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地·军神上杉谦信(上)

天与地·军神上杉谦信(上)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软弱的晴景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软弱的晴景

松野小左卫门看准昭田常陆介已十分动心,遂从怀中掏出一封书简,放在膝前。昭田目露好奇,松野虽知他心意,却未作说明,继续前话。

“事到如今,只有一条活路,即阁下内通俊景主公,叛归三条,迨晴景灭亡之后,俊景公必以阁下勋功第一,分国为二,交付其一予阁下,此即所谓去落日就朝阳、转祸为福是也。”

昭田静坐不动,聆听松野愈益灵巧、切入核心的辩才。心想此人必定是三条派遣而来,但随即又想,刚才他说来自越中,岂非三条与越中早已取得联络?不觉惧上心头。

松野拿起膝前的信函说:

“在下离开朝仓家后,浪迹江湖多年,最近有缘跟随神保左京进,先前谓来自越中,即从神保处来。神保雄才伟略,去年在栴檀野计杀为景公之事,阁下当记隐犹新。如今神保已谋通俊景公,如果阁下加盟我方,由内举旗倒戈晴景,神保誓言定当后援,这份文件就是誓书。”

说完,把文件交给昭田。

昭田接过一看,是以神保左京进为首的越中豪族联署的誓书。昭田终于被松野说服,也写下誓书,交给松野。

“不日之内定当举事,不过守护代家势虽衰,相抗多少仍需准备,可否暂缓一阵?”

“可以,越中业已部署妥当,不论何时举事,都能发兵后援。”

松野滞留一夜后,翌日返回越中。为了护送他出城,昭田亲自赴林泉寺参拜,将他混入随行人员中。

昭田常陆与儿子黑田国忠、金津国吉商量之后,预作安排,呼吁以前交情深厚的地方豪族。这么一来,原先在三条举兵时就心旌动摇的豪族几乎全部响应。叛军利用晴景发檄各方兵伐三条的机会,要求先由晴景阅兵,而后再一路护卫晴景主将征伐三条。昭田也出言劝诱,说他们都是忠节之士,当准他们所请,先至城外校阅。

晴景不疑有他,于是各路人马陆续向春日山集结而来,军数多达五千,驻扎城外。晴景看到白天马尘飞扬、朝夕炊烟袅袅、夜里营火齐燃的壮大军容,还窃喜战有所恃,委实可怜。

叛军起事是在晴景发兵三条两、三天后的晚上。他们如往常一样,在营地烧起炽旺的篝火,同时悄悄出兵围城,他们以春日山城背后山顶燃点火把为记,一起喊杀攻城。这时,春日山城内兵马几乎全去讨伐三条,仅余四、五百人,而且除晴景的贴身武士及随从一百五、六十人外,余多老弱病幼,变生肘腋,无不惊慌失措。

“敌人是谁?”

“是三条的人马吗?”

“是越中军队吗?”

“还是叛军?”

因为时值黑夜,情况一时不明,女人小孩哭叫不已,内殿一片混乱。城内武士火急赶至各城门抗敌,他们无暇穿戴盔甲,随手抄起长矛、大刀、弓箭便奋战向前。由于敌我兵力悬殊,城内武士战意虽高,战斗力却低劣,眼看城门即将被攻破,突然有人灵机一动,奔上城楼拉弓放箭,城门前窄桥上挤满叛军,无处可躲,纷纷中箭倒地,攻势暂时中止。

其他武士见计生效,相继奔上城楼放箭。叛军无法接近城门,又再后退。但是,守军所能做的也仅此而已,他们不能转守为攻、驱散叛军,只能固守城门,抵死相抗。

不久,两军展开箭战,在朦胧的上弦月下,两军飞矢交错,随即听到二之丸处响起凄厉的杀声。那是昭田从宅邸杀出,攻向本丸。守军起先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见叛军杀声再起,再展攻势,益感不安。

“有叛军!”

“城内有人叛变!”

