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一大支柱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一大支柱

信长匆匆走出大玄关,骑马往平手政秀的家飞奔。

虽然天气晴朗,但正月的风依然像霜一样冰凉刺骨。

晴空之下,爱马喷吐着白气。

(爷爷死了……那么深思熟虑的爷爷……)

信长不能接受政秀已死的事实。

平日常教训信长的平手政秀,在信长心目中是真正具有实力的人物,他的实力甚至还在父亲信秀之上。

政秀外表温文敦厚,脑中蕴藏无穷的才智。织田家与美浓斋藤家的联姻,即是政秀的主张。而至今信长家能够平安无事,也要归功于政秀的辅佐。

此外,政秀也建议信秀捐钱在伊势与热田兴筑庙宇;他十分重视信秀在织田一族中的家格,曾与大云禅师商量,建议信秀献金四千贯做为修理京都皇宫的费用,由政秀送往京都,这使得达官贵人感激织田家而开始有所往来。

根据后人山科言继卿在《言继卿记》的记载,尾张的这位外交官与朝廷女房奉书连歌师的宗牧交往密切。因此,平手中务大辅政秀堪称是织田家的名外务大臣,声名远播。

近来,信长身边事务多半由政秀代理,如今政秀突然切腹自尽,信长顿感束手无策,也是理所当然。

政秀家在那古野城的大手再过去一点,信长从现在住的古渡到那里也有一段距离。屋右一棵赤松,屋左一株白梅。

“我是信长,我要直接进去了。”

信长挥鞭通过大门,往前奔驰。

他比前去通知此事的政秀三男甚左卫门更早一步到达,但无人在玄关迎接。

“殿下来了!”听到守门员呼声的监物、五郎右卫门兄弟,双眼红肿正要出来迎接时,信长已到了政秀的房间。

“爷爷!”信长自己破门而入。

一阵清香,眼前出现一具全身白色装束的尸体。

由于怕信长激怒,所以兄弟们对父亲的尸首不敢随意移动。

榻榻米已为血所染黑,右手持刀已气绝的老人,脸孔有如半睁着眼的蜡像。

“爷爷!”信长跪倒在政秀身边。

“啊!您的衣服……”监物叫了起来,他唯恐信长的衣服沾染了血迹。

“你们别过来!”

“是!”

“五郎右卫!”

望着尸体的信长,突然对他们兄弟大吼,使他们吓了一跳。

他们认为信长还在为上一次不愿割舍那匹马的事情生气。正因为他们这么认为,所以五郎右卫门才会投向林佐渡与柴田权六。而这也是造成父亲自杀的原因之一,因此兄弟开始为这件事自责。

“把爷爷的事告诉我,昨天到底发生了甚么事?”

“是!昨天他的心情看来很好,还邀我们兄弟三人一起喝茶。”

“然后呢?”

“昨天和今天一样都是晴朗的天气,他将窗子都打开,看着庭院的梅花,倾听黄莺的叫声……”

“继续说下去!”

“后来,他说至今为止,他所考虑的尽是一些小问题,这句话让人百思不解。”

“小问题是指……”信长皱着眉头思索:“接下去呢?”

“他说春天来招引他了,并且说花和黄莺都十分美好……总之,他说的话都令人匪夷所思。后来我们三人登了城,他就一直留在那里,也写了遗书。”

“甚么?有遗书吗?监物,快把遗书拿来。”

兄弟们突然变了脸色。

“父亲可能精神错乱,所以我们觉得遗书不值得一看。”

“甚么?爷爷精神错乱?”

“是……是的!”

“你们给我住口,你们已经看过遗书了吧?刚刚到城里来通报的甚左,还说爷爷做了完美的十字形切腹。如果一个人精神错乱,岂有可能进行完美的切腹行动。你们一定是趁着甚左不在时偷看了遗书,并且不想让我看,是不是?你们这些可恶的家伙,还不快点把遗书拿来?”

“是!”兄弟们彼此对瞄了一眼。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