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警卫纪实

天安门广场警卫纪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金日成将军访华的故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金日成将军访华的故事

发源于长白山的鸭绿江,逶迤浩荡地向西南方向流泻近800公里,在辽宁丹东市附近注入黄海。鸭绿江是中朝界河,也是中朝共有的友谊江。

如果说一衣带水的鸭绿江是联系中朝两国人民友谊的纽带,那么坐落于中国丹东与朝鲜新义州之间鸭绿江上的鸭绿江断桥及与其相邻的鸭绿江中朝友谊大桥则是联结中朝两国人民情谊的桥梁。

屹立于鸭绿江中的鸭绿江断桥,是中朝两国人民用血肉之躯铸炼成的一座钢筋铁骨大桥。她虽断不断,常使人触桥生情,凭吊中朝军民顶着敌机狂轰滥炸保桥护桥的战争岁月;追忆起中国人民志愿军从这座大桥上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的伟大壮举。20世纪50年代初发生的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有14万中国人民志愿军官兵在抗美援朝中壮烈捐躯,永远长眠在朝鲜的土地上,其中包括中国领袖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共同浴血奋战中,经过五大战役又在三八线以中朝胜利而结束。朝鲜战争使中朝两国人民在同仇敌忾抗击美国侵略的战斗中用鲜血凝成了牢不可破的友谊。

战争硝烟散去后,矗立在鸭绿江断桥旁边的中朝友谊桥把中朝两国人民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大桥虽是单车道,但中国的沈丹铁路在此与朝鲜的铁路接轨,所以大桥成为中朝两国交通贸易要道。中朝两国的贸易货物70豫是通过丹东的中朝友谊桥运送的。进入21世纪后,中朝边贸如火如荼,日趋火红。每天上午,卡车在友谊桥两边排起长队,中朝两国出入境口岸管理人员互相联系,放行一会儿这边的车,再放行一会儿那边的车,循环往复,繁忙异常。每天仅中国就有满载货物的200多辆卡车越过中朝友谊桥开往朝鲜。

与中国伟人毛泽东、周恩来共同缔造中朝友谊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席金日成,不仅曾在长白山上、鸭绿江畔与中国人民共同生活战斗过,还多次跨过中朝友谊桥到中国进行友好访问。

1971年至1975年,金日成分别于1971年、1972年和1975年四次访华,其中1972年两次访华。

1971年11月1日金日成访华是秘密访华。当时,我连对参加这次金日成访华任务的同志们进行了严格的保密教育,规定任何人不准对外人讲金日成访华之事。如有泄密给予纪律处分。我们警卫部队在那时都警惕性极高,保密观念极强,自然都是按上级要求守口如瓶,无一人外传消息,就连没有参加执勤的本连战友们也是事后才得知这一消息。11月1日下午,周总理到机场迎接金日成,我们在天安门东侧的长安街上布置了以便衣为主的路线哨。由于是秘密访华,东西长安街上和天安门广场上和平常一样,既没有悬挂中朝两国国旗,也没有欢迎的群众,一切都是一仍其旧。下午5时左右,周总理欢迎金日成的车队从天安门前鱼贯而过,直接驶入钓鱼台宾馆。在金日成来访期间,周总理都是在钓鱼台宾馆内与金日成会谈,没有在大会堂等公开场合露面,我们也没有执行金日成在京有关活动的临时警卫任务。我记得,金日成的这次来访,所有新闻媒体就是在事后都没有进行过报道和宣传,真乃秘而不宣。

1975年4月18日金日成访华。这次是公开访华,而且不坐飞机,是从平壤乘火车经丹东的中朝友谊桥直达北京火车站。中国政府对金日成这次来访十分重视,专门搞了十万人夹道欢迎。我参加了天安门广场上的夹道欢迎仪式警卫。这一天春光明媚,气候宜人。欢迎的人群个个喜气洋洋,兴高采烈,等待着迎宾车队的到来。一声笛鸣,信号车驶来,这是迎宾车队到来的信号,大家立即按照各自的分工,开始了热情奔放的欢迎表演。不一会儿,邓小平与金日成同乘的敞篷红旗车徐徐驶来,紧随其后的是长长的红旗车队。邓小平和金日成都微笑着向欢迎群众挥手致意。气宇轩昂、身材魁伟、额宽脸阔、浓眉大眼的金日成虽笑容可掬但也透着一种君临天下的威严形象。邓小平在笑逐颜开中也给人留下了一种刚毅、沉稳老练的政治家印象。在这次访问中,叶剑英还陪同金日成参观了中朝人民友谊公社。我和几位战友被派到宣武门东大街与宣武门南大街十字路口执行路线警卫任务,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到我连警卫区外执行警卫任务。当时,这里正在修建地铁,几位铁道兵战士在开挖的地铁坑道内弄得满身泥泞,正在轰鸣的挖掘机旁忙碌着。我们查看了施工现场,确定没有异常,没有打扰他们的施工。在选择好有利位置后,密切观察,防止敌特分子利用复杂地形搞突然袭击。在大家的高度警惕下,金日成的参观车队从这里顺利通过。

金日成的一次次来访,极大地增进了中朝两国的敦睦邦交,使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更加牢不可破。

除了国事外,就个人私交而言,金日成也是毛泽东、周恩来的密友、挚友。1973年金日成给毛主席送苹果;1976年周总理去世,金日成专程派人送来悼念的特制花圈都被传为佳话。

在那个文化生活枯燥的年代,金日成的来访也促进了中朝两国人民的文化交流,润泽了我国人民的文娱饥渴,增添了我国群众的精神食粮。如1973年朝鲜平壤万寿台艺术团在北京上演大型革命歌剧《卖花姑娘》,周总理亲自观看,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据说这是金日成亲自编著的。朝鲜电影《卖花姑娘》在中国公演后,顿时形成万人空巷一票难求的局面。人们被电影中女主人公如泣如诉的悲惨遭遇和感人肺腑的故事情节深深感染和打动,使电影院内人人落泪,一片抽泣。在那个年代译制过来的朝鲜电影还有《看不见的战线》、《摘苹果的时候》、《金姬和银姬的命运》、《一个护士的故事》等多部电影,这些电影不仅丰富了中国人民的文化生活,也增进了中朝两国人民的深情厚谊。

在中朝两国的友好交往中,金日成派往中国的特命全权大使玄峻极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记得我在部队的7年多时间里,他一直是驻中国大使,并且不断受到周总理的接见。那时,有些需外交使节参加的活动,特别是到外地参观,我国外交部经常让玄峻极担任各国驻华大使参观团团长,足见玄峻极大使秉承金日成的指示,十分务实地为中朝友好做出了杰出贡献。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