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四章 风雨满京,君臣密谋除杨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四章 风雨满京,君臣密谋除杨

太平军湖口大捷的消息传到天京,满城一片欢腾,对于年轻的翼王与曾国藩斗智斗勇,竟能起死回生扭转必败的战局,纷纷发出衷心的赞叹和感激,天京的危机解除了,翼王,翼王!满天京官员平民都在议论这位年才二十三岁的军事天才,把他看作太平天国的英雄和救星,神话般的人物!连东王杨秀清私底下也对部下称赞石达开是个人才,但是他把这番功劳归于自己,因为是他有眼光选派翼王出征的。

天京翼王府中当然也是一片浓厚的喜庆气氛,王妃春娥欢欢喜喜地等待达哥报捷的家书,宣娇也心心挂念,不时差侍女来翼王府探问动静。达开太忙了,直到俘获曾国藩座船,给湘军水师以最后致命一击的捷报传来,才附来一封家书,简略到只有五六十个字。

妖军水师被我歼灭,仗打赢了。火烧浔阳之夜,不亚于火烧赤壁,痛快极了,为我高兴吧。

思念家人,并望转向西王妃问候起居。

这封家书,字字如明珠美玉般发出耀眼的光采,彷佛每个字都凸现在她眼前跳着舞着,奏出一支雄武欢快的翼王破阵乐。春娥命侍女把送信的翼殿承宣叫进了内厅,听他从头至尾,叙述翼王两番火烧战船大破清军的每个细节,一再询问翼王的起居生活,身体健康,直到满意为止。她似乎自己也置身在浩渺壮丽的江湖古战场上,为太平军每场战斗提心吊胆,忽喜忽忧,忽悲忽乐,终于像听评话似地听到了一部书的美满结局,她太高兴了,命承宣留在府中,等她写信回复。随即更换袍服,打轿去西王府,将达开的信给宣娇看了,又详详细细讲述了达开湖口和九江大捷的经过,宣娇听得如醉如痴,叹道:“要是我跟了七哥一同出征多好,这场大战一个接一个战役,险而又险,终于在险中取胜,英雄用武之地太多了,林启容、罗大纲、石祥祯、赖裕新都打得很好,就是那个任小三,也勇敢得很,讨人欢喜。”

春娥笑道:“任小三从军时还是个孩子,想不到竟很能打仗。”

宣娇将信又仔细看了一遍,想像达开执笔写信时是怎样一副豪迈得意的模样,不由得开心地笑了,说道:“这场胜仗打下来叫人放心了。看上去不久就会收复武昌,到那时候七哥总该可以回来了吧?”

“是啊!”春娥也快活地说道,“在外面打仗究竟辛苦,是该回家来歇息歇息了。”

这以后,喜讯接连而来,这一年的除夕,太平军秦日纲部从黄梅西进占领广济,又进占蕲州、黄州,武汉在望。太平天国乙酉五年(亦即清朝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正月,湘军主力罗泽南和胡林翼、王国才两军奉曾国藩之命回援湖北,九江解围,城下只余塔齐布一军象征性地驻守,表示这位倔强的湘军统帅不甘心溃败,还想卷土重来,而他本人在九江无事可干,已于正月十二日移驻南昌。二月十七日太平军第三次占领武昌,从武昌至天京沿江所有城池又重新掌握在太平军手中了,翼王二次西征战绩辉煌,为太平天国立下不朽的功勋。

过了一个月,又有翼殿承宣官带了几名侍卫回京禀见王妃,说是奉翼王殿下之命,恭迎娘娘去安庆。春娥读了达开手书,知道他在武昌收复之后,安顿好了军事部署,已经带了石镇吉、赖裕新两军和胡以晃及她父亲玉昆回到安庆,大概可以安定一个时期。春娥与达开少年夫妻,别离半载,思念已久,武昌收复后本以为可以团聚,却不料仍然不能回京,未免失望。可是犹豫了又犹豫,却又不打算去了,因为军旅生活本就难保安定,身为统帅,哪里紧张去哪里,与其在外独守空帏,何如仍然留在京中照管好王府,且有宣娇姐姐为伴。于是修书一封,从达开几房姬妾中选了比较老成的刘氏和年轻活泼的马氏,命承宣官护送前往安庆。

