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二章 逞淫威,北王挨打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二章 逞淫威,北王挨打

东王杨秀清在藩司衙门住了三天,就迁往江宁将军府去了,留下的藩衙改作了西王府。洪宣娇成了这片三百多间房屋的主人。翼王闲着无事,与王妃春娥伴送宣娇进府,屋前屋后大致察看了一下,宣娇作恼道:“四哥好没计较,原来不给房子,一给就给几百间,我要这么多房子干吗?不要,不要,我只要小巧玲珑的一座院子就行了。”

达开笑道:“别发愁,一来,王府的排场是少不了的,什么参护厅,承宣厅,听事处,文案房,管事房,仪仗房,大小客厅,轿厅,以及男女下人的住房,就要占了不少地方。现在一般男女分馆居住,还可以把亲友熟人家的女眷接过来住在前院。譬如赐谷村的族中姑嫂,那帮村的石家、黄家亲亲眷眷,还有上帝会老兄弟们的家属,胡以晃的,林凤祥的,秦日纲的,赖汉英的……,哈哈,这一来,还怕住不了?闲来也有姐妹嫂子们陪你说说话儿,岂不一举两得。”

宣娇笑道:“七哥好主意,就这么办吧。”

春娥也道:“我家虽然房舍不多,也准备请几家女眷来住,将来如果有了大房子,我想办个刺绣馆,招上一批巧手绣花女工,专绣王侯冠服,就不会闲得无聊了。”

宣娇进府之后,果然按照达开的主意,邀了许多知己的女眷住到府中,本来冷冷清清的一座大屋子,居然也时时欢声笑语,生气勃勃了。这些家属生活安定下来,不再忧愁遭到清军的围攻袭击,或者缺粮缺盐,病死战死。然而心情并不舒畅,因为除了诸王可以与妃妾同居,无论是国宗、丞相和立了大功的大将,都不能夫妻相聚,有人偷偷私会被发觉了,就被东王处死,而东王自己则已经陆续纳了不少小妾了。

天王进城之后两三个月中,天京城中热闹而又紧张。说是热闹,一是搬家占房忙,二是兴师出兵忙。除了几座王府之外,自丞相、检点以上的大官谁不想在天京城中占一座大小不一的府第,享受一下小天堂的生活。而各式各样的衙门,例如诏书衙、删书衙、总圣库,总圣粮、典天牢、典油盐、典买办、铸铜炮、织锦匠、总药库、印书坊等等,无不伸手要房子。相中了一处,住了几天不合适,又搬家。于是天京街上搬来迁去,一片繁忙,亦是京城一景。广西老弟兄久别重见,便问:“有了房子了吗?”答道:“有了,在某处某处。”对方说:“那地方不行,还有好的,我带你去看,明天就搬!”这时候,很多老弟兄都把打仗的心思花在占房享受上了。太平天国实行总圣库制度,一切缴获归公,不许个人有私产,杜绝了掳掠抢劫贪污腐化,惟一可以归私人享受的便是房屋园林和室中的陈设了。

兴师出兵也忙,太平军二月二十二日占镇江,以罗大纲、吴如孝留守,林凤祥与李开芳渡江,二十三日占扬州,留下指挥曾立昌、陈仕保守扬州。林、李大军奉东王将令,于四月初一日率军回到天京,与春官副丞相吉文元同往天王府叩见天王请训。东王也参加了接见,天王命令他们出师北伐,东王具体指示道:“你们率领九个军合计两万余人,重新编组之后,立即渡江由浦口北伐,北方妖兵空虚、沿途不要停留,不要贪图攻城夺地,抢时间打到天津扎住,派人南下报信,我会指派援军前来合攻北京。告诉众弟兄,好生打仗,凡是参与打下北京城的,每人赏给监军袍帽,以示荣宠。你们这两万多人是我军的主力,广西出来的老弟兄已经不多了。这次拨给你们三千人,是各军中老弟兄最多的。今日天朝丞相六人,你们北伐军就占了三名。我东王全副希望都寄托在你们身上,切切不可辜负了。”

林凤祥等感动地说道:“悉听天王圣谕和东王将令,即使剩下最后一口气,也要拿下北京城!”