不知哪里发出这么一声惊呼,守军气力瞬时崩解。


弦月当空,夜色昏暗,守城军完全不知敌军是谁,但见城外各营篝火通明,却静寂一片未来相助,不禁推测叛军是否就是他们。不久发现叛军主要人物竟是昭田父子,无不震怒。

守城军大部份是晴景贴身武士及马回,堪称精锐,他们兵分二路,固守正门及后门,几度杀退前仆后继、攻城而来的叛军。然而,毕竟敌我兵力悬殊,叛军轮番而上,守军防不胜防。

是夜,晴景仍如往常般召集宠爱的女侍及小厮宴饮作乐,直到深夜大醉方歇。卧在宠幸之女怀中,哪知外头已杀得天昏地暗。

“主公!醒醒!主公……”女人摇了半天,他才睁开醺醺醉眼。“您听,那是甚么?闹哄哄的……”女人脸色惨白,声音颤抖。

“甚么闹哄哄的?哪里?好啦好啦,睡吧!天还没亮……”

他醉眼微睁,口里无意义地嘀咕几句,又闭上眼正想睡下时,小厮急促的脚步声奔向寝室,惊慌呼报:“主公,不好了!有人叛变!请快起来。”

女人惊叫,使劲地摇着晴景,“叛变,主公,有人叛变哪!”

晴景倏地睁开眼,“叛变?!”人猛地跳起。他虽无英雄气魄、豪杰个性,但也不懦弱胆怯,至少还知道这时候该摆出武将本色,大喊一声:“拿盔甲!”

“遵命!”纸门外小厮一跃而进,用力拉开隔间冲到角落抬出盔甲柜,放在晴景面前。

晴景让小厮帮他穿戴武具,问道:“甚么人叛变?有哪些人?”

“还不清楚,但好像是以阅兵为名聚集城外的豪族。”

晴景心知自己被设计了,不禁怒骂:“可恶的东西!”攫了小厮捧上的弓箭,便急奔外殿。内殿里女人哭叫着惊慌四窜,混乱至极。晴景感觉像竹耙子在胸口乱搔一样狼狈不已。

如果是敏锐的人,此刻必然会怀疑到昭田父子,可惜晴景没这份能耐,不像居心叵测、精打细算的父亲为景,他除了性情温吞,生活境遇又顺遂,如温室中栽培的植物,虽年逾不惑,对一切事物犹存骄纵之心,他不但重用昭田,甚至丝毫不怀疑昭田会起贰心,他几乎夺口而出:“叫昭田!”每当麻烦事发生时,总是有昭田帮忙解决,他深信只要交给昭田准没错。

他一跨出客殿,近侍匆匆奔来,发髻散乱,颊上受了擦伤,一副乱军中突围的惨壮模样,气急败坏地报告说:“主谋是昭田常陆,先锋黑田国忠、金津国吉已攻进本丸!”

“甚么?!昭田!……”

晴景叫了这么两声,再也说不出话来。他不怀疑,也不生气,只是既惊讶又绝望,全身虚脱,差点跌坐地上。

这时,叛军似已攻进本丸,到处传来刀枪撞击、器物砸毁的声音,但是晴景此刻犹毫无头绪,不知如何是好。他携着弓,茫然伫立不动,武士陆续猬集到他身边,个个浑身带伤。

晴景仍然没有主意,只是呆呆地寻思或许要切腹,他环视家臣,只见二弟景康及三弟景房率兵赶来,见到晴景,两人皆单膝跪地。

景康说:“我方寡不敌众,防术用尽,叛军已杀入本丸,虽知此城气数已尽,但若拱手让予叛军,着实可惜,请大哥暂先离城,日后再计征伐,我们兄弟当尽力护城!来人!快护送主公出城!”说罢,兄弟转身速去。

完全丧失自我意志的晴景像被催眠似地慢吞吞地往外走,看在家臣眼中,虽然佩服他果然不愧是泱泱大将,在此危急时刻仍态度从容,但仍忍不住频频催驾,“请快一点!请快一点!”自身导行在前,往昏暗夜色中前进。月已西沉。


