮,前膛装上火药,再灌进无数葡萄似的铁弹丸,炮弹落地,不能攻坚破城,那霰弹炸了开来,杀伤力却很强。云山身中三四处弹丸,浑身是血,顿时人事不知。在陆上行进的头队先锋林凤祥见城上妖兵居然开炮挑衅,伤了南王,那还得了:立刻命船中人员上了东岸躲避,南王也被抬上东岸茅舍中抢救。凤祥一面差人禀报后边船上的东王,一边在城外架起大炮轰城,全州之战就这么意外地发生了。天王和东王立誓非踏平全州城决不收兵,达开击退追兵,赶到全州,探视云山。云山虽已敷上伤药,究竟血流太多伤势太重,面色惨白,精神萎顿,吃力地向达开道:“求仁得仁,死于疆场,正是我所求的。你去和东王说,不要为我之故,顿兵全州城下,误了进兵长沙的战机,就讲是我南王的嘱咐,赶快向北进兵!”

达开涕泣哀伤,别了南王,来见天王和东王,劝说他们听从南王的意见,忍小恨而顾大局,迅速收兵北上,东王哪里肯听。全州是广西门户,城大而坚,易守难攻,太平军用云梯攻城,城上用烧滚的桐油拌粥,往下浇泼在攻城将士身上,攻防两方死伤都很惨重。太平军最后在西门外挖地道,炸毁西城城墙,才将全州攻下,已经耗费了十一天。这十一天中战争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湖南举人江忠源最早在家乡新宁县办理团练,镇压天地会,有了一点名声,因此调往广面军前效力,助守桂林有功,被保举为候补知府。太平军从桂林撤兵,向荣托病不理军事,他的部将总兵和春等人一路尾追“恭送”太平军北上,江忠源是最后一支无足轻重的追兵。到了全州城下,他趁太平军全力攻城,悄悄带领所部一千二百名楚勇(当时团练参军的民兵称为“勇”,湖南于战国时代为楚地,所以江忠源的老湘军初创时称为楚勇。)绕到全州东北十里处湘江上蓑衣渡东北狭窄的水塘湾布下了埋伏,专等太平军钻入圈套。他的家乡新宁县紧邻全州,江忠源此举,一来防卫家乡免遭进攻,二来想突出奇兵,得一头功。偏是碰上了不懂军事的杨秀清,“遂使竖子成名”。

全州撤围后,秀清改以朝贵为前锋,他们两人仍然相信上一回的探报,以为湘江畅通无阻,连探路和肃清水面障碍的先锋船队都不派,二三百号舟船一拥而入湘江,行不多远,便到了蓑衣渡口。那里江面辽阔,不见动静,转入三里外的水塘湾后,忽见江面陡然收窄,江中钉了许多木桩,歪歪斜斜横亘了无数粗大的树木,完全堵塞了航道。太平军先头将士正在诧异,西岸密林中炮声忽起,一发发炮弹击中江心兵船,太平军将士家属死伤累累,江上秩序大乱。朝贵急忙下令将兵船连成浮桥,在西岸架炮轰击清军伏兵,一面派人除去水中树木。然而清军居高临下,占据了优势,枪炮连发,怎容得太平军从容清理航道。幸亏达开率领的后军从陆上赶来增援,击退近岸的清军。鏖战两昼夜之后,东王只得下令全军弃舟上了东岸,改从陆路进兵,所有船舶一概焚毁,粮食辎重全部丢弃。死伤将士家属在千人以上,是太平军军兴以来,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次战役。湘江东岸本来是由清军总兵和春檄令叛贼张国梁(张嘉祥)前往堵截的,也许是张国梁不敢抵挡太平军主力,迟迟不曾合围,给太平军留下了一条退路。

南王冯云山随船养伤,也一齐中了埋伏。他的伤口化脓,日益恶化,湘江西岸清军的炮轰。将他从高烧迷糊中惊醒过来。他猛跃下床,踉跄着踏上船头,挥臂高声大呼:“中了妖兵埋伏了,快快还炮,快快还炮!”

话未说完,一发炮弹落到船侧江心中,船身晃荡了一下,云山猛地跌倒在地,后脑狠狠地撞击在甲板上,亲兵急忙扶他起来,已是嘴角流血,声息全无。

达开赶到东岸松林中,那里密密松柏翠叶相交,拱卫着太平天国的一位巨人,一位伟大的完人,静静躺在厚厚的落叶层上。他依然怒目圆睁,斗志昂强,好似在喊:“快快还炮,快快还炮!”

达开屈膝跪下为他合上了眼,涕泣道:“三哥,你安息吧,小弟一定继承你的遗志,奋斗不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