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五章 天京事变,北王杀杨复仇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五章 天京事变,北王杀杨复仇

出乎意料,太平天国丙辰六年(即清朝咸丰六年,公元一八五六年)六月,天京城在平静如常的气氛中度过了,天王洪秀全在宫中日夜提心吊胆地受着煎熬,不知哪一天,杨秀清会闯进宫来,或以天父名义传召他去东王府逼他让位。他的耳目只有佐天侯陈承瑢,两人每天见面,天王都要悄悄问一句:“没事吗?”承瑢则摇头示意他安心,两人都猜不透东王在耍弄什么计谋。

其实东王并没有闲着,他命翼王和北王出京督师后,还不敢立时向天王下手,防备二王半途里得讯后杀回京城来解救。翼王兵马在黄州一带受阻,花了一些日子击溃了拦路的清军,推迟到七月上旬才能抵达武昌前线,北王则早已到了江西临江府驻地。东殿兵部尚书侯谦芳提醒东王,必须派遣心腹部队去江西监视北王的行动,以防他奉了天王的旨意突然率师回京,东王连连点首称是。恰巧族弟杨辅清带兵在京,他知道秀清即将篡位,朝中或许会有一番争斗。他明哲保身,极想离开天京,以避开这场动乱,便向秀清讨了这份差使,带领所部兵马去江西东北部,堵住北王回京的道路。辅清出京之后,东王忽又不放心近在肘腋的秦日纲和陈承瑢,日纲正带兵攻打金坛,此人是员勇将,手下精兵甚多,可以利用,只须吓唬一下,他就不敢动了。同时也吓唬一下陈承瑢,警告他不要站在天王那边和自己作对。于是在七月初九日那天早晨他在东王府中又扮演了一番“天父降凡”的把戏,玄秘奥妙地惊呼道:“秦日纲帮妖,陈承瑢帮妖,放火烧朕城了矣,未有救矣。……朝内诸臣不得力,未齐敬拜上帝真神。”

“帮妖”就是通敌,若依天朝军法,必定杀头无疑,可是东王只拉弓不放箭,命人将“天父诏旨”传遍京城,不但承瑢知道了,燕王府中留守官员,也急急转禀给金坛前线,与清将张国梁作战的燕王,两人惊惶自不必说。可是秀清白费了心机,两人惊惶之余,自觉不为东王所容,更把自己的命运和天王拴在一起,死心塌地帮助天王对付东王了。

东王看看一切布置就绪,东殿“典东袍”衙署也已在赶绣新天王登基用的圆规纱帽式双龙双凤金冠,九龙黄缎袍,以及九龙黄马褂,金靴等等,至于仪仗则可把天王那副拿了过来,不必另置,他选了七月廿二日这天动手了!

这天一早,洪秀全起身之后,便觉耳鸣眼跳,心头怔忡不安,实在是与众多姬妾轮番鏖战,体质日渐虚弱了,他挂念东殿那头的举动,猜测这是不祥之兆,与赖后一块儿用早膳时,说了他心中的忧虑,赖后顿时急得眼泪汪汪,放下筷子,说道:“快找陈承瑢进宫来,把密诏递送出去吧,何必一定要挨到让老四先动手呢?”

秀全叹口气道:“等他先动手,我再下诏就师出有名,杀了杨秀清,后世的人也无可指摘了。”

用完早膳不久,陈承瑢忽然仓皇进来奏道:“陛下,东殿来人,说是‘天父降凡’,传天王速去东王府领旨,不得延误!陛下,此去凶多吉少,万一东王心怀不测,逼你让位,你就照我说的办法,拖延到他的生日,但等勤王兵到,必可有救。”秀全知道大祸临头,心中发慌,急忙吩咐道:“承瑢,快,快备下密诏,待我回来用印。”

天王匆匆备了仪仗赶到东王府内花厅,只见厅中东殿百官跪了一屋子,东王两眼微闭,嘴中念念有词,双手不时舞动,大概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知道天王到来,便睁开眼来喝道:“朕下凡已经许多时候,你怎么才来,该打吗?”

