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悲歌·石达开

天朝悲歌·石达开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九章 哀哀我心,宣娇祭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九章 哀哀我心,宣娇祭江

翼王出走的当天午后,王兄洪仁发、洪仁达欢天喜地的进宫来向老弟天王报告:“好了,好了,石达开那小子被我们挤走了,刚才南门守门官来禀报,他带了一伙人出城,集合了大批人马,向西去了,这一下省得陛下烦恼了。”秀全吃了一惊,怒道:“好糊涂,我不过削去达胞的权柄,并不希望他出京,不料他的性子竟是这么刚强,说走说走,今后朝政谁来主持?”

“陛下放心,有我们两位老哥哩。”仁发、仁达拍着胸脯道,“我们可不想坐你的龙廷,陛下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

“呸!”天王又怒道,“你们不懂政事,又不懂兵事,只能做达胞的助手,哪能独当一面!妖军打到天京城下,你们能抵挡得了吗?况且如今人心都向着达胞,他这一走,势必带走京内外一大批兵马,天朝江山靠谁来支撑?”

两位王兄结结巴巴道:“这也不能怪我们,是……是你逼得他走的。”

“我哪里料到他会走呢?”秀全懊悔不及,说道,“快追,把他追回来,不能让百官说是我把翼王逼走了!”

“是是是!我们就去追!”

“不!谁要你们追,叫蒙得恩,快叫蒙得恩带人去追,好言好语,一定要把达胞请回来,要快!”

春官又正丞相蒙得恩原是广西桂平县鹏化山区拜上帝会首领,是朝中仅有的金田起义元勋了,在同辈中年岁最长,今年五十岁了。因为得罪了东王,不得重用,定都天京后,只派他管理女营。天京事变后,封为“朝长”,也是个虚衔,现在要追翼王,只有他和翼王够得上交情。蒙得恩奉旨后,急忙带领两百名士兵出南门追赶,天王翘首等待,直到天黑了许久,才见蒙得恩汗淋淋地入宫复旨道:“不中用了,我们一直追过了江宁镇,又追到铜井渡,当地乡民说翼王早在今天晌午时分就渡过江去了,约摸带走了五千人马,大概是他原从皖南带进京来的。陛下,不能再去追了,我带去的弟兄中,也有一半人不肯回来,渡江投奔翼王去了。”

秀全无可奈何道:“既然追不回来,只得罢了,可向百官说明,并非朕逼迫翼王出走,分裂之责,在达胞不在朕!”

得恩劝道:“安、福二王掌握朝政恐怕难以胜任,百官也不服,既然陛下有意追回翼王,何不再派人带了诏旨去安庆请他回来。”

“他既不满于我,恐怕派人去请,也不见得肯回来吧。”

得恩沉吟道:“陛下恕我直言,翼王此番出走实有苦衷,是因为加封安、福二王共同掌政而起,若是诚心请他回来,只有革去安、福二王爵位,由翼王独自秉政,再由百官联名恳求翼王回京,也许他能回心转意。”

秀全觉得罢去安、福二王太失面子,犹豫不允,接连几天朝中无人掌政,安、福二王如没脚的螃蟹,昏头转向,不知如何是好。百官纷纷上了奏章,请求天王罢去安、福二王,迎请翼王回朝执政。天王无奈,只得认了输,下旨罢黜安、福二王,革去王爵,改封天安、天福,又听从蒙得恩的建议,铸了一块“义王”金牌,连同天王征召翼王回朝执政的诏旨和百官恳请翼王回朝的禀帖,差宣诏官带往安庆去见翼王。谁知几天之后,仍然把那块“义王”金牌带了回来,说是翼王讲的,皖北清军蠢蠢欲动,须在安庆坐镇,不能回朝。

秀全又找得恩商量,说是仅派差官宣旨,有欠慎重,须派元勋老弟兄前往才能请得动,拟派蒙得恩亲自去安庆敦劝翼王回朝,得恩道:“天王旨意,翼王都不领情,我这副老面子,恐怕也不管用,不过我可以推荐一个人去作说客,或许能说得动他。”

