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警卫纪实

天安门广场警卫纪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尼克松访华见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尼克松访华见闻

1971年7月,我们刚到天安门广场执勤时间不长,部队领导便布置了一项特殊警卫任务,传达了一件不许外传的秘闻:美国总统尼克松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当时这件事是要求绝对保密的。据说基辛格访华是经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和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向中美双方最高领导人多次传信牵线,在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和美国总统尼克松的共同努力下,紧紧抓住历史性机遇,冲破各种障碍促成的。基辛格是7月9日在中方章文晋、王海容、唐闻生陪同下,从巴基斯坦秘密飞到北京的。在京期间一直住在钓鱼台宾馆5号楼,共与周总理举行六次会谈,其中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二次会谈。唯一的一次外出是参观故宫博物院。整个访问期间不许向外界透露一点消息。在此之前,我们虽然看到周总理按照毛主席的决策,指示我有关部门主动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开展乒乓外交,用小球转动了大球,打开了中美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大门。但在中美两国长期相互敌对的时期里,秘密接待一位美国总统的特别代表,这在许多人的眼里是感到惊愕和难以理解的。记得基辛格秘访结束后,周总理便立即亲自飞往河内和平壤,同越南劳动党中央第一书记黎笋、政府总理范文同和朝鲜金日成首相分别介绍了基辛格访华的情况,并在北京会见了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和阿尔巴尼亚驻华大使罗博,向他们通报了同基辛格会谈的内容和对形势的估计。取得了国际朋友的理解和支持。

1971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恢复合法席位后,我国的外交显得异常活跃。记得几乎是在我国加入联合国的同一时间,基辛格再次秘密访华,依然住在钓鱼台宾馆5号楼。周总理同基辛格先后举行了10次会谈,双方除讨论了尼克松访华日期、会谈方式、通讯联络等问题外,着重就台湾、印支、朝鲜等重大国际问题交换了意见。为尼克松访华铺平了道路。

刚刚跨入1972年岁初,中国政府和人民便为迎接尼克松的到来默默做着准备工作,我们在执勤中发现天安门广场及附近地区也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广场上一些有反美观点的标语进行了更换;位于天安门广场南侧的反帝东路和反帝西路又恢复了过去的路名——东交民巷和西交民巷;前门大街所有的门面都装饰粉刷一新;天安门广场和东西长安大街上的所有华灯全部进行了检修。

随着尼克松访华的临近,警卫工作也紧锣密鼓进行安排部署。我连执勤位于天安门广场,尼克松按议程安排,除住在钓鱼台宾馆外,主要活动集中在人民大会堂。加上参观故宫和来去迎送,都要途经天安门广场,所以执行尼克松及其访华团任务较多。上级对参加执行任务的同志多次进行警情动员,传达了周总理提出的不卑不亢的接待方针。并详细介绍了尼克松其人。现在仅记得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1913年生于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共和党人,1952年和1956年两度担任副总统,1969年任美国第37任总统。为确保安全,我们还多次到尼克松途经路线进行模拟演练,并对便衣警卫人员的服装进行了检查和更换,以防被辨认出是便衣警卫。