东王又道:“林凤祥虽是副丞相,但是指挥稳健,能够照顾全局,即以林凤祥为北伐军的主帅,李开芳和吉文元俱要受他的节制,不得有违!”

开芳与文元躬身道:“遵令”!

四月廿七日,东王又遣派春官正丞相胡以晃,夏官副丞相赖汉英、殿左一检点曾天养率军万人,乘船一千多艘西征,目标第一步先拿下安庆、南昌,然后续发援军,再去收复武昌。这一批西征军不但人少,而且广西老弟兄只得七百人,可见此时太平军的兵力已经捉襟见肘。当时南京对岸的浦口、六合都在清军占领之下,以一个孤零零的南京城,十万将士,而要打遍天下,既要北伐,又要西征,又要对付近在城郊的清军,困难显然是很大的。然而东王藐视这一切,他准备北伐西征同时进行,西征如果占不了大城市,那就虏获大批粮食以接济天京的军民需要。

轰轰烈烈的两批远征军出发之后,南京城本可以安静一个时期。不料到了五月中旬,驻扎在紫金山区的向荣“江南大营”乘太平军抽调大批人马出征的机会,发动猛攻,兵马压向南京城。炮声隆隆,呐喊声震天动地,北边占领了离朝阳门(今中山门)仅仅六七里的孝陵卫,南边打到了七桥瓮,这里距通济门仅七八里,是秦淮河由北而西大弯处的战略要地。太平军无险可守,南京城处境十分危险。朝阳门内就是明故宫将军府,东王住在府中不得安逸了,天天炮声闹得他心烦意乱,好像炮弹已经落到将军府中。如果清军再进一步,很可能一炮就能送掉他的性命,这才感到城外清军的可畏了。他在翼王面前曾经一再说了大话,蔑视向荣的妖兵,现在清军迫近,威胁这么大,使他丢尽了脸面,这股气无处可出,恼羞成怒,便都发泄到了北王的头上。因为北王负责城防,有辫子可抓。他命东殿承宣官召北王来到东王府,昌辉知道祸事临头,今天这一关不好过。见了秀清,小心翼翼地请了安,正欲询问何事见召,秀清已经抹下脸来,喝道:“六弟,尔知罪吗?”

昌辉慌忙跪下道:“小弟肚肠嫩,办事不周,望四哥指点。”

秀清道:“我将城防大权交付与你,你却放任不管,以致妖兵占了孝陵卫,又占了七桥瓮,炮弹打到了我东王府,万一我亦中弹升天,天父天兄能饶恕你的罪过吗?”

昌辉知道炮弹并不曾打进城来,明明是东王和他过不去,找个借口罢了,只得低声下气道:“小弟该死,回去一定加强城防,把七桥瓮和孝陵卫夺回来”!

秀清冷笑道:“你的过失还不仅仅这一点,你的部下,北殿承宣官张子朋奉派跟了胡以晃西征上江,却为了争夺船只,仗了你的势力,殴打水营兵士多人,水营指挥唐正才告到了我这里,已有多日了,张子朋违反军纪,仗势欺人,你知罪吗?”

“是,小弟约束不严,回去之后一定好好管教。”

昌辉嘴里柔声柔气的认错,心中其实不服,张子朋犯了军规已有多时了,本来决定降职处分,现在旧事重提,显见是存心和他为难。

东王却冷笑道:“说得好轻飘!愚兄执掌军法,不能因你是结拜兄弟便徇情包庇,两罪并发,合当责打军棍二百。来人!把北王拖下去打!”

“且慢!”昌辉叫道:“小弟虽有过失、但不致到了该受杖责的地步,望四哥体念结盟之义和王爵的体面,免打了吧,小弟定然改过就是了!”

