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那古野城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那古野城主

信长看见这两个头呈现在眼前,静静地听着田岛肥前所说的每一个字。与其说他在听肥前说话,不如说是看着他那大而苍白的脸。

这么诚实的父亲,为何会生出那样的女儿。刈叶为甚么会有如此大的胆子做一个淫妇呢?

“我是终身信神的人,我怎么可以让这奸夫淫妇到通往神殿的神圣密道去呢?”他边说边想着。

(神似乎也太恶作剧了……)

“美浓的事情已有所变化,他说家中那些想蠢动的人,此时应该会有所行动了。孙八郎是这么说的,我想要小心才是……”

“我知道。”

信长对这件事几乎不必听就已明白了的样子。

“我看你也是非常悲痛。已造成这样的惨局,我想就由你来安葬遗体吧!”

“谢谢你!”

肥前下去之后,信长就叫丹羽万千代将两人的头拿出丢弃。自己一人在那里思考着。

叔父信光最后还是为了女人而丧命。不仅只是他丧失了生命,从此在这一族之中,又必须重整秩序,这对信长的事业而言,有着相当大的挫折,这打击实在太大了。

不需田岛肥前的讲解,他也知道美浓的事情有很大的变化。这对信长来说,就像在他心中投下一颗大石头一般。

道三入道的年纪渐大,自认是土岐家后代,鹭山城的义龙也逐渐增加反道三的势力,他的叛变也已经是迟早的问题了。原本是希望能由道三入道来控制后面,如此就可以结束家中拥立信行一族的计划。信长的这个计策,已出现很多破绽。鹭山城的义龙对于他的父亲道三入道持有敌意以外,从富田正德寺的事情以来,更增强了他对信长的憎恨。

“——看吧!将来我的孩子一定会在信长的前面为他系马。”

道三的这句话被他知道了。

“——那个尾张的大笨蛋也配吗?”

只要时机成熟,他想一举击溃他们,这就是义龙现在的愿望。他也想和勘十郎信行并肩作战,如此就可以加入柴田、林兄弟等反信长派的同盟。信长如今又失去了信光,可以说是正面临四面楚歌的状态。

“无论如何都不能不管呀!”

已把河东二郡交给了信光,可是信光却被杀了。如此一来,我不能将那古野城放着不管。无论如何也要找一个人治理那个地方……信长看看其他的弟弟们的年纪都过小,而自己能够相信的家臣也太过年轻,无法控制整个局面。

他想了一会儿,站了起来。在他身后的万千代和爱智十阿弥,也跟着他站了起来。

“不要跟来。”

就像他一贯的作风,留下这一句话后走进里面。

“在这时候就要跟蝮的女儿谈谈话,这是最好的……阿浓啊!”

浓姬这两、三天因为感冒而躺在床上,她听到信长的脚步声,就急急忙忙从被窝里坐了起来。

“怎么样,你的感冒还没有好吗?”

“是啊,说不定得了肺痨就这么死去了!”

“甚么,肺痨?蝮怎么会得这种病呢?”

“我只是说可能会就这么死去而已啊!”

“死,人都会死的嘛!怎么样,感到痛苦吗?”

说着,信长将浓姬的棉被当做枕头,就这么躺了下来。

浓姬“哈哈……”笑了出来。她把两手放在信长的额头上。她的手稍微有点热,穿着纯白的睡衣,在他有鬓毛的双颊衬托之下,显得特别冶艳。

“看你的脸色,似乎有甚么烦恼的事,是不是?”

“小聪明,我是问你痛苦不痛苦啊!”

“不,我看到你,就已经好了大半了。”

“阿浓,信光被杀了。”

“这么说……还是与刈叶有关?”

“嗯,直接的杀手是孙八,元凶却是刈叶。接下来如果你的父亲蝮也被杀,那么我就只剩自己一人了。”

“哈哈哈,这一点都不像你啊,殿下。蝮殿下早就被杀了。”

“甚么?蝮殿下被杀了?……”

“是啊!人迟早是会被杀的,不一定是被人所杀,也可能是被神佛所杀。”

“小聪明啊,你回了我一刀,哈哈……”

他转个身,又破口大笑出来。等他平静下来之时,眼中闪现着光辉。

“阿浓,帮我剪指甲。”

“甚么!你要我这个快死的病人帮你剪指甲?殿下,你真是会用人啊……”

这么说着,浓姬叫人把剪刀拿来,将信长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快剪!”

“你不能动啊!如果动了,搞不好会把你的指头剪了下来。”

“快点!快点!”他的眼中闪闪发光,像是要抓住整个宇宙一般。在穷途末路之时却有了好的想法时,信长就会表现出这种疯狂的样子。浓姬知道这点,所以她也慢慢、快乐地剪着信长的指甲。

“好,指甲剪好了!”

“现在帮我掏耳朵。”

“甚么,你是来探病的,却要我这快死的病人做这些事。”

“掏完耳朵之后,你帮我清理一下鼻毛!我要我的全身都干干净净的。”

“你要你的全身都干净……”

浓姬尚未掏好他的右耳时,信长突然坐起身来,而且抱住了浓姬的头。

“我决定了!”

“你放开我,放开我!”

“我决定了,浓姬!”

“你放开我,否则我无法回答你。”

“阿浓!彦五郎死了,那么可以约束织田一族的第一人是谁,你想想看。”

“那当然是末森的信行!”

“信行以外呢?”

“柴田权六……再不然就是林佐渡。”

“为甚么?”

“在这家中,比柴田更有威望的就是林佐渡,而且佐渡先生有一个深谙阴谋的弟弟。”

“哈哈哈……”

信长突然放开了浓姬的头。

“快,再帮我掏另一只耳朵……我就要决定了。”

“你要决定甚么?”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决定让谁来掌管那古野城。叔父已经死了啊!”

“哦,原来是这件事。”

“阿浓!你刚才是不是说美浓的蝮很早就被杀了?”

“是啊,他的年纪已经大了。”

“我倒要看看蝮会怎么死,或许到时我会出兵援救美浓,如此一来,就更需要那古野城的守护了。”

“你这么说,蝮会非常高兴。他现在非常钦佩你这个尾张的大笨蛋呢!”

“不要开这种玩笑!”

信长边骂着她,又突然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他将头歪向一边,像孩子般大笑。

看来他对自己所做的决定非常满意。

“好了,那么重要的那古野城,你要让谁来管理呢?”

“可以和林佐渡比美的人。”

“和林佐渡可以比美的人……家中可以和林佐渡比美的人是……”

“你想不出来,是不是?就有一个人!”

“那是谁呀?……”

“阿浓!能够压得住佐渡的,就只有佐渡本身啊!所以我决定要佐渡当那古野城的城主。”

这么说着,信长又很高兴地侧头大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