2月21日尼克松到京。我连和我营其他几个兄弟连队抽调的警卫人员都按事前预演分工提前在天安门东西的长安街上布好了哨,师、团、营的领导来回巡视,检查每位哨兵有无纰漏。这次的迎宾路线哨最大特色就是便衣警卫人员多,穿着灰色中山装的战士们虽有的背着挎包,有的故意装出漫不经心散步的样子,使局外人难认是便衣警卫。但笔直的身姿、一色的服装、正值青春的年龄和别在胸前的工作证(防止坏人冒充),还是能被内部人员看出是我便衣警卫人员。这一天,天气特别冷,一些没穿大衣的便衣警卫冻得直打哆嗦,但大家顶着严寒,坚持近两个小时,保证了周总理迎接尼克松的车队从这里顺利通过,圆满完成了这次具有划时代历史意义的警卫任务。在京的5天时间里,尼克松多次到人民大会堂参加各种活动。当时,天气格外的寒冷,但不管早晚,只要接到通知,我们便立即上哨,没有一个人叫苦叫冷。特别是25日这一天,尼克松和夫人在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陪同下参观故宫。因头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雪,整个故宫银装素裹,一片洁白。但参观的时间不能变。为了不影响尼克松一行参观的效果,使这位太平洋彼岸的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如期看到我国保存最完整的已有近600年历史的古代皇宫建筑群的庐山真面,北京市派出了数辆扫雪机从一大早就开始清扫故宫各主要通道和各庭院的积雪。从钓鱼台至故宫的大街上,清雪车还喷洒了盐水,以融化路上的冰雪。我们连除在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和保和殿后面的巨型龙雕、珍宝馆等处与兄弟连队一起布哨外,再加上原各正常哨位留一人执勤不能动外,其他所有人员扛着扫帚和铁锹一律到故宫同兄弟连队一起扫雪。我们清扫的都是扫雪机不能到的地方,如台阶、大殿上的小院子、龙雕等。当时空中有时还零星飘着雪花,但大家干劲十足,扫的扫、铲的铲,一会儿头上便冒起了热气,终于赶在尼克松到来之前将参观景点上的积雪全部清扫完。一位与我同年入伍的战友对我说:你们在外扫雪时,就我一个人在太和殿上哨,要不是有纪律,我真想上去坐一下金銮殿上的金漆雕龙宝座。尼克松携夫人在叶剑英陪同下饶有兴致地游览故宫三大殿、巨型龙雕、出土文物和珍宝馆等,对层层汉白玉栏杆围绕处处充满流金溢彩的三大殿赞不绝口。尼克松夫人在东六宫珍宝馆中看到色彩斑斓的珍奇珊瑚时,兴奋地连说: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的珊瑚。神奇的紫禁城为美国客人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尼克松还多次在人民大会堂与周恩来举行会谈,并参加宴会和观看文艺节目,我们都在大会堂外围为其搞了警卫工作。

尼克松以他独有的远见卓识,与中国领导人一起打开了封冻22年之久的中美大门,使中美关系揭开了新的一页。

1974年8月9日,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被迫辞职。这是美国第一位届期未满而被迫辞职的总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朝野对尼克松的攻击不遗余力。中国政府对尼克松的处境深表同情和惋惜。毛泽东主席多次致信邀请为中美关系做出贡献的尼克松再次访华,并于1975年12月接见了来访的尼克松的女儿和女婿。1976年2月21日,在尼克松首次访华四周年之际,尼克松冲破重重障碍,再次来到中国,这次机场上虽没有仪仗队和大型欢迎队伍,但也铺着红地毯,受到300名手拿鲜花群众的欢迎。并被安排到他第一次访华时住的钓鱼台宾馆18号楼,而且很快受到毛主席的接见。总之,尼克松是中国政府破例高规格接待的一位卸任国家元首。此次来访,尼克松的参观议程仍被安排得很紧。有一次,我正在广场东侧的伟人像下带班执勤,发现纪念碑东侧有不少人在围观,便走过去查看,原来是尼克松在乔冠华外长陪同下,刚从我连警卫的历史博物馆参观出来,尼克松有意走到广场,与围上来的一百多名过往群众进行思想交流和自由交谈。尼克松笑着问一位抱着孩子的男子:你有几个孩子?男子答:一个。尼克松说:你想不想再要孩子了。男子答:我响应政府计划生育号召,只要这一个孩子。尼克松问:孩子长大了你让他干什么?男子答:听从党安排。活跃而友好的对话,充分证实了尼克松虽在美国因“水门事件”而下台,但在中国还是受欢迎的。

今天,当我们回顾打开中美关系这一段历史时,除了特别怀念为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开辟了道路的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外,自然也会想到已经辞世的尼克松先生和健在的基辛格博士。正如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迈克·曼斯菲尔德所说的那样:尼克松所做的最好一件事就是打开了中美关系的大门。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