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七章 回师靖难,万众欢呼翼王秉政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七章 回师靖难,万众欢呼翼王秉政

翼王从天京缒城出奔的当晚,北王与燕王带兵袭击翼王府,不料翼王不在府中。韦昌辉恼怒惊恐,立时将翼王妃春娥从病榻上拖了起来,逼她说出翼王藏处。春娥大骂昌辉丧心病狂,残害无辜,昌辉大怒,将翼王妻妾小儿全都杀尽。秦日纲亲自带兵出城追赶,不见翼王踪影。次日,昌辉派兵全城搜查,甚至在天王府前狂妄叫喊,说要进宫搜查,天王恐怕昌辉假藉搜查名义加害于他,也派宫中御林侍卫登上宫墙,执刀架炮,不许北殿士兵近宫。双方僵持了两日,还是陈承瑢出来打圆场,说他知道翼王并未躲入宫中,十九是去安省(安徽省)聚兵了,北王这才撤兵。但是逼迫天王下诏悬赏,凡取得翼王首级的,重赏黄金六百两,封丞相,天王无奈,只得依从。经此惊骇,天王益发觉得北王飞扬跋扈,更胜于东王,懊悔不该引狼入京。

翼王那夜与黄玉昆、张遂谋、曾锦谦缒城逃出天京,乘船回到安庆以后,即差承宣官带了训谕去武昌前线,命石镇吉率领援鄂的四万大军回师皖南,进京讨韦靖难。

达开在积极组织讨韦大军的同时,也时时忧虑京中合家的安危,明知韦昌辉不会放过春娥她们,却又希望侥幸出现奇迹,春娥能够死里逃生。回到安庆的第二天,达开正与岳丈黄玉昆在行营判事房中商量调拨兵马钱粮讨韦的事,门上承宣来报:“天京西王娘差人来见殿下。”

翼王顿时脸色发白,心酸泪涌,叫道:“春妹不在了!”

玉昆也满含泪水,说道:“快传西殿差官进来。”

西殿差官进来跪见翼王,达开急问道:“快说,翼王娘怎样了?”

“禀报殿下,翼王娘合门遇难了。”

差官从发髻中取出宣娇写的密信,叙述翼王一门遇难经过,并说已将春妹及家人遗体买棺入殓,暂时安葬于绿园的东北角,待他回京后再筑墓迁葬。玉昆哀悼女儿被害,泪流满面,大骂韦昌辉该死。达开含泪仰天祝祷道:“春妹,悔不曾带你一同出京,你为我遭遇不幸,我决不饶恕韦昌辉那个恶贼,我要国恨家仇一齐报!这一天会很快到来的,你等着吧!”

这时清军乘太平天国内乱,加紧军事进攻,天京外围从金坛进攻句容、溧水,皖南则围攻屏障浙江杭州省城的宁国县,守将陈玉成作战失利,向翼王求援。翼王顾全大局,发兵先解宁国之围,于九月初六日率师渡江至南岸池州(今贵池县),与武昌东下的四万大军会师之后,经青阳、泾县而至皖浙边境的宁国。从宁国至芜湖不过二百里路程,这也是对天京城中的韦昌辉施加压力,昌辉急忙调秦日纲率军至芜湖抵御,然而京外太平军将领不满韦昌辉所作所为,都聚到翼王“讨韦靖难”的大旗下,昌辉十分孤立了。翼王上书天王,要求处死昌辉,否则他将带兵回朝杀韦。天王正畏惧北王的凶横,也想藉翼王的声威,除去隐患,于是在十月初五日当昌辉进宫逼迫天王再降诏旨,号召京外将士擒捉翼王立功时,埋伏的御林侍卫一涌而上,将昌辉反绑了砍下头颅,专程送到宁国请翼王验看,果然应了东王临死时的诅咒:“今天我死,明天你死!”昌辉一家老少也被天王派兵杀了。

达开解了宁国之围以后,于十一月初三日率领精兵五千返抵天京,城中军民受够了北王令人恐怖的酷政,渴望翼王回京执政,家家户户自发地燃香迎贺。达开策马先去王宫晋见天王,两人相对唏嘘,秀全道:“达胞,经此一番大乱,朝中被韦正糟蹋得不像样了,连你家中也蒙受祸害,使我十分难过。”

