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虚空供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虚空供养

兄弟们会隐藏遗书,自然是有原因。因为这封谏死状,里面的严厉话语,是兄弟们不曾听父亲说过,偏又是留给信长看的。

“——经常对你谏言但不得其效的政秀这不肖之身,已经切腹自尽,如果您可怜愚者之死,那么请再确认下面诸条。第一条,要成为有用之人,亦即是要成为一棵枝叶茂密的大树,足以庇护他人。”

前书的一条,颇富人情味,但接下来的一条,却令人感到困扰。一、请勿再着奇装异服,腰间莫再系挂绳带等令人发笑之物,并且勿随意披上坦胸外衣到他地拜访,这些都足以令尾张一国蒙羞。

遗书中尽是斥责信长以箸系发等行为的严厉口吻,希望他能认错改过。

兄弟们认为如果此信被信长看到,必定令他勃然大怒。如此一来,家人的性命难保,因而极感畏惧。

无论如何,信长原就对他们兄弟没有好感,而父亲的死,也是由于兄弟的不合作,因此他们才想以父亲精神错乱为由,而将这封谏死状隐藏。

信长在窗下抓起桌子,他的视线在他们的身上穿梭,他大声咆哮:“遗书呢?五郎右卫,你读给我听。”

由于信长的神情慑人,因此五郎右卫门只好照办。

“快点读呀!”

“是!是!无论如何,这是在精神错乱下所写的遗书……”

他还找理由来解释,然后才颤颤抖抖地念了出来。信长仰脸朝上,阖起眼睛,一动也不动。

在五郎右卫门读完遗书的同时,三男甚左卫门也回来了。

信长依然紧闭双眼,毫无动静。

他到底在想甚么呢?

信长坐在椅垫上,四周一片死寂。

然后——

“原来如此!”信长睁开一向如炬的眼睛。

“混蛋!”信长大声叱喝,并将摊开在五郎右卫门面前的那封遗书抢了过来。

“是!”

“听着,今天你们三人给我守在这里,知道吗?”

“是!”

“不要说他是狂死……”

信长本想要这三兄弟好好安葬父亲,但欲言忽止。

让不明白父亲心意的孩子来供养,是毫无意义的。

信长起身,将谏状收入怀中,走出玄关。

(爷爷死了……)

(春天来招引我了,花与黄莺都十分美好……他留下的那些话都令人匪夷所思。)

走出玄关看见随后赶来的前田犬千代已经领着两匹马在外等候。

信长默默地接过爱马,上了马鞍,扬鞭而去。犬千代也一言不发地跟随在后,他们并不回城,而往庄内川的河堤奔驰。

途中,信长座骑突如风驰电掣,两骑间的距离拉开很远。

当犬千代随后跟到时,信长已下马到了河堤下。冬日的河川,水底小石清澈可见,信长撩起衣摆站立其中。

他仰望长天,眼里燃烧着火光。犬千代知道信长正拚命抑制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信长在悲哀时,总是两眼直视着天空。

“爷爷!”信长叹了一口气轻声叫着。

“爷爷呀!难道您要我一个人走完人生吗?爷爷如果活着,我一切事情都可依赖爷爷。难道您认为我起步太晚了吗……”

想到这里,他的泪水也干了,只见两道泪痕从红眼眶里滑过脸颊。

“爷!为何您活着时不教我更坚强些呢?爷!您为何那么傻?”他向天咆哮着。

“在这世上,也只有您一人是向着我的,爷爷,这是信长献给您的供水。喝吧!喝吧!”他用脚踢着水,冬日河川的水花像银珠般地溅在信长的身上。

“爷!”此刻的信长十足像个稚童。

“您喝吧!这是我供养您的水。爷爷!您这个大傻瓜。”

就这样,信长不停地用力踢水。之后,他双手抓着裤管,“哇”的叫了一声。他依然颤抖着身体在水中践踏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