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葬礼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葬礼

信秀的葬礼在三月七日举行,地点在龟岳山万松寺。该寺是信秀在十年前的天文九年(一五四零)所建立,设有曹洞禅,开山祖师是大云和尚,这位大云和尚亦是信秀的叔父。

今天的万松寺,上上下下共有三百六十位和尚。在大云和尚的领导下,大家面向佛像诵经。近四百位和尚的诵经声,把寺院烘托得更显庄严。

四十二岁即结束生命的织田备后守信秀,牌位上的法名是万松院桃岩道见居士。在此巨大牌位的旁边,有本堂的人,在外面则有家中武士,排列到走廊之外。庭院里拥挤着男女百姓。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遗族席上那些悲伤的女人。

上座坐的是信秀的正室土田夫人,其旁坐着极为抢眼的浓姬,其次是信秀的三个偏房,之后是孩子们依顺序而坐。最后当然是最年轻的岩室,她悲恸欲绝地坐在那里。

除了浓姬之外,其余的夫人们,包括十七岁的岩室,都落了黑发,眼睛也哭得又红又肿。

其间,那些五、六岁的小公主们,却不知悲痛地玩着游戏,更令人感到伤痛。

其中也包括市姬(即后来淀君之母),她长得端庄美丽,对于大人看她们的眼神,她感到十分难过。

男子席这方面,以勘十郎信行为首,其次是小妾所生的今年二十五岁的哥哥三郎五郎信广、十四岁的信包、十三岁的喜藏、十二岁的彦七郎、半九郎、十郎丸、源五郎,最后则是刚满两岁的岩室之子又十郎。

然而应居上座的总领信长,却还没有出现。葬仪委员会会长平手政秀,不时挺直背脊翘首望向入口处。

“平手公,怎么还不见殿下前来呢?”林佐渡时时在政秀耳边轻语着。

“真是个怪人,已是总领身分的人,竟然不来参加告别式,到底在做甚么,至今不见人影。”

“是呀!怎么还不来?”

“诵经快结束了,接下来就要烧香了。”

“我知道,他一定快来了。”

“早知如此,你就应该把殿下一起带来。”说话者正是柴田权六。

“假如他再不来,那么就要由勘十郎烧香了,主公的葬礼可不能延迟,一切都要按时行事,否则会贻笑大方。”

“他快来了,一定快到了。”

政秀频频向大家低头道歉。终于诵经结束了,这时有位和尚向政秀与佐渡示意:“请烧香。”

佐渡守手持烧香顺序的名册,心想:如果就依此顺序来烧香,将会造成混乱的局面。

“请烧香。”和尚再一次的暗示。这时平手政秀揪着佐渡的裤子。

“第一位应该是吉法师公子,但是他没来,所以我只好请勘十郎先出来烧香。”

“啊……你再等一下,他一定会来的……”

政秀拚命地解释着。就在此刻,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惊呼。

“啊!一定是他来了,一定是新上任的总领来了。”

“新总领来了。”

“啊!既然来了,就快点请他到这里来。”

说着,政秀转过身来,顿时他脸色大变。怎么会这样?明明叫他要注意服装,而且也已经与浓姬事先协商好了,但他还是一身平常的装扮出现。

他的头发依然往上系,他的胸口敞开,腰间绑了许多带子,周围还是吊着不少袋子,手中拿着那把四尺大刀,大模大样地走了进来。

不仅是政秀,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惊叫出声。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