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地·军神上杉谦信(下)

天与地·军神上杉谦信(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三国岭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三国岭

六、留守将领中如有不正之士,不可隐瞒,立即进报阵中。

景虎吩咐直江实纲:“关白大臣来访,就安排府内的至德寺接待吧!你赶快着人检查圣德寺,有需要修缮增建的地方赶快进行,绝不可有一点疏忽!”

至于其对策,系参考《北条五代记》与《关八州古战录》后,所作的事后判断:

景虎随即檄告领内诸将及关东大小豪族:“八月下旬当出兵关东,凡我将士,悉率兵众参与,以效忠诚!”

大胡武藏守秀纲即新阴流流祖上泉伊势守信纲,本姓金刺,是信州诹访下社的宫司分支,后来迁至上州上泉(前桥的东方),以地名为姓,再迁至大胡,又改姓大胡。长野业正则是上杉管领家最忠贞的反北条人物,与佐野昌纲交情亦深。


“欢迎!你果然没有违背前言,可喜可喜!”

前嗣精神极好,还记得直江实纲,很自在地与他寒暄:“我还记得你!还是一样健康,可惜越后少将出兵关东了,如果在关东要待很久的话,那我也走一趟关东好了!”

主意既定,立刻着手准备,翌日清晨,率兵三千杀向唐泽山城。

“景虎这名男子有洁癖、爱好正义,对自己的武勇有绝对的自信,作战犹如烈火。缺点是过于重视名誉与缺乏耐性,持久力非其擅长。与这种男子正面全力交战绝非上策。于避开正面交锋之中,其会因无法忍耐而致退却,且因焦虑难抑而行鲁莽之战,等待时机必有利。”


于是秀纲进计:“你带人进攻大门,我则带人从后门进攻!”

那攻势凌厉无比,北条三万五千大军竟为之震慑,无人敢出手阻拦。

他着人在薄根川上游砍伐巨木,组成木筏,载着巨岩而下,以固定城四周的立足点,同时引导柿崎景家等数名步将,抄小路爬上城后的户神山,从山上连发枪弹。

子扛着他们两人往府内城。

当大军离三国岭二十五公里左右,距月夜野稍远处,下野唐泽山城(亦称佐野城、栃本城)城主佐野周防守昌纲率众来归。

景虎认为机不可失,他告诉使者定当出兵援救,同时派遣急使到各地召回人马,自己则亲率三千兵力急驱至廏桥,数度亲自出马探询军情,等待大军集结。《古战录》记载:“其阵营自栃本至上道(针对坂东里之语汇,是上里之意,坂东里以六町为一里,此处系以三十六町为一里)五里西之地方。”应是现在的太田市附近布阵。

十、指定荻原扫部助、直江与兵卫(实纲)、吉江织部助(景资)等人为监督。

昌纲立刻恢复神色说:“我虽然不愿割爱,不过,既然主公有令,就让给你吧!”

据云,今川军以破竹之势开进尾州,攻陷各处城寨,织田方面眼见就要灭亡,不料信长率领两千精兵悄行至山隘,当义元在谷间隘地大开酒宴时,信长乘着风雨突击,杀死义元,取下他的首级。信长将其首级挂在矛尖,插在马前,回到清洲居城时还不到申时(午后四时)。今川军因主将被杀,如土崩瓦解,溃散四逃。

昌纲这时年五十二,犹身强力壮,勇武威震关东。不知是出于田原藤太秀乡二十四世孙的家世骄傲,不愿向一介旅浪武士崛起的小田原北条氏折腰,或者是看不过北条氏的蛮横作法,坚持效忠旧管领家,是少数持续抵抗北条氏的关东大名之一。老早以前他就向景虎表示,当景虎出兵关东时他一定率先来归,以为前导。景虎对他这号人物自是最为欣赏,立刻着人引见。

下了三国岭,右手边是著名的法师温泉,再往下走就是西川峡谷,流经此地的河水称西谷川,是利根川上游。路途虽险,却是关东与中下越后间的唯一通路,因此颇为热闹。

景虎画押

武田家与今川家关系深厚,今川义元之妻是晴信之姊,晴信便曾利用这个关系,放逐其父信虎到骏河;此外,晴信长子义信之妻,也是今川义元之女。两家关系可谓亲上加亲,按理晴信应该帮助义元之子氏真,为今川家的安泰尽一份心力。但骏河、远江等地日暖风和,土地肥沃,而且氏真并非有道之士。在这种情况下,晴信未必肯出力襄助,甚至可能见利忘义,有心染指。

《古战录》记载:“主从四十六人冲出本阵,直奔重重戒备之敌阵,毫无畏怯之色。其势如破竹活泼凛然,恰如战神杀敌之气魄。”

三国岭海拔一千两百四十四公尺,由于岭前多高山阻隔,视野并不佳,左手边两公里处的三国山则相当高。景虎只带随身侍卫,登上三国山。站在峰顶最高处,但见高低环拥、连绵不断的群山对面,飘着薄雾般的岚气,底处则一片蒙蒙,虽是秋高气爽,但视野一样不佳,即使如此,景虎仍有无以名状的感动:

沼田位于赤城山山麓东北隅,为利根川、薄根川、片品川三河汇流的三角洲盆地上。由于沼田城前是湿地,不便驱动大军。

《古战录》记载:“昌纲自始至终维持强势,对眼前大敌毫不屈服。”

北条军知道景虎出动后,更加紧攻势。

武田果然如景虎所料,已开始在骏河方面动手脚。景虎于是下定决心,答覆义尧:“下月中必定出兵,务请坚定防战!”

三、各乡仔细调查乡内可徵调之人手。

“数日内将启程往赴贵地,此行有新三位西洞院时秀大人相伴,万事拜托!”

九、不得伐采春日山竹木。

五月底,连日天雨,越后平原的秧苗日渐成长,色渐浓绿时,信州方面的密探报告一惊人消息:五月十日率领四万大军上京的骏河太守今川义元,于十九日在尾州桶狭间被织田信长斩杀。

景虎回答说,为了防范武田蠢动,暂时不能动兵,但不久的将来定当出马。末尾以文言写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