达开道:“韦正杀杨之后若即收兵,本是好事。无奈包藏祸心,蓄意残害异己,滥杀无辜,想继东王而专制朝政。小弟一门受害事小,合朝元气大伤,却令亲者痛,仇者快。幸亏二哥一举除了这个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如果从此上下一心,选贤任能,国事犹有可为。”

天王明白达开的意思是要求承继东王的大权,将朝政放手给他去治理。东王在位时有两大特权,一是以左辅正军师的身份指挥全军,二是位在诸王之上,一切朝政概由东王统摄,天王就是这样被架空了几年。现在东王、北王先后毙命,这位憋了多年窝囊气的天王要伸伸头做一个真正有权有势的君王了,怎肯再让翼王独断独行。翼王回京之前,朝中百官就联名奏请加封翼王为“义王”,正军师,提理政务,统率全军,可是天王却对臣下说:“主是朕做,军师也是朕做,今后不再设军师一职了。”所以听了达开的话便说:“达胞说得是,今后朝政要仰仗贤弟了,朝臣已经联名上了本章,请求加封贤弟为‘义王’,我也同意了。封王诏旨过两天就下,至于军师一职,因为担任正副军师的诸王都不得寿终,军师名义不甚吉利,我决意把它废了,另外再将贤弟的‘左军主将’称号改为‘通军主将’,这是当前全军最高地位了,贤弟可以当之无愧!”

太平天国避天王洪秀全讳,“全”改为“通”,“通军主将”即是“全军主将”。

达开静静听了,心中了然。东王以左辅正军师指挥全国,所以自称“本军师”,不称“本爵”,主将不过是个虚衔。现在东王、北王先后丧生,却不让翼王补缺,加上军师称号,明明是天王用他而又忌他。这次回京是应天王的敦促,总以为君臣上下可以融洽无间,共理国事,不料才一见面就显露了两人之间存在一道无形的鸿沟,达开一腔热情顿时寒了。他是个心高气昂的人,岂愿在天王疑忌防范的情况下掌理朝政,当时沉吟了一下,说道:“二哥,小弟此番回京,只在为广大无辜而死的将士伸张正义,恢复天京秩序,安定人心。至于个人荣誉,已经足够,不敢再受‘义王’的称号,请二哥切莫为此颁发诏旨。现在尚有一件事必须就办的,便是肃清韦党余孽,此次京城大屠杀的元凶固然是韦正,这个人对天朝犯下的罪恶太大,死有余辜。而秦日纲和陈承瑢助纣为虐,亦是大屠杀的主犯,这两个人若在,京中不得太平。小弟前在宁国请求二哥处死这两个人,二哥已答应了,不过难以下手。希望小弟回来后自己处分,小弟准备明天就将他们处决,请求二哥谅察。”

陈承瑢是天王心腹,自从国舅赖汉英病故之后,沟通朝中上下,为天王耳目,全仗承瑢,那秦日纲对天王也很忠顺,都因对东王仇恨太深,才帮助北王大杀东殿将士以泄愤。天王本想保全他们,对达开敷衍拖延,想事过境迁,不了了之。翼王则怕天王有了秦、陈二人为助,他在京中更加孤立,天王既能轻易杀死北王,能保不在什么时候也对他下手?君臣二人互相猜忌,翼王要求非杀秦、陈不可。天王瞅一眼刚强坚决的达开,心中也浮漾起一丝畏惧,看来这位年轻的小老弟,已非昔日可比。这几年磨练下来,好似一把开了口的纯钢宝刀,锋利无比,凛然不可侵犯,对谁都是威胁,如今他带兵在京,拗不过他,只得牺牲了秦、陈二人以求妥协,于是点点头道:“好吧,此事你瞧着办吧。”