东王高傲地横目斜睨了昌辉一眼,他觉得此人平时在他面前低声下气,毫无骨气,不如翼王的刚严不屈。他不敢轻易羞辱达开,怕他奋身抗拒,事情闹大,不好收场,而昌辉逆来顺受,打了他,戏弄了他,不会遭到反抗,于是又冷笑一声,厉声道:“愚兄为天朝执法,六亲不认,不能免打!来人,快快拖下去打!”

走过来四名东殿掌刑司杖,两人将昌辉揿伏在地上,褪去下衣,两人执了红黑军棍,交替着一五一十打在昌辉白嫩的屁股上,虽说二百棍,其实嘴里喊得快,打得少,看在北王面上,下手留情,不过责打了三五十下。昌辉屁股已经红一块紫一块,皮开肉绽,疼痛难当,羞辱不堪,心中默默发誓:“杨秀清啊杨秀清,今日杖责之仇,他日非报不可!”

杖责完毕,司杖兵扶他起来,替他穿上下衣,昌辉忍住羞疼,依然不露声色地向东王跪谢道:“谢四哥堂杖,小弟回去定当改过。”

秀清有意杖责昌辉,一来为清军迫城找替罪羊,二来树立自己的无上权威。杖责已了,他扶了昌辉起来道:“贤弟休怪愚兄无情,治国带兵,不得不严厉。”

“是啊,是啊,四哥是为小弟好,小弟肚中明白。”

昌辉忍住疼痛一跷一拐回府去了,秀清又召来已封了顶天侯的秦日纲,责怪他的部下不曾守住城外防线,不顾他是广西老弟兄,立了无数汗马功劳,下令责打了一百军棍,并且严厉地对他说:“若不夺回七桥瓮,你就提了脑袋来见我!”

秦日纲含恨在心,也一瘸一拐地走了。回府后,不敢在家养伤,急忙出城督战。他屁股疼痛,骑不得马,蹲在大轿里,抬出了城东南的通济门,督率部将李秀成、陈玉成等,一阵密集的炮火之后,挥兵奋勇冲杀。小将陈玉成第一个冲入七桥瓮,李秀成继之而入。敌将张国梁虽然剽悍,亦抵挡不住太平军这股拼死的勇气,撤回到秦淮河以东阵地。太平军夺回了七桥瓮这块战略要地,虽然想再把清军赶回紫金山去,却遭到张国梁的顽强抵抗,鏖战了两天,没有进展,只得隔了秦淮河与清军对峙。孝陵卫也夺不回来。这局面相持下去,给天京造成极大的威胁。

昌辉忍着棒伤回府,一面请医敷药,一面着人在北王府对面搭起了一座五丈多高的望楼,上为平台,四周围以红色护栏,楼分三层,每层派兵士五人看守,昼夜瞭望,如遇清军进攻,白天挥旗,或是吹奏号角,夜里悬灯示警,各门守城将官便奔往北王府前听令,后来东王府中也造了一座望楼,通城如临大敌。

至于那个惹祸的张子朋,不待北王严加管束,已被东王杖责了一千大棍,几乎毙于杖下。东王府成了阎王殿,凡奉召的将士进府,都心怀惴惴,惟恐受责,即使尊贵如翼王,每次听到天父下凡,也要惶悚流汗,惟恐东王又会假借天父名义,使人难堪。

昌辉受杖之后,回家将息了几天,疼痛稍稍好些,仍然不能坐卧,他心中愤怒,急欲报仇,差心腹承宣官去翼王府密告达开:“北王殿下受了东王的杖责,养伤在家。”

达开骇然激愤,便乘轿前来北王府慰问。昌辉不能起床,请翼王内室相见,只见昌辉俯卧在床,呻吟道:“贤弟,羞辱煞人,恕我不能起床,失礼了。”

达开诧异道:“这是怎么回事,把六哥打成这样狼狈?”