秀全问是谁,得恩道:“便是西王妃、王姑洪宣娇,除她之外,别无第二人可行。”

秀全点头道:“看来只能由她出面了,快把宣娇请进宫来。”

几天之后,宣娇带了侍女、侍卫和几大箱日用衣物,来到了安庆翼王行辕,达开听说宣娇来到,大喜道:“宣娇果然不使我失望,来到我的身边了。”

他兴冲冲地迎了出来,见宣娇一身官服,金冠龙袍,煜煜灿灿,别是一番华贵气象,笑道:“宣妹,果然把你盼来了,你难得穿官服,越发华丽好看了。”

宣娇与侍女进了仪门,抿嘴笑道:“今天是为天王办公事,所以特地穿了官服,我是钦使,你可得格外尊重。”

达开愣了一下,微微皱了皱眉。自有行辕士兵挑了衣箱陪同侍女先往内院,达开邀翼贵丈玉昆一同进了判事房坐下,说道:“宣妹,你何苦为二哥作说客,你岂不知我出京后是决不再回去的。”

宣娇责备道:“这是什么话,你在京中受了二哥的气,被逼出走,大家都同情你,过失在二哥不在你。可是你走了之后,二哥醒悟了,革了两位王兄的王爵,让你独自秉政,不会有人掣肘了,你原来要求的也不过如此,为什么还不答应?”

达开浓眉紧蹙,叹口气道:“我已经心寒了,二哥猜忌心重,迫于百官的要求,又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继任,所以温言好语来哄我回京。我性情刚直,不会和他合得来,早晚还会闹翻,与其再次不欢而散,不如现在让我在京外松快松快,过一段快活日子再说。”

宣娇驳斥道:“七哥,你的气还不曾消哩,你还在赌气,可是你是拿天朝的命运在做赌注,这一场赌下来,你和二哥都不会是赢家,赢家定是坐山观虎斗的满清大小妖头,你一向头脑冷静,怎么现在糊涂得连是非得失都模糊不清了,黄老伯,你说是吧?”

玉昆瞅着达开劝道:“亚达,你就听从宣娇的劝告吧,我们事业的根基究竟在天朝,离开了天朝,我们算是什么呢?”

达开不悦道:“离开了天京,我们就不能另创局面吗?现在响应我的号召愿意依附在我旗下的不下二十余万人,远远超过天京的人马,连杨辅清都归附我,与我联合作战,妖军不论哪支军队,湘军也好,楚军也好,绿营八旗也好,都不是我的对手,有这样强大的兵力,何必还要回去委曲受气?”

宣娇怒道:“七哥,你真是变了人了,不想想你离开了天京,还能到哪儿找到这么稳固的后方补给基地,今天东,明天西,能持久吗?岂不成了黄巢一般的流寇了?”

达开也发怒了,说道:“宣娇,你怎么把我比作流寇,初占武昌的时候,我就设想除了顺江而下取南京,也可溯流而上取四川,四川是天府之国,自古以来在四川建国的王朝有好几个,东塞夔门,北堵栈道,妖军休想入我四川。唐末五代十国的时候,南方各地也建立过好几个国家,我们在去四川之前也可以攻打别的省份,一来开辟新局面,二来帮助天京牵制妖军,我的心中哪有一丝一毫的流寇思想。”

玉昆劝解道:“我知道亚达决不会走流寇的道路,宣娇也没有说你怎么样,不过为你担心罢了,我看今天不要再争下去了,让亚达今晚好好想一想,明天再商量吧。”

达开先收了怒容,笑着向宣娇道:“宣妹,你来了,是天大的喜事,刚才我的火气大了一些,莫怪,莫怪!远道而来,且先去内院歇息吧。”

宣娇想不到达开不听他的劝告,反而向她发怒,含了一汪委曲的泪水,起身道:“既然你不听忠言,我何必还留下来,我的船还在江边,让我回到船上去住,等你改变主意。”

在场没有外人,达开赶紧拦住宣娇陪罪道:“宣妹,都是七哥的不是,原谅我这一回吧,你若下船,我也到船上去陪你可好?”

