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枭雄之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枭雄之死

信长这一次的作战方式,无非是要获得绝对的胜利,但是道三入道为了不让信长的尾张势力受到损伤,因而自己想早一步求死。虽在同一个战场上,但是两人的心思却完全不同。

此外,义龙也对竹腰道尘一队六百人产生怀疑,由于被怀疑,所以他们只好前进求死。其中一半死于水中,另一半则困在雾中尚未过河。这可以说从一开始就是一场乱七八糟的战法与战术。

另一方的道三,在二次发出诱敌的呐喊声后,慢慢地站立起来。

此刻的信长正在河上看着敌人沐浴于枪林弹雨中,而道三却是两手掩着耳朵。

“噢!过来了,到底是谁先渡过河来的呢?”

他微笑地站立着,彷佛事不关己似的。

“记住,我道三讨死之后,你们赶紧到信长那儿去,别忘了我的话。道三被斩死,这战争也结束了……除此之外,甚么话都不必说。”

他再一次地叮咛堀田道空,然后慢慢地拿起自己最得意的枪走了出来。

这时前方好像已开始交战,呐喊声此起彼落。

敌人的部队似已登陆。

“好呀!好呀!竟是我所认识的竹腰道尘的部队打前锋,既然如此,那么一定是村山三六为第一枪手了,背叛我者……”

但是道三却面带微笑,慢慢地来到雾中的河边站立着。

他打算就在此候敌。

这时前方突然有人问道:“是谁?”

由于雾浓,对方看不清道三的衣裳,所以也不知他就是道三。

“是谁?对方的武士,你应该是有名有姓的大将吧!你为何沉默着呢?”

当对方往前逼近一步时——

“哈哈哈……是我!”

他不让对方有说话的余地,便持着长枪刺了过去,对方登时倒在河边呻吟着。

道三在河里洗掉了刀上的血迹。

道三之所以选在河边,或许是认为在这里可以洗去刀把上的血迹吧!

“是谁?你是……”又有一个人前来。

“是我!”

道三再度出手,对方又倒下。到底是道三得意的枪法,那是昔日卖油时所锻链出来的。

“是谁?”

“是我!”

他只要回答这么一句话,枪便刺入对方的胸部或腹部。其中也有在仓促中由部属掩护退走的,但多半还是一枪毙命。

对于靠近水边的尸首,道三将枪插入石中,再轻轻地将尸首抛入川内。这出自六十三岁老人的腕力,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好吧!你们先去吧!再过一会我就会跟着你们去了。”

就这样,他丝毫未改变脚下的位置与姿势,只是在原地静候敌人的来临。

“年纪大了,就不要做那些没有意义的动作,要学会鮟鱇鱼的狡猾才行。”

这时,对岸的义龙下令全军渡河。

起初,他担心竹腰道尘会背叛,但是他们却意外地突破对方而找到一条出口,这使得他下定决心要讨伐父亲道三。

这或许是由于他将信长的埋伏部队当作自己的部队,而决定发动总攻击。

他并不知道信长的本队已经逼近自己,只要一渡河,他一定无法压制道三的势力。而信长方面早已有良好的思虑与万全的准备。

正因为如此,在长良川的河面上,义龙的军队比预定时间早一刻跃入河川,然而这却使得道三鮟鱇的姿态显得更加忙乱了。

“谁在那里?”

接踵而至的是一位骑马的武者。

“啊!你身着红色披风,一定是大将吧!”

对方说着,手持的长柄枪随即朝道三的胸部刺了过来。

道三闪过,立即回以一枪。

“啊……”

对方的武器被击落了,他翻身下马,拔出大刀。

“来吧!不!先报名来!”

“你是谁?”

“我是今天的先锋大将竹腰道尘。”

说完之后——

“道尘,是我。”

道三入道将枪换到左手,右手持着大刀。

在这瞬间,道尘的头已经离开了身体。

道尘那无首之身发出一阵叫声,不!那也许是鲜血溅出体外之声。然后,这无首之躯依然像活人似的前进了两、三步,往河中走了过去。就在此刻,道三左手的枪柄突然被人击落。

那是义龙最得意的部下——豪杰长井忠左卫门。

“喂!你为何砍落我的枪?”

道三拔起大刀相对。

这时,忠左卫门的枪忽断成二截,他被人踢中屁股跌坐在地上。此时道三的周围陷入一片混战。

根本无人有余力来保护道三,大家各自挥动大刀与自己眼前的敌人厮杀。

“嗯!这样也好。”

道三轻笑。

长井忠左卫门起身之后,拔起大刀。

“道三殿下,你要有所觉悟。”

他朝道三斩了过来,但偏右了点。

“蝮道三讨死的时候已到,有谁快去告诉我尾张的女婿。”

他大声地呼叫。这时,刀又从左边过来。

“小真木源太,为我持最后的一刀吧!”

道三这时出其不意的将刀尖对准自己的腹部刺入。

“你……你们这些家伙,岂能明白我这大恶党的心意呢?好吧!你来吧!我让你斩了我的头,你们两人自己去分吧!”

刀依然插在他的腹部。一代枭雄斋藤道三将脸朝向长井忠左卫门。

这时,忠左卫门将刀刺入他的身体,小真木源太也举刀斩下他的首级。道三的首级就这样落地了,他的身体在河中溅起了水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