昌辉讲了杖责经过,气愤地说道:“四哥仗势欺人,太无道理。秦日纲由他直接指挥,吃了败仗,却怪罪我。至于张子朋打人,不过是寻常事件,不过教训一顿,最多降一级罢了,却小题大做,也怪在我的头上。他的眼中把我们结盟兄弟看作一般士卒,要打就打,要骂就骂,这日子还能过吗?所以约了你来替我出个避祸的主意,否则总有一天被他打死。”

这时北王妃吴氏王娘从床后转了出来,和翼王见了礼,也恼怒地说道:“我们北王倾家献财,起义造反,单是我家韦庄熔造枪炮的大炉就有十二座,一心一意跟了天王举兵打江山。事成之后,不想封王封侯,但愿过个无忧无虑的太平日子。却不料东王竟这么反目无情,可怜把北王打成这个样子。他出生以来几曾吃过这样的苦?还是个六千岁的王爵哩,这个东王简直无法无天了!我劝北王,不如离了天京,找个深山古庙隐居修行吧,也省得日日担心。翼王殿下,你们是结拜弟兄,快替北王想个避祸的办法吧。”

达开愤然道:“不想东王如此蛮横无礼!我们彼此同朝为王,都是天王陛下的臣子。自古天子礼重大臣,凡是有道明君,从不当廷用杖,责打大臣,何况同是王爵!此风不可长,他打滑了手,以为我等可欺,时时找岔子打人,还有好日子过?六哥六嫂放心,此时六哥不能起床,就是能行动了,也不便出外活动,免得四哥起疑。让小弟去见二哥,商量个约束四哥的办法,今后不许他再责打结盟诸王,他没有这个权!”

昌辉又呻吟了一下,摇摇头道:“老弟,二哥的处境你还不明白吗?凡是他答应的事,四哥定要推翻。二哥说东,他偏要西;就是二哥同情我,又有什么用?依我的意思,不如我俩联合起来,还有秦日纲,他也挨了打,一定也恨四哥。我们三个人的兵马就远远超过了东殿的部下,不如突然把东王府包围起来,把四哥软禁了,罢去了他的一切权力,由你我两人分掌天朝军政大权,这才能真正的避祸,也为天朝前途和万千将士造福,七弟,只有这条路可走!”

达开吃了一惊,他虽痛恨秀清专权跋扈,究竟不曾想到发动兵变来除去他,沉吟着仔细推敲了又推敲,说道:“为了天朝大局,除去东王这一祸害,未尝不可。可是没有天王明诏,名不正,言不顺,如果东王部下不服,举兵反抗,兄弟之间互相残杀,元气大伤,徒然为亲者痛仇者快,这个场面我是不愿看到的,其次,事先没有得到天王允可,虽然他会感激我们为他除去了东王的威胁,但也可能对我们擅自发动兵变抱了忧虑,担心我们又是第二个杨秀清。那时候,如果他翻起脸来不认帐,下一道密诏,把我们两个人也除去了,就好比春秋时代齐国的二桃杀三士,不仅我们三王同归于尽,太平天国的革命事业也就完了。所以若要除杨,必须取得天王的密诏。二哥是个大度量的人,他已经习惯于关起门来享受,把天下事全交给东王处置,只有危及他的王位了,他才肯奋然起来和我们联合,而现在还不到时候。六哥,暂时忍耐一下吧,我看四哥野心无边,绝不会长此甘居天王之下。终有一天,他要想在名义上也爬到天王的头上,二哥忍无可忍,才会主动来找我们为他解救,那就到了君臣联合除杨的最佳时机了,而现在还不是时候!”

昌辉叹息道:“七弟,你说的很在道理,我没有想得这么透。你知道我是挨了大棒的,而你没有,所以你能冷静下来思考,我却度日如年,恨不能明天就手刃了杨秀清这厮。天哪,没有办法,只能耐心等下去,不知哪一天又有大棒临身。七弟,你也得小心侍候那个魔王,要是你也挨了大棍,就会觉得奇耻大辱非报不可,一天都等不下去了。”

达开怒目如炬,咬牙握拳,似乎要向何处挥拳猛击过去,然而又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渐渐松开了手,默默地辞出了北王府。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