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姻缘之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姻缘之主

当晚,在那古野城的一角,家老平手中务大辅政秀家的书房里——

与身材短小的政秀对坐的,即是白天所看到的那位武士。他们一同进餐,房间里没有下人侍候,只放着酒瓶,这表示他们两人一定是有机密相商。

“再来一杯。”政秀举起酒瓶向客人敬酒。

“不!我喝太多了!”

“吔!才两、三杯算甚么!”

政秀不管那么多,一味地替他倒酒。

“无论如何,这段姻缘都需要您村松先生的大力支持,无论如何您都是我的贵客啊!”

“平手公!”

“是!”

“老实说,我是奉主君斋藤山城守之命来看吉法师公子的。”

“这是应该的。”政秀回答:“明天我就派人带他来这里。”

“不用了,今日在城外我已见到他了。”

“哦!他今天一整天都应该在天王坊读书才是,难道你已到过寺内了吗?”

但是对方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阁下,我的主公是非常疼爱这个公主的,这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女儿。”

“这不用您说,我也十分明白,这是尾张和美浓的结合,这样好的姻缘,也是我们期盼的。”

“平手公。”

“是!”

“坦白说,我们家的公主,是美浓最出色的美女,也是我们引以为傲的公主。”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才恳切地期望能成就这段姻缘,不是吗?”

“请等一下,平手公,您是负责教导吉法师公子的老师吗?”

“是啊!他是正室夫人的长男,所以选择师父是件大事。除了我以外,另有三人,分别是林新五郎通胜、青山与三左卫门、内藤胜助。”

客人村松与左卫门春利,露出苦涩的表情,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平手公,不怕您生气,有些话恕我直言。”

“无妨!无妨!”政秀笑着回答。

“政秀公,您有自信绝对不会因我的直言而勃然大怒吗?反正我也有所觉悟,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把话说出来,您知道这里的百姓在暗地是如何称呼吉法师公子吗?”

“啊!这个我并不知道。”

“今天我听到有人叫他大呆瓜,也有人叫他无赖,更有人叫他小狐狸。”

政秀摇了摇头。

“这可是一件大事呀!”

“有人指控公子偷了他家的瓜,有位妇人准备用来供佛的饭也被公子拿去捏成饭团,为了这件事,她哭得很伤心呢!”

“真是太顽皮了,这是他天性太豁达的缘故,才……”

“平手公。”

“是!”

“您想不想知道吉法师公子拿那些饭团做甚么吗?”

“这……他会做甚么用呢?”

“您不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您,他集合了十几位十三、四岁的少女在比赛相扑,那些饭团用来奖励获胜者。”

“哈哈哈!”政秀闻之,哭丧着脸强笑着:“原来如此,他竟然能召集那么多人……这倒是健康的活动。”

“人家叫他小狐狸,是因为他能叫狐狸骑在马上跑步。”

“是啊!说到马,他的马术可是在这里赫赫有名的。”

“说正经的!”对方生气地将杯子放在台上:“我必须为我们家的公主找一个理想的对象,对于贵公子的这些行为,请恕我回去直言。”

政秀并不生气,但脸色充满困惑。他连叩了二、三个头。

“是的,回去见到主公时,当然要一五一十地把所见到的情形禀告他,但是村松公,我也希望您能为我们的公子美言几句。”

“您要我如何说呢?”

“唉!您不妨说,我这个老朽与您有不同的看法。”

“您说的不同看法,究竟何所指?”

“我认为,这段姻缘乃是日本最佳的姻缘,对于我们两家的未来有重大影响。”

客人默默无言地望着政秀。

稻叶山城主斋藤山城入道道三也曾如此说过。身为城主的政秀不足为惧,最令人惧怕的是其家老平手公。而这位平手公对自己所教育出来的吉法师公子宠爱得无以复加。

此时的村松也只好相信平手公所说的话了。

“我明白了。”他回答。

“好吧!就这么办,待你见到主公后,就把你所看到的,一五一十地禀报他。但别忘了告诉他,这乃是最好的姻缘。”

“好的。”这时,政秀双手伏地,叩首。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