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三章 抗淫欲,洪宣娇行刺东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三章 抗淫欲,洪宣娇行刺东王

翼王府原是清初靖逆侯的私人园第,所以房屋格局不像两江总督和藩、臬两司衙门那么呆板沉闷,中门以外,千篇一律全是幕僚吏员的办事用房,中门以内才是女眷的住处。翼王府则两跨五进,后附园林,中路为正房,东路为小院幽径,用粉墙花窗隔断,楼阁亭台,玲珑雅致,欠缺的是房屋间数究不如大衙门多。此时天京初创,百废俱兴,天王府已开工扩建。东王府中正在草拟各王府设立六部尚书的官职,这是有史以来最古怪的官制。天王手下没有中书宰相,没有六部九卿衙门,京内外官员一切奏章都须通过东王府,十之八九都由东王奏明处理了。朝中决定大政方针,官制军制的变动,人事的升迁奖罚,都由东王奏明天王“取旨”,而天王非批不可,有人以为“取旨”就表示权在天王而不在东王,那是太天真了。每个王府都有六部尚书,权责含糊混乱,不过是有意架空天王成个傀儡罢了。这么一来,人员却是少不了的,按照东王府几个心腹谋士的计划,今后东王府办事人员将达三千多人,北、翼二王府也将各约二千人,因此未雨绸缪,又要选择王府新址了。东王的将军府极其宽敞,本来无需再建新府,然而东王怕妖军的炮弹打进府中来,所以也命令下属为他另觅新址建府,因此天京城又多了大兴土木一景。翼王从北王府回来,门上侍卫禀报说:“西王娘已经来了一会了,正在等殿下回府哩。”

达开不知宣娇什么事找他,平常她来都是在东跨院中赏景闲谈,便从回廊步向东跨院来,早有侍女在廊下等候,屈膝禀道:“王娘陪伴王姑在春秋阁等候殿下!”

春秋阁在最后一进的月洞门内,原名梦香阁,是翼王住进来后改名的,是一座二层楼的楠木建筑,楼上做了达开的书房,楼下则是延见至亲好友的客厅。这次攻占南京,清朝两江总督和许多司道大员死了不少,珍藏的古今书籍流落在外,有很多进入达开的书房。因为科举不中,而对儒家四书五经和孔夫子极端仇恨的天王洪秀全,又下诏宣布搜禁焚烧孔孟诸子百家妖书邪说,“凡一切妖书,如有敢念诵教习者,一概皆斩。”这一行动足可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前后相映,不过时代不同,秀全只焚书,未曾掘坑活埋哓舌的书生,还算是文明的了。一时间,天京城中人心惶惶,谁还敢公然藏书,不是冒险悄悄藏之密室,便是一担担的挑到天朝搜书衙去焚烧,当时有人私地里作诗纪实:“搜得藏书论担挑,行过厕溷随手抛,抛之不及以火烧、烧之不及以水浇。读者斩,收者斩,买者卖者一同斩,书苟满家法必犯,昔用撑肠今破胆。”又写道:“敢将孔孟横称妖,经史文章尽日烧。”这中间也有不少好书由搜书衙献到达开王府。后来实在闹得太不像话了,举国上下岂可无书,达开和昌辉向秀全和秀清进言纠正,才改焚书为删书,设立删书衙,将“诗云子曰”改为“古语云”,“孔子”改为“孔某”将古书胡乱删改,弄得不伦不类,不尴不尬,草草收了场,大失人心。

达开踏入春秋阁,见宣娇忽又穿了一身黑地绣花大襟衫裙,语言激动,神色异常,春娥则含了一汪泪水频频劝说,达开诧异道:“宣妹,你在等我吗?家中发生什么事了?”宣娇惨然道:“我是来跟你诀别的,生离死别就看明朝!”

达开骇然道:“究竟出了什么大事,七哥给你作主!”春娥愤愤地接口道:“四哥不怀好意,要打宣姐的主意。”

“真的吗?”达开吃惊道。

“不错!”宣娇咬牙切齿道:“那个杨秀清人面兽心,进南京城前就已有了十多个小老婆,进了城连占带掳,小老婆多到三四十人,又用男女平等的名义,举办了女科考试,把女状元傅善祥和榜眼探花都关进了府中,做了小妾,据说还用珍珠加上五光十色的宝石串成一顶连皇帝都不曾有过的夜光珠罗帐,挂在傅善祥的床上,讨她的欢心。很多人都说东王府中珍宝堆得到处都是,他不要的才送到天王、北王府和你这里,这个人完全变了,一心只往邪路上去。前天又派承宣官到西王府来,下帖邀请我去游东王府。我知道这个东王府不能去,男的进去挨棍子,女的进去被奸淫,没有一个能逃得过的。我拒绝了,他却纠缠不休,再三再四,今天终于露出了凶相,那承宣官说:‘如果西王娘不肯赏脸,天父就要亲自降凡召王娘去东王府了。’我知道逃不过这一关,答应明天午后去。”

达开悲愤地叫道:“不,你不能去,就住到我这里和春妹作伴,四哥那边由我应付堂堂天朝,为了匡救天下受难的兄弟姐妹,才吃尽千辛万苦打江山,难道连我们自己的姐妹都保不住?四哥进城之后堕落得很厉害,只知淫乐享受,争夺权势,把结拜兄弟都当作奴隶来凌辱,又欺负到你西王妃的头上来了。不要怕,我一定要保护你!”