叛军进攻本丸时,景虎也拽着长矛赶到正城门,但人小力轻,拿不动近九尺的长矛,于是抽出短刀,斩掉一截后持矛而战。这虽是他的初阵,但一点也不觉恐怖,只要一看到漆暗中喊声震天的叛军里晃动的长矛穗尖及刀光,便浑身充满紧张与威风,涌起一股像是欢欣的感觉。他嘴里连番喊着“逆贼!”一己当先地奋勇而战,战斗时间虽短,他确定已刺倒了三个。

由于叛军轮番而上,势如潮涌,毫不衰竭,守城军且战且退,景虎动不动就想杀进敌阵,幸好始终守在一旁的金津新兵卫不停地制止他:“后退,是后退的时候!”

他们随着人潮退到外殿入口,这时从后门杀进的叛军已进入内殿,四处搜寻晴景,与守军近身厮杀。景康、景房兄弟也被杀死,景虎几度想为兄长报仇,但却被金津新兵卫拚死拦下。

“这些人是杀吾兄之仇,我若视若无睹,岂非有辱我名!”

“话虽如此,但还请暂时忍耐。他们只是普通武士,真正的敌人是昭田常陆,不杀昭田,就不算真报仇!”

新兵卫心想无论如何要先让景虎逃出此地。他带着景虎拚命找寻退路,但敌踪处处,左闪右躲来到外殿的武士待命所,眼前似乎无路可逃。他终于想出一计,“我很想带着你逃出城去,但现在叛军满布城中,一时走不得,你就暂时藏身在这地板下,今晚已经没办法了,明天晚上我再来接你!”

“好啊!我听说从前鎌仓幕府的右大将赖朝公也曾藏身在枯树洞中,这大概是我将来也会伟大的前兆吧!”

景虎说完,自己拆下屋角地板,钻了进去。


春日山城完全陷入叛军手中,是在天色微明时,那时守城军或已战死,或已逃出城外,不剩一兵一卒。

昭田率领合作诸将在城内举行胜利欢呼仪式,检视被斩的景康、景房及其他有名武士的首级后,打开城内的财宝库,毫不吝惜地分给诸将及有功武士。这一点,足可说明他由一介浪人成为为景倚重的家老的能耐,他很明白此刻收揽人心为上,因此毫不吝惜财宝。

昭田派使者分赴三条及越中报告战果,并下令严密守城,他认为不久越中援军即到,三条俊景也能军心大振,打败讨伐军。

守城之令严密实行,城门、城墙及围墙等重要地点都放了岗哨,卫兵巡逻不断。因为主将晴景逃走,一里之遥处又有守护上杉定实,因此不能掉以轻心。

对昭田而言,定实是很难对付的人物。他毫无实力,不过是长尾家拥立的傀儡,虽然必须毁掉他,但善后问题极为麻烦。国内豪族都认同定实的宗主性权威,如果对他下手,原先背叛晴景的豪族很可能倒戈相向。因此,他不能与定实为敌,也不能掉以轻心,以防他万一来攻,无论是为功臣春日山长尾家复仇也好,或是为夫人娘家复仇也好,定实出师的名义都冠冕堂皇。为今之计,只有严密守备,不敢轻怠防务。

太阳下山后,细细的弦月绽放出清爽的光芒时,城里各处就燃起熊熊篝火,彷佛要烤焦天空一般。又过了几许时间,篝火光芒愈加炽亮时,金津新兵卫从距离春日山城半里远的农舍草堆里爬出来。

他把景虎藏在本丸的武士待命所地板下后,从城濠游出城外,躲到这里。虽然这户百姓曾有来往,但在这个时候,他们也可能突起害心到城里报兵来捉他,因此,他不敢露面,悄悄溜进屋去,抓了一大碗冷饭跑到林子里吃将起来。饭里搀了许多杂粮,不住地从指缝间洒落,但是饿极的他觉得美味极了,连沾在遮满半张脸的胡须上的饭粒也一颗颗小心翼翼地拈进嘴里。之后,他又钻入稻草堆中,睡了一整天。他知道必须等到天黑才能行动,就这样睡睡醒醒,挨过漫长的一天。