秀全慌忙下跪道:“小子奉旨急忙赶来,不曾耽延,望天父恕罪。”

“天父”哼哼哈哈了一阵,转入了正题道:“秀全,尔与东王都是我的儿子,东王有天大功劳,何止只称九千岁?”

天王暗暗吃惊,只觉浑身冒汗,噩运终于降临到头上来了,在“天父”威逼之下,不能不敷衍道:“东王打江山,亦当是万岁。”

“天父”还不罢休,又问道:“东世子岂止是千岁?”

秀全答道:“东王既是万岁,世子亦便是万岁,且世代皆是万岁。”

“天父”达到了目的,高兴地打了几个哈欠,说道:“朕回天了。”

天王伏地恭送“天父”归天,秀清睁眼醒来,假装茫然不知,慌忙扶起天王,说道:“是天父又下凡了吗?说了些什么?”

天王呐呐地不愿说出口,旁边侯谦芳凑上来道:“启禀东王,刚才天父降凡说东王功大,不应只称九千岁,天王陛下已经答应加封东王和东世子都是万岁。”

秀清假惺惺地说道:“二哥,真是这样吗?小弟当得了吗?”

“是这样。”天王无可奈何地说道,“贤弟功高,完全当得了。”

“哦。”秀清不再谦让了,说道,“那么定个加封的日子吧,总得举行一个隆重的仪式,是吗?”

“是啊。”天王竭力镇静下来,说道,“这可是件大事,要让天朝臣民都知道。所以要好好筹备一番,不可马虎,我想这个日期嘛,太近了来不及,也不应太远,八月廿五日(公历9月23日)不是贤弟的生日吗,就定在那一天,既为贤弟加封,又为贤弟庆寿,一举两得,可好?”

秀清喜道:“很好,就定在八月廿五日吧。”

天王走了之后,聚在东王周围的东殿百官议论纷纷,东殿工部尚书傅学贤道:“天父下凡,可惜不曾吩咐,天王陛下立刻让位,那要爽快得多。”

东王微笑道:“尔等不知,天父自有道理。”

侯学谦道:“是的,先加封,后让位,天无二日,国无二君,加封那天,就请天王让位,这是顺理成章的事,别人无可指摘。不过把加封大典定在八月廿五日,太迟了。夜长梦多,恐怕不甚妥当,万一天王后悔了,差人调兵来京,那就麻烦了。”

东王沉吟道:“这倒是要防止的,就传我的命令,自今日起不许天王府中官员出京,着各城门守门官严密盘查,不得疏忽。”

众官散去之后,惟独女簿书傅善祥犹在厅中,蛾眉微蹙,欲言又止,东王执了她的纤手问道:“女学士,等我登基做了万岁,就封你为王后,你高兴吗?”

善祥忧思重重,说道:“妾身只觉可虑,未见可喜。”

“为什么?”秀清不悦道。

善祥突然跪下道:“北王、翼王与殿下同时起兵,约为弟兄,如果殿下把天王拉下来,他们能不仗义为天王举兵吗?特别是北王平日受殿下责打最为严厉,他不会乘此找机会报复?外有强敌,内有纷争,一旦四分五裂,天朝前途就不堪设想了。东殿众官欲想攀龙附凤求自身的富贵,全不为国家为殿下着想,妾身冒死进言,愿殿下再思三思!”

东王大怒道:“北王、翼王都受我驱使,名义上同为王爵,实不过是部将,怎敢与我为敌,谁若妄想举兵反抗,立时可以号召他们的部下归顺天朝,他们能成得了大事?我正欲举大事,上下欢欣,你却来扫我的兴,难道你是受了天王的指使阻挠我登大位吗?”

善祥涕泣道:“殿下是反清的民族英雄,天朝的顶梁柱,妾身因此献身于殿下,以助完成反清大业。今殿下不顾强敌未灭,而先热衷于内争,后果不堪设想。妾身为爱殿下而剖心沥血相劝,想不到不蒙体察,反生猜疑,只能一死以明心迹。”

说罢站起身来一头向厅柱撞去,秀清急忙上前阻挡,已经血溅花砖,哀哀地倒在秀清怀中。秀清连忙用袍袖为她掩住伤口,叹惜道:“善祥,我不过随便说说,你怎么当真了?快来人,去请医官来!”

