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为秘策走千里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为秘策走千里

平手政秀喃喃地说着——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呀!

平常言行越轨的信长,一听到父亲崩殂,也显得坐立不安起来。他一定是要到末森城与父亲告别,没错!但末森城到处都与他为敌,万一有任何情况发生……不!我得马上跟过去,我必须要保护他。于是,政秀立即快马加鞭往末森城飞奔而去。

到了末森城,只看到前来祭拜的重臣相继离去。但是却不见信长的影子,经过一番探问,仍然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信长匆忙离去,到底是为甚么?

就在此刻——

随着滚滚尘埃的接近,突然出现一支年轻的武士队,正从末森城往织田彦五郎的清洲城出发。

每位武士手持三把枪,在春天的草原上,他们迎风飞驰。乍看像是一支威武的山贼队伍,杀气腾腾。

打前锋的是信长的连钱苇毛马,马上的信长发簪朝天竖立。他手上拿着一把近四尺的大刀。

“快呀!快呀!”

一如往昔,他大声嘶喊着。

队伍终于可以看到清洲城,他们自枇杷岛的草原前来,行进速度奇快无比。

“喂!万千代,你到清洲城告诉斯波的家臣——那古野弥五郎,请他来这里,说我有话相告。如果他不肯来,我只好再度纵火烧城。”

丹羽万千代听了这一番暴躁的话后,立即回答:“遵命。”

然后单枪匹马地进城。

正月那一次受到来历不明的奇袭队纵火烧城之后,新城好不容易才建好。如今岂可再让城堡受祝融肆虐呢?那古野弥五郎随着这一群傲慢的少年出了城。

已接近春日的黄昏,西边的天空染上一层红晕。

“弥五郎!”

“原来是三郎信长公子。”

两雄对峙,双方的队伍逐渐靠近。

弥五郎约有二百七、八十名的兵力。

信长的兵力尚不足两百名。但是信长一方是精力充沛的恶童。他们没有妻小,也没有甚么物质欲望,却比大人来得强悍,可以肆无忌惮地做任何事情。

“你有甚么话要对我说?”

“我想向你挑战。”

“原来如此,我也正想和你来一次交手呢!”

“你的城里似乎很混乱,想你必不敢一个人随处走走吧!”

“嗯!”弥五郎就推开身边近六尺高的大兵挺身而出。

“看来,正月纵火烧城的,即是你这位三郎公子喽?”

“想也知道,我演这出戏,目的在于挑起武卫先生与彦五郎的纠纷。”

“你不该如此做,为了这件事,我还被怀疑是三郎公子的内应,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我,有人甚至怀疑我有心要陷害此城呢!”

“如何?弥五郎,既然事情已经到此地步,何不将错就错呢?”

“你的意思是要我当你的手下?”

“不!不是那么简单地就当我的部下,如果我胜了,你就得做我的部属。”

“很有趣,但如果是我弥五郎获胜,你要如何呢?”

“那很简单,那古野城的人都做你的部属。”

“好,就这么说定了。”

“如果你做了我的部属,你暂时还是留在清洲城内。”

“如此看来,将来你打算把清洲城分给我?”

“哈哈哈……”

信长像往常一样地哈哈大笑。

“弥五郎,想不到你身躯如此壮大,欲望却这样小。只要你效忠于我,何止于清洲,我还可以给你一国,我让你当一国的大名,你愿意吗?”

“好,别忘了你的诺言。”

“我会牢记在心,好吧!就这么说定了。你以西边森林为营,我的阵地在东边的河堤,黄昏之前,分个胜负。”

“没问题。”

两人各自归队,带领自己的部队向指定的阵营飞奔而去。

决定阵线后,双方大喊一声,各自带开。

到底要从右方还是左方攻击呢?彼此都想展开自己得意的机动战。

去年收割后残留的枯草,充斥于河堤、草原、森林及竹林间,而成为极好的掩护。双方都秘密地朝着阵地前进。

事实上,双方都称得上是恶童队,如果真的展开激烈战争,双方死伤必将很惨重。

不!应该说只是双方相对,那么这一场模拟战将会演变成一场真正的战争。如此一来,两败俱伤将不可免。

“喂!我们胜了,犬千代。”在河堤下眼看着敌人消失,信长神情平静地转过头看着前田犬千代说。

“您说我们胜了,可是这场战争还没有开始呢!”

“哈哈哈……不战而胜,这才是真正的胜利。那古野弥五郎,可以说全军成为阶下囚,想逃出我所布下的罗网,可没那么容易。”

“啊!这么说来,殿下是在其他的地方布下了罗网吗?”

“傻瓜!要致胜必须撒下天罗地网。”

信长首度露出顽皮的眼神。

“弥五郎啊!”他叫了一声。“这不是一场战争游戏,他会真的杀我的部下,也就是说,这不是一场游戏战争,而是真正的战争。”

他的这些话使得众恶童士气为之一振。的确,刚才弥五郎的表情十分阴沉,虽然面带微笑,却带有杀气。

“既然如此,我方也必须有所觉悟。”

“是的,我们不能后退一步,而要像刺蕃薯一样地用这三把枪来刺杀敌人。”

“这场战争很有趣,如果敌人灭亡,我们便可以占领清洲城了。”

“等一下。”信长说着。

“果真如此简单的话,那也没甚么意思。大家骑上马,紧跟着我,要记住,紧跟着我。绝对不可以停下来,也不许回头。现在大家都听清楚了吧!好,跟着我来,走吧!”

“是!”

信长的马鞭声快速地响起。

这种疾风行进,是信长最引以为傲的。

河堤下的这队人马突然向东奔驰而去。

“咦!不对呀,这不是离敌人愈来愈远吗?”

“呀!我们是在往回城的方向前进吗?”

“啊!已经看见城了。咦!难道殿下要返城吗?”

“如此一来,双方距离拉远,弥五郎会怎么样呢?”

信长的队伍呈一字形进城,像一阵旋风似的。

“大家辛苦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来到马房之后,信长照旧以红萝卜喂食心爱的马匹,而丹羽万千代却侧着头挨近他。

“殿下……这么一来,那古野的殿下会采取何种行动呢?”

“那个弥五郎呀,现在也许正在琢磨我会从何方进攻,他一定很着急地在找寻我的行踪。”

“这样岂有胜负而言?”

“天快黑了,到了七点,他自然会明白,同时也会勃然大怒。战争并非全靠武力,届时他一定会甘拜下风,拜我信长为师,这便是我的胜利,事情很简单吧!”

“是的。”

“这样就表示我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另外还有一个意义。彦五郎未留守在城里而弥五郎又带兵出城,且遭逢的对手又是我,由于清洲是个重地,彦五郎绝对不敢向我们挑战,届时,武卫先生疑虑会更加深了。对了,等下告诉大家,主公已经在今天中午离开世间。”

说完话后的信长在大家“啊”一声之前,已经回到他的房里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