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疯狂的战争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疯狂的战争

信长牵着爱马来到水边,望着雾已经逐渐消散的对岸。

他终于决定心中的想法。

让河上的埋伏部队慢慢逼近敌军,待敌军下到他们的正前方时,再一举予以歼灭,而在下游的部队可前进与道三的本队会合。

如此一来,可以让义龙的军队完全过河以攻打道三的本队,然后再采取迎面攻击的方式——信长如此算计着。

“射击!”

“射击!”

号令在朝风下一发出后,信长方面开始对前来的敌军发动枪林弹雨的射击。敌军的尸体遍陈于雾里的川原之上。

“犬千代,你瞧,敌人这些笨蛋已经落荒而逃到河中了。”

“殿下!”

与信长骑马并行的前田犬千代,看到敌人的一队手持枪支慢慢地进入河中心。

“还早!”信长叫喝着:“由于堤岸上有洋枪在,所以他们只好往前进了。”

“但是……”犬千代却不明白。

“那是当然的,他们无后退之路,瞧!有二十个人打前锋,后面又有人跟进。你看在河堤那边有他们的督战队埋伏,如果他们后退,将会被击杀。义龙啊!你真笨,竟然将洋枪朝向自己人,如此一来,我是胜利在握了。”

“洋枪朝向自己……?”

“是啊!你瞧,下到河川的那一队,不一会儿工夫就会消失的。”

信长话还没有说完,对方的子弹已经“哒哒哒”地射向河中,打前锋的那二十个人影,就这样地消失在河流中。

虽然洋枪没有完全命中,然而却如信长所观察的一般,由于后退无路,只好采取往河中前进的“遁水术”。

那一队消失后,水中又出现另外一队。但是同样的在织田一方发动射击之前,就已经消失于河中。

“哈哈哈!”

信长的表情已不再如老鹰般的紧张,他豪放的笑了。

“犬千代,弹药是珍贵的,告诉他们别再射击了。”

“不射击能获胜吗?殿下。”

“已经胜了,我们只要控制这大局,敌人自然会从河中消失的。到底还是美浓军有一套,他们学习到长良川的鹈的行动。”

信长催促着,于是犬千代骑着马朝洋枪队的方向飞奔而去。就在此刻,对岸又传来一阵呼叫声。原来是己方的埋伏队拦劫敌人的退路。

如同这般,第三、第四、第五队的敌军争先逃向河里,但是有人却在被击中之前即已溺水,沉浮不定地流到下游。然而这却可以说是敌人唯一的退路。

“哈哈哈!这场战争倒是省了我一半的子弹和箭呢!”

信长再一次地拍着马鞍笑了。

“报告!”

传令兵气喘如牛地前来。

“甚么事?”

“下游的敌人已渡河了,但是入道先生好像有朝其本阵杀过去的样子。”

“有这种事?我方的埋伏部队才正要袭击义龙的本阵。他们这么做岂不是太危险了?敌人怎么可能现在就渡河了呢?你再去侦察一次,要掌握正确的消息。”

信长一如往昔地叫骂着,他的确是在叱喝着。

因为我方的埋伏部队正追击敌人的右翼,如果道三真的这样做,那么眼前的计划将遭破坏,而这个破坏会导致义龙将部队分为三,其一是他的埋伏部队,其二是对付道三的,另外一队用来对抗信长。

但是这个无谋之举,原是不可能也是不可以发生之事,却偏偏发生了,因此也就造成这场战争的悲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