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六章 天父降凡,东王责打天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六章 天父降凡,东王责打天王

燕王秦日纲回到安庆以后,果然按照翼王和北王的教导,大张旗鼓地领兵北上。行到舒城杨家店,遇上了清军。太平军若是真想过去,凭他们那股撼山动地的锐气,一阵冲杀也就过去了。然而日纲从容镇定,为了遮掩部下的耳目,命令开炮轰击,清军还炮,炮战了整日。日纲看看可以应付交差了,便和部下几员大将说:“前路妖兵太多,我们兵少,且先回安庆去再商进止。”

将军们也都知道曾立昌全军溃败,北上凶多吉少,谁愿作无谓牺牲!齐声拥护燕王殿下的决定,不损一兵一卒,依然浩浩荡荡回到安庆。一道禀帖递到天京东王府。

东王自从秦日纲回去发来出兵的报告之后,心中高兴。料想秦日纲带兵有经验,手下精兵强将甚多,此一去,必不会再蹈曾立昌的覆辙。一路打过去,至少能将北伐军从危城中拔救出来,还能替他捞回一点面子。虽则北伐军不曾攻下北京,但是能够打到天津,也就很不错了。不料没过几天,情况突然变化。这天午前,秀清在判事房(即清朝官场的签押房)中一边闲闲地漫步跪着,一边听一位男装女官站在旁边读着一件件禀帖。这位女簿书不过十八九岁年纪,正当韶华凝翠艳色迷人的时光,体态娇小玲珑,眉目俊秀,服饰也别出心裁,穿戴的是唐代文官打扮,软翅纱帽,葱绿色绣花袍,一双三寸金莲套入红缎靴中,走起路来自然袅袅婷婷,显出女性的本色。她便是天京城中有名的女状元傅善祥。连同榜眼、探花,名为东殿女官,实为小妾,而善祥尤其得宠。她喜金石、书画,秀清称她为女学士,藏在后园花木浓翠的紫霞坞中,白天掌管文牍,夜晚轮值伴宿,因此风流之名传遍天京城中。天朝除了天王殿试之外,诸王生日也都开科取试,名曰东试,北试,翼试。新科中举的人很多,日久都被世人遗忘了,惟有东王取的女状元至今流传。

傅善祥读完一件禀帖,东王点点头表示许可,或是“知道了”,摇头自然是不准,需费斟酌批复的则说:“交翼王!”等到翼殿拟了批文,再送到东殿来给东王看过盖了印,交北王会阅,然后发出。如此读了十来件,善祥口乾了,秀清也听得疲倦了,走过来托着善祥的香腮,笑问道:“累了吧?看看还有什么要紧的念一念,不要紧的你就瞧着办吧。”

善祥看了手中的禀帖,知道东王关心北伐的事,说道“是燕王发来的战报,恐怕要念一下吧?”

“你念,你念!看他们打到哪里了?”

不料善祥娇声叫道:“殿下,燕王退兵了。我念给你听:‘我军兵抵舒城,为大队妖兵所阻,冲杀数回,不得北上。委实北路妖兵甚多,兵单难往,谨先撤回安庆,听候后命。’”

东王脑中突然轰地一下,惊得发呆了。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把夺过秦日纲的禀帖,那双粗犷的暴眼横扫竖瞄。他识字不多,大意却还明白。一点不错,是秦日纲退兵了。他一蹬足,把禀帖摔到地上,恨恨地骂道:“这个秦日纲,好大胆,敢违抗我的军令!”

善祥徐徐拾起禀帖,说道:“燕王作战一向勇敢,恐怕是有难处,曾立昌的十万人不是一下子就垮了?”

“不许提曾立昌!”

东王火上脑门,瞪了一眼爱姬,吓得善祥慌忙住了口。东王平时何等宠爱,不料一下翻起脸来,如此凶恶,不禁心酸委屈,想来女人不过都是东王的玩物。嘟哝了薄薄的樱唇,盈盈欲泪。瞧着东王不再吩咐,便一步步退出了判事房,回到紫霞坞大哭了一场。