宣娇道:“七哥,你不要和四哥闹翻,你现在还斗不过他。天朝事业兴衰寄托在你的身上,我们失去了南王、西王之后,决不能再失去你,那样,姓杨的将更加猖狂了。这个人是我们天朝的大害,天王拱手,百官听命,让我挺身而出除去这个祸害吧!”宣娇霍地从腰间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说道:“进了东王府,我就觑机会用这把匕首手刃了杨秀清,哪怕东殿将士乱刀齐下把我砍成肉泥,只要杀了杨秀清为天朝除害,我死也含笑。我明天过去将计就计除去这个大凶大恶,若是行刺不成,我就自杀,决不受辱!”

春娥抱住宣娇流泪惨呼道:“宣姐,我不忍心看着你去虎口冒险,还是藏在我们这里不要去了。”

宣娇抚摸着春娥的脸庞,替她抹去泪水,安慰道:“春妹,别哭,你看姐姐都不哭!我是当今刺杀杨秀清最最合适的人,上无老,下无小,没有牵挂,也没有人会为我受牵连。我们为太平天国的革命理想奋斗至今,眼看我们的理想将要坏在这个人的手中,还不舍身救国?怎能犹豫?”

达开悲痛地跺足道:“想不到我们天朝才在南京定都下来,许多人就醉生梦死,贪图享乐,一步步地腐化了。当初金田起义时代艰苦奋战一心为革命的精神,已经大大地衰退了,这样下去,不是要走明朝末年李闯王进京后失败的老路吗?我看不惯,实在看不惯,可是向谁去诉说?天王自己也没有金田誓师时那样的英雄气概了,那时他是一头以惊天动地的吼声唤醒世人的猛狮,一位开创反清革命事业的救世主。而如今他成了东王手中驯服的绵羊,吼声听不见了,任凭东王摆布。天下到处都在打仗,反清事业是否能最后成功,还很难说,他却关起门来只顾自己享乐,听任东王去胡作乱为。难怪蓑衣渡作战前,南王那么悲观,他已看透了二哥和四哥的为人,他不对革命前途抱希望,我当时以为他太悲观,而现在我自己也悲观起来了。宣妹,虽然你勇烈可佩,也该想个万全之策,东王府警卫重重,东王会见他人时,身边都有亲兵侍卫,怎容得你拔出匕首来近他的身?”

宣娇凄然道:“姓杨的召我去,与接见别人不同,他要干见不得人的事,一定吩咐贴身侍卫退下,只留下我们两个人,好宣泄他的淫欲,乘他动手动脚妄想搂搂抱抱时,拔出匕首,一刀割断他的咽喉岂不省事得很。”

“不,你想得太天真了。”达开道,“秀清做过保镖,稍会几下拳脚,也沾染了江湖上一些恶习,缺少一个革命者无私忘我光明磊落的正派气质,现在虽然酒色掏空了身子,对付你一个孤身妇人,还能抵挡几下。只要你头两刀不曾刺中要害,他一声喊,侍卫奔了进来,你的除害计划就会落空。那时他脸一翻。你的命就没了,何必打草惊蛇,轻易断送自己,令亲人为你痛惜呢?”

宣娇道:“这个我也设想过了,当然不会冒冒失失就拔出刀来,如果行刺不成,我会巧妙地保护好自己,这个到时候我会随机应变。万一我的计划全都失败而死在了东王府,不要为我难过,可以去告诉二哥,我是怎么死在东王府的,将来你们有机会声讨杨秀清时,也就是为我报了仇了。”