翼王辞下殿来,才踏上甬道,便见从回廊上过来两个壮壮大大黑不溜秋年约五十左右的高官,面相略似天王,也穿了相当丞相一级的金冠龙袍,可是形象猥琐,语言粗俗,乃是天王的长兄洪仁发与次兄洪仁达。天王自幼家贫,老父因小儿子秀全悟性稍好,全力供他读书,两个哥哥都下地种田,直到金田团营那年才放下捏了几十年的锄头,来到金田村。后来太平天国定都南京,这两个愚昧无知的难兄难弟,也就突然威风起来,穿上龙袍,被封做国宗了。天王知道这两个哥哥没有才能,只让他们当个闲散国宗,不给实职。这两个宝贝在杨秀清当政时,尚能安份守己,不敢胡来,秀清也从不拿正眼瞧他们,现在不但东王倒了,北王也倒了,对这位年才二十五周岁的翼王便不甚放在心上。

“嘻嘻,我们的儿子还比他的岁数大哩。”哥儿俩商量,“今天石达开回朝执政,我们也该到他面前露露脸,拉好关系,以后弄个实缺差使,也有肥水可捞。”

他们守候在殿旁,见达开下了殿来,便一起上前拱手道:“翼王老弟,恭喜你功成名就,气壮如牛,当年长坂坡上赵子龙也没有你这等威风。现在你被公推为义王,哈哈,这乃是王中之王,可够光采的了,莫忘了这可是我们哥儿俩扯的头。”

达开冷冷地答礼道:“多谢两位国宗,承蒙众官见爱,愧不敢当,我已向二哥推辞掉,二位不必操心了。”说罢转身便走。

仁发慌忙上前拦住道:“莫急,莫急,老弟常年在外,难得碰头,今晚我们两位老哥哥做东,请你来舍间吃一顿便饭,叙叙家常,菜不好,饭吃饱。”

达开皱皱眉道:“二位见谅,实在是刚刚到京,忙得分身不开,家中都还不曾去过哩,领情了。”

仁达拍手大笑道:“这可是华容道曹孟德巧遇关云长,我们俩正闲得发慌,在这儿等着给你帮忙哩。以后有什么国家大事支应不了,就来找我们俩,不是胡吹,没有干不了的事,一切包在我俩身上。”

仁发也道:“是啊,是啊,你瞧我们俩人的福相,没有干不好的事。”

达开又好气,又好笑,眉头越发皱紧了,说道:“小弟愚钝,怎敢有劳两位国宗大驾,取笑了,”说罢头也不回地出宫而去。

仁发兄弟俩望着翼王傲然远去的背影,怒骂道:“好个不识抬举的混小子,竟敢在老哥哥们面前摆臭架子,走,去告诉天王,要他的好看!”

达开骑马回翼王府,才进王府巷,心便揪紧了起来。过去每次回府,总有一个温暖的家在等着他,贤淑的王妃,顽皮可爱的儿子,娇丽的姬妾,而如今一门被害,绿园空荡荡。想像春娥被害那一晚的惨状,想到绿园东北隅那许多冷冷凄凄的墓冢,他的心冰凉冰凉,哀伤悲痛极了。他记起了过去读的《五代史》,后周开国皇帝郭威在未登基前,领兵出镇在外,合门家眷留在京城开封。不料一朝之间,被政敌将他合家杀得一个不留,后来他带兵“清君侧”,杀向开封,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时,想必也是他此时这样凄酸惨痛的心情吧?古今相隔近千年,情景何等相似,而他枉读史书,竟不曾吸取古人的教训,将合家早早带往外地,后悔已经晚了。

终于望见绘画了龙凤的大门,幸存下来的翼殿典官、侍卫数十人跪在翼王马前哭道:“殿下,终于盼到您回来了。王娘不在了,幼翼王也不在了,府中部属也大多被害了,北王虽死,杀戮我家的凶犯还有人在,殿下回来要替我们作主。”

翼王凄然道:“起来吧,杀人的主犯一个也逃不了。但是不能效韦昌辉那样逢人便杀。冤冤相报,不是国家兴旺的气象。”

翼王下马进府,曾锦谦迎了出来禀道:“殿下,朝中文武百官都聚在听事大厅中迎谒殿下,就请去见一见吧。”又踏上一步轻声道,“秦日纲与陈承瑢都已捕捉到了,听候殿下处置。”

达开点了点头,大踏步先往听事处来,百官齐刷刷地跪了满屋,呜咽泣道:“天朝不幸有变,死难满城。朝野日夜盼望殿下回京平乱,幸亏殿下出师讨伐,才将北王除了,实是天朝官民的大救星,今天见到殿下,说不尽的感激,天朝终于有救了!”

