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积压的忧郁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积压的忧郁

信长的意思并不是在今天才表现出来。

在此之前他就知道美浓的道三入道影响力已逐渐微弱,而现在叔父信光又死了。在这种局势非常不好的时候,让信行派的首领林佐渡守通胜当那古野城的城主,这不仅仅令蝮的女儿浓姬惊讶地瞪圆了双眼而已。

除了浓姬之外,接到这个通告最惊讶的人,可能就是林佐渡本人了,接下来就是末森城的勘十郎信行、柴田权六。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当佐渡被叫到信长跟前时,他惊讶地眼睛一眨一眨地,而信长仍是像以往的滔滔说着:“——佐渡,那古野城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守山的信次及弟弟们都不能担任这个责任。所以我希望你能到那里去,好好地固守那个地方。”

“——要我去固守那个地方——你是要我到那里去做代理城主,是不是啊?”

“——不是,我不是要你去代理城主,我是要你去当城主。虽然你不是织田家的人,但是与我们有相当的渊源,所以我希望你能接管叔父信光的家臣,继续管理那地方。你尽快带领你的家人进城,准备去接收那个地方吧!”

这时林佐渡几乎想拍拍自己的面颊,试试看这究竟是不是真的。

在嘴上他虽然说是为了这个织田的家族,所以才必须排斥信长,然而实际上与其说是为这一家族,倒不如说是为了自己本身的利益。

(因为信长不容易接受别人的意见,当然也绝不照佐渡的意思去做……)

佐渡本身已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形成了他的不满,造成了佐渡逐渐亲近他的弟弟信行,这是不争的事实。

信长当然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他的这一招可说正中了佐渡的心。信长让他在这一族中,得到了这一族人该有的地位及领地。那么,佐渡的不满定会逐渐减轻。

“——好吧,既然是主人的命令,我也只好遵命。”

“——对,这样才对。我会去跟勘十郎讲的。”

如此一来,末森城的勘十郎信行和柴田权六,当然以为林佐渡背叛了他们,而开始怀疑林佐渡。

“——甚么,那古野城就这样交给了佐渡……那么,佐渡一定是背叛了我们。”

信长的这一招,虽然未能完全终止他们的作为,然而却能减轻他们阴谋进行的速度。

在这期间,信长就全心地整顿军备,因为他有一种直觉,要准备对付美浓的内乱。

道三入道和义龙这对父子的战争,如果真正打起来,顺利的话,道三可赢。但万一义龙胜了,形势就完全逆转了。

和义龙结合的信行一派,他们也一定会带领大军进入美浓,那么信长那时候可说是惨败无疑了。

“对,就是洋枪,砰!砰!像雨点般地射出去的枪弹是没甚么意义的。要准备继续训练一个人几十发、几百发地射,学着把火药绑在腰上。”

人们这时才真正明了尾张这个大笨蛋为甚么当初会在他的腰间绑上这么多的袋子行走。

“——原来这大笨蛋的乞食袋……”

被别人交相批评绑在腰间的袋子,事实上就是他构想着将来能够放火药及弹丸的袋子。

“——一般作战时,脚步要轻快。如果枪弹能够百发百中,这些子弹必会造成对方的队伍混乱,然后骑马队再攻进,即可轻易获胜。”

信长全力投入这种战术来磨练及提高士气。信长也面临着人生第二次的试炼,而这试炼就像针对他向他挑战而来似的。

第一件事就是他的同胞弟弟,也就是末森城勘十郎信行下面的弟弟喜六郎秀孝,被守山城主孙十郎信次误杀的事件。

时间是在盛夏的六月,那天守山城的孙十郎信次来到龙泉寺川的松川,在河边狩猎。

当然,在那附近的堤防边,有着禁止通行的标示。但因在河边监守的士兵们的怠慢,竟让一个头戴斗笠、骑着马的年轻人跑入禁区。

“停下来!”

“停下来,那匹马,下来呀!”

“守山城的城主信次在河边狩猎,是不容许闲杂人马进入的。”

虽然他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但是对他们的警告并不在意,他的马逐渐接近烈日下的信次。

“喂,下来呀!”