善祥走了之后,秀清竭力遏住怒火,冷冷地思考,秦日纲果真是被迫撤军的吗?看来不像,曾立昌当时都曾顺顺当当地从舒城经六安北上,秦日纲怎会才一交锋就退了下来?必是背后有人指使,这个人,除了天王,还能有谁使他敢于对抗东王的军令?他想起那天为了命令日纲北伐的事去天王府“取旨”,这位天王就很不愿意,一定是他暗地里指使秦日纲这样对抗的。秀清越想越觉得是真实无疑,越想越嫉恨恼怒,一双阴鸷的目光凝视着窗外,仿佛望穿了天王府,看到了那个在他掌握之中的天王,“哼!我为他日夜操劳,打下了这座江山,让他稳稳当当做天王,他却忘恩负义,竟敢与我对抗!”他蔑视地想,“我要让他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他叫来一名承宣官,命他去传唤天王府女官杨水姣到东殿来问话,此人是被秀清收买了安插在天王府的心腹。水姣来后,被带到听事处船形大厅,东王道:“杨水姣,怎么好久没有来禀报天王府的动静了?”

谁知杨水姣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诉道:“奴婢早想来了,谁知被天王陛下打了五十大棍,下不了床,今天还是一跷一拐来的。”

“为什么打你?”

“燕王从安庆回来,见过东王之后,便去见天王,奴婢悄悄隐藏在殿外窃听他们说些什么,好报与殿下知道。谁知被人瞧见了,报与天王。燕王走后,天王便命人将我抓去审问,为什么胆敢窃听君上讲话,受谁指使?奴婢不招,就将我打得皮破血流,好不狠心!殿下,你救救奴婢,脱离苦海,调到东殿来吧,不然要被天王打死了。”

“那末你可曾听清天王与燕王说些什么?”

水姣其实什么也不曾听清,为了表功,想当然地胡说一气道:“只听见说打仗,打仗什么的,还提到东王殿下。”

“听到讲北伐的事吗?”

“听到了,还谈了好多时候。”

东王怒气勃勃,料定是天王指使秦日纲抗拒北上,第一个想法是立即把秦日纲调回天京来治罪。可是自从曾立昌的援军覆灭以后,北伐的事极不得人心,又拿不出什么抗命的凭据,若是治日纲的罪,天王和北、翼二王一定会出来为他讲话。不如直截了当拿天王来出气,杀杀他的威,叫他下次再不敢和自己作对。

于是半个时辰之后,东王摆起了全副仪仗,前往天王府,说是“天父降凡了!”那仪仗,前后侍卫亲兵一千多人,荷枪佩刀,或骑马,或步行,以十对大锣开道,接着是几副似通非通的官衔牌,“劝慰师圣神风”,“禾乃师赎病主”、“左辅正军师”、“真天命太平天国东王杨”,然后是各色绣旗百余面,又是绒彩鸟兽数十对,随后是洋绉五色巨龙,长约二十余丈,高约一丈多,比天王进城时的彩龙又长大得多了。那龙舞将起来,犹如天龙行空,张牙舞爪,吞云吐雾,只见龙,不见人,呼呼生气,直可驱风唤雨,游天耀日,灵灵霍霍,腾腾跃跃,倏然破空而去。一队鼓乐紧跟在舞龙之后,吹吹打打,这便是有名的“东龙”。奏乐过后,紧接着一队队的提灯、提炉,都由穿着彩色服装的妙龄少女款款提行,这后面是一桿黄绸大纛,旗上绣着“真天命太平天国东王九千岁杨”,这是东王特意仿照天王御用的“真天命太平天国”龙旗,并突出了“东王九千岁”几个字,使人们印象中有东王只差天王一步的感觉。大纛后面才是一抬黄缎金顶大轿,由五十六名轿夫抬着(按规定天王轿夫六十四人,东王只可用四十八抬大轿,而东王还嫌太少)。那顶大轿前后绣上龙凤彩纹,大到像一座小屋,轿内左右各立了一名童子,捧着拂尘和描金茶壶。清朝慈禧皇太后乘坐的圆顶金辇,高一丈五尺,饰以镂金龙凤,由六十四名太监抬着。东王的金顶大轿与之相比,也就差不多了。大概是有意和历史开玩笑,这两名童子被戏呼为“仆射”——这可是古代宰相的官衔,太平天国本着对历朝封建的叛逆精神,简直把古代宰相踩在脚下当奴仆看待了。不过他们自己订的官制,等级的森严,封建气息的浓厚,更超越了前代。大轿之后是东殿丞相、尚书等官员数百人骑马随从,然后又是一条巨龙,在鼓乐敲打声中凌空狂舞而进。迤逦来到天王临时行宫(即北王府)前停下,承宣官上前叉腰大呼:“天父降凡,快唤天王接旨!”