宣娇见达开发急了,不觉心肠软了下来,噗哧笑道:“好啊,你上了船,我就吩咐船工,夜里悄悄直放到天京去,看你还犟也不!”

达开大笑道:“怪不得二哥要派宣妹来请我,原来比十万大军还厉害!”

宣娇也笑了,玉昆乘机说道:“好啦,没事了,和和气气进内院去吧。”

达开陪宣娇进了内院,先由小妾刘氏、马氏带了孩子出来向宣娇请安,达开然后引宣娇来到一间整洁精致的内室,室中华美的床帐衾褥和高大光润的紫檀木家具,光采夺目,宣娇啧啧赞道:“不想安省还有这样讲究的房间摆设,简直和京中没有什么两样。”

达开咧开了嘴笑道:“这是特地为你准备的,我虽然出了京,一颗心却无时无刻不在你的身上。”

“算了罢。”宣娇抿嘴嘲笑道:“两个小老婆,左拥右抱,还想着我?”

达开急了,说道:“我可以对天起誓,你摸摸我这颗心。”他拿起宣娇的手按在自己心口上,说道,“你摸,你摸!”宣娇甩开手,格格地笑弯了腰,说道:“大将军也会胡说。不论你怎么讲,这张床都给人家睡过了,我不要,至少也得把被褥换去。”

达开悄悄附在宣娇耳边说道:“我从不让刘氏和马氏睡到这张床上,都是我到她们屋里去睡的,尽管放心好了。”

“不。”宣娇坚持道:“我自己带了被褥来,都换上去吧。”

达开过来搂住宣娇笑道:“你带了被褥来是准备在安庆和我一块儿相伴下去了,还骗我要回天京哩。”

宣娇叹口气道:“冤家,你不知我的心情多矛盾,既离不开你,又不愿瞅着天朝受到损害,我可以为你而死,你就不能依了我的请求吗?”

达开央求道:“我的好妹子,这件大事且容我从长计议,好不容易把你盼来了,让我们快快活活享受一番吧。”

说罢,一阵热烈的长吻,堵住了宣娇丰腴红艳的嘴唇。

第二天,玉昆来和达开商量,江西是翼殿最大的地盘,必须保住,才能壮大声威,供应三军的给养。安省有翼王自己坐镇,江西虽有林启容和赖裕新驻守,但是九江又被湘军围困,启容坐守孤城,顾不到江西别处的事,何况他并未向翼王表忠,大概仍然忠于天王,不甚可信;赖裕新独力难支,江西州县已经丢了不少,必须去挽回过来,他打算带领一万人马去加强江西的兵力。达开觉得岳丈考虑得很周到,江西的地盘是他辛苦经营得来的,万万丢不得,立刻就同意了,并且嘱咐他,万一江西告急,请速来报信,他当亲自提兵来救。

这以后的日子里,宣娇天天催达开回京,达开嬉皮笑脸敷衍,只是不走,宣娇觉得达开全无诚意,心中苦恼,几次三番说要回京去向天王复旨,都被达开阻拦。宣娇究竟心爱七哥,怎舍得两下里分离,若回天京,定难再出京来,因此柔肠寸断,进退两难。

看看到了这一年的九月间,忽接翼贵丈黄玉昆差人来紧急求援,说是江西军情不妙。虽然曾国藩死了老子,告假回乡守孝,但是湘军不断扩充兵力,入赣的湘军人马越来越多,除了罗泽南的旧部李续宾是主力外,又多了与罗泽南同辈的老湘军王錱、刘长佑部,还又出现新建成的曾国藩胞弟曾国荃的吉字营,以及萧启江、张运兰等部,势极凶猛,赣江西岸的瑞州府城高安已经失守。临江、吉安两座府城也已被围了许多个月,粮弹均缺,形势危急,望速发兵援救。翼王接报吃惊,正与参谋曾锦谦、张遂谋商议出兵,突又接到天王的求援诏旨。