果然不出春娥所料,仅仅半年之后,达开就又离开安庆前往湖北督师,然后又转往江西打开新局面,先后占领了八府五十县,杀得通省清兵溃不成军,曾国藩狼狈不堪,是翼王军事天才充分发挥的又一个辉煌时期,这一去就又是半年才回到天京。

原来太平军第三次攻取武昌,击毙湖北巡抚陶思培之后,新任湖北巡抚胡林翼和晋升二品布政使(藩台)衔的湘军罗泽南重新振作起来,曾国藩又命水师修复打造了一批战船,力图收复省会武昌,在武昌东南外围崇阳、蒲圻一带与太平军韦俊所部进行了激烈的拉锯战,双方都死伤了不少人。楚军扩充了兵员,湘军则凭藉他们从广州向洋商订购来的较为厉害的火炮,虽然仍是前膛先填火药,然后灌入葡萄大的铁丸,以火药引发的劈山炮,可是炮身巨大,制造精细,因而杀伤力也大,是太平军所及不上的,每次交火,往往占了上风。至于更先进的洋炮,一颗炮弹重达几十磅至一百多磅,六十四磅炮弹就能炸开武昌城,被称作炸炮,或叫过山炮,英国女王却不准卖给中国人,惟恐中国人反过来用它来对付洋人。太平军在炮火上吃了亏,人数虽多,大多是新弟兄,战斗意志和纪律都不如湘军,所以韦俊的二三万人却应付不了一万多人的罗胡联军,节节招架,节节失利,丢掉了不少险要阵地,再不设法扭转局势,武汉就要暴露在敌人面前而天险可守了。求援的禀报飞达安庆翼王行营,达开决定再度发兵援鄂,于九月中旬率领护天豫胡以晃、卫天侯黄玉昆、春官丞相张遂谋、夏官又副丞相曾锦谦、国宗石镇吉、检点赖裕新等统带陆师二万余人及水师大批兵船自安庆西上,在黄岗南岸的武昌县(今鄂城)舍舟登岸,经咸宁县直趋崇阳,歼灭罗泽南部一千余人,收复崇阳。无奈韦俊兵败蒲圻,未能按计划南北夹击,消灭清军主力。达开重新审察战场形势,决定与其旷时费日与清军在鄂南相持不下,不如改变战略,施行调虎离山计,攻其所必救。这时曾国藩坐镇南昌,如果移师攻入清军防御薄弱的江西,曾国藩受到威胁,必然会将罗泽南的湘军撤回江西援救,鄂南和武昌的压力也就大大减轻,而且得了江西,从湖北到安徽、江苏可以连成一片,好处甚多。

翼王石集军事会议,宣布改变作战计划,文武军佐一致拥护这一避实击虚、化被动为主动的英明决策,达开当即拨出四千兵力加强韦俊的部队,亲自统率主力一万余人于十月十五日自湖北通城突入江西,至第二年(咸丰六年)三月,不到半年时间,席卷大半个江西,由于争取到天地会和当地起义民众的合作,兵力也飞跃地发展到了十万人,江西全省震动,与湖南、湖北等省的交通联络也中断了,曾国藩困守南昌孤城,悲愤焦虑,无计可施。他手下两员大将,塔齐布早在去年八月因久战无功,忧愤病死,罗泽南则远在湖北,国藩无兵无将无饷,虽然拚凑了几支零星兵马,无奈都不经一打。他五次密派心腹化装去湖北向罗泽南求救,泽南眼看武昌旦夕可下,不忍舍弃,拖延未允。国藩气愤极了,只得奏请皇上出面下旨调罗泽南回援江西。不料此前泽南心怀内疚,急于攻下武昌以赴国藩之难,已在三月初二日攻城中被太平军炮火击毙,因道路阻梗,国藩还不知道。