善祥勉强鼓足了最后一丝力气,惨笑道:“不要请医官了,殿下能听从我的忠言,就死而瞑目了。”

善祥死了,秀清含泪为她拭去脸上的血迹,抱住她一步步走向内院,他后悔对善祥太严厉,以致使自己的宠姬惨死。然而他不能采纳善祥的忠告,从紫荆山以来他就不甘居人之下,现在惟我独尊的局面就要实现,他能舍弃吗?他在心中默默祷告:“善祥,你为我而死,待我登基之后,当追封你为王后,请原谅我的过失吧!”

天王狼狈地回到宫中,不一会儿,两名差官领了天王勤王密诏从金龙门匆匆出来,跨上快马,从容来到仪凤门。这两个人身穿素红袍,头戴狮头兜鍪,中间缀着。“北殿承宣”红字职衔,大摇大摆出了城门口,直向江边码头驰去。北王在江西督师,常有奏报书信递京,北殿人员出入城门,无人怀疑。此人到了码头,取出北王紧急征船札谕,水师营官不敢怠慢,立即拨出一艘十六桨双橹大船,又派了大批纤夫,扬帆拉纤,急将差官连人带马送往皖南东流县,一人舍舟登岸,另一人仍乘船继续上驶至武昌附近上岸,拍马驰往洪山前线翼王行营宣旨。

原来这两名差官都是天王府的御林侍卫,承瑢在北王出京前向他讨了两份“北殿承宣”帽衔,缝在“殿前御林侍卫”上面,轻易地混出了城门。北王于七月廿八日接到天王密诏,兴奋极了,当即将江西全省军政大权仍交与翼贵丈黄玉昆主持,他带领早已部署好的三千名心腹将士,和前来宣旨的御林侍卫,快马加鞭日夜兼程自临江府启程,日行四百余里,第二天便到了赣东北的饶州府城鄱阳县,这里原为清军所有,是北王来江西之初攻占的,后来杨辅清调来江西,就驻兵在饶州府城以东的乐平、浮梁(今景德镇)一带,东王原意是差辅清密切监视北王,堵住他带兵进京的道路,辅清则不过是出京避祸,在天朝诸王内争中袖手旁观。此时他正在饶州以南的广信府作战,韦昌辉顺利地从饶州进入皖南,在东流县弃去马匹派人看管,乘了太平军水师战船,恰遇江面上括起劲疾的西南风,兵船昼夜不停的顺风顺水下驶,于八月初三日午夜抵达天京。北王带领三千将士登岸,命御林侍卫依然以北殿承宣名义前往叫关,其余人员屏息静气,放轻脚步,带了两架云梯疾速跟上,转眼来到仪凤门前。城门早已关上,以前在清军江南大营逼近天京城时,城上戒备森严,四角岗楼昼夜监视城外动静,现在打垮了清军,前线远在一百多里外的丹阳。金坛,岗楼虽然还在,值夜的人却早已入了梦乡,只有三四名看守城门的值夜士兵在城楼上闲聊。侍卫提了灯笼在城下大声叫喊:“守关弟兄们,开门,快开门,北王有紧急军情奏报!”

守夜士兵们正欲争着下楼去开城门,却被一名卒长喝住,探身向城下喊道:“妈的,半夜里大呼小叫,快滚开,不到天亮不开城!”

侍卫也骂道:“小子,你耽误了军情,可要你的脑袋。”

那人真的摸了一下后脑勺子,喊道:“半夜开城须得奏明东王九千岁殿下,你等着!”

话未停音,已被身后的士兵手起刀落,砍作了两段,就这一刹那,忽从城墙内藏兵洞中出来一名旅帅,带领几十名士兵,迅速打开了门锁,搬去撑门的大木梃,格格地打开了城门,说道:“北王殿下的紧急奏报耽误不得,快请进来吧。”

原来东王平时杀人打人太多,将士本人或者亲友受过残害的,都对东王心抱不满,陈承瑢事先疏通好了把守仪风门的旅帅,他的堂兄就是被东王杀死的,他估计北王必是深夜带兵进京,已经有好几夜彻夜不眠地等待着,今晚听到城楼上叫喊,便大开城门迎接北王将士入城。

