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初老之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初老之恋

信长写情书给在末森城的父亲爱妾岩室之事,已经传遍那古野与古渡两城的家人。

信秀仍然不解原因何在?儿子放言说若不了解个中原因,父亲辛苦一生所得到的尾张一国将会很快地崩溃,这种话听来实在令人泄气。

父亲信秀与平手政秀绝口不向外人提及此事。

末森城扩建完工后,信长之弟勘十郎信行就于正月被迎进新居,而父亲信秀的爱妾岩室也住进此城。

信秀将本城移到了古渡之后,岩室夫人对于独处末森城总有畏惧之感。

这是一个起风的早晨,风声鹤唳,草木门窗都嘎嘎作响。

十七岁的岩室夫人,愈来愈娇艳动人。她为昨夜投宿此地的信秀斟酒。

“我最怕听这种风声。”

她露出娇柔的模样,身体微微挪近信秀。

“我很怕吉法师公子会乘风而来。”

“别说傻话了。”

信秀说着,却不经意地往窗户望去。灰暗的窗户时时发出悲鸣似的声音,信秀感觉到信长高亢的笑声从风的对面传来。

“古渡的本城离吉法师公子的那古野城很近,我真的很害怕。”

“……”

“吉法师公子的行动没有人能懂,而且他一夜可行千里,有如猛虎一般。”

“吉法师以前曾来过你这里吗?”

这时信秀想起信长的话。

(……如果这个谜底不揭晓,那么父亲辛苦一生所得到的尾张一国,将会很快的崩溃。)

由于信长的话带有不祥之意,所以令信秀不得不去想这件事。

“没有!”岩室夫人轻轻地摇着头。和浓姬的才气与美丽相比,岩室就显得朴实多了,她就像是一块刚做好的饼那样,令人觉得朴实与柔和。

“以前在热田的伯父家时,曾一起玩过,但却没有那种感情。”

“那为何会写情书给你呢?”

“不!之前有一次,他来到此城说是要拜访勘十郎公子的。”

“他有来这房间吗?”

“是……”

“那是何时的事?”

“还未生又十郎之前。”

“那即是你怀孕之前,也就是来到此地不久所发生的事。那时吉法师说了些甚么?”

信秀的问话虽然简短,但带有严厉的意味。十七岁的爱妾,脸颊与耳朵都涨红了。

“他问我是否要当勘十郎的小妾?”

“甚么?勘十郎?”

信秀痛苦地阖起双眼,将酒注满酒杯。和年逾四十的自己相比,到底岩室是比较适合勘十郎或是信长的呀!

“我告诉他我是属于主公的人,他就抓住我的肩膀……”

“他抓住你的肩膀,他想要做甚么?”

“他要我离开这里,并且说在那古野城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房子,如果我住在那里,他可以随时来找我……当时他的脸色叫人看了害怕。如果我不答应,他还会来找我的。从那时候起,我就对于这种风与那个窗户心存畏惧,彷佛吉法师公子随时都会来到似的。”

信秀再也忍耐不住了,他说了一声:“好了。”

(依此看来,吉法师早就对这名女子有非分之想……)

不!也许事情并非如此。像他那样的怪兽,只要他真的想要得到,任谁也阻止不了,他一定会把她带走的。

(那家伙心里到底在想些甚么呢?)

就在这时,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父亲大人!父亲大人!忍者从清洲回来了,有一大事要报告。”

说话者乃是这座新城的主人信长之弟勘十郎信行。

“甚么?有大事?进来吧!勘十郎。”

信秀放下杯子,亲自开门迎接信行。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