翼王威震江西,曾国藩则束手无策。以致他在湖南湘乡家中的老父,急得派国藩的胞弟曾国华去湖北哭秦庭,乞求胡林翼火速派兵援赣,林翼顾全大局拼凑了四千人马交给国华带领了去急救江西。

正当南昌省城唾手可下的时候,翼王却接到东王发下的天王诏旨,说是妖军江南、江北两座大营威胁天京安全,必须集中兵力予以拔除,命翼王立即率军回师天京破敌。翼王此时带领主力离开江西战场,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可是既奉诏旨怎能不回军,影响江西胜局也只能不顾了,此时护天豫胡以晃已经病故在临江府。他请岳丈黄玉昆代他主持江西军事,带领石镇吉及原留在湖口的石祥祯诸军二万人,偕心腹参谋张遂谋、曾锦谦自临江府(今江西清江县)驻地出发,经过丰城、乐平、进入皖南。罗大纲正在这一带作战,也奉天王诏旨回天京破敌,于是一同东进,于四月十五日到达天京城外,随即与先期抵京,已经摧毁清军江北大营的秦日纲部联合作战。翼王用计先进攻清军所必救的七桥瓮,秣陵关,溧水一线,断其通往苏浙的饷路,清军江南大营统帅,钦差大臣向荣被迫抽调守卫孝陵卫大营的兵力前往援救,展开了激烈的反复搏斗。翼王乘虚攻打清军大营,向荣兵力淘空,惊慌失措,只得又令悍将张国梁回师援救,顾此失彼,已经难于招架了。经过一个月的鏖战、终于在五月十八日彻底击破清军江南大营,击伤张国梁,向荣仓皇逃往丹阳,这个与太平军作战五年的死敌,畏惧皇上处分,又急又忧,一病不起,不久就呜呼哀哉了。

铺排好天京外围新的防御阵地之后,翼王偕张遂谋、曾锦谦跨马由前线回京,他吩咐侍卫先去看看秣陵关,再经七桥瓮进城。这两处战斗最激烈的地方,血染芳草,断垣残垒,遗尸遍地。正有当地乡官带领乡民在那里掩埋尸体,清扫战场,翼王默默凭吊,黯然无言。虽说自从金田起义以来,牺牲了无数老弟兄,但在一场战争中,同时损失了他最最亲近的两位战友——冬官正丞相罗大纲,在秣陵关伤重不治而死,国宗、提督军务石祥祯英勇战死在七桥瓮,使他怆然涕下。祥祯是石家兄弟中颇为杰出的人才,善于作战,有大将风度,而又勇猛刚烈,为清军所畏惧,号称“铁公鸡”,他和张国梁在七桥瓮一战,惊天动地,激烈非凡,后人为之编了一出京戏,即名《铁公鸡》,因此世间称激烈的战斗场面为“三本铁公鸡”,可惜这么年轻就死了。罗大纲的死也很可惜,他从天地会投奔过来,谨守教规军规,带兵作战勇往无前,立下无数功勋。湖口之战后,林启容封了忠贞侯,却漏封了他,而无怨言,不幸死在这个小小的战场,不值得啊!

达开心情悲伤,策马由通济门入城,脑中却始终萦绕着一个疑问,这次回京发动攻击时,城外敌我双方阵地依然和他前年十月出京时一样,为什么东王要他离开那么重要的江西战场急急赶回天京来呢?张、曾二人知道翼王此时的心情,但是他们也无法解释这个奇怪的疑点,只能譬解为东王不懂军事,随心所欲,胡闹!可是这样的说法并不能使翼王满意。

达开一行进了城,便见大街两旁,家家们前摆上了香案,炉中青烟袅袅,香绕全城,听见了远来的马蹄声,很多人家开门探望,惊喜地呼儿唤爷出来观看,喊道:“翼王五千岁殿下凯旋回城了!”

遂谋笑道:“殿下,天京百姓摆了香案迎接您回城哩。”

锦谦不信,他知道东王忌才,不会允许百姓这样做,而且百姓也不会预先得悉翼王何时进城,难道真是东王府事先关照的吗?他试着向一位老人问道:“老人家,你们摆这香案为了什么啊?”