这时,性情暴躁的战国武士,信次的侍卫洲贺才藏这个年轻人,拉弓拔箭,往对方的肩膀射去。

这一箭射中了那个骑士的左肩,他放松了马绳,在马上摇晃了一下就跌下马来,倒在那里动也不动了。

“啊……”

射箭的人见到马上的人不声不响地就掉落下来死去,也吓了一跳。

“快去看看!你看看我的射箭技术如何啊?”

才藏把弓箭扔下,慢慢地走近尸体。当他看到尸体的时候,他被吓得呆立当场。

这是信长与信行的同胞弟弟,今年才十六岁的喜六郎秀孝。他死去时,脸部仍像少女般的美丽……

“这是一件大事,洲贺才藏杀死了喜六郎。”

这件事被信次知道以后,他赶快跑到河边,将尸体整理整理,然后匆匆忙忙地打点了自己的衣物,放在马边。

“各位,你们就等待信长殿下的指示吧!再见!”

信长最爱的一个弟弟被杀了,信次也吓坏了。

“啊,殿下……”

这时大家都急急忙忙地往河堤边上奔去,就像云被风吹散一般,向四方逃走。

就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又少了一个能够帮助信长的人。孙十郎信次就这么消失了,守山城又成了一个没有城主的地方。

然而,喜六郎被误杀的这件事,也激怒了末森城的勘十郎信行。

因为喜六郎不但敬爱信长,同样也爱着信行。

“这一定是哥哥信长的指示。哥哥就是怕喜六郎倒向我这边,所以就假装成信次误杀了他的样子,信次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好,这么一来,我就看哥哥还有甚么花招。”

勘十郎信行这天存着报复的心理,带着他的年轻侍卫来到守山城城外。在城下的街道四处放火,只留下一个空城,他把所有能烧的东西全部烧掉了。

接下来变成信长生气了。

但是如果现在不克制,便会成为敌人的饵食。

信长压抑着自己的怒气,重新考虑守山城城主的人选,他问了林佐渡、美作兄弟;佐久间右卫门;佐久间大学这四个大臣。

林佐渡沉默不语,他的弟弟美作却回答说:“当然是三郎五郎信广啊!”

信广的妹妹,也就是和浓姬交换,嫁给了斋藤义龙的那位。

(哈哈哈,美作,你到现在还和义龙有私通啊!)

信长这么觉察着。然后又问佐久间右卫门:“你呢,你认为谁比较好?”

“我认为喜藏已行过成人礼了,如果按顺序,是该让他入城的。”

喜藏是被信次误杀的喜六郎下面的弟弟,和信长不是同胞兄弟。

“你这么说就奇怪了,三郎五郎是殿下的哥哥,但是却没有立他,反而立了比他还小的喜藏先生,这不是顺序颠倒吗?”

“不,并没有颠倒。”佐久间大学开口说话了。

刚开始佐久间、林兄弟和柴田权六都是排斥信长的,但是最近他们对信长的态度开始改变了。

不,与其说他们支持信长,不如说林兄弟和柴田之间有互相对立的态势。

(好吧,你们既然支持弟弟,那我就支持另一边的哥哥……)

“是吗?不立兄长,而立幼小的弟弟,这不是颠倒顺序是甚么呢?”

“我告诉你,信秀先前,曾经分封领地给他们,但是后来三郎五郎信广的城池却被今川人夺去了,难道不是吗?”

信广曾经从父亲手上接管城池,却被今川义元夺走,那就是三河的安祥城。被这么一驳,林美作也无话可说。

本来就像是个老好人的三郎五郎信广,被敌人俘掳,而和热田的松平竹千代做人质交换,才勉强救回一命。

“原来如此,那么这守山城就让喜藏做城主吧!”

信长也让十三岁的喜藏完成了成人礼,称之为安房守信时,入主守山城,做了城主。这又造成和义龙暗通款曲的勘十郎一派的不服。然而,这时最令信长感到担忧的是美浓的蝮父子之间的骚动,较以前更为激烈了。

“——报告。鹭山城的义龙反叛了。道三入道先生已出了稻叶山城,义龙想一举将他击灭。”

这是弘治元年(一五五五)的十一月底。

信长在客厅里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就如此而已啊!我的辛劳却没有半点代价。像我这样的人物所祈求的难道就只有这么一点吗?哈哈哈……”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