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上巳的日子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上巳的日子

柔和的春风,吹进了浓姬开敞的房间,四周一片生气。

庭院里的樱花多已绽放,天空的彩霞越过了曲轮,在天王森林的上空也染有余霞。

“殿下,我已把菊酒端上来了,快起来吧!”

浓姬今天穿正面画有内里鸟的衣服背对着信长。今天的她显得格外亮丽,彷佛是从大和画里走出来的女子。可是信长却不为所动地躺在原地。

浓姬先将茶盘放在榻榻米上。信长翻了一个身,又看着天花板,并将手插入鼻孔里。

“好了,殿下,起来吧!今天是女孩子的节日,所以殿下应该是阿浓的客人才是呀!”

“这种事真无聊,我才不在乎呢!”

“话不可以这么说,来,快起来吧!”

她以甜美的声音叫唤他。突然,信长伸出手将她给抱了起来。

“阿浓的殿下,你还真像个小孩子……啊!看看你,手指里到底在揉甚么东西?不可以喔!快把手给我看。”

浓姬先用纸将信长揉搓鼻屎的手擦干净,然后将红色的酒杯放在他的手里。

“我阿浓,为甚么会这么爱你呢?”

“我怎么知道,也许是一起睡过觉吧!”

“你怎么说这种话?”浓姬红着脸瞪着他,然后将菊酒倒入杯子里。

信长一口喝尽,接着将脚放在她的腹部。

“啊!你真是粗鲁。”

“我从这个角度看阿浓最漂亮。”

“别撒谎了!”

“我没有说谎,阿浓是我看过的女孩中最漂亮的一个,并不是因为你的外形艳丽,而是你让人有活生生的感觉。”

“啊!今天你的嘴巴可真甜。”

“我只要一不留神,很可能就被你砍去脑袋,就算我的头没有被你给砍去,我的心也会被你给抢走了。像你这种女人必须小心翼翼地对待,这正是你迷人之处。”

“讨厌,殿下,你又在取笑我了。”

“阿浓,如果父王娶的是像你这样的女人,那么我也就放心了。像岩室这种女人,让男人觉得她是需要被保护的,她是一个依赖男人的女子。”

“以前殿下不是喜欢她吗?来吧!我再替你倒一杯。”

浓姬在替他倒酒的同时,心想:我为何如此爱他呢?她突然抱住信长的头,将身体靠了过去。

阿浓十分欣赏信长的头脑,而他那十足的男人气概,更是深深地吸引着她,为此阿浓的身心燃烧着爱情的火焰。

忽然,各务野急急跑来,说道:“对不起,我有事情要禀告。”

“甚么事?”浓姬迅速离开信长的身边,这时她的耳朵到颈项都泛着红晕。

“来自古渡的五味新藏先生,说有急事要求见。”

“呀!新藏!他要见我吗?”

“是的。”

“好吧!请他进来。”

信长如此说道,但却没有想要起身的样子。

现在,浓姬已经了解信长的习性,所以也不再催促他。

“公子殿下!”新藏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

“发生一件大事,主公到末森城的岩室夫人那里,想不到犬山城的信清却率领兵力一千前来攻打。”

“好!辛苦了。”

“这事紧急,主公要我赶来报告殿下,希望殿下立刻出兵。”新藏一口气把话说完,但是信长依然用手支撑着脸,看来他还不想起身。

“阿浓,为新藏倒杯酒,今天是上巳的节日。”

“殿下……现在……不是喝酒的时候,犬山城……”

“信清来攻打了,是不是?我知道了。”

“既然知道,就要赶快通知部下。”

“我是不会在节日出兵的。”

“呀!话不是这么说。”

“在这种节日出兵,真是无聊,我看你也来喝点白酒吧!我会请人来表演歌舞的。”

“这留待以后再说,现在快点出兵救援末森城吧!他们已集合了犬山、乐田两城的兵过了春日井原,正要渡过龙泉寺川呢!”

“而且已经快要到末森城了,是不是?”

“殿下,对主公您不能见死不救呀!”新藏还待进逼一步,信长大喝一声:“笨蛋!”

“哈哈!”新藏苦笑。

“我信长虽然人在此地,但是对于家中的事却是一目了然。而且昨天我已经通知父亲今日有人会来攻打末森城,既然我已经通知他了,相信父亲一定会有万全的准备。他不会感到惊讶的。”

“话不是这么说,敌人是出其不意来攻打,主公已经大吃一惊了,况且我们平日养精畜锐,不正是为了此刻吗?……”

“阿浓,快点为他倒酒,否则他还要像只五月的苍蝇没头没脑地飞来飞去。”

浓姬在一旁微笑地看着这两个人。

“殿下,请您把话再说清楚好吗?我新藏实在不知殿下心中的想法,我实在没有您这种器量再忍耐下去。”新藏滔滔不绝地说着,舌头几乎要打结似的。

“你说的不错,我们的器量是大不相同,我也不是因为大事临头才喝酒的。”

“您又在开玩笑了。”

信长苦笑着饮下菊酒。

“新藏!”

“是!”

“昨日权六找父亲说要事要商量,是不是?”

“是的!那又如何呢?”

“你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吗?”

“这个……这……”

新藏虽然知道权六要信秀废除信长长子名分而逼迫他赶快决定继承人选,但是他却说不出口。

“你是知道而不肯说吧!哈哈哈!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他们是打算废除我信长,而把家督继承权让给勘十郎,这便是他们谈话的内容。”

“原来如此……”

“然而父亲说要考虑到今天,到底是我的父亲大人,比权六还要有远见呢!”

“但是……这与今天火急的敌袭事件,有何关系呢?”

“别急,让我慢慢地告诉你。权六先与其他所有的人都商量好,再建议父亲将我废除。然而,现在他也知道要废除我并不容易,因此必须要演一场戏,结果便是今日信清的出兵。”

“呀!依您这么说,那么末森城的众家老都已经与他们串通好了。”

“是的,我想他们心里都有数,这是他们之间的一场戏。换言之,那是要逼父亲把家督让给勘十郎所引起的一场骚动而已,这即是他们所想出的下策,意在迫使父亲答应他们的要求,你明白吗?”

“原来如此,看来像是有那么一回事。”

“我说的不会有错的。”

“难怪,今天主公要我把这件火急的事赶快通知柴田,但是当我赶到柴田先生的家时,他家人却说他今天外出不在。”

“哈哈哈!果然不错。现在要让勘十郎继承的意见书已经到了父亲手里。而信清这家伙,也应该可以大摇大摆地回去了。信清也真会选日子,竟然选择今天这个节日前来攻打。好了,如果你已经完全明白了,就把这杯酒喝了吧!然后在此稍作休息。”

“唔——是的。”

新藏充满感激地接过了酒杯,在旁的浓姬以袖掩口笑着说:“哈哈!如果你已了解的话,就乾杯吧!”

“是的。”新藏将酒杯移到口边,低着头轻轻叹了一口气。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