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女婿的计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女婿的计谋

斋藤道三当然不想让对方看见他的弱点,他一直非常小心地对应着。

“阿浓为甚么担心你的安危呢?”

信长向外看了看,说:“她说入道主公一定是有甚么企图,她是这么想的。”

“怎么可能呢?我对我的女婿……哈哈哈。那么,女婿你是怎样回答她的呢?”

信长看起来非常豁达。二人视线再度接合。

“我告诉她,美浓本身已很混乱,你父亲一定很清楚自己的情况,他不会把我上总介也变成他的敌人。”

“哈哈哈,那么我那个笨女儿明白了吗?”

“没有。”信长以严肃的表情回答道:“入道主公有一个名号叫做蝮,她是这么说的。”

“哈哈哈,这是她对我的严厉批评!阿浓这家伙到底在说些甚么,好了!好了!原谅我这个不明事理的女儿。”

道三虽然老奸巨滑,但在此时他已深知自己是完全失败了。

他由一名卖油郎做到美浓一国元首,也非等闲之辈。道三入道阅人的眼光是相当锐利的。

(浓姬说信长是日本第一的夫婿,她不是骗我的……)

眼前这个年轻人心中必有打算,有谁能够跟他相比呢!蝮这么想着。

(啊!有了,他与十兵卫的气质或许不太相同,但有些地方是可以相比的……)

十兵卫是明智夫人的外甥,也就是浓姬的表哥明智十兵卫光秀。就道三入道所知,十兵卫精通炮术、兵法、筑城、佛典等学问,现在正在诸国漫游。因此他想从中找出一条能一展才华的路。

而道三此刻所接待的年轻人,令人感到全身上下散发着光秀所欠缺的刚毅气质。

准备好的酒杯此时送到了金屏风之前。

侍卫铫子拿着两个红色酒杯,注满了酒。

正当倒满之时——

“——不可如此无礼!”

信长杯里的酒已溢出。原计划此时一刀斩死信长的道三,毕竟是一代枭雄,他已看出自己根本无法下手,因此觉悟了,立即转身:“为了尾张和美浓的将来,我们来乾一杯。我入道的女儿并不很明事理,她有没有对你说过明智十兵卫的事啊?”

这时他似乎已将信长当作十年故交般地谈着话。

然而信长并未就此松懈,他心中仍存着一个结。

因为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达到他的目的。他还需要一个更强而有力的承诺——一样足以压倒织田家反信长派的东西——这也是他这次来此的目的。

“十兵卫并不是甚么厉害的男人,阿浓是这么说的……换个话题吧,织田的上总,想藉着这个好不容易来到此地的机会,和你的儿子义龙交杯,认识认识。可不可以请他相见呢?”

“哦,这当然好啊!”

道三像发现了新大陆似地,拍拍手叫安藤带刀来:“义龙在哪里,快点叫他过来这里。”

然而,差不多同时,美浓众间发生了相当尴尬的事——

义龙已踢翻坐席,离开了正德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