爬出草堆,对着天空打了个大呵欠。天上淡淡地挂着几颗星,似有薄云轻掩。休养终日,精神甚是爽快,感觉浑身是劲。因为有些便意,走进林中解放畅快后,又觉得肚子饿了。

为了小心起见,还是偷着吃比较妥当。他沿着往春日山城的路物色到一家适当的农舍,悄悄接近窥看,可惜连看了三家,人都还没睡。没办法,他只好伸手敲第三家的门。漆黑中窸窸窣窣的话声戛然而止。

“开门!我是城里人!”

屋里乾草铺上响起沙沙声。他立刻又略带恫吓口气说:“我是城里武士!”

“哦!”

门咯吱一声开了,同时后面的乾草卧铺又沙沙作响,点起灯来,这灯是把炉子里埋着的碳火移到松脂上。

这户人家有夫妇两人和两个小孩,男人站在泥巴地上,老婆和小孩坐在乾草铺上。原就严肃的新兵卫满脸于思,更显恐怖。冒着黑烟及红色火焰、熊熊燃烧的松脂光里,男人瘦小的腿肚不住地打颤,一家人眼里尽是惊惧之色。

“我只希望有点饭吃。”

“啊?”

“饭!我急得很,就是剩饭也好。我出城办事回来,走到这里突然饿了,怎么也无法忍受,我身上没带钱,就用这个代替吧!”

说着,他脱下汗衫丢到女人面前,走向放在架上的饭锅处,伸手端下。他刚才一进门就看准了。碗筷都已洗净晾在箩筐里。他掀开锅盖,锅里约有三碗饭,也是搀了许多杂粮。他浇些水,就光着身子站着唏哩呼噜地囫囵吞下。女人突然窜到他身旁。她穿着褴褛的衣服和像酱油熬成的污脏短衫,等于裸了半身,跟那像串在竹枝上烤干的河鱼似的瘦小男人完全相反,她肥胖高大。她晃着两只大奶,抬起腌菜桶上的石块。大概是觉得两、三碗剩饭的代价不值得拿人一件崭新的白麻汗衫吧!

新兵卫才说:“不必麻烦,这样就可以了……”女人已抓出腌菜,哗啦哗啦地冲洗干净,迅速切好,盛在大碗里端过来。

“多谢!”

新兵卫接过,配下最后一碗饭。菜虽然咸,但饭就显得甜了。他还想再吃,但已没饭了,放下碗筷,穿上外衣,鞠躬言谢:“叨扰一顿,感激不尽。”


要潜回城里,新兵卫得下一番功夫。他打算照逃出来的路线溯游回去,潜进水门入口。警戒最严的是二之丸的外墙,如果能平安潜到这里,以后就没有甚么问题了。在二之丸各处及本丸外墙站岗的,多半是外地首次进城的叛军,自己熟知城内地形,要避开他们耳目应该不难。他充满自信地走向昨夜上岸的水门边,看到前面有几个人影蠕动,立刻趴下身子窥伺,人影有四个,拿着长矛,好像没穿甲胄,也有避人耳目的样子。他想大概是自己人没错。

他离开掩蔽物,踏步而去。四个人影霍地散开,摆开架式,都没有出声,定定凝视着这边,大概也在怀疑是不是自己人。

新兵卫止步,小声说:“是自己人吧!我是金津新兵卫,你们是谁?”

四人解除紧张,挺起身子收回长矛,一一报上姓名:户仓与八郎、曾根平兵卫、秋山源藏、鬼小岛弥太郎,都是长尾家有勇士之名的年轻武士。他们虽然没穿甲胄,但身上都斜系叉带,绑着头巾。

“你们在干甚么,仔细说来听听!”新兵卫说,他既年长,地位也较高,口气自然大些。

鬼小岛回答:“我们昨晚寡不敌众,丢了城,今天想起来真是胆怯至极,刺骨之耻,为雪此恨,互相说好,打算潜入城里,豁了这条命斩杀仇敌!”