北王一行衔枚疾走,由御林侍卫提灯在前,此时他已将帽额上的“北殿承宣”职衔扯去,仍然露出了“殿前御林侍卫”六个显赫的字眼。新月如钩、街坊黝黑,幸亏有御林侍卫的灯笼在前引路,而将士们又习惯了夜间行军,练就了一双夜行眼,四更敲过来到了鼓楼边。北王心急,若到天明,进东王府就困难了,偏偏这时候前边传来了有人说话声:“这一圈巡完了,天也快亮了,太平无事,回去睡大觉吧。”

“上边参护大人说,东王加封万岁的日子就快到了,吩咐小心点儿,为防有人捣乱。其实没事,自从天王进了城,强盗小偷都不见了,还怕什么?”

北王急忙挥手命将士停住脚步闪在暗处,先让御林侍卫一个人去对付。只见前面灯笼盏盏,上面糊着“东殿参护”官衔,七八个东殿士兵由远而近走了过来,见有人提灯夜行,便大声喝道:“什么人?胆敢夜行犯禁?”

侍卫不慌不忙道:“天王府御林侍卫,奉天王旨意,有要事公干!”

一名头目提灯照了一下侍卫帽额和灯笼上的官衔果然是天王府,仍然怀疑不信,喝问道:“虽是天王府的,可是东王有令,严禁天王府官员出城,你从北边过来,敢莫是出城通风报信后回城来的,快实说!”

侍卫笑道:“这会儿天京四门都关得严严的,我能插翅飞进城来吗?确是南王妃有病,天王命我去探望,耽搁时间久了。”

头目的官衔是“两司马”,管辖二十五名士兵,当下想向东王邀功,便道:“不管你怎么说,跟我们去东王府走一趟,见了东王九千岁,自有发落!”

事急了,北王一挥手,伏在暗处的北殿兵士立即扑上去包围了东殿巡逻兵,还不曾醒悟过来,已被一刀一个,呜呼送命了。北王命将尸首移往小巷,带领队伍加快步伐向南,终于在天光尚未露晓前赶到了东王府前,按照预先部署的计划,分兵三路,一路三五百人带了云梯顺着高耸的围墙摸向东王府后园,一路两千人分头包围府门东西两侧驻有一千名东殿侍卫将士的侍从馆,北王亲自带领五七百人攻打黄泥巷正门。仍由御林侍卫独自提灯上前叫门,门前灯光灿亮,大门虚掩着,因为东王常常半夜摆驾出门,门官不敢偷懒睡觉,听到叫门声,咕噜道:“难道是哪里的紧急边报来了?”

打开门来却认得是御林侍卫,诧异道:“兄弟,怎么天不亮就来传旨了?”

侍卫道:“老哥哥,不好了,天王得了急病,眼看不行了,要请东王殿下快去天王府见上一面,迟了就见不到了。”

门官见情况紧急,说道:“兄弟,你在承宣厅等一会,我即刻进内禀报。”

门官返身入内,北王一挥手,北殿士兵一涌而入,将门官一刀捅死,门内虽有侍卫数十人在值夜班,可是天快亮时睡意最浓,一个个低下头迷迷糊糊地打着瞌睡,听见有人敲门,睁开眼见没事,又睡过去了,及至北殿将士进门,匆忙拔刀还手,究竟寡不敌众,一会儿就都被杀死了。

北王吩咐御林侍卫赶快去天王府报信,他带领两百人直闯内院去擒杨秀清,其余北殿士兵早已扑向门内左首的参护厅,住在里面的二三百名东殿将士惊醒过来,仓皇摸取兵器抵抗,怎来得及,大多束手被杀,少数徒手格斗或是侥幸摸到了刀,赤膊挺身厮杀,也遭北殿士兵包围,一个个被杀害了,只有一个逃往中门报警。东王府隔绝内院与外衙的中门两旁有两大间参护室,日夜有一名将官带领一百名士兵分班守护,外间格斗呐喊声传了进来,将军急忙唤醒了所有士兵执刀戒备,忽见前厅一名侍卫赤了膊浑身是血奔了进来报信,说是北王带兵打进来了。将军大惊,立时分拨二十名侍卫与报信者一同进中门去向东王禀报,请殿下速从后门出王府暂避,或是登上望楼击鼓召唤王府宅旁的一千名侍卫亲兵前来援救。将军命其余八十名士兵摆开阵势守住中门,虽说并不能敌得过北殿的大队人马,但是可以舍命救主,尽量拖延时间,使东王能及时逃脱。俄顷之间,北王已经杀气腾腾地带兵冲了进来。将军拼却一死,挥刀大叫道:“北王,你为什么深夜带兵闯入东王府,可知道东王府内外有几千人守卫,可不是好惹的,识时务的,快快退出!”

