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蝮谈义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蝮谈义

美浓稻叶山城主斋藤山城入道道三,随着年龄的增长,焕发着一代枭雄的风采。

年轻时是个美少年,再加上磨练过后所产生的智慧,使得他的眼神更加锐利,更具气魄。

道三与村松与左卫门相对而坐,他的视线不停地望着千叠台之外的秋雨。对于与左卫门的话,道三似乎充耳不闻。

“根据我所看到的,以及百姓们的传言……这都是不寻常的事啊!”

“所谓的不寻常,亦具有非凡的意味。”

“不!不是这个意思,这是劣于常人的意思。”

“是这个意思吗?你辛苦了,下去休息吧!”道三如此说,眼睛却往庭院的一隅望去,然后他做了一个手势说道:“唤浓姬来。”

“遵命!”

女侍各务野站了起来。

“对了!你也一起来听吧!”

各务野已年过三十,是女侍中的首领,道三认为她是一位可以信任的女子。

片刻之后,各务野陪伴浓姬前来。

“父亲大人,您找我有事?”十八岁的浓姬来到父亲面前坐下,并且对父亲投以撒娇的眼神。

她身着加贺染的和服,更衬出雪白的肌肤,看来高贵而不做作,浑身散发出少女的气息。

“阿浓,你知道父亲的名字吗?”

道三突然如此一问,她侧着脸说:“你的名字叫蝮!”

听到女儿如此回答,道三不由得眼睛为之一怔,点了点头。

“蝮在生产的过程中,要咬破亲人的腹部才能诞生,这如同要杀死父母后才能出世一般。”

“是的,这件事我明白……”

“为父的我也知道你已是个大人了,我们之间没有必要互相隐瞒。”

“是的。”

“生在战国时代,我认为做蝮也没错,我不杀人,人必杀我,在紧要关头,或许连父母也会死在自己的手里,这是世界的实相。”

“啊!真恐怖呀!父亲。”

“我原本是个和尚,深信显密二教的教义,我是从卖油郎起家的。”

“这个我也知道。”

“我有三个妻子。第一任就别说了,第二任是美浓的守护职——土岐赖艺的妾三芳野,换言之,我是与主君的妾私通。”

浓姬一听,立刻正襟危坐。她明白,当父亲说这种话时,是父亲最严肃的时候。不论这件事多么残酷,不论他人是否能够接受这种残酷的事实,他毫不讳言地说出真相……,这即是她父亲严厉的处身哲学。

各务野也吓了一跳,屏息地听着。

“让你们知道也无妨,当时,三芳野的肚子里已有土岐的骨肉,而我是在知道此事的情况下和她私通的。因为我认为这是取得美浓最好的方法,并且把生下来的长男视为自己亲骨肉来养育,他就是你在鹭山城的哥哥义龙。然而,不知听谁说的,最近他知道了我不是他的生父,因此,他也有可能为了土岐家而与我为敌。”

“呀?有这种事吗?”

“是的,就是因为有这种可能,所以我才把事情说给你听。三芳野死后,第三任妻子,亦即是你的母亲,是从明智家娶过门的。然而,这并不是爱情的姻缘,只是为了治理美浓一国所采取的必要策略罢了……现在问题回到你的身上。我想把你嫁给尾张的织田吉法师,就算你有异议,我也要强迫你答应这件婚事,听好!如果和织田家联姻,可以压制鹭山城的义龙,要不然,我的老命也难保,你明白吗?”

浓姬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将他视为亲生骨肉——父亲道三养育义龙。现在父亲的内心有说不出的痛苦。为了压抑义龙的谋叛,父亲要我嫁给织田吉法师。

“浓姬,我会让各务野带几名老女侍陪你一同到织田家,但你要记得经常与我联络。”

“是的,是的。”各务野毫不犹豫地回答。

与其说是老女侍,还不如说她们是被派往那古野城的间谍。

“父亲大人——”浓姬顿了片刻,扬起美丽的眉头说:“父亲,你还没有告诉我实情。”

“哈哈哈……怎么说?”

“父亲,你想拿我去换尾张一国对不对?”

这时,道三的眼光突然泛起一阵凄凉。

“哈哈!不愧是我得意的女儿。只有你才明白这一点。”

“是的,十分明白。”

“如何明白的?”

“我问过村松与左卫门,他说尾张的年轻公子,是个没有头脑的人。”

道三听了,笑了几声。

“父亲,你明知道他是个不用大脑的人,却还要女儿嫁给他,我彷佛看到父亲眼角中的泪水……”

“好了!”被女儿一语道破心事之后,道三摇了摇头说:“尽管他是个大呆子,你也要嫁给他,明白吗?我不许你有任何的意见。尾张对我而言,是个障碍,如果能掌握尾张,我便可以少了一个障碍,你知道了吧!”

说着说着,道三突然站了起来,拿来一把短刀。

“我把这个给你!听我的指示,用这个刺死吉法师。”

公主的眼睛为之一亮。当她拿起这把短刀时,却忍不住笑了。

“父亲!”

“甚么事?”

“我不一定会利用这把短刀来刺死吉法师,阿浓还是个不知道男人的处女身,也许这个大呆子会是我的好丈夫,如果我也深爱着他,那么我就不会刺杀他了。”

“嗯!到时候一切都随便你了。”

“还有……”公主很快地侧过脸,笑着说:“如果吉法师与我两人十分恩爱,而父亲这边又有差错,那么或许我会反劝吉法师来夺取美浓。到时候,也许父亲会死在这把短刀上。假如父亲能够答应这一点,我就答应嫁给他。”

“好!”道三愉快地回答:“强者即是胜利者,自己疏忽,即可能导致失败,这是乱世中不变的铁则,你真是我的好孩子,我同意你的话。我想以你去换尾张一国,而你却想趁着我不备来刺杀我,如此一来,我便觉得你并非很可怜的被嫁出去,蝮的孩子,真有你的。”

父亲看起来有几分兴奋,公主也恢复撒娇的模样。

“到底吉法师公子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各务野的内心充满好奇,视线也转向了这对父女。

(这位父亲可说是个无赖,而这位才女将来又会变得如何呢?……)

各务野叹了一口气,这对父女的谈话,使她愕然良久。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