老人犹豫着向两旁张望了一下,没有别的官员,便小心翼翼地轻轻答道:“这是东殿承宣大人吩咐下来,家家户户摆香案,恭祝东王九千岁殿下大破妖军!小民们愚味无知,只晓得是翼王和燕王两位殿下在领兵,多谢殿下了!”

锦谦吃了一惊,朝翼王看看,却是脸色严峻,默不作声,拍马向前去了,锦谦拱手谢过老人,夹一下马肚,驱马赶了上来。行到朝天宫东首王府巷前,翼王命张、曾两人先回巷中翼王府,他带了侍卫越过朝天宫,来到汉西门内黄泥巷东王府照壁前下马。门上黄门官奔进内院通报,达开徐徐拾级而上,忽见龙凤大门上换了一副大红洒金对联,细细看去却是:

大破江南妖营,普天同庆

横扫鄂赣妖氛,东王万岁

且不说这副对联将太平军万千将士舍生忘死、杀贼报国的功绩全归到东王一人名下,令人不满,而那“东王万岁”四字更使翼王猛然一惊。虽然东王早已处处凌驾于天王之上,有不臣之心,但总还要遮遮掩掩,避人耳目。如今公然在门联上标出他潜藏在心底的图谋,而肆无顾忌,可见他的野心已经到了不想掩盖的地步。虽说门联是东殿执事官员所写,但这么一件大事,谁有胆量瞒了东王悄悄地贴出来?再一细看,字迹娟秀,必是女子所写,但又不像是女状元傅善祥的笔迹,大概是女榜眼或是女探花所书,闺中弱女子,不得东王同意,她们敢这么胡写吗?

翼王由怀疑、愤懑而惊骇,心情沉重,为国事而忧虑,全然忘却此来何事。黄门官来请他入府,才猛醒过来,大踏步进了内花厅,心想凭他湖口大捷,转战鄂赣,大破江南大营这许多战绩,对于一位凯旋的大将军,明清皇帝尚且举行隆重的庆功仪式,东王至少也该表现出一番热情的接待吧。谁知东王怕他因功而骄,故意将他冷搁在花厅中好一会,才缓缓踱进厅来,略带笑意,淡淡地说道:“七弟辛苦了,坐吧。这回愚兄下决心击破妖军江北、江南两座大营终于大功告成,朝中官员都说是定都天京以来最为壮观的丰功伟绩,这话说得不错。从今以后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以放手征伐四方了。当然贤弟和日纲听从愚兄调度,将士用命,也可嘉许。”

达开心头凉凉的,对于秀清将所有战功揽于自己一人的骄横做法,极为反感,但是丝毫不能表露出来,只是凄然道:“踏破妖军江南大营这一仗,拼得很厉害,连伤了罗大纲、石祥祯,还有燕王部下的夏官丞相周胜坤,可惜得很,望能给予追封。特别是大纲,战功最著,似可追封为王,以慰死者英灵,而激励全军将士。”

秀清想了一下说道:“一场大战,难免不牺牲一些老弟兄。对于罗大纲,这几年确实亏待了他,生前不曾封王,就在死后追封吧。”后来罗大纲被追封为“奋王”,他为反清革命事业奋斗至死,终于得到了一个能够褒彰他一生功绩的恰当称号。

翼王继续道:“如今天京城外的妖军主力已被摧毁,我军无论在气势和数量上都远远超出敌军之上,这是乘势进军常州和苏州的最好时机,预料不会有大的战斗。得了苏南,则浙江也在我掌握之中了,苏浙两省富饶甲天下,无论粮食、财源都可为我所有,好处甚多,望四哥不要错过了。”

这番话本是最好的军事决策,秀清却听不进去,摇了摇头,说道:“江南虽好,无奈目前武昌形势紧张,韦俊孤军退守武昌,难以长期坚守,几番写禀来讨援军,无兵可发。现在妖军江南大营已破,我命秦日纲去收复句容、金坛,以巩固天京和镇江外围,你在天京稍稍休息一下兵马,月底之前启程去解除武昌之围吧。”