宣娇说完了,终于忍不住悲愤的泪水,抱住春娥叹息啜泣了。

这时候东王杨秀清正为北伐和西征军的节节胜利而昂然得意,南京城外清军的进攻被打退了,他的眼光又投向了北方和西方。林凤祥、李开芳和吉文元的北伐军,从四月初六日在浦口登陆,击破了清军的堵击,经滁州、凤阳、亳州、节节胜利,捷报回京,说是已在五月初七日克复河南归德府城。据侦察,山东和河北一带清军兵力空虚,归德府城商丘以北四十里刘家口即是黄河渡口,一旦渡过黄河,便可直捣北京。而西征军胡以晃、赖汉英部也已于五月初四日占领安庆,五月十八日兵临南昌城下,如果攻下南昌,安徽、江西全省便都在掌握之中,天京的粮食来源可以充沛无缺,并可进而攻取武昌,那么整个长江中下游也都在太平军控制之下,天京孤立的局面就完全打破了。军事胜利使他志得意满,人说饱暖思淫欲。秀清绷紧的神经一朝松驰下来,便又在小妾群中寻欢作乐,玩厌了,又思念起宣娇来了,愈是难以到手的女人,他愈是如饥似渴的非要弄到手不可,甚至不惜声誉以天父降凡来恫吓宣娇就范,幸而宣娇知趣,答应到东王府来与他幽会,他一早起就在判事房中迫不及待地望着日影渐渐西移,过午之后,门上承宣官禀报:“西王娘驾到!”

秀清大喜,忙道:“请西王娘内花厅相见!”

秀清整整衣冠,摸摸下颏上几绺短须,今天早晨特意修饰过,以讨宣娇喜欢,现在又对镜子照了一照,虽然不过三十三岁的人,已经黝黑而苍老,他叹了口气,这是无法补救的了。他急步前往内花厅廊下等待,这在他是从未有过的优礼。一会儿,听得一阵呖呖笑语:“这个将军府好气派!”便见宣娇容貌俏丽如花,带了四名侍女一阵风似地走了进来,说道:“四哥,好自在!”

秀清欢喜得失魂落魄,平常铁板的脸早已收了起来,居然也嘻皮笑脸地打趣道:“府子虽大,却太冷清!”

宣娇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道:“人心不足,忘了紫荆山上的苦日子了,有这么多标标致致的姑娘们陪伴,还觉冷清?”

“唉,你还不知我的心?”

宣娇笑而不语。秀清挥手道。

“今天我们兄妹难得相会谈些家常,两府下人都回避了。”

于是东王亲兵退出了中门,西王府侍女也到东廊下等待侍候王娘回府。

秀清邀宣娇进了内花厅,掩上门,笑嘻嘻地说道:“我的好妹子,你可把四哥想煞了。”

花厅中临窗安了一张巨大的,三面绕以象牙围屏的,紫檀木嵌宝如意榻,榻上铺了黄缎锦褥,可以会客,可以坐卧。厅中一张红木大理石圆桌,几把玉石圆鼓凳,四角高架茶几上陈设了虏获来的各式珍奇古玩,壁上悬挂了一幅天兄耶稣圣像。宣娇踏进花厅一眼瞥见南窗的卧榻,便明白秀清选在这里和她相会的用意,她迅速一闪身,挪到圆桌那头站定,冷笑道:“四哥好没正经,朝贵尸骨未寒,你想念我作甚?”

秀清笑嘻嘻地说道:“这里没有外人,我们敞开了说罢。我喜欢你,你又寡居了多时了,何不以我所有,济你所无,堂堂正正住到我的府中来,我把原配老婆废了,立你为东王妃,享不尽的荣华,使不尽的威风,岂不两个人都快活了。妹子,你就依了我吧。”

“如果我不依呢?”宣娇又冷笑道。

“你会依的,你会依的!”秀清一步步绕着圆桌进逼过来,大笑道:“宣娇啊宣娇,我这里一道道门户都有侍卫把守,你既来到府中,就休想再脱身回去。我们是金田起义的老兄妹了,不比后来掳到手的姑娘们,不从我就绳捆索绑迫她听话,再不然则一顿鞭打,最后仍不得不由我随心所欲的摆布。对于你,我不会使用这些手段,我们还是两厢情愿地做夫妻吧。”

宣娇并不曾后退,有心等秀清过来下手,只是敷衍着道:“什么两厢情愿,不过是你自己在胡思乱想。不论怎么样,我不会听你摆布,我洪宣娇是什么样人,你还不明白?”

秀清又涎着脸靠近来道:“唉呀,宣娇,我们拜上帝会信奉洋教,不禁寡妇再嫁,你何必死心眼儿为五弟守寡。乘了年纪轻轻不图个快活?算了,算了,别让四哥猴急了,先成了好事吧!”

说罢,抢上一步,搂住宣娇便要为她宽衣解带,就在花厅象牙榻上干那活儿解馋。宣娇趁机从腰间拔出匕首,大喝一声:“杨秀清,看刀!”

此时宣娇若是悄悄将匕首从秀清的背后插入心窝,这位九千岁东王必然死在牡丹花下,糊里糊涂做个风流鬼魂。可惜宣娇蓄积已久的愤怒,此刻如同火山爆发不可遏止的从一声大喝中表达了出来,这一喝,手中的刀在空中悬荡了一刹那,而为淫欲陶醉得心荡神飞的杨秀清猛然惊醒过来,本能地松了搂抱的手,朝后一避,连挥双手道:“宣娇,别,别耍刀,有话好说。你要什么条件,先拜堂,后成亲都可以,就是别耍刀弄枪的,吓死人!”