旧天王府火灾后,今年正月刚刚开始重新扩建。天王仍暂住在北王府,昌辉将中路正屋让给了天王,他的一家人及北殿官员局处右路各进房屋,平时从边门进出。天王若有要事相召,则在中门之外有腰门可通。把守行宫大门的是天王府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黄门官,银须过腹,足有二尺之长。见东王今日又来“降凡”,慌忙奔入内宫奏与天王知道。东王到天王府来“降凡”已有多次,对天王不是训斥,就是处罚,连天王身边的妃嫔也不放过。因此听说东王又来闹那个“天父降凡”的把戏了,人人震恐,个个心惊肉跳。天王乍听之下,眉头皱在一起简直解不开了。前些日子王姑宣娇进宫来,说道:“翼王、北王已和燕王约定,北伐援军到了安徽舒城就折回来,请二哥放心。”

秀全高兴了一阵,忽又担忧道:“达胞和正胞他们有没有说是我的意思吧?”

“不说是陛下的意思,燕王怎能下定决心抗拒东王的将令呢?”

“糟了,糟了!”秀全大惊道,“万一日纲露了口风,清胞要把我恨死了。”

无论宣娇怎么慰解,秀全总是忧心难解,今天听说东王忽又“天父降凡”,不禁联想到秦日纲抵制北伐的事,必是被秀清知道,前来兴师问罪了,这一关可难逃脱。杨秀清这个人,翻脸无情,什么事干不出来!他急忙命老黄门道——“快去禀告东王,朕在金龙殿(即北王府的议事大殿)等待天父降凡,你见过了东王,立刻就去北王府,就说东王来府降凡,请北王马上到金龙殿来迎接天父。”

昌辉正和小妾们在园中赏玩盛开的杜鹃花,忽听黄门老汉来报,暗暗吃惊,平时东王也常到天王府去演那一出“天父降凡”,有时无聊得很,不过是代秀全管教众多的年轻妃嫔。有一次,“天父降旨”说:“狗子一条肠,就是真娘娘,若是多鬼计,何能配太阳。心中无鬼是娘娘,心中有鬼罪难当。”又说:“服事夫主要虔诚,如若服事不虔诚,一该打,颈硬不听教,二该打;起眼看丈夫,三该打;问王不虔诚,四该打;躁气不纯静,五该打;讲话极大声,六该打……”一共讲了十该打,吓得后宫妃嫔个个魂灵出窍,以后见了天王低首垂目,大气不透一声,如同泥塑木雕一般,惹得天王乐趣全无。碰到这些哭笑不得的事,不过事后与北王闲谈时,埋怨东王目中无人,不近人情,连天王的家事都管起来了。今天东王才进门,天王便差黄门官慌慌张张来通知他去金龙殿,可见情况异常。昌辉是何等机敏的人,暗暗沉思道:“是了,是了,一定是秦日纲撤军的报告来了!东王一股怒气无处可泄,找到天王出气来了。”对于东王“天父降凡”时的凶残霸道,昌辉每一想到便心有余悸,惟恐去了金龙殿,惹祸上身,正在犹豫,黄门官又跌跌冲冲奔来禀道:“北王殿下,不好了,‘天父’要打天王陛下,府中百官求情都无用,殿下快去吧!”

昌辉吓了一跳,毕竟平时与天王感情不错,不容多想,拔腿便穿过腰门来到金龙殿前,只见殿中黑压压跪了一屋子人,‘天父’杨秀清昂然高踞在雕龙镂凤的天王沉香木宝座上,可怜的天王穿戴着金冠龙袍,却俯首贴耳地跪在秀清足前,一言不发。昌辉心中惴惴,急忙跪到前边靠近天王的地方。东王斜睨了北王一眼,继续胡说八道:“朕天父身在高天,洞察世间万事万物。心中无鬼朕喜欢,心中有鬼罪难当。朕派尔秀全为人间之主,无论男女老少众小,皆是尔的子臣,今百官为尔求情,实不知尔的罪过,秀全尔知罪吗?”

天王微弱的声音说道:“小子知罪。”

“向百官说说尔犯了何罪!”