达开不悦道:“小弟出师江西,即为了诱使湘军回援南昌,以减轻武昌的压力。据报那个最凶悍的湘军头目罗泽南已被我军击毙在武昌城下,正有数千湘军由曾国藩之弟曾国华带领,从湖北进入江西境内,目前武昌前线妖军攻势已经减弱,小弟之意,还是得了江南再援武昌为好。”

秀清不耐烦了,一挥手,说道。“此事已定,无须再谈,你已累了,且回去歇息吧。”

达开怏怏辞出东王府,回到家中,王妃春娥携了儿子胜科欣喜出迎,满以为七哥久别重逢,会神采飞扬欢快地进府来高声谈笑,却不料达开神色黯然,勉强朝妻儿微微一笑,将胜儿抱起来亲了一亲,便即放下,说道:“出京一年多,孩子都不认识了。”

进了内房,春娥细细打量达开略现憔悴的容颜,心疼地说道:“七哥,你黑了许多,也瘦了些。这次回家该好好调养一下身子了。”

“不行啊,四哥差我月底之前带兵去解救武昌之围,今天是五月十九,在家中住不了几天了。”

“哎呀!”春娥失望地叫道,“四哥也太不近人情了,一场大战打得这么凶狠,将士们也该好好休整,怎么立刻催着出京了!”

达开默默不语,沐浴更衣之后,回到屋中依然坐在临窗书案前茫然出神,嘴里啧啧诧叹,喃喃自语却听不清说些什么。春娥问道:“七哥,自你带兵离京攻打妖军大营,我就每日里心挂城外,先是罗丞相受了重伤抬进城来,没两天就不行了。听说临终前已经人事不知了,忽又睁开眼来问:‘秣陵关拿下来了没有?’有人告诉他,‘拿下来了!’他咕噜了一句,‘告诉五千岁,老罗死不了,等我再上战场……’谁知还未说完,昏昏沉沉地眼一闭就过去了。又过了几天,祥祯哥也没了。”说到这里,春娥呜咽着伤心起来了。

达开搂着春娥为她抹去脸庞上的泪水,唏嘘道:“大纲和祥祯为国献身,我也难过得很。我已请求四哥为他们追封,以安慰在天之灵。你不要悲伤了,定都以来,不断地打仗,常常死人,我们的统兵将官身先士卒,牺牲的也多。往后还要打仗,正不知还有多少老弟兄会离开我们,这是不可避免的事。记住他们的功勋,为他们杀敌报仇就是了。”

春娥突然抬起泪汪汪的眸子,惊问道:“你把爸爸留在江西,他不会单枪匹马去冲锋陷阵吗?”

达开安慰道:“爸爸打仗勇敢,但是做事谨慎,他代我主持全省军政事务,不用亲自领兵冲锋,你放心就是了。”

春娥这才叹了口气,忽而歉然笑道:“你看我好糊涂,大将军凯旋归来,应该办酒庆贺,怎么反而伤心起来了。”

达开叹道:“不庆贺也罢,打赢了仗,本该高兴,却高兴不起来。”

春娥惊异道:“我正想问你哩,破了妖军大营,朝中上下都欢喜得发狂了。你回家来,却不见有笑容,是为了哀悼死者,是为了打仗疲劳,还是去了东王府,四哥和你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

达开长叹一声,说了所见所闻和心中的疑问,说道:“你在京中可曾听到什么风声?”

“只听宣姐说北王又挨打了,宣姐还说四哥仍然常常去天王府闹他的‘天父下凡’。有一次半夜去敲天王府的宫门,宫人睡熟了,等了好一会才开门。四哥进宫去大发雷霆,说是‘为何久久不开朝门?真是该打!’可怜天王和赖王后半夜匆匆起来,迎驾也迟了,‘天父’发威,又要责打天王,天王夫妇伏地请罪,这次幸而免了。问是什么事,却好笑,不过是为宫中挑选妃嫔的事,实在是无理取闹,宣姐还猜测,吸大烟的人夜里精神好,不想睡觉,莫非东王也抽上鸦片了?”

