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长良川的悲剧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长良川的悲剧

信长利用深夜渡了河。

“好吧!在天亮之前,歇歇脚吧!”

为了预防万一,他准备了五只船,自己就在旗本内睡觉。

但是敌人却未发现他们的掩护队伍已经移到了上游。这令信长不禁感到好笑。

(胜利了,义龙实在不是个高明的男人。)

想到这里,信长更是觉得好笑。

只要夜尽天明,信长便已经渡了河,与道三的势力合为一体。如果这件事被对方知道,他们一定会匆忙追回。

这样一来,在上游的埋伏部队便可立即加以反攻,而前面便是信长最得意的洋枪部队。

信长的洋枪队发出一阵轻微的响声后,随即安静下来,这并不是吓人的枪声。他将八百挺分为四队,每队分配二百挺,他的安排是使第四队射击结束之前,第一队也已装妥了子弹,军兵可说是经过一番严格的训练。

之后,他又将来到上游的一队四散,另一队埋伏在对岸,准备随时突击义龙的本队;而信长却与道三的军队合而为一。

这么一来,义龙一定会仓促地渡河前来,这时亦即是信长显示威力的时候。如此一来,洋枪与弓队可以分为二段攻击河中的敌人,只要往前来,一定会死于枪下。

(蝮这位岳父一定会大吃一惊。)

信长想着一心想死的道三,要是自己获胜,他一定会侧着首。想着想着,信长也不知不觉地发出鼾声而入眠了。

就这样从十九日进入二十日。

鸡鸣报晓,信长睁开眼睛一看,东方已经出现鱼肚白了。

“噢!天亮了,但是我们要等,川边的雾十分浓厚,所以我们不易瞄准目标。重要的是,要让我们的子弹百发百中,所以我们必须等待雾散。”

信长自言自语地说着,然后起了床。

“安静些,你们再休息一会儿吧!”

他独自在营里逡巡着。

“既然来到这里,不可浪费任何一颗子弹,我们要瞄准敌人的额头,然后才可开枪。”

就在此时——

下游传来了一阵叫喊声。

此刻的信长却微微地笑着。

“义龙这家伙,他自认为知道川原,所以起得特别早,但别去理会他。”

就在这同时,在对岸的道三入道,朝着斋藤义龙的本营呐喊着。然而这阵叫喊声却让大家吓了一跳。

尽管道三在对面没有义龙所拥有的洋枪,但是一直到现在他都顽固地守着本营不动。

这件事对义龙而言,本来就叫他觉得奇怪。然而在天空将明未明之际,从对方却突然传来了“哇”的叫喊声,这种气势似乎显示不让他们进攻,这当然会令他们大吃一惊。

“难道入道先生已经发疯了?”

小真木源太侧首望着六尺五寸的义龙。义龙的脸裹着绷带,只露出一对眼睛,他也空虚地凝视着。

“要小心,我们的对手可是沙场老手的父亲呀!”

“但是如果他是一个正常人,应该不会向我们决此一战的呀!你不认为吗?”

“不!不!我想父亲一定有其用意,只是不知他在想甚么罢了。”

义龙在思考中突然“哇”的大叫一声。

“我方是由谁负责最靠近河川的地方呀?难道是竹腰道尘吗?”

“正是竹腰!”

“甚么?是竹腰?我明白了,竹腰这家伙……”

义龙的嘶哑声自喉咙的深处传出。他所率领的四千余兵马中,唯一能让父亲入道高枕无忧的,便是竹腰道尘所率领的六百名士兵。义龙的心中开始有所怀疑。

“快叫道尘来。”

“是!”

其中一名近侍立即从帐篷里跑了出去。

“一定是这样……”

义龙再一次的恍然大悟而点了点头。

道尘与道三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默契,只要渡了河,道三与道尘的势力即可合而为一,这时候他一定会改变方向而朝本营杀了过来……义龙这么想着。

这时对岸又传来了呐喊声。

此刻黑夜已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泛青的天空,河面上的白雾也徐徐地飘向北方。

“道尘来了吗?”

“是!我来了。”

“噢!道尘,我看父亲会不顾一切地乘雾渡河过来,我希望你打前锋,先渡到河的那一岸做我方的先锋。”

“是!谢谢。”道尘回答时凝视着义龙。

在这一瞬间,他已经明白义龙的心意。

“赶快去!”

“是的,遵命!”

道尘在草地上叩谢之后起身,他一脸已没甚么好说的表情,往河边自己的阵地跑去,并且告诉部下说:“各位,你们仔细听,我道尘被殿下怀疑是入道先生与道空先生一方的人,有背叛义龙殿下之嫌疑,所以我们被任命为先锋部队。然而就算我们全灭了也不会有后援来,进也死,退也是死。所以我们只有为自己杀出一条活路来,冲啊!”

道尘一队虽感到事态的严重,但也只好直冲往河川。

这是义龙方面第一次的呐喊声。

天色已渐明亮,义龙的机动部队也开始发现织田方的埋伏势力。

“完了,快回,否则会遭到挟杀。”

但为时已晚。因为信长的埋伏部队已经朝着那喊叫声追杀前去,而水中也有信长的本队在那里等待着。

信长引以为傲的洋枪队已经“砰砰砰”地发射子弹攻击。

哇!哇!到处传来呐喊与悲鸣之声,而长良川已演变成父子互相残杀令人鼻酸的修罗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