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一个错误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一个错误

“报告!”

在近侍走到寝室的入口处发出喊声时,入道已经起身了。

“谁呀。谁来了?”

“是武井肥后守,他有十万火急的事必须见你。他还带着他的手下们一起来了。”

“甚么,武井肥后……好吧,你就把他带到书院去吧!去告诉道空说这个馆仍必须继续警戒,不能怠慢,懂吗?”

他很平静地说着,一边让阿胜替他换衣服。

“这些笨蛋终于出事了。”

说着,他用鼻尖轻笑着。

武井肥后守助直并非以前土岐家的家臣,他原来是信州的人,被武田氏追赶,而逃到美浓,被道三入道捡来,也可以说是道三的心腹之一。

正因如此,道三以从容的态度走到书院。

“到底怎么回事啊,看你这副急促的样子。”

道三毫无防备地坐在他的对面。

“馆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哦,你所谓的一件大事,是指浅井、朝仓的联军已来到这荒野了吗?”

“不是,还有比这更重大的事要向您报告。”

肥后的面色非常苍白,神情紧张。但他的眼中闪着亮光,反映出奇怪的感情。

“这么说,是鹭山城发生了甚么事?”

“何止发生了事,长井隼人正从这个城到鹭山……”

这么说着,道三突然睁大眼睛,摇了摇手说:“如果是那件事的话,并不算甚么大事。”

“这……这么说,馆主已经知道了。”

“知道。是不是喜平次和孙四郎被六尺五寸斩了?”

“是的,没错。”

武井肥后这么说着,突然两手伸直在前,肩膀不停地颤抖着。

“唉!这也是意料中的事。”

“原来你心中早已察觉到了。”

“不,这也不需要我特别去察觉,这只是因为当初我忘了杀那个人的报应啊!那个笨蛋不知从甚么时候开始,就一直认定我不是他的亲生父亲,这难道不是件奇怪的事?”

“长井先生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义龙殿下的计谋,他陪伴着他们兄弟二人进入了病房之后,他们就说他快没命了,叫他把告别的酒杯分别拿给他们,而当他们各自拿起酒杯之时……”

“是义龙亲自杀了他们吗?”

“不,是杀手棒兼常,他是一个有名的杀手。孙四郎根本还没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就已人头落地。他返过身又挥了一刀,就从喜平次的肩膀到胸部的地方斩了下去。”

“嗯,除了说他们笨之外,没有其他言语可以形容。就这样被斩了,连刀都还没有拔出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我想今天他会封锁这消息,说他们二人还停留在鹭山城。馆主,无论如何,请让我为你守护这个城吧,请你下令吧!”

“嗯!”道三想了想:“这是不需要的。如果那个愚蠢的人攻过来,我只要往山上走。无论那个笨蛋有多大的力量,也无法移动这座山啊!这个城也不会如此轻易就被攻下,这一点那六尺五寸的家伙非常清楚。在这段期间内,尾张的女婿就会到来。唉,最后得到好处的还是我的女婿啊!”

蝮原已决定由喜平次继承他的一切,且任命其为一色右兵卫大辅。这时传来兄弟二人同时被杀的消息,但蝮连眉头也不皱一下。

“馆主!”

肥后说着又垂下了头去:“你不能太大意啊!不是有句话说,大意失荆州呀!还是让我守城吧!对方既将他二人留在那里,我们今晚就一定要备战,一定就在明、后天他们就会冲过来。”

“冲过来也好啊,没甚么好担心的。”

“不,我们不能太轻率,我们必须要有充分的兵粮,万一这城被包围,我们总要有万全的准备才好呀!”

“不要说这愚蠢的话,在这世上不可能有万全的准备呀,肥后!”

虽是这么回答,但道三也心动了。

这可说是因那两兄弟被斩而感到悲哀并担心着他的安危而前来恳求守城的武井肥后的话令他觉得感动之故。

(我的儿子义龙背叛了父亲,杀了自己的弟弟,而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肥后却担心自己的安危……)

但这也可看出蝮实在是已经老了。因为在这里根本就不需要仰仗武井肥后的武力呀……

假如他们攻来,他可以往山顶上去,根本不需要出去面对,因为这山城建筑非常隐密,可说是无隙可乘,这也是入道原先的想法。

“馆主,无论如何,请让我……”

道三苦笑一声:“好吧,假如你真的如此担心我的安危,那么就过来守城吧!但是不必运兵粮来,因为我已有万全的准备了。”

“谢谢你允许我这么做!”

“没有办法啊,你既然这么坚持,我也不得不让你这么做了……”

就这样,武井肥后带着他的三百多位兵士,就在当天晚上进入了山顶的城堡。

入道躺在床上。

已过了十一点,没有一点风,四周一片死寂。

“阿胜,你帮我揉揉脚吧!”

“……是。”

“今天中午我在闲聊时不是告诉你,喜平次与孙四郎会被鹭山城那个笨蛋杀了吗?”

“甚么,被年轻的殿下……”

“这真是愚蠢的报应,不过,他们的母亲可能至今还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在她知道之前,你甚么都不必说。”

“是……是。”

“怎么,你在发抖吗?阿胜?”

“是啊……这真是很可怕,这个世界也实在太残酷了。”

“哈哈……是啊,该杀的没有杀,这也是这世上恶的修罗场吧!”

然而,他真的会攻进这千叠台馆吗?

又过了大约六刻钟左右,和入道同床共枕的阿胜,有感于四周的空气似乎过于冰冷而起身。

“阿胜,那是甚么声音啊?”

“好……好像是军队声……”

阿胜吓得抓起自己的衣领。

“完了!”

一代枭雄斋藤入道道三的嘴里第一次发出这种又悲哀、又悔恨的声音。

“我还是太粗心了,上了肥后那家伙的当……阿胜,注意听好,我听到那不是从下面攻上来的声音。”

“咦!那是我们自己。”

“不是,不是对我们有利的一方,而是上了武井肥后这家伙的当,就这么把城给他了!”

当他这么叫时,已听到从山顶向这馆里不断打过来的枪声,接着就是四处可闻的嘶喊声。

到了外面,看到山顶上已是一片火海,将四处照得非常明亮。

两个孩子已遭杀害的明智夫人,目前不知如何,女人和幼儿……

然而,像道三这样的人物,居然没有察觉到武井肥后已倒向义龙,就如此轻易地让敌人进入他的不落城里……

“道空啊!道空,你在哪里?”

道三在寝室拿起一支枪。

“不要打这种无意义的战,能逃就快逃,能逃出去的就是胜利者。我可是要逃走,快!跟着我来!”

他就这么叫着冲了出去,最先杀出敌阵的就是这人称为蝮的道三。

不落之城已被敌人占领,如今万事休矣。敌人就这样从上面攻了下来,在下面又有义龙的军队等待着。这种二挟一的形势以一敌二是注定要溃败的。

到了外面之后,道三重整了部队,很技巧地躲开了他儿子义龙的主力军队,朝着义龙所在的鹭山城去了。

就像没事一样,他们只是互换城池而已。

“斋藤道三只是把稻叶山的城让给义龙,而到此地隐居起来。”

他原本就是一个个性很强的人,绝对不愿意由自己的口中说出失败二字,所以他也不提说这是一场败仗。此时,他已派人快马加鞭地到他女婿信长那里去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