达开愤愤地跺足骂道:“可恨,可恨,我们天朝怎能容留这样一位野心家继续猖狂下去。好在我现在手中有兵,忍无可忍也只能采取大决断了!”

春娥惊问道:“你决心除杨了吗?”

“我不能一个人单干,明天先去和六哥商量,再约秦日纲—他正在句容督师,准备攻打金坛,我们三个人联合起来,再请天王下一道讨伐的密诏,必能除去这个天朝的毒瘤!”

是夜,达开与春娥一夜情意绵绵,又娓娓细谈家常和在外征战情况,次日早晨,起身较迟。漱洗早膳后在绿园中漫步赏景,一年多不在家中了,倍觉花树茂密清丽喜人。换上金冠龙袍,本拟按礼节往见天王,却又觉得还是先会见了北王,谈出个头绪来再去天王府为好。正踌躇间,忽报北王驾到,达开大喜,急命大开中门迎接。却见北王身后还有佐天侯陈承瑢,他是天王府的总管,一切奏章诏旨都通过他上奏下达,是天王洪秀全的心腹,达开见了益发欣喜道。“六哥,你看我衣冠整整正要出门去府上拜会哩,不想你和承瑢一块儿来了,再好没有了。”

“贤弟如今名震天下,连连奏捷,正该愚兄登门拜贺!”

承瑢也笑道:“翼王把天京朝野百姓都迷住了,人人都说翼王,道翼王,说您是人间奇才,古今少有!”

达开大笑道:“承瑢真会取笑,不过侥幸罢了!”

邀入绿园内书房坐了,献上茶,达开挥手屏去下人,掩上门说道:“六哥,小弟奉四哥之命,月底之前必须离京去湖北武昌前线,为日无多,有一件要事须与六哥商量。”

昌辉苦笑道:“愚兄昨晚亦应四哥之召,去了东王府,说是贤弟将去湖北,命我代你去坐镇江西,也是月底之前要走。愚兄已多年不曾出京带兵,早不走,迟不走,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把我们两人都支走,你说怪不怪?所以特地邀了承瑢同来,也有一件要事奉商。”

达开愣了一下,点点头道:“我明白了,四哥早已有心要举大事。本打算北伐成功,撵去天王,自登龙位。偏是北伐军在去年四月彻底覆灭,林凤祥和李开芳先后在连镇和冯官屯被俘,送到北京遇害了,这对四哥是个重重的打击。他为了挽回面子,急于要办一件大事,好让部下歌功颂德,然后以此为藉口逼迫天王让位。所以不顾江西前线的损失,命我回师打破妖军江南大营,取胜之后,目的达到,东王府大门上公然贴出了一副‘东王万岁’的对联。又嫌我们在京妨碍他的手脚,立刻又赶我们出京,东王篡位恐怕就在下个月了,六哥你说是吗?”

“不错,我也是这个看法,除了‘东王万岁’那副门联外,在殿宅旁侍从馆门上贴的另一副门对就更露骨了。那上面写着:‘参拜天父永为我父,护卫东王早作人王’。东王肚中时时想念的就是逼宫篡位。他准备把我们打发走了,就对二哥下手,我们不能坐视不救,今天就是来和你商议,天京城下你和日纲手中都握有重兵,回戈一击,除去姓杨的,岂不易如反掌,贤弟意下如何?”

达开慨然道:“小弟也是这个意思,就等天王的密诏了。这一点须请承瑢密劝天王下旨,拿到密诏,再约日纲,事不宜迟,总在三五日内动手!”

承瑢道:“两位殿下进宫时,殿上人多,不便密谈,这事包在我的身上。有这么多蛛丝马迹,说明东王早晚就要篡位。我想天王纵然优柔寡断,到了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也该下定决心了吧。”

北王道:“那么今天晚上听候佳音,就请二位到时候来舍间杯酒叙谈吧。”

当天,达开一个人关在书房里,默默地思考如何带兵进城除去杨秀清。城门口凭翼王的命令当可通行,但是东王府戒备森严,只可智取,不可力攻,以免伤害自己的弟兄,这倒是一个难题,他设想了几种方案,还须再加斟酌。

傍晚,他匹马简从悄悄来到北王府,昌辉邀入内院密室,少顷,陈承瑢也来了,昌辉急问道:“密诏带来了吗?”