这个杨秀清奸淫惯了掳来的民间妇女,遇上一些烈女,身藏利剪防身,在那紧要关头,曾经戳得秀清皮破血流,吃了苦头。今天见宣娇拔出匕首,以为她也是被迫性急拿出刀来自卫,却不曾想到竟是存心谋刺。宣娇失去行刺的机会,心中懊丧,见秀清昏头昏脑不曾识破她的动机,便将错就错掩饰道:“请我来游园子,怎么大白天就动手动脚,不害羞,你把我洪宣娇看作是什么女子了!过来,别骇怕,这刀是我防身,不是杀你的,你不是要问什么条件吗?我来告诉你!”

秀清胆怯道:“我不敢过来,怕你那把刀。”

宣娇瞪眼道:“你不过来,我可要回去了。”

“你回不去,中门以外都是我的卫士!”

宣娇倏地跳到门口,挡住了秀清开门出逃的路,冷冰冰地说道:“你的卫士虽多,可是在这间屋子里只有你我两个人,我有刀,而你没有刀,你虽会几下拳脚,我们在金田村已经比试过,你斗不过我。我不跟你闹着玩了,乖乖地送我回去吧,顾全你的面子,我跟谁也不说,就当这事不曾发生过。若是你不肯罢休,还想吃天鹅肉,姑奶奶可不客气了,动起手来,最多鱼死网破,我死,你也活不成,你自己去琢磨琢磨值得吗?”

秀清见宣娇一脸杀气,完全掩盖住了原来的美貌,手中的利刃明晃晃地在他眼前发出逼人的寒光,他的淫兴打消到九霄云外,知道今天被宣娇戏弄了。依他的脾气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宣娇抗拒他的意愿,非死不可。眼前他却处在下风,呼喊侍卫无人听到,拼斗起来,刀刃无眼,虽然不致于被宣娇杀死,那伤势也定然不轻。如果宣娇拼死自刎,死在他东王府,闹得满城风雨,又如何向天王和北、翼二王辩解。本来淫意霍霍,眼中的宣娇是个绝色佳人,恨不能一口吞了下去。如今淫兴全无,骇意如冰水浇头,眼中的宣娇腾腾杀气,无异一座恶神,这时候,既不能得到她,就不如快快送她出府,好似沾了一手湿面粉,尴尴尬尬,洗得越快越好。他打定了主意,忍住怒意央求道:“好妹子,四哥跟你闹着玩哩,怎么就当真了?快收起刀,我一定送你回府。”

宣娇嘻笑道:“收刀容易,你走在我的前头,一直把我送出大门,上了轿,这件事就算了结。这一段路,不许你东张西望,不许做手势喊人,不许回头,不许奔逃,不许侍卫近身,若有一桩,我就拔出刀来捅了你。尊贵的东王,就算跟小妹玩一场游戏,把这场游戏有始有终玩到底吧。”

秀清没奈何,苦笑道:“好好好,今天老哥哥倒崩在小妹子手中了,让我长了见识,认得你是一朵带刺的香花,是一个中看却不好惹的洪宣娇。”

宣娇大笑道,“既然服了输,那就乖乖地走到前头带路吧。叫你走就走,叫你停就停!”

于是秀清乖乖地开门出屋,宣娇将匕首藏入腰间,紧跟在后面出了内花厅,呼唤四名侍女跟她出来。出了中门,亲兵上来护卫,秀清挥手命他们退下。亲兵瞪大了眼发呆,东王从来不兴送客,今天怎么同西王娘一同出来,说是送客,却又走在西王娘前边,说是出巡,又不曾下过准备仪仗的命令,东王脸板板,西王娘气昂昂,不知今天府中出了什么事。宣娇一直“押”着秀清出了东王府大门,秀清站住了,他气呼呼地想,今天被宣娇耍够了,送出了大门,该可以止步了,然而宣娇仍然在他身后甜蜜蜜地说道:“四哥,你不把我送上轿吗?”

秀清没办法,只得再迈步上前,走到停在街上的西王府黄绸大轿边上,轿前轿后有西王府的二百名侍卫站在那里等待王妃上轿,到了这里,宣娇安全了。她顾全东王的面子,嘴角挂着嘲讽的微笑,说道:“四哥,劳你远送,谢谢了!”

秀清不得不遮人耳目,拱手答道:“宣妹上轿吧,日后再见!”

侍女掀起轿帘,宣娇俯身入轿,拍了一下扶手板,轿帘放下,十六名轿夫同时抬起轿来,侍女齐声宣呼:“启驾回府!”侍卫启步,轿子安然离开了东王府。这时候,秀清默默返身进了东王府,心中恼恨宣娇,却无可奈何。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