自从翼王出京,天王任命蒙得恩为正掌率,爵同王位。主持朝政,新一代脱颖而出的将领陈玉成为又正掌率,李秀成为副掌率,陈玉成和韦俊在湖北安徽一带活动,李秀成则驻兵皖北。清军乘天京内乱,攻占句容、溧水,又围攻镇江,天京告急,所以天王派急使来召翼王援救。

翼王接旨后怎肯再回京师,他命锦谦拟一份奏章回复天王,建议放弃长江上游,调回李秀成、陈玉成、韦俊兵马解救天京之急,他则决定进军江西、浙江,以分散清军江南大营的兵力,减轻天京压力。

达开回到内院向宣娇道:“你命家人收拾收拾,后天我们一块儿离开安庆,恐怕不会回来了。”

宣娇已听说天王派人来告急,喜道:“是决定回天京了吗?”

“不,天京无须我去,我们是去江西。我已写信回复天王,调陈玉成、李秀成回京就行了。”

宣娇不悦道:“救兵如救火,天京城中渴望你去救急,你却推给了别人,自己带兵跑到江西,这说得过去吗?”

“不,你不明白这也是我的用兵之计,我到了江西,解了吉安、临江之围,就去攻打浙江,浙江是妖军江南大营兵饷财源所在,我军一到浙江,他们必定分兵去解救,这不就等于是帮了天京的大忙了吗?”

宣娇郁郁含泪道:“远水不救近火,你这是在敷衍,我明白你是终究不肯回京,看着它陷落也不肯伸手去救了,你好狠心啊。”

“用兵之法,有虚有实,有缓有急,你不懂!”

宣娇伤心落泪道:“跟你好说歹说都无用,你只要我一个人,却不要天京城中满朝文武百姓,你不想想如果天朝亡了,你这个太平天国的翼王还算是哪一门子的王啊?”

“哈哈,”达开笑道,“那时候正可甩掉这位天王,自立朝廷,更痛快。”

“哼,你痛快,我伤心!我丢不下天京城。你去江西吧,让我留在安庆等你有朝一日回心转意。”

“不行,我的兵马一走,别人的部队就会填空进来,安省的地盘就不是我的了,你留在这里还能和我相会吗?”

宣娇这个铁铮铮的女中英豪面临爱情与事业的两种抉择,终于无所适从——休说她舍不得抛下心爱的七哥,而达开也不会让她回天京,无可奈何啊,她终于哀哀地啜泣了。达开坐在她的身旁抚慰道:“别为那位昏君伤心了,不值得啊,太平天国迟早会断送在他的手里。还是欢欢喜喜地和我一起去开辟新天地吧。”

宣娇哭了一会,抬起泪眸说道:“好吧,我跟你去江西,可是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回来!我要写一篇告别奏章,装进竹筒里,明天到江边祭告天父上帝把它带到天京城下,让二哥知道,我的心里也好受些。”

达开为宣娇拭去泪水,说道:“很好,各尽各人的心吧,明天我派侍卫用一顶大轿把你送到江边,祭告过了就回来。”

入夜,宣娇把达开赶到马氏屋中去睡,闩上房门,独自在灯下凄凄戚戚写了一道哀婉凄恻的本章给天王,叙述对天朝的向往,对天京被困的忧虑,和不能回京的无奈,最后含泪写道:“今世已了,愿来生化作男儿,再为天朝驰驱杀敌!”