承瑢苦笑道:“有辱使命,我们的天王小心过了头。听了我转奏二位殿下的意思,虽然心中也很想把东王除去,但是提起笔来又放下,踌躇再三,还是不曾落下一个字。他说目前不下密诏,彼此心照就是了。但请二位殿下在江西和湖北做好准备,万一东王逼得急了,天王退无可退,那时必定下密诏给二位殿下带兵来京勤王。直到我临来时,还在密劝天王,可是无用,目前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二位殿下放心,将来如果东王发动事变,我一定差可靠人员带了密诏前来江西和湖北,请你们接旨后以最快速度回天京来救驾。”

北翼二王相视叹息,天王过于谨慎,失去了目前最为稳妥的除杨机会,去冒今后不测的危险,实在可惜。达开道:“六哥,江西路近,将来必定你先奉诏进京。下手时务望以维护天朝大局为重,切勿大开杀戒。只除去杨氏四兄弟,即秀清,润清、辅清,元清四人,其他将士都是天王的臣下,太平天国百战之余的精英,一概不要杀害。请六哥约束部下,不要杀得手滑,使局面不可收拾,天朝的损失就太大了。”

昌辉心中不悦,但竭力掩饰了嘴角一丝令人难以觉察的冷笑,淡淡地说道:“七弟放心,这些道理我怎么不明白,到时候我自会掌握恰当的火候,使得有利于保卫天王,巩固天朝。”

达开见昌辉回答的口气含糊而不坚决,不觉担心起来,但又不能表示对昌辉的不信任,只得微笑着道:“将来如接密诏,湖北路远,待我回京时,六哥必已大功告成,诸事拜托了。”

“那还用说吗?”昌辉得意地说道,“如果现在动手,一切当由贤弟与日纲为主,愚兄只需带几百名侍卫,摇旗呐喊罢了。若是今后奉诏,江西路近,愚兄义不容辞。进得京来先与东王较量,事成了,弟等为我祝贺,事若不成,贤弟当为我复仇。”

达开愀然道:“六哥不必悲观,有了天王密诏,还有不成事的吗?万一有个闪失,弟当继六哥之志,蹈汤赴火在所不辞。”

这是天京事变前,北翼二王最后一次聚会,因为结成反杨同盟,同仇敌忾,利害相共,畅谈除去杨秀清暴政后,天京将出现人人心情舒畅,尊奉天王,和衷共济的新局面,未饮酒就都为之兴奋而陶醉了。

回到翼王府,王妃春娥见达开面有酒意,且又神情亢奋,问道:“拿到密诏,就要动手了吗?”

“不!密诏未曾拿到,但是也快了,杨秀清专制朝政的日子不远了。”

于是说了刚才在北王府的叙谈经过,和对于北王可能滥杀无辜的担心。春娥道:“也难怪,北王平时受够了东王的肮脏气,到时候总要发泄出来,只许他杀杨氏四兄弟,恐怕做不到。不过北王平时脾气柔和,我想不致于滥开杀戒吧。”

“但愿如此,我远在湖北,一时赶不回来,只能凭他的良心了,我想有天王约束,也许不致于杀戮太多吧。刚才忘记和承瑢说了,不过他也吃过东王的棍子,到时候恐怕报仇心切,火上加油,更是坏事。还是托宣娇将来见机行事,如果北王杀人太多,她就进宫去请天王出面阻止。”

“宣姐近几日病了,我前天去望过她,还躺在床上,你们一年多不见了,回京了,也该去看看她。”

“明天上午我先去见天王,下午和你一块儿去探望宣娇吧。”