听得出天王轻轻叹了口气没奈何地说道:“小子打了女官杨水姣五十大杖,实是不该。”

“哼!”“天父”又道:“尔不但打了女官杨水姣,还打了石汀兰、杨长妹、朱九妹,尔到了南京,作威作福,不是太过份了吗?现在杨水姣被你打坏了,已在东王府中调养,石汀兰等三人亦应调往东王府,免得被你毒打。明白了吗?”

“小子明白,即时就办!”

“至于尔秀全,”“天父”狞笑道,“既然知罪,亦应受杖。尔对天父心常真,金龙殿里容尔身,尔对天父心作假,难上高天难脱打。来人,给朕杖责吾儿秀全四十大棍!”

可怜的天王又怒又怕,战战栗栗,料想今天难逃一番羞辱。他忍无可忍,便想跳将起来一把揪住杨秀清大吼一声,骂道:“好一个姓杨的,你一个烧炭工,我将你抬举到今日的地位,你却假扮天父戏弄于朕,丢那妈,给我滚开!”然而秀清身后站着一群心腹侍卫,个个身高力壮,就是天王府中也是人人惧怕东王,谁能为他卖命?他悲哀地又想不如一头撞死在秀清眼前,给他添上个逼死君上的罪名。然而要死也难,一来下不了决心,俗话说好死不如恶活;二来只怕撞得头破血流,不死不活,今后如何当朝为天王?何况后宫还有那么多如花如玉的妃嫔,如何舍得割弃?

东王见天王不声不响,又不求饶,益发怒气冲冲,喊道:“东殿司杖兵哪里去了,怎不下手用刑,是对朕天父不敬吗?”

司杖兵怎敢责打天王,何况不明白东王是真打还是假打,因此迟迟不愿动手。此时被东王逼得不敢再拖延了,惹恼了东王,也是死路一条。只得拿了红黑大棍,慢吞吞地走了过来,依然不敢下手。天王吓得魂飞魄散,天王府众官员自国舅赖汉英以下齐声号啕大哭,再一次哀求道:“望天父开恩,饶恕了天王这一遭,以后再不责打女官了。”

“天父”狞笑道:“秀全罪过不小,怎能轻易饶恕。”

昌辉兔死狐悲,恨不得一刀捅死了眼前这个戏弄天王的奸雄,他决心舍死保护天王,将来联合天王来对付秀清,除了天国的心腹大患。于是也放声哭道:“天王虽然有过,小子韦昌辉愿代天王受杖,恳求天父宽赦天王,以便治理国政,将刑杖打在昌辉的身上吧,昌辉死而无怨。”

秀清本来不过吓唬一下洪秀全,使他下次不敢擅作主张,违反自己的意愿,做戏做到这个火候,差不多了。由北王出面哀求,正可乘此收场。于是瞅了昌辉一眼,说道:“既然韦正愿代秀全受杖,秀全的四十棍姑且免了,今后不得再责打女官,凡事尔若想不周全,多与尔清弟商酌才是。尔弟秀清为国辛劳,天朝若是没有秀清,能行吗?”

“不能行。”

“既知不能行,以后事事与尔清弟商酌,不得自作主张,明白吗?”

“明白了。”秀全侥幸逃脱一顿大棍,魂灵刚刚归了窍,“天父”的训话,只得忍气吞声敷衍。他瞥一眼身旁跪着的韦正,今天多亏了他,不能让他真的代己受杖,于是恳求道:“正弟代小子受过,于心不忍,还望天父格外开恩,也免了正弟的代杖吧。”

谁知“天父”不置可否,忽然闭上眼哈欠连连,含含糊糊道:“唔,你们好好干吧,朕去了!”

“天父”闹了一场归天了,东王伸了伸懒腰,睁开眼来,乍见满屋子的人跪在地上,似乎刚醒过来,恍然大悟道:“是天父降凡过了?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二哥快起来,快起来。”

东王慌忙俯身扶起了天王——没有东王亲自扶一把,他还不敢起来。

东王大摇大摆地出了天王行宫,依然摆了全副东殿仪仗,打道回府。天王和北王默默相视。北王安慰道:“二哥累了,且先进内殿养息吧。”

天王叹口气,点点头道:“今天多亏你了,你也回去吧。”

两人同时离开了金龙殿,都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倾吐心事。因为东王安插在天王府的心腹太多了,对于东王的怨愤,深深镌刻在他们心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