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礼服和洋枪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礼服和洋枪

在富田门前的街道上,从那天的早上就散布着许多流言。因为美浓守斋藤山城入道道三为了和他的女婿会面而来到这里,大家都认为大概有一、二百人跟着他来。然而,出乎大家意料的,人潮不断涌进,但并不是戎装行列。他们每个人都穿着非常整齐的礼服,腰间放有二把枪。如果有一千人以上到来,那么宽广的正德寺御堂上下的走廊都将挤得水泄不通!

“这场面实在壮观!全部都是穿着礼服的侍卫,从未见过如此盛大的场面。”

“每个人都有一把枪就已很了不起了,可是,他们每个人都有两把枪呢!想想看,一千名侍卫就等于是二千名侍卫了。到底还是斋藤家的势力庞大。”

“真的,只是为了见见女婿,大可不必摆出如此盛大的场面。至于那个脑袋空空的织田殿下还不知道会以甚么样的姿态出现呢!”

“对呀!这就是大家想看的啊!听说他是一个非常不懂礼仪的人。可是他的岳父大人却这样重视礼仪,摆出如此盛大的场面。”

如同这类的街谈巷议,四处哄传着。已经先到寺里客殿休息的斋藤道三心想着:“女婿应该快要来了吧!我出去看看。”

他微笑着起身。重臣春日丹后吓了一跳,说:“您要出去看?岂有岳父亲自出去迎接女婿的道理,世上未曾听过这样的事啊!那么……那么,我希望您还是不要去,好不好?到底您还是美浓守啊!”

“哈哈哈,你放心吧!我只是想早一点看到那个大呆瓜的脸。”

道三指示约三十个侍卫跟着他骑马一起出了街道。

外面的天空非常晴朗,树叶已渐转绿,云雀发出明亮的叫声。

“啊!那是斋藤大人嘛,他怎么到街道上来呢?”

“难道他是要出来迎接女婿?”

“真是一个有礼貌的人。他的身分比女婿高出许多,反而去迎接女婿。”

听到这些话,道三得意地微微笑了起来。

别人那里知道他这么做并非慎重,也不是懂得礼仪,他只是想如何将女婿带到客殿里,如何讨伐他。由此即可明了蝮的用心有多深。

出了街道之后,来到一家旅舍。

道三的马停了下来,他将马鞭交给侍卫,上了旅舍的二楼。侍卫们将马藏了起来,每个人各自找地方潜藏。这里是道三最好的藏身之处,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女婿,并且好好的加以观察一番。

“啊,已经来了,他的先锋部队已经走出了森林。”

“是吗?”他依然微笑着:“很多马吗?这位日本第一的女婿阵容如何呢?”

“不是,马很少……没有吔,最先出来的是徒步的年轻人。”

“嗯?这么说,这就是那个笨蛋引以为傲的小孩子部队罗?大概有多少人?”

“是。哗,他们排列得很整齐,是四行排列,他们的步伐一致,大概有二百人左右?”

“哈哈哈……只有二百人的小孩大将啊?前面二百人,那么总共大概也只有五百人吧!”

对方并没有回答他。

“接下去的是弓箭部队,而且都非常年轻呢!又是徒步——”

“有多少人呢?”

“哗,这有很多,大概有三百人左右。”

“甚么,弓箭部队有三百人……怪了、怪了,原来如此,他是害怕有甚么万一,因此带了三百个弓箭手来。那么,接下去应该是我女婿的马了?”

“不是,还没有看到马。哗,接下来的是洋枪部队。”

“甚么洋枪?”

这时候道三的眼睛突然亮了,站了起来。

“他有洋枪。对了!阿浓的信里曾经提起过,但是我想有二、三十挺就很了不起了。”

“不,不是二、三十挺,不只这个数目,大概与弓箭部队差不多,有三百挺左右。”

“三百……?”

道三的脸色大变,眼睛几乎放出紫光。

“最初二百、弓箭三百、洋枪三百……”

他算了算,膝盖突然直立起来,向外一看,同时“啊!”地一声,叫了起来。

当时,要取得一挺洋枪是相当困难的,道三自己用了许多手段,好不容易才得到一百挺左右。

而尾张这个大无赖、脑袋空空的人,居然能拥有三百挺以上的洋枪。而且,这真是足以夸耀的一支队伍,整个队伍相当整齐。

先锋的少年队已经从旅馆前走了过去,其后的行列却继续出现。

“接着是枪队。”

“甚么,还有枪队……”

道三的枪队约有一千人左右,每个人二把枪,这是道三最得意的……

然而,对方的弓箭和洋枪部队合起来就有六百人……他边计算边看着窗外。这时,道三就像受了伤的老虎一样低声呻吟着。这个枪队之后应该就没有了吧!然而,他又看到像晒衣服的竿子似的三个红色的柄,慢慢地出现。

“枪队,大约有六百!啊!在中央看见马了!骑马的大约有三十。”

“好了!”道三对侍者斥喝着,而自己却被窗外的情景吸引着。

现在通过自己眼前的就是洋枪队。真的没错,的确是南蛮的洋枪发着亮光,真令人垂涎。而自己的女婿信长,却在那六百枪队的中央,骑着他心爱的连钱苇毛马来了。

“啊!”道三又叫了一声。在如此整齐的武装队伍中间,那称为日本第一的女婿竟然几近于赤裸着上身骑马,连马鞍也没有。他的头发依然用筷子绑着,腰带依然是草绳。插在腰间的二把刀刀柄很长,穿着的短裤是用虎、豹皮缝合而成,看来有些不伦不类。他的上身披着一件浴衣,在腰带下面依旧挂着饭团、汤匙等物。这一切看在道三眼里,他觉得这个人的神经似乎有些不正常。

在此地,马是非常珍贵稀有之物。

信长的容貌并不输道三,他随便地向四周看了看。此时道三不再隐藏,一直看着他。

“嗯,原来如此……”

枪队的后面还有三百个徒步部队跟随,加起来总共有一千八百多人左右。道三穿着礼服的千名武士、两千支枪,根本无法与之相抗。

当队伍通过之后,道三陷入沉思,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

“好,既然这样,我只好抓住他的无礼,将场面变成对我有利,立即斩了他。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在那之后,他想,只要换了大将,那么骚动即可平息。洋枪三百挺、枪六百,这些全可据为己有。一代枭雄蝮这样想着。

然后,他又露出了轻视的笑容。

“来人啊,我们回去吧!”他平静地说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