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恶童的警告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恶童的警告

想到自己的一番低语被信长听到,信秀感到十分狼狈。

“把家督让给我?或是杀了我?”

任谁都知道这不是一句温言软语。一般人会认为话中涵义是与其让给我还不如杀了我,而感觉到自身的危险。

“三郎,别笑了。”信秀大声斥责。在爱妾的面前,他一定要保留做父亲的威严。

“你到这里来有甚么事?真是无礼的家伙。”

信长总算止住笑声,他环顾室内,马上又回复孩子般恶作剧的眼神。

“父亲,我可是很忙的人,现在只是路过此地,顺便进来探望您!”

“甚么?岂可对父亲说出这种话?”

信长皱着眉头,继续说:“我就是不善于言辞,所以也很感困惑。父亲,我说出来,您可别吓了一跳哦!明天有人要来攻打此地,我是特地前来通风报信的。”

说完,信长立刻离开了窗边。

信秀愣了一下,随即说道:“等一下,三郎,你说是谁要来攻打这里?”

信秀急忙走到窗边,但已不见信长踪影,整个庭院杳无人迹。

信秀失望地回到原位坐下。

在烛台边的岩室夫人,脸色更显苍白。

“真奇怪的家伙,我以为他会与我争执,想不到他一点都不感到讶异就离去了。”

“主公……”

“甚么事?有我在,你别怕。”

“不知道吉法师是怎么闯进来的……他刚才还说,明天有人要来攻打此地。”

“是啊!我也听到了,但到底是谁要来攻打此地呢……”

“会不会是吉法师自己?”

“不可能!”

信秀口中虽是如此回答,内心却感到不安。

这个信长不知会做出甚么事,也许真的会来攻打这里。虽然他不是恶意,但确实使我惊吓……

“哈哈哈,我明白了。”过了片刻,信秀将杯子放在膝盖上。

“别吓我了,你到底知道了甚么事?”

“有关吉法师的事,你不必怕了。”

信秀粗壮的手臂绕过畏怯的岩室夫人背部。

“明天是上巳的节日吧!”

“是的。”

“所以你放心好了,明天一天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真的吗?”

“绝对不骗你,为了你,去年我还特地从京都抓回内里鸟,我们可以配白酒喝呢!”

岩室夫人摇晃信秀宽大的肩膀,轻柔地捶着信秀的膝盖。

“我并没有埋怨吉法师公子……但是如果主公愿意陪在妾的身边,那是最好不过了。”

她的意思是说,只要有信秀在,她甚么也不怕。说着,抬头看着信秀那张严肃的脸。

“你真是可爱。”信秀用右臂搂着她,左手将酒杯送近爱妾的唇边。

“岩室,吉法师这家伙知道权六和家中所有的人在强迫我做最后的决定,所以他藉口有人要攻打这里,让大家紧张一下。明天如果我在这里,大家一定会严加戒备,而他却可以挥挥手笑着回去……”

“有这种事吗?”

“是的,他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如此一来,他就可牵制排斥他的人。只是此后,我又该怎么办呢?”

“您是指对吉法师公子而言?”

“不是,是如何决定家督的问题。”

“您有何打算呢?”

“我还在考虑当中。吉法师说到的话也一定会做到,这就是他的个性。好吧!以后再想吧!我有点困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享受闺房之乐吧!来!跟我来吧!”

“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