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贵公子出现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贵公子出现

信长的身影出现在正德寺的御堂前时,引起美浓身穿礼服的侍卫们一阵骚动。

他们不知道道三入道的阴谋。

因此很多人取笑信长,有人说他是笨蛋,有些人为此而生气。人们窃窃私语着,更有人以袖掩面。

“他真是个很奇怪的人。”

“你看他的裤子甚么样子,用虎皮和豹皮缝成的。”

“虎和豹。或许他是想用虎和豹来吓吓美浓的蝮。”

“不对,不对,你看看他腰上悬挂的那些东西,又有打火袋,还有那一袋甚么。”

“那一袋就是信长有名的兵粮啊!肚子饿的时候可以立即取来吃啊!”

“嗯,这么说来,浓姬可真是遇人不淑啊,好可怜哪!”

“是啊,浓姬在美浓可说是最讨人喜爱的女孩。然而她却嫁给日本第一无赖。信长最好能够拿尾张一国献给他的岳父,那还差不多。”

就在骚动当中,信长由美浓的重臣安藤带刀带经客殿,进到西边休息所。信长稍稍环视四周,走了进去。安藤带刀请他在此稍作休息,待一会儿再到客殿去。

这场女婿与岳父的会面,有些事情尚未备妥。这是因为道三还没有回来。原来这次双方见面的情况按照道三的计划是,在客殿的中央有个金屏风,他们就在那里介绍彼此见面。那里置有酒杯及酒瓶,宴会也准备在那里举行,道三将趁隙对信长出手。

对于织田这方面,道三他们只想让信长一个人进入客殿。一方面是因为在宴会中,如果有很多人接近,容易引起大骚动。一方面信长的死将会很快地传出去,必须防范消息外泄。

现在,道三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回来了。当道三由侍卫带到信长刚才休息的走廊时,他看到客殿的另一方出现一个人,令他眼睛为之一亮。

“咦?那个人是谁?”道三怀疑地问道。

那人身穿非常豪华的礼服,下配一条相称的长裤。头发乌黑光泽,束得非常漂亮。腰间佩一把小刀,小刀上系金银丝线。脸上容光焕发,昂然走来,全身散发出高贵不凡的气质。

“那个人到底是谁呀?”

道三再次问他身边的堀田道空,道空这时也睁大眼睛。

“这是女婿身边的侍卫……”说到这里时——

“啊!”道三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同时喘了一口气。

“我知道那是谁了,殿下,你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那是信长。阿浓的夫婿啊!”

“原来是那个无赖……”说到一半,道空也没有声音了。

“原来如此!”

信长改变了!在父亲葬礼上粗率的行止,在平手政秀死谏之后依然如故的发型及腰间的腰带都不见了。他穿上了生平第一件长裤,穿上了真正大名所应穿着的服装。这时道三也惊叹着,原来穿着能让一个人有这样大的改变。这是道三从未见过的事。

刚才他还像是被鬼附身的恶童。现在却像个贵胄公子,这种变化实在令人惊讶。

(原来这就是日本第一的女婿……?)

信长目不转睛地看着道三。他忽然以另一种装扮来到这里,根本无视于四周惊讶的眼神。他慢慢地走过来,走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坐了下来。

四周都是敌人……他不是不知道,他的身边只有一个侍卫相伴。他的豪气与胆量,真是无人能比。他坐下时,将手中的白扇置于膝前,动作舒徐。道三这时向堀田道空发出暗示,但并非要杀信长,而是要他开始设席介绍的暗示。

“敢问您是织田殿下吗?”道空走向信长,双手伏地。

“是的,没错。”信长应声道:“请问你是?”

“我是堀田道空。现在要向您介绍我的主公山城入道道三,这宴席是他为了见您特别摆设的。”

信长轻轻地点了点头,慢慢起身,进入屏风里。

“上总介信长就是我。”

“哦,我的女婿啊!欢迎你来到此地,来,随便坐吧!”

“入道主公。”

“甚么事?”

“浓姬是非常好的妻子,今天我要来的时候,她非常担心我的安危。”

道三突然觉得背脊一寒。

这个年轻人一点都不怕我,我道三第一次遇到这种对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