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妻子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妻子

正德寺位于富田的边境和木曾川东岸萩原之间,是美浓和尾张两国国境的接壤处。

正德寺和伊势的长岛并称,是一向宗的名寺,在尾张、美浓邻近一带,是非常著名的古庙。当时在正德寺门前的街道上就有七百多家小店,是一个相当繁荣的地方。

正德寺处于稻叶城和古渡城之间,双方决定在此碰面,表面上看起来是非常公平的。会面的双方,一方是掌有美浓一国的老英雄;另一方则是年方二十,臣属中唯一拥护他的平手政秀已死、家中骚动有待摆平、令人担忧的信长。

当岳父派遣使者来到尾张说要在富田的正德寺与信长碰面时,他很爽快地同意了。浓姬听到这件事时,眼前一黑。最先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的是信长的侍卫爱智十阿弥。

“——嗯,殿下已经同意了?”

浓姬眼神一变,再次询问十阿弥。十阿弥素以美貌及利嘴着称,他那漂亮的唇带着取笑的意味说:“——是啊,他就是想去尝尝蝮到底有多毒。”

他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由他这句话,可以察觉到无论是家中人或在他身边的人,大家都认为信长这次的远行不妥,都不赞成他去。

不,就连我这道三的女儿浓姬,也不赞成。

(这其中必定有甚么阴谋!)

她这么想不是没有道理的。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殿下还不知道我父亲是个可怕的人……)

对浓姬而言,要把自己父亲是恶魔的事实告诉丈夫,实在是件相当残忍的事。然而,如果不说,信长的处境不啻饿狼眼前的小兔子,危险性可想而知,饿狼岂会放过眼前的美食?

那天傍晚,当信长回房换衣服的时候,浓姬故意语气轻松地问他:“怎么,你终于要和蝮见面了?”

“你听谁说的?”

“哈哈哈,我似乎闻到味道了呢。怎么样,是不是想顺便讨伐蝮啊?”

信长以惊讶的表情看着浓姬替他更衣的手。

“你怎么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似的。蝮……”

“是啊,我是蝮的孩子,但是你知道,蝮是必须咬死自己的父母亲之后才能出生的。”

“你怎么开这种玩笑?你的意思是要我去杀你的父亲罗?”他以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浓姬。

“殿下,难道你真是别人所说的那种脑袋空空的人吗?”

“你说甚么啊?”

“蝮这种动物很奇怪,如果小蝮不杀死父母,父母就会将小蝮杀死。”

“哦……”

这时信长的表情变得非常严肃,眼睛睁得很大。

“那么你的意思是叫我不要去正德寺罗?”

“是啊,假如你还想在这里和我说话的话,你就不要去。”

“哈哈哈……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甚么事情很奇怪?我不允许我的父亲杀他的女婿。”

“哈哈哈……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原来阿浓是爱着我!原来阿浓你……”

这么说着,信长突然抱起浓姬。

“你真是个好可爱的人,原来我比你父亲还重要,哈哈哈……”

信长继续抱着她,不断地亲吻她。他的吻像雨点打在她的身上。一旁的侍女们刚开始时都睁大了眼睛,然后渐渐地离开房间。

浓姬在他的爱抚之下,双颊通红,开始低泣。

“我为甚么会爱上这样的你呢……”听她说着说着,信长将她放了下来,她以无限娇媚的眼神看着他。

“这么说,你是要听我的话,不到正德寺去了,对不对?”她面带娇羞地望着他。然而,信长却摇了摇头说:“不,这件事和那件事是不一样的,那是无法阻止的。”

说完之后,他坐了下来。

“阿浓,把茶给我。因为你太可爱了,害得我的喉咙都干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