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织田家的立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织田家的立场

政秀十分溺爱吉法师。

但是对于吉法师信长的行为,并非绝对赞成。坦白说,这件事也的确令他苦恼万分,因为他实在是太会恶作剧了。

(他到底是为甚么而诞生的呢?……)

政秀日夜苦思这个问题。

信长父亲信秀也常常这样告诉政秀:“这都要归咎于你的教导无方。”

至于他的生母土田夫人,对信长已不抱任何期望,并且希望丈夫将继承权让给信长的弟弟信行。

但是,政秀认为这对信长来说,实在有欠公平。

“——是的,他不但个性暴躁,而且喜欢恶作剧,这是事实,但只要给我一些时日来管教,一定会判若两人的。”

政秀经常向信长的双亲如此说。但这只是基于他对信长的疼爱罢了。

织田弹正忠信秀的家系,在尾张地方,并不算是出于相当的名门。真正的名门,是任守护职的斯波氏,织田氏本来只是其家老而已。

主家的斯波氏已经衰微,而尾张八郡分为两个四郡,由织田伊势守与织田大和守控制。支配尾张下四郡的织田大和守,其手下有三个奉行,分别为织田因幡守、织田藤左卫门,以及信长之父织田信秀。

所以实际上,信秀只是斯波氏的家老之家臣而已。

然而,在这乱世中,织田信秀以其实力,渐渐崭露头角,成为首领。他由胜幡城扩展到那古野城,并且在古渡筑城,而将信长留在那古野。

实际上,信秀所建立的地位,至今为止,绝不能说是屹立不摇,反倒是正面临极大的危机。

其中最大原因,便是去年(天文十六年?一五四七)九月二十二日,信秀击败美浓的稻叶山。

稻叶山的城主,正是信长姻缘的对象——浓姬之父的斋藤山城入道道三。

斋藤道三人称蝮(毒蛇)之道三,是卖油郎出身,后来成为美浓守护职土岐家家老长井氏的家臣。之后,他背叛主人,成为土岐家的家老,继而追杀土岐氏,将美浓一国纳入自己的领土。成为这一带的枭雄。

他是个名枪手,当他还从事油业时,就常常将油注入一文钱的小洞中,经由此小洞注入对方的容器内,能够滴油不漏。他称得上是一位才气焕发的美男子,但却从来没有人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甚么膏药。

他把自己最得意的枪术传下来,组成了枪队,等到洋枪进入日本后,他又采用这种新武器,如此他便拥有了洋枪队,而他的兵法亦是出类拔萃。因此他所率领的“美浓众部队”,足以威震四方。

然而,这个怪物在与信秀作战时却受到重创,他的部队几乎全军覆没,而他仅以身免。

不过,这一场胜仗,并没有完成信秀想当首领的野心,原因是织田家族出了问题。

信秀是这家族的主脉。而清洲城织田大和守的养子彦五郎信友,把现在有名无实的守护职斯波义统纳入自己城内,并看轻信秀与信长,认为可以轻易地将他们灭亡。此外,犬山城的信长之表兄信清,也是不足以信任。

而信长与弟弟信行,又为了将来的地位而有所争执,终于招致一场混乱。

这时,平手政秀建议信秀在今年攻打美浓。

这并不是要挑起决战,只是趁敌人不备时攻打美浓,显示他们的余力。牵制织田一族不会倒向斋藤道三。

但在信秀出兵攻打之时,清洲的彦五郎信友却趁他不在时攻打古渡城。

于是信秀只好从美浓引兵撤退。由此看来,显然清洲与斋藤道三之间已有着良好的默契。

事到如今,他只好另谋他策了。

这时的平手政秀出了一个奇策,即是与斋藤道三和睦相处,这也导致了信长与浓姬的姻缘……

如果能与道三最疼爱的公主结婚,则织田一族的纷争即可平息,家中地位问题亦可解决,一切问题将会云消雾散。

这段姻缘的成立与否,不仅关系到信长在织田家的地位,同时也决定织田家在尾张的地位。

这位客人的来访具有重大的意义,然而信长的恶作剧却让对方看在眼里,这该如何是好呢?

翌日,政秀送村松与左卫门到城门。然后,他到天王坊去找信长。

信长应该会在那里读书才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