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地·军神上杉谦信(上)

天与地·军神上杉谦信(上)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赌局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赌局

房景也深知敌方谋略之深。

女人吓了一跳,脸色发白。弥二郎发觉自己说话太猛,于是又改以温柔的声音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吓着你们了。你们暂时不要看我吧!”他安慰着她们,然后直盯着金津说:“我的要求也没有甚么,只是希望把这两个女人送给我吧!”

房景立刻命令左右武士:“放箭!”武士们立刻拉弓放箭,集中射向弥二郎五骑。弥二郎等人都身穿铠甲战衣,一手挥箭,一手仍策马前进。紧接着其中两名被箭射中,奔马扬起前腿挣扎,骑士跌落地上,正想挣扎起来时又被箭射中。

他心想,或许对方也有轻看我们人数少而出来攻击的人,我就以此为藉口,引发一场决战,倒合乎速战速决的原则,于是对政景说:“如果敌兵追出来,你就率兵进攻,人数不要多,只要比对方多一点即可。如果敌军再派人马出来,我们也不要太多,差不多人数或稍多即可,就这样步步诱敌发动攻势,转成大决战,对我方最为有利,此所谓引蛇出洞。”


金津也微笑道:“且慢,在下是很希望能如兄所愿,但是,您知道这两位美女不是寻常人物,是为景公特地从京城一千名美女中挑选出来的秘藏佳人,在下今天是特地借出她们来,陪伴酒宴而已,如果要送给阁下,在下不敢擅自做主,是否阁下也能襄助在下,答应加入我方,否则在下难以回春日山向为景公解释。”

弥三郎更气了,他瞪着弥二郎,气他这么容易就上当了。

“那当然!”

家仆退下,随即由四个人抬进一个木板架影子拖得好长好长。

突然,弥二郎大吼:“喂!女人!”他的声音震耳欲聋,金津吓了一跳,心想难道弥二郎生气了,是他发现自己玩弄的谋术吗?

“如果要谈赏赐,我希望拿到十个乡,因为上条那边已经答应我要给我颈城郡十乡,我想这不算过分要求,阁下应该没有异议。”

为景说:“的确,敌方筑起大寨,是打算打持久战罗!”他突然对身后的贴身侍卫说:“你们先暂时退下!”然后,他也没看着房景,视线仍一直盯着敌阵,对房景说:“你不要看我,只要回答就好。”说着,把他和柿崎兄弟的密约说了出来。

政景渡过河,小心翼翼地走向树林,晨曦穿过树梢斜斜照下,除了鸟鸣蝉声,四周极其寂静。进入村中一看,村人一如往常,悠闲营生,看到突然闯入的骑马武士,纷纷惊骇地逃进屋里。政景追上去,进入最近的一户问:“上条的军队应该已经开到这个村里了,知道他们在哪里吗?”

拿过纸笔写下誓书后,弥二郎便大声喊着:“过来点!”他右手拥着春娘,左手抱着秋娘,轻松地放在左右膝盖上,“你们俩个都是我的了!哈哈……”他色眯眯地看着她们,兴奋地拿脸去摩擦那白玉一般的脸颊。

大瀁村的会谈十几天后,为景接到报告,以宇佐美为主的反为景军继续集结上条,起而响应者络绎不绝,势力日益增大。为景立刻召集同党豪族,但只有上田的房景父子率先赶来。为景屈指一算,敌方轻而易举地集结一万两、三千人,但己方充其量不过七千,如今唯有仰赖隶属敌阵的柿崎一族倒戈来归了。但是这桩交易拿到的不过一张誓纸,柿崎一向精于算计,究竟有何打算也不知道。但他也不认为有必要叫弥二郎兄弟提出誓书以外的保证。昭田常陆介曾经建议,柿崎兄弟不重信誉,应该要他们交出人质。但是为景驳斥这个意见,他说:“用人而疑,反而易使人起叛心。”

如今之计,为景也只有壮起胆子玩完这场赌局。运气好的话,弥二郎会按计行事,运气不好的话,就是自己趋于灭亡,那也是天命。

他身穿白底蓝染樱花纹的战服,跨着褐色座骑,率领二十名骑兵先行。路的两旁是一片水田,大部份都已插了秧,每块田里都灌满水,反射着初夏晨曦。

上条军队沿山向南方布阵。最北处是上杉定宪的四千人马,印着雀纹的竹制军旗衬着青山在晨风中飞扬。他的前面,向南是国内诸豪族布下的阵势,各家旗帜随风飘扬,总数约五千,稍远的正南方则竖着宇佐美定行的三瓶军旗,兵数约三千。因为地势偏高,彷佛以圆石做成坡路之布阵面对敌人。

政景不顾随从的制止,一直接近到两、三百公尺的地方,仔细观察后才折返营地。敌方似乎也发现到他,但是并未出击。

他心想,趁敌方渡河一半时加以攻击乃是交战常理,但饭田川渡口附近都是水田,难以布阵,地形不佳是敌我双方皆同,因此敌军放弃这里,远至冈田布阵,一定是想藉着地形之利,不仅如此,如果己方犹疑不想作战,敌亦无所失,因为情况拖得愈久,情势对敌方愈有利,亦即不论一鼓作气开战,或者是拖长战势,对敌方皆有利无害。

弥二郎喜形于色,兴奋地说:“可以吗?那谢了!谢了!”

政景禀报以后,立刻掉转马头,为景不觉叫住他,拔出腰间的短刀,“把这拿去,好取敌人首级!”

打头阵的是房景。因有上次败战经验,一出春日山,就派政景先发刺探军情。政景当时年虽十八,但从十四岁起就出入战场,七度参加大小战争,真是虎父无犬子。他眼睛虽锐利,但五官仍留着少年的柔和,蓄着短短的胡须,身材高大。那毫无赘肉的高大身躯显示年轻及富有弹性的肌肉。

春娘再催促他:“请喝酒!”

他虽然雪耻心切,但军力如此悬殊,无可奈何。敌军倚寨而防,攻敌犹如攻城,兵书有云,若无十倍兵力无以攻城,他虽知此刻除了等待为景到来,别无他法,但又忍不住想更进一步观察敌阵,于是亲自前往充作斥候。

“有甚么事?”

弥二郎勃然大怒吼道:“卑鄙,你指名叫战,怎能使用飞箭?!”

金津很谦恭地回应:“哪里!哪里!”

“没问题!”

如果这一招能吸引上条方面的注意而派兵出来,那么一切就能如房景先前的盘算开战。但是上条方面只是冷眼旁观,不但未派出一兵一卒,反而鸣金收兵,弥二郎闻声立刻撤退回营。

上条方面选择这个地方布阵,是因为这一带只有旱田及原野,地形最适合骑马打仗,更重要的是,可藉地形高度研判敌人进攻时的情况。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