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蝮的诺言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蝮的诺言

住在美浓鹭山城的道三之子义龙,娶了信长的妹妹,她是和浓姬交换,嫁到这里来的。

因此,信长和义龙二人是具有双重意义的兄弟。

这位身高六尺三寸,力抵十人的义龙,今年二十六岁。他知道自己不是道三入道的亲生子。

道三弑主,又把主人土岐氏的爱妾拥为自己的夫人。而义龙此时已在夫人的腹中。

世上没有一件事是可以隐瞒得住的,如有利用价值,则更有人加以利用。信长的父亲信秀,深怕道三和义龙父子二人合力攻打尾张,造成尾张的威胁。因此对这种父子关系加以运用。

在美浓的家臣当中,也有人暗中接应他的策略,最后这件事终于传进义龙耳中,慢慢地加深了他对道三的仇恨。

“——父亲是我的仇人。”他开始怀恨道三,只要道三一死,他一定立即改姓,改回原来的名家土岐氏。

正因如此,所以当义龙和织田家缔结姻缘时,那个有大无赖之称的信长要做斋藤家的女婿,他对此大为反感。

然而父亲道三在美浓一国之中,还有举足轻重的力量,所以他不敢违抗。今天来到正德寺,就是一例。但当他看到信长骑马的姿态,及他在御堂庭院出现的样子,他愤然地踢翻自己的席位回来了。

“——像那种脑袋空空的人!竟然要我和他做兄弟,这会叫人笑话,我绝不这么做。没有人能阻止我,谁阻止我,我就杀了他!”

再怎么说他有六尺五寸之躯,又力大无穷,他若发起脾气,谁也无法阻止。但是家臣们还来不及把这事传到道三耳里。

信长是否知道他不在,而故意要求要和他见面呢?同席的人都坐着不动,道三再次询问:“义龙在哪里……快叫他过来呀!”

这时候堀田道空来到道三身前,他双手伏地说:“非常抱歉,义龙公子因为太过疲劳,早一步回去了。”

“甚么……疲劳?”

道三很狼狈地看着信长。

“那个家伙知道甚么是疲劳吗?”

“是……是,因为发生得太仓促了。”

“嗯,你们在那里到底是干甚么的,为甚么容许他这么任性?”

道三非常了解义龙,也明白信长这种人物是不能欺瞒的。

他很聪明,此时已明白自己失败了。

“女婿啊!很抱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像你所听到的。不对,他不是疲劳,他大概是看到女婿你进来的时候穿的那种奇装异服,让他感到羞耻,我的儿子也就只有这么一点价值而已,请务必原谅他。”

信长用手拍了拍膝盖,回答道:“你不要太失望!入道殿下不要生气了!”

“甚么……你说甚么?”

“哈哈哈……他是因为我这上总介的无礼,再加上看来像是脑袋空空,所以很生气地回去了。真是很抱歉啊!”

信长这么说,道三和重臣以及其他的人,都将头垂了下来。

在武装部队上已经输了,而在这接待席上更是信长一个人的舞台。

“把准备的茶点拿出来吧!”

道三想改变气氛,只好这么说着。

“女婿……”

这时他的声音已变得非常谦卑。

“我道三只相信实力,这是在这个战国时代生存下去的唯一方法。在乱世里,软弱是一种罪过,我一直这么认为。”

“哦?”

“非常的遗憾,一旦我道三去世,我那不肖的儿子也只能在你的门前为你系马而已,这点希望你能记住。”

在我的门前为我系马这件事,就表示他愿意降服做我的家臣——这是一代枭雄对初次见面的女婿的一番心意。

然而,信长对这件事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摇了摇碗里的稀饭,一口气吞了下去。

或许他已经知道了道三的弱点,但并不希望在道三的重臣面前听到这些事情。

毕竟美浓有美浓的情况。

就此生气地回去,实在是很肤浅的行为,看来这就是为人父母懦弱的一面。

“——现在如果讨伐道三,也可以报了土岐氏的怨恨。”

而这种流言也暗示着他们肉亲之间将无法避免流血事件。

这场女婿和岳父的会面,终于在信长独占上风的情况下结束了。

道三护送信长的马匹到二十町之处,分别时,他说得特别大声,故意要让织田家的家臣们都能够听到似地说道:“女婿啊!只要你需要,我一定从美浓给你援军,现在你要好好整顿你的家,充实自己的实力,来对付今川家。”

不用说,这只是道三一厢情愿的想法,他认为他的声援能够平息织田家内部的纷争。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