写毕,用油纸层层封裹,塞入竹筒封固了,筒上用刀刻了“天王亲启”四字。望着竹筒,悲悲切切地呜咽了好一会方才卸妆入寝。一夜乱梦,时时惊醒,次晨早早起来,匆匆漱洗过了,达开也起身过来,嘻笑着便要打开竹筒观看本章,说道:“看看你写些什么?”却被她喝住道:“这是我写给二哥的,不用你管。”

达开事忙,用过早膳,便去前衙料理出师江西的事,宣娇脱下翠绿绣花常服,换上素黄袍,头裹黄绸,侍女惊讶道:“王娘今天怎么这样装束,难道去哪里打仗?”

宣娇叹道:“丫头,你们不懂,天朝遭难了,我要去江边祭祷天父天兄保佑,只有这样的打扮最合适。”

四名侍女准备了祭江的香烛供品,装进两只红漆多层提盒中。宣娇亲自携了竹筒,分乘了一顶大轿,四顶小轿,由二十名亲兵骑马护卫,出了安庆南门,来到江边僻静处停轿。宣娇下了轿,眺望江水浩瀚,全不见江南岸的山峦林舍,大江滔滔东去,势不可当。当年随达开东下取安庆、克金陵,何等兴奋,何等威武!今天临江凭吊,却心情灰暗,一步步走下江岸,便好似一步步走向坟墓,她神情庄严肃穆,流了一夜的伤心泪,今天不再流泪了。太平军壮士英勇赴义是不兴出泪的。侍女和亲兵事先得到翼王的密密嘱咐,寸步不离王娘。十名亲兵在岸上布防,十名快步下了岸坡,在江水冲浸沙滩处一字儿排了开来,两名侍女拎了提盒,两名左右搀扶了王娘下坡。宣娇见了这等阵势,恼道:“别扶我了,王娘在广西打妖兵攀山越岭寻常事,还在乎这一点点斜坡?”

侍女道:“殿下吩咐,王娘出门,一定得搀扶好,不许松手。”

宣娇没奈何,来到江边停下,侍女打开提盒,摆下几盆果品,取出香炉烛台,点上香烛,宣娇将竹筒交与侍女,取香在手,默默仰天祝祷道:“天父天兄在天之灵,天朝不幸发生内乱,妖军乘势进迫,情势危急,望天父天兄大发慈悲,饶恕杨、韦诸小子的罪过,保佑天朝度过难关,并且降下擎天栋梁之才,扶持天王洪秀全平定妖孽。小女子洪宣娇无能为力,只能在此哀求天父天兄可怜我一片诚心,降福于秀全、达开和众小吧。”

祭祷完毕,宣娇取回竹筒,步至江边,向众人道:“你们闪开,我要投放竹筒了。”

可是侍女依然紧紧搀扶住她,亲兵也依然守在江边不走,都道:“殿下吩咐,江水无情,必须保护王娘平安无事。”

宣娇暗暗恼怒:“七哥啊七哥,难道你已明白我今天来到江边,是决意投江自尽以摆脱无法解开的死结吗?我爱你,我也爱天朝,我无法从中选择,只有一死了结,你为什么不让我死呢,你虽为了我好,可是徒然增加了我的痛苦。”

她不管侍女、侍卫怎么死死护住她,依然捧了竹筒迈步向前,俯身向江中放下竹筒,默默祝祷:“江水,江水,把我的本章带到天京去吧,把我这颗热爱天朝的心也一块儿带到天京去吧。”

她弯下腰顺着投放竹筒的姿势,便将整个身体向外倾斜,打算一跃入江,顺水而下,回到她那么思念的天京,让灵魂得到安息,可是双臂被侍女勾住了,前边也有亲兵拦护着,而竹筒却远远地漂向下游去了。她无法投江自尽,只得回直了身子,怒道:“我要把竹筒推得远一些,让它们顺着江心激流早一点漂到石头城下,你们干吗大惊小怪,我的腰腿工夫好得很,能掉到江中吗?”

宣娇无可奈何地又回到了城中行辕,第二天就不得不和刘氏、马氏一起随了翼王大军的行动而一年又一年过着漂泊无定的行军生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