天王很重视翼王这位凯旋大将军不寻常的朝见,大开金龙殿,命天王府中百官至天朝门内迎谒引导。甬道两旁宫人吹奏细乐,(天王府中没有太监),气氛热烈,金龙殿旁御香缭绕,御林侍卫列班欢迎。天王升入殿中华丽巨大的沉香木宝座,座后宫女执扇侍立,翼王肃立殿前,引赞官赞唱行礼后,天王命设座请翼王坐下,很感兴趣地询问了几大战役的经过,着实嘉勉了好一会,达开方才辞别下殿。

午后,达开独自骑马来到西王府探望宣娇,门上通报出来,说是西王娘抱病,请翼王进内室相见。达开快步进入王妃寝阁,只见宣娇头裹黄巾,恹恹损损,拥了一条龙凤绣花薄被,斜靠在雕花高架大床上,达开惊讶道:“宣妹,你怎么病了?”

宣娇喜道:“七哥,终于把你盼来了,我没有什么大病,只是寂寞无聊,茶饭无心,懒得出门。”

达开坐到雕花五屏镜台边一把花梨木长靠椅上,侍女献上茶,退了下去。宣娇笑道:“怎么不和春妹一块儿来?她也不舒服了?”顿了一下,抿嘴笑道:“春妹心肠好,怕不是真的病了吧?”

八面威风大将军,在聪明伶俐而又直言无讳的宣娇面前竟然支支吾吾,只是嘻嘻笑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宣娇疼爱地瞅着达开说道:“七哥,你也憔瘦些了,打仗辛苦了。一回又一回的捷报,把天京城都乐疯了。多么盼望你早日回来啊。可是一去一年多,不见个影子,说是领兵回京就在城外打仗。时时上你府中等待,你倒好,学了古人过门不入,盼得我好苦。这回仗打完了,该可以在京中多住些日子了吧?”

达开叹道:“不,东王着我月底之前就出京去湖北督师,北王也被差往江西,在京中住不了几天了。”

宣娇一掀被子,坐了起来叫道:“杨秀清把你们都限时限刻赶出京去,真是打算谋朝篡位了吗?”

“恐怕是这样了,种种迹象都说明他正紧锣密鼓,一旦我和北王出京,就要逼二哥让位了。”

“那你们怎不帮二哥一把?”

“我们商量好了。”达开如此这般告诉了宣娇道,“我今天一来探病,二来托你密切注意天京局势。万一下个月发生事变,北王带兵回朝乱杀一气,你就赶快入宫请二哥出面阻止,万万不可伤了我天朝元气。”

“哎呀!你担心得对”宣娇拍着床板叫道,“北王这个人,在金田村报复那些与他为仇的乡绅土豪,也是杀人不眨眼的煞神,手段何等凶狠,那时因为我们同情他,所以并不觉得。进了京来他受东王的侮辱,说也说不完,换了别人总要顶撞几句。东王部下不是有个老弟兄为一件小事挨了一顿大棍,他不服叫喊:‘打妖魔也不是这么打法!’被东王立时杀死了。北王挨了打却从不吭一声,依然对东王百般顺从,别看他表面恭顺,若是一朝得意报复起来,恐怕天京城要血流成河了。与其事后请天王出面,也不一定管用,何不现在就防止,不把密诏递到他的手中,由你一个人赶进京来,不就稳稳妥妥了吗?”

“办不到啊!”达开叹道,“北王路近,到那时天王被东王逼急了,命在旦夕,怎不盼勤王兵马到得愈早愈好。九江离武昌前线,上下水要多千里路程,相差好几天功夫,不可能请天王舍近求远啊。”

宣娇懊丧道:“那也没有办法,只能求上帝保佑了,到时候我会记住你的嘱咐,尽力而为,你放心去好了。”

“是啊,京中只有你一个人可以托付了。”

宣娇盯住达开嫣然笑道:“你今天来就为了这件事吗?”

“不,不,是为了惦记你,特地来探望你的。”

“那你坐得那么远,拘拘束束干吗?”宣娇拍拍床沿道,“来,我太孤单了,坐到这里来陪我谈谈,再过几天就又要出京了,还不和我亲近一些。”

达开犹豫着走了过来,才坐到床沿上,宣娇一把搂住了他,说道,“你这个人哪,还是在那帮村时那副书呆子模样!”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