新兵卫听了煞是感动,搔搔发痒的鼻头后说:

“你们的人格真是令人钦佩,但是你们只有四个人,就算再刚勇,也成不了甚么大事,毕竟,勇士不能白死。我看这样吧!我把景虎少爷藏在城内,现在正要去带他出来,等他出来后,我们就拥立他再兴家业如何?你们大概不知道,景虎少爷并不像晴景公那样,他年纪虽轻,却有成为了不起名将的气质。”

“你把他藏在甚么地方?”

新兵卫迟疑一阵,据实以告:“在本丸的武士待命所地板下。”

四人咸感不安,“不要紧吗?”

“我相信不会有事,他个子虽小,胆子很大,和普通的小孩不同。”

虽然新兵卫直夸景虎,但这四个人似乎没甚么感觉。毕竟景虎不但是先主不疼、不曾摆在显眼位置、而且幼小就被远送到栃尾的少爷,他个性如何,四人无由得知。但他们都愿意在展开激昂行动前找个可以奉献忠诚的人,因此任谁都好。

鬼小岛主张:“真是巧得很,我们就拥立景虎少主吧!但是,去接他的事还是交给我们其中一个,这事比较适合年轻人做。”

“不行,非得我去不可,我知道怎么潜进去!”

新兵卫说完,脱掉外衣,裸着上身,把刀斜绑在背上,短刀插在丁字裤里,走到他逃出时上岸的地方,下到水里,没有半点水声。

四人散在濠边,藏身于掩体之后,注视着水面。不见一颗星星倒映的漆黑水面毫无涟漪,也毫无声响。人已潜到水底了。


新兵卫机敏地躲过卫兵,到达本丸的武士待命所廊下,屋里有几个武士喝酒作乐,笑闹声中杂着女人的莺声燕语,一定是没能逃出的女侍被拉来凑兴。

新兵卫窃笑运气不错。他知道在走廊和房间交接处嵌着一块厚木板,是大扫除时拆板子用的。他溜到那里,拆下板子,一股霉臭潮湿的空气悄悄渗入鼻孔。他没进去,心想景虎应该会注意到自己出来。果然,没等多久,他听到微微的呼气声,人已爬出来了。

两人默默点头,谨慎奔出走廊,循阴影来到本丸濠边,蹲在树枝倒插河里的老松下。

他们必须在这里下水。新兵卫在景虎小时教过他游泳,他应该不怕水,但仍不放心地问说:“你在栃尾时还游过没有?”

“嗯,整个夏天就泡在刈谷田川里,栃尾的小孩没有一个游得过我。”

“那好,你尽量潜在水中,别出声,我就在你后面,你潜到水门口游出二之丸濠!”

“我知道。”

景虎脱掉衣服,也斜背长刀,短刀插在丁字裤里。

本丸的警备虽此二之丸松得多,但四处仍燃着篝火,时有卫兵巡逻。两人趁空滑下土墙,钻进水里,静静地潜向水门。

不久已接近水门,但不知怎地,景虎浮出水面换气时不小心弄出声音,在寂静的夜里,那声音听起来异常尖锐。

新兵卫一惊,抓住景虎手臂,靠在岸边暗影处,慢慢探头窥伺两岸土堆及水门上边,正好看到一个持矛走向水门的卫兵身影。

“糟啦!被他发现了!”

新兵卫凝视着他,但卫兵似乎无意通知其他人。新兵卫还抓着景虎的手臂不放,用下巴指向那边,再定睛细看,卫兵身影虽然看不见,但高高举起的矛尖映着远处烧得旺盛的篝火,亮眼可见。篝火的火焰一下子高窜、一下子矮缩,长矛闪出一条光线、一下子消失。

新兵卫心下明白,那人显然是打算等他们浮出水门口时一枪刺下,好独占功劳。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