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警卫纪实

天安门广场警卫纪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复出后的邓小平轶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复出后的邓小平轶事

我于1971年至1978年在北京卫戍区某部服役。经历了邓小平同志两次复出和中间一次被撤职的大起大落,并耳闻目睹了他以中国繁荣为己任,废寝忘食参加各种重大国事活动的情景。今采撷一些所见所闻,以缅怀伟人的风采,并纪念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丰功伟绩。

1971年9月13日林彪事件发生后,毛泽东对跟随他出生入死却遭林彪集团迫害的一些将帅们有了新的认识和评价,加快了对这些老同志的询问、解放和使用。1972年1月6日陈毅元帅逝世后,毛泽东亲自参加陈毅同志追悼会就是对“文革”中遭受迫害的老革命家的一种抚慰和肯定。

1973年2月的北京,虽春寒料峭,但毕竟已透出春天的丝丝气息。2月20日由周恩来总理建议,经毛主席批准,自1966年“文革”刚开始便失去一切职务的邓小平从江西回到了北京。邓小平刚刚回到北京的20天后,中共中央便于3月10日作出了《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的党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的决定》。我记得部队在学习这一决定前,还学习讨论了毛主席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职务的一个重要批示,其主要意思是:邓小平在苏区是挨整的,即邓、毛、谢、古四个罪人之一,是所谓毛派的头子。他没有历史问题,即没有投降敌人。他协助刘伯承同志打仗是得力的,有战功。他率代表团到莫斯科谈判,没有屈服于苏修。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毛主席对小平同志的正式评价。1973年4月12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欢迎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从柬埔寨解放区回到北京的盛大宴会上,邓小平作为副总理满面春风地会见了西哈努克亲王。这是6年来邓小平首次公开露面,表明了小平同志的正式复出。听我连到人民大会堂东门外执行这次临时任务的战士们回来讲:邓小平下车后上人民大会堂台阶时,步履轻盈,好像年轻人一样登登就上去了,劲头十足,神采奕奕。这是我第一次听战友们谈论小平同志。因在执行警卫中央首长活动中除干部外,战士们都是第一次见到小平同志,所以感到比较新奇。

1973年8月24至2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当时开这样的大会是严格保密的。部队在警卫动员中,要求参加执行这一任务的同志要守口如瓶。为迷惑外国记者的视线,特别是防止打着外国记者招牌实为外国间谍的特务人员搜集大会情报,中央要求参加会议的人员从较隐蔽的通道出入,并特意在开“十大”的同时,在大会堂安排了一些社会团体会议。我记得当时天气特别的热,我与战友们执行控制制高点任务时,没有遮荫处的楼顶上烤得浑身出汗,一会儿便湿透了军衣。从空中俯瞰,只见大会堂东门外每天停着一排排大轿子车,接送参加社会团体会议的人。外国记者们在警戒线外来回窥视,想发现点蛛丝马迹,但总觉得参加会议的这些人不像是参加特别重要会议的人。一直到我国公开报道了这一大会盛况,外国人才方知内情,感到十分惊愕。大会上,邓小平虽仅被选为中央委员,但表明了他复出后在党内政治生活中的又一次擢升。

在1974年这一年里,邓小平以副总理的身份与周恩来总理一起先后会见了泰国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等许多外国政要,他那灵活风趣的外交风格和刚毅的个性博得不少外国首脑的好评。特别是这年的4月6日,以他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中国和世界上产生了非凡的影响。离开北京时,周总理和叶剑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到机场送行。身为小平同志随身警卫的我团一名警卫参谋同机前往纽约,负责邓小平同志出席联大的安全工作。在联大一般性辩论发言中,邓小平全面阐述的“三个世界”理论,受到许多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代表的热烈欢迎。就在这一年的10月4日,毛主席再次提议邓小平担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同年11月,周总理写信支持毛主席让邓小平任第一副总理和总参谋长的提议。这是毛泽东、周恩来根据当时中国的实际情况作出的慎重选择。

1975年1月,中共十届二中全会和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先后在京召开。这两次会议使邓小平同志的政治生涯走上了巅峰。他担任了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集党、政、军于一身。在毛主席支持下,受党中央委托,周总理住院后,邓小平主持党、政日常工作。为了实现20世纪内建成社会主义强国,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目标,邓小平同志以他卓越的胆识,开始了对各方面工作进行整顿。

1975年4月18日,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席金日成率领朝鲜党政代表团访华。邓小平同志代表毛泽东主席、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到车站迎接金日成。首都十万群众载歌载舞,隆重夹道欢迎朝鲜贵宾。天安门广场更是一片欢乐的海洋。我部在加强天安门前各个警点的警戒力度基础上,抽调了一定人员参加这次朝鲜代表团的临时警卫任务。在执行这次着便衣的警卫任务中,我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了邓小平同志。

1975年9月9日,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西哈努克亲王和宾努亲王在中国居住了近六年后要返回自己的祖国。红色高棉领导人乔森潘、英·萨利也从柬埔寨专程来迎接两位亲王回国。首都群众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仪式。邓小平、张春桥、李先念分别陪同西哈努克亲王、宾努亲王、乔森潘副首相乘敞篷红旗车绕广场一周同欢送群众见面。尔后,中柬领导人从停靠在中国革命博物馆北门的敞篷红旗车上下来,换乘前往机场的红旗车。由于人多,我见宾努夫人差点坐错车,也见激动万分的西哈努克在换车前,向我们这些警卫工作人员连连点头撮揖,充分表达了这位国家无首对中国人民的真诚谢意。邓小平同志在这次外事活动中的干练风貌再次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至今难忘。

在邓小平主持党、政日常工作这段时间里,我们经常见他不分昼夜忙碌的身影,有时凌晨三四点钟才从人民大会堂出来。

进入1976年的春天,首都北京仍有些寒意袭人。3月3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反击右倾反案风,矛头直指邓小平。4月7日,天安门事件后的第二天,邓小平被撤销了党、政、军一切职务。

历史仿佛会再次为邓小平讨回公道。

时过一年零三个月后,1977年7月16日,在党的十届三中全会上,众望所归,又恢复了邓小平同志原任的党、政、军职务。

再次复出的邓小平,依然以他宽阔的胸襟和远见卓识描绘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宏伟蓝图。

1977年8月30日,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总统、南共联盟中央主席铁托访华。天安门广场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我身着便装在欢迎队伍中执行警戒任务。华国锋陪同铁托同乘敞篷红旗车绕广场一周同欢迎群众见面。欢迎队伍中,一位姑娘先见到了紧随着敞篷车后的红旗车内坐着的邓小平,高兴地大呼:邓小平!邓小平!其他人见后也跟着喊起来。可能是小平同志听见了喊他的名字,我见他满脸微笑,频频向我们招手示意。这是他再次复出后,我又一次见到他的灿烂笑容。

毛主席纪念堂建成后,我调到了纪念堂外围哨执勤。1977年9月9日,在纪念堂北门举行纪念毛泽东主席逝世一周年及毛主席纪念堂落成典礼大会。邓小平与其他中央领导人在主席台就坐。在这次警卫任务中,我远距离地见到了他那稳健的身躯。

幕幕往事弹指已过三十多年,今天回忆起来仍记忆犹新。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