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淫妇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淫妇

“你们到底在干甚么?”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了。信光的脸藉着手上的烛光映了出来。孙八郎的眼前一片黑暗。

“啊!”他吓得不知该怎么办似地,就突然将两手按在榻榻米上。信光没有看到,刈叶也没有看到。

背着主君所做的不义之事,终于到了要被制裁的时候了……

(我要做一城城主的梦想也破灭了……)

虽然如此,但他心中却并不感到可惜,也没有任何遗憾的感觉。

孙八郎就是为了探测信光和信长是否结合在一起,探测他们的动静,才被派来这里的。孙八郎虽然有时候觉得信光的脾气暴躁,但是他知道他是心地很好的人,而且非常有感情。不知何时起,他打从心里对他非常尊敬。

和夫人刈叶私通之后,孙八郎心中更觉得和城主之间的关系非常奇特。

或许是因为自己先做出了不义的行为,而开始同情他的不幸和他的病体。有时他甚至会想:

(我愿意为城主而死)

他这么想着,今天总算有了结果。

当然也可以先杀了信光,对外说是讨伐了信光。

然而,孙八郎的心里却没有这种想法。

由此可以看出,他实在是一个善良的人。现在,他的脖子上像是架了一把冰冷的白刃,他动也不敢动地像只蜘蛛般地伏在榻榻米上。

“已经快天亮了,你们在这里做甚么呢?”

信光再次问他们。

“殿下!”孙八郎的背后突然传来刈叶的声音,她哭泣着:“孙八郎不好,他骂了我……”

孙八郎听到这话,怀疑自己的耳朵。刈叶的声音非常甜美,使他的汗毛全部竖立起来,内心非常害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刈叶突然将身子投入拿着蜡烛的丈夫的胸前,说道:“刈叶已将近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在殿下身边侍候了,而你也知道这个城再过一、二天就要让出,这个城是刈叶和殿下有婚约的城,所以我想偷偷地到殿下那里,因为在此我们拥有许多回忆……”

“那么你到这里来做甚么?”

“是啊……孙八郎不让我到你的寝室去。”

“孙八,是这么回事吗?”

“呃……呃。”

孙八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再一次用额头叩着榻榻米。全身汗水淋漓,连发鬓上的毛都微微颤抖着。

“殿下……”

刈叶的声音更是甘甜,并且加上无限的妩媚。

“孙八郎还骂我呢……孙八郎说殿下的身体不好,而且已经休息了,叫我自己回房去。就好像他是主人,还是你父母亲似地跟我说话……我告诉他说殿下的身体已经好了,叫他让我过去。但无论我怎么吵,他就是不让我过去。”

听到这番说辞的孙八郎,简直哑口无言。

当她靠在孙八郎的怀里时,常说“女子是罪恶……”,难道这句话是她的口头禅?这难道是不谙世故的女人所说的话吗?

“原来如此。”信光被刈叶的媚态所骗,他用手环抱着她的肩,往孙八郎看了过去。

“孙八!”

“是。”

“你虽然担心我的健康,却也不能干涉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啊!下次要注意了!”

“是。我很抱歉!”

“好了,孙八郎,你看殿下不是很期盼我过去吗?殿下!我们回寝室去吧!”

刈叶又很得意地加了一句话,两手用力握住。

“孙八,你要多注意,现在已是深夜了,在这种场合争吵,如果被别人看见,会让别人怀疑刈叶的行为有失她的身分,懂吗?虽然你对我很忠义,但有时仍要考虑情况。今晚我就不再骂你了。好吧!今后我们要移往清洲城,就是别人的城了,你一定要记住小心自己的言行!”

说完之后,他就抱着刈叶往自己的寝室走去。

等到他们的足音渐渐消失之后,孙八郎还伏地不动。

刚才刈叶说的全是谎言,但如果没有这些谎言,那么孙八郎现在已是身首异处了。

照这么说,是因为这谎言而救了孙八郎,但是他却没有一丝兴奋的心情,反而留下无言的寂寞。

(那是因为他更认识了女人,那个女人一直都是用这种方法来欺骗殿下吗……)

若非如此,殿下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相信刈叶的谎言呢?

信光啊信光!信光相信刈叶只是属于自己一人。由于这种想法,因此对刈叶就另眼相看。这就是证据了。

(淫妇……)

孙八郎突然想到这里,他站了起来。

被盗的信光已经相信了,然而偷盗者孙八郎却产生嫉妒之心。

孙八郎慢慢走出了房间,像猫一般轻轻地向着信光的寝室接近。

因为他实在很想知道刈叶到底和信光谈些甚么……

男人为了自己的野心,可以编造出任何谎言,而且不需反省。而女人把生命赌在爱情之上时,情况也是一样的。今晚的孙八郎却没有多余的心思考虑这一点。

他全神贯注地听着房里的动静。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