北王取出密诏,说道:“我奉天王密诏,因东王阴谋篡位,逼封万岁,今夜只捉拿东王一人,其余将士一概无罪赦免,今北殿、翼殿大军数万已经兵临天京城下,东殿将士都是天王的臣民,切不可为东王卖命,自取灭亡。你们快快放下武器,回进参护室,本军师决不加害。”

将军迟疑道:“我不信有天王密诏。”

“你过来看吧,保证不伤害你的性命。”

将军亲自过来看了,低下头沉思了一会,说道:“北王,我可以让你进去,但是你要保证不伤害东王一根毫毛,东王的事,只能由天王决定,等我们看到东王平安无事才能放下兵器。”

北王骨溜溜转了一下眼珠,说道:“好,我答应你的要求,保证东王无事,你们可以带了兵器回到参护室,切切不要出来,以免和北殿弟兄冲突。”

将军下令部下回屋,这时北殿后续部队杀尽了外间参护厅的东殿将士,陆续赶了进来,北王留下两百人看管两侧参护室,暗暗吩咐如此如此。他带兵闯入中门,寻觅东王寝处。

杨秀清此时正在后园留香阁中拥了爱姬如意熟睡,报警的侍卫不知东王宿在何处,只得在园中大声呼叫:“九千岁殿下,不好了,北王带兵打进来了!”

留香阁中值夜侍女闻声急忙唤醒了东王,秀清侧耳细听,果然是有人在叫喊,疑惑道:“北王尚在九江,前日还有禀帖来,怎么就会打进府中来了?”

他慌忙推开如意,匆匆穿衣起床,命将叫喊的侍卫带了过来,见其中一人浑身是血,这才相信了,跺足骂道:“这个可恶的韦正,胆敢与我为敌,捉到了,非五马分尸不可。”

时间紧迫,不容多想,且先出府暂避,再调集部下精兵来活捉韦昌辉,他带了这批侍卫便向园中一角的后门走去,不料走不多远,忽见有人从高峻的后墙上悬绳攀援下来,侍卫叫道:“不好,北殿的人翻墙过来了,殿下快上望楼吧。”

秀清这时才着了慌,他明白击鼓召兵已经远不济急,可是又无别路可走,只得由侍卫保护着奔往园中另一角的望楼,楼高五丈,分三层,每层有五名士兵看守,日夜瞭望,有警则击鼓,无事则敲更,当清军逼近城郊时,望楼起了很大作用,现在人员未撤,却仅仅是个更楼了。东王奔至望楼,侍卫喊道:“望楼上众小听着,东王亲临望楼巡察,快下来迎驾!”

望楼上士兵慌忙下楼跪迎,侍卫扶东王登上三楼,立即击起石兵鼓,“咚咚咚,咚咚咚!”急骤的鼓声在夜空中嗡嗡回荡。若在平时,一眨眼便有府内侍卫奔来应召,再过一会儿,宅外的千名侍卫也会全副武装赶来听令,可是今晚府内传卫早被杀绝或是禁闭在参护室中,府门外侍从馆的侍卫也正与北殿士兵展开生死搏斗,因为佐天侯陈承瑢此时从天王府赶来,宣达了天王的旨意,瓦解了东殿的军心,听从天王召唤,放下兵器,当他们缴出兵器之后,立时被北殿兵之围杀干净,或者遗尸街头,或者抛尸秦淮河中,顺水流入长江。

东王在望楼上不见援兵,却见火把通明,一彪人马簇拥着金盔戎服的北王得意洋洋地来到望楼下,仰首向上喊道:“四哥,小弟给你请安来了,二哥有事和你商议,快下楼来吧!”