达开感动地请百官起来,含了一眶热泪说道:“不幸的事件过去了。除了秦日纲和陈承瑢二人助纣为虐,滥杀无辜,罪不容赦,已经派兵逮捕,即将处死外,其余北殿、燕殿和佐天侯部下参与作乱人员一概不究。东殿遇害人员一概平反,他们没有罪,东王有过,但也有功,不可一概抹煞,朝中更不曾有过什么‘东党’,这是北王诬害捏造的。今后不论翼殿、东殿、北殿、燕殿官属部下,都该抛弃过去的恩怨,团结在太平天国大旗下,勤理国事,重振天朝声威。满清大小妖头见我们天京发生动乱,无不欢呼称快,以为天朝从此一蹶不振,听任他们攻打灭亡了。哼!他们是在白日做梦!今后我们要把仗打得更凶,国事也治理得更加上下和洽,井井有条。古人说,众志成城,我们京内外还有许多杰出的文官武将,只须万众一心,还有做不到的事吗?”

众文武满含热泪,围在翼王周围,争先倾吐心中的热望:“翼王殿下,朝中百官已经公举你为义王,新的属官印信、袍服、仪仗,正在草拟具体的规定,都将比东王享有的地位还要高出一头,你是王中之王,是朝中的大主宰。请你统摄朝政,我们都愿听从你的驱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达开感动地抱拳道:“感谢众官的厚望,‘义王’的称号愧不敢当,我决不在这场乱事中为个人谋取好处,刚才已向天王陛下恳辞‘义王’称号。至于治理朝政,我义不容辞,会将这副重担挑起来,望众官不分是哪一殿的旧人,与我通力合作,是会把国事治好的。”

众官散了之后,达开急急进了绿园,果然物是人非,气象肃杀,与往日的欢乐温馨迥然不同,再则天气寒冷,已是大雪节气,黄叶满地,百花凋残,一切景象似乎蒙上了一层灰蒙蒙哀苦凄凉的阴影。园中的妻妾孩儿和侍女们都不在人间了,凄凄寂寂,不见人影,唯有芳冢枯草来迎接他了。他浑身寒栗,又不禁悲泪上涌,哀哀戚戚地往园中东北角走去,只见松柏丛丛,亭亭盖盖,却不见墓地,达开诧异。原来是宣娇防备韦正再来搜查,特意将坟墓安置在密林之中。达开走近松林,方见林中新坟累累,一人席地哀哀而泣,乃是翼贵丈黄玉昆,正为女儿春娥之死而哀痛。陡见一座大坟前竖了一块木牌,上写“翼王妃黄氏之墓”。达开一阵心酸,泪水滚滚而下,急忙披树入林,扑向墓前,喊着:“春妹,春妹,我好悔啊!”却不料悲痛过甚,一阵眩晕,竟仆倒在春娥墓前。玉昆慌忙上前扶起,劝道:“亚达,春娥虽死,却幸天日重光,你大任在肩,不要过分悲伤了,我扶你去歇息吧。”

正说着,忽听得宣娇的喊声:“七哥在吗?”。

玉昆道:“在这里哩。”

宣娇进了松林墓地,见达开满脸泪水,闭眼扶额,正由玉昆搀着,宣娇叹口气道:“难怪,难怪,死得这么惨,谁不痛心。好了,坟已上过了,哭也哭过了,合城上下都在想望你翼王五千岁的风采,等你大施仁政,把满目疮痍的天朝治理好,可病不得啊。快出去休息吧,现在没有你闲下来养病的时光。”

达开噙了满眼泪水,一步一回头离开了松林墓地。他们来到内院,只见已有几名陌生侍女在卧室中掸除尘埃,收拾房间,宣娇道:“你这里主子、下人一个不剩了,我带了两名厨娘,几个丫头来服侍,多少也像个家庭。”

达开谢过了宣娇,闷闷地坐在那里,心境惨然,默不作声。宣娇又劝慰了一会,玉昆转过话题,问道:“刚才朝见天王,他说了些什么,该给你加封军师称号了吧?”

