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有没有看到吉法师公子?”

政秀看到一位从脸部到上衣都被墨汁染黑的和尚。

“你看看我!”那位和尚指着自己说:“你如果再不用功,会被家老骂的……我这么告诉他之后,笨和尚,他就叫着把砚台朝我丢了过来,然后从吊钟旁的窗户飞奔出去了。”

政秀一阵愕然,然后说:“真是抱歉,我再去别处找找看。”

都已经十五岁了,也举行过成人礼了,可是大家依然叫唤他的乳名吉法师,他不仅是城主之子,而且拥有一个气派的名字——织田三郎信长,是那古野城的城主。

若要见到这位城主,恐怕要到山川树林里去找人了。

政秀先回城让马儿休息一下。虽然已经入秋,但炎阳依旧逼人。他拖着沉重的步伐,心想,要到那里才能找到这位小狐狸城主呢?

先到树林内,然后到小松山,再到揖斐川的堤岸找找看吧!

政秀总算看到了。他看到信长了。

今天信长又从各地召集了十四、五个顽童,在河堤下分岔的河流中玩耍。

真是难以想像,这位城主竟然从天王坊的窗户飞奔而出。信长也是先回城内,把马儿骑了出来。

“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政秀将他的马系在柳树边,然后步步接近信长。他长叹一口气。

信长今天的发型依然没变,只是绑了一条腰带,但是带子上却绑了一些道具。这些道具包括打火器、饭团、瓜、抓鱼的树枝等七种东西,都系在他的腰带上。

这简直是乞丐搬家嘛!

“喂!吉法师公子。”政秀来到他的身边叫道。

“哦!爷!”他看了政秀一眼之后,随即又到河边抓鱼去了。

“赶快到这边帮忙呀!快到那边,鱼又跑到那边去了。这是一条大鱼唷!”

“吉法师公子。”

“哎呀!难道不能等一下再说吗?爷爷!如果你也要鱼,等会儿我分一些给你,好吗?我给你大一点的。”

“吉法师公子!”

政秀这是第三次喊他了。

吉法师公子总算抬起脸来。

“甚么事嘛?爷爷!我正玩得不亦乐乎!你别妨碍我嘛!”

“你不能到这种地方来,来!我有话要告诉你。”

信长从河边起身。

“河川干了,天空的白云也多了,应该是秋天到了吧!”

“我上一回告诉你的话,你怎么都不听呢?”

政秀朝柳树走去,自己先坐了下来。

“甚么事呀?”

“你不要站在那里,坐下来说话好不好?”

信长只好与政秀并排坐着。

“有甚么事快说,我现在正忙呢!”

“你的姻缘啊!和美浓的姻缘,莫非你给忘了?”

“哦!原来你是指蝮的女儿的事呀!”

“是的,美浓方面已经派家臣前来,你知道吗?这个姻缘最好能够成功,你也该收敛一些才是。”

“哈哈哈!”信长大笑出声:“你真呆,如果我改变态度收敛一下,那么这个姻缘就难成了。”

“你怎么会这样说呢?”

“是啊!她的父亲人称为蝮,定与他人有所不同,想必他的女儿也不会例外吧!”

“别胡说。”政秀有些动怒了:“这不是开玩笑,你要知道织田家的安危与此姻缘有直接的关系。”

“爷爷!你又来了。”信长不悦地说道:“织田家的安危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与蝮的女儿的姻缘,又扯上甚么关系?”

“话不是这么说,你的怪异行动,会令对方的公主厌恶。”

“要是讨厌,那还有甚么希望?要是她是这种女人,我宁可不要。”

“在斋藤道三的眼里,这位公主是十分重要的,她才貌双全,在美浓一带颇具名气,只要公主一句话,足以影响到她的父亲。”

“爷爷!”

“甚么事?”

“我们来赌好吗?”

“赌甚么?”

“赌这段姻缘是否会成功,若是这段姻缘不成功,我这个头给你,但是……好了!就这样,我现在忙得很。等一下我会抓几条鱼叫人给你送去,你赶快回去吧!”

说完,信长又往河边去了。

“快呀!快!大家快来抓鱼呀!”

政秀抬眼望着青空,他实在不知道这孩子心里想的是甚么?然而,信长到底又想要抓住些甚么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