秀清怒骂道:“韦正,尔兴师动众,闯入我府中,是想造反吗?”

昌辉嘿嘿笑道:“不敢,不敢,是奉了天王诏书来收四哥的兵权。”说罢,取出密诏扬了一扬,又藏入怀中,喊道,“四哥,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的威风也享尽了。今日穷途末路,东殿侍卫都被消灭了,你下楼来束手就擒,去天王府向二哥请罪,也向我北王跪下请罪,尚可饶你不死。不然,嘿嘿,今天就是你的末日了!”

秀清大怒,骂道:“原来二哥和你串通一气了,好阴险,好狡猾!我东王明察秋毫,却倒栽在你们手中!天朝内外全靠我在支撑,你们若是杀了我,也就是毁了天朝,你们就不想一想吗?”

昌辉益发得意地大笑道:“杨秀清,你不听众言,胡乱兴师北伐,断送大批英勇将士,大大削弱了我军的力量,不然长江以南各省早就在我军手中了,还用得着与妖军无休无止地厮杀!你又以下犯上,欺辱天王,竟敢逼封万岁,谋朝篡位,罪大恶极。你专制朝政,残害群臣,被你无辜杀死的忠勇将士不计其数,神人共愤,将士离心。你的罪恶数也数不清,还想贪天之功,实在厚颜无耻。你若死了,正是天朝的大幸,连狗都不吃你的肉!杨秀清,毋庸多言,若不下楼受擒,本军师就要下令放火烧楼了,难道你临死时还要连累众多将士跟你一块儿送命吗?”

秀清依然倔强地大骂道:“韦正,你放火吧,休想哄我下楼,我死了,自有我的部下为我报仇,你决不得好死!”

昌辉大怒,喊道:“放火,烧死这个罪该万死的恶贼!”

几十支火把聚燃在一起,顿时把望楼烧着了,杨秀清双目如炬,昂然不屈地仰天大呼道:“天父天兄为我作证,我东王对反清大业有功无罪,叛徒韦正,你烧,烧死我吧,将来历史自有定论!”

侍卫们不忍心东王被害,犹然希望天王能宽恕他,何况他们也不愿一同葬身火海,于是几个人上去冷不防把东王抬了起来,不管他怎么叫着骂着挣扎着,一步步抬下楼来。望楼上所有人员都下来了,东王刚被放下地来,翼殿士兵立刻上去将他两手反绑,昌辉狞笑道:“杨秀清,你欠天王、欠我的债太多了,今天一总请你归还吧!”

于是下巴微抬,一名北殿士兵跨上一步,从秀清背后猛挥一刀,东王的头颅顿时被砍了下来,骨碌碌滚到北王足旁,犹然怒气未泄,怒目圆睁,刚发毕张,朝着昌辉大喝道:“今天我死,明日你死!”

昌辉毛骨悚然,慌忙掩面回身,怒喊道:“把奸贼的头颅悬挂到天王府前示众!”

东殿侍卫跪在东王头前哀哀大哭,忏悔不该把东王抬下楼来。北王手一挥,北殿士兵一涌而上,把这二十几个人也一齐杀死。又遵北王吩咐,四散开来搜查府中每一座房屋,不分男女老幼,无论文武官佐,姬妾侍女,见一个杀一个,东王妻儿和五十四名小妾,还有无数被奸淫而怀了孕的妇女都杀得一个不留。至于中门参护室中那八十名东殿侍卫也在一番搏斗之后,统统被杀死了,霎时血溅王府,横尸遍地。只有东殿尚书傅学贤等少数几名官员初时隐藏起来,待北殿士兵奔向后园,急速逃出了东王府,振臂一呼,聚集了城中数千东殿将士在街上筑垒与北王对敌,欲为东王报仇!

然而东王杨秀清毕竟已经死了。这位在洪秀全和冯云山创办拜上帝会过程中作过相当贡献,以后又率师打出广西浔州山区,夺取了清朝半壁江山的东王九千岁,终于被他自己的私欲和野心断送了!

此时曙光初露,已是八月初四日的凌晨了,这一夜在天京城中所发生的骇人巨变,便是震惊中外的“天京事变”!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