达开一声冷笑,忽又仰天长啸,叹息道:“我天朝开国才六年,难道这么快气数就尽了吗?为什么尽出现君昏臣霸种种不祥之兆哩?”

玉昆、宣娇都惊问道:“天王究竟对你怎样了?”

“他再三求我回京,我今天回来了,本该授我以朝政大权,他却没有来由的对我猜忌起来,不肯授我军师,只给我‘通军主将’的虚衔,好小家子气,却说群臣公举我为义王,准备下旨。我要的是君臣融洽无间,能给我施展怀抱统率举朝文武的实权,我已经是王爵了,换一个‘义王’的美称,不过是个形式,有什么意思,所以当时就推辞了。总之,这位天王从当前事变中,不吸取正面教训,选贤任能,兴利除弊,革新朝政,却从反面处处防备,不信任臣下,今后还能推诚共处吗?”

宣娇皱眉嘟哝道:“这个二哥,真不像是个有道的明君。”

玉昆劝道:“亚达,既然回朝了,只得忍着性子,以国事为重,把朝政治好,别的就不要计较了。当今朝中除了你,还有谁能担起掌理国事的重任,你若撂下担子,天朝就不堪设想了。”

“是啊。”翼王又叹息道,“我的心情很矛盾,依我的脾气,合则留,不合则去。可是统顾全局,又不能一走了之,只得忍口气留下来,且看以后的光景吧。但愿天王不要再有什么惹人不快的猜忌举动发生了。”

用过晚饭,玉昆回到前衙去了,卧室中只剩下了达开与宣娇二人。烛影摇红,光线暗淡,这本是夫妻相处密谈的温馨好时光,可是他们两人却不是夫妻,不觉都有些尴尬。达开坐在窗前低头不语,宣娇坐在镜台前忍不住先开口道:“七哥,你不是带出去两个小老婆,怎不带回来,也有个伴。”

达开叹气道:“刘氏和马氏都留在安庆,这样的局面,今天不知明天事,还是让她们呆在外省的好。”

宣娇抿抿嘴,欲言又止,她们俩少年相恋,只为达开与春娥订婚在先,以致蹉跎了十年,无法结合。现在春娥遇害,虽是不幸之事,却为他俩了却宿愿扫除了障碍,因此宣娇心中一则以悲,一则以喜,可是目前春娥亡故才两个多月,达开和她自己都是热爱春娥的,感情上的悲伤犹未消除,两人结合的事难以启齿。她沉吟了一下,试探着道:“七哥,你身边没有人当家照应可不行,是否需要先纳一房小妾陪伴你。”

宣娇话未说完,达开就断然挥手道:“宣娇,别提了,春妹死得凄惨,使我十分内疚,此时此刻,我只想独居终身,再休提女人的事了。”

宣娇轻轻叹息了一声,站了起来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孤独,我也孤独。以后每天日间我来帮你照管家务,陪你解除寂寞。夜间回西王府,可好。”达开也站起身来,握住宣娇的手,吻了一下说道:“宣妹,多谢你处处体贴我,你的心情我怎不理会,可是目前我什么也不想,只能暂时难为你两头跑了。”他把‘暂时’两字说得特别加重了语气。

宣娇从达开忧伤而又爱恋感激的眼神里理解了他的意思,她深深地得到了安慰。她想,她们终究是会相聚在一起的,何必争在朝夕,何况达开刚刚执政,过早地和自己结婚,一定在京中引起哄动,难免有人(包括天王)拿这个题目做文章来攻击他,对他们两人都不利。于是抚摸着达开的手,叹道:“死者不可复生,只能看开些了,不要悲痛伤身。我虽两府之间来往,好在还近,不用为我不安。什么时候你体贴我不用跑来跑去了,你就告诉我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