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清洲陷落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清洲陷落

坂井大膳终于没有被发现。但是彦五郎信友第二次发出喊声时,追赶者就从城内外仔细察看,最后被森三左卫门的人发现,终于让他切腹自杀。

彦五郎信友从南曲轮出来之后,就一直奔向本城。

此时本城,到处可见死尸,已成一座死尸的行馆。房子里外与庭院,也是血迹斑斑。

他到现在终于知道了信长的可怕,全身颤栗着。

(尾张的大笨蛋……)

如此轻易地相信他是个大笨蛋,是造成彦五郎尚未出手就已失败的原因。信长实在是个足智多谋的人。

愈想到这里,就愈为自己的悲惨惋惜。如此轻易地就被对方引入陷阱。而引他入陷阱的孙三郎信光原来是信长秘授他这么做的,为了要讨伐我……

自己为甚么一点都没有想到,还以为明天就可以进入古渡城,而且还梦想着岩室夫人的柔肌玉肤,正高兴着呢。

屋内渐渐暗了下来,彦五郎的身旁有一具尸体。突然一阵哒哒哒声传来。

“谁呀!”

从走廊下跑来一个侍卫拿枪指着他。

已经惨败的彦五郎,知道再支撑下去也没有意义,他感觉到自己命运的悲惨。

既然明白自己已没有希望了,那么照常理,也该知道要切腹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是武士精神的一个表现。但就在仰天长叹的同时,他突然拔脚逃了出去。

“啊,清洲的殿下!各位,我发现清洲的殿下在这里。”

这声音也同时向天空喊着。现在本城的四处均被卫士包围起来,彦五郎终于被追着从天井跑向房子的屋檐上。为甚么跑到这个地方来,他自己也不明白。

跑上屋檐之后,出口已被堵住,他无法往下跳,也无法迎敌,就像是一只野鼠抓着桴木飘浮在浊流里一般……明知是死路一条,为甚么还跑到这里,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清洲殿下,你这样未免太辛苦了吧!”

一个士兵追了上来。

“这……说这话的是谁呀?”

他全身颤抖着把刀指向发话的人。

“信长殿下的命令,森三左卫门现在来取你的脑袋了。”

“甚么,三左……”

“你静下心来,你切腹自杀的最后一刀,我三左一定帮你完成。”

“呃……三左。”

“你有甚么要交代的事,我可以答应你。来,切腹吧!”

“呃……三左,你可不可以放我一条生路?”

“甚么?你在说甚么?”

“拜托……我拜托你!只要我还活着,我一定会报答你的。你让我逃走吧!”

天空中闪烁着微微的星光,在那微薄的亮光中,刀仍在彦五郎的手里,他所站立的位置非常危险。三左卫门把头掉开。

“我拜托你,不要让我就这么死去,这对我来说实在太悲惨了,让我再重生一次,我还有再开花的时候。你想想,信长也同样是织田一族啊!拜托你,就这一次……就这一次。我一辈子都会记得你的大恩大德,好不好,三左!”

这难道就是讨伐信长的结果吗?这竟然就是主谋者所讲的话吗?不,他现在可说是已经在三左卫门的手里了。这个男人就是杀斯波义统的人啊!

“殿下!你这样只会让人觉得你更悲惨。”

“说,说让我逃走,好不好?”

“在我看来,你就算可以离开此地,也出不了城啊,你应有此觉悟。”

“这么说……”

说到一半,他突地举刀劈砍过来。这时候他的行动和想法似乎已经颠倒。他的脚和腰就这样滑了下去。刀子飞出。

“啊!”

一声惨叫,彦五郎已不见踪影。接着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

毕竟,这是有三十尺高的屋顶。

三左卫门急忙跑下来,匆忙将他抱起。只见彦五郎头骨已折断,嘴角流出黑色的血。

他挨着尸体,将彦五郎的脸擦干净,然后将小刀放在他手里握着,刺入彦五郎的肚腹。

“织田彦五郎已切腹自杀了,是我森三左卫门帮他最后一刀的。”

听到这声音跑来的孙三郎信光,只见三左卫门已把彦五郎的头颅取下。

这时,月亮已在东方升起,银色光芒照耀着大地。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