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女婿的决断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女婿的决断

信长在大良口作战时,传令兵又前来报告。

“殿下,不会有误,敌人继续渡河,道三殿下的本营一片混战。”

“当真?”

“是的,没有错。”

“啊!蝮岳父他真……好吧!赶紧到河的下游去,但是要记住不可发射枪弹,否则有可能打到入道这一方的同志。”

信长对部下发布命令之后,自己率先出发。

“好!我们要一口气突破敌人的阵营,往河川下游,等到达目的地后,再改变方向,与敌人决一死战,明白吗?”

“是!”

“既然明白,就跟我来吧!”

对于大良口的敌人,他们比预期的还要早一步就予以攻击歼灭。信长毫无顾虑的在马上抽了一鞭。

这比他预定的时间还要早一个小时。

雾散了,朝阳光芒四射。本来接下来的是一场渡河战,而现在敌方却已渡过河,真是危在旦夕了。

威风凛凛打头阵的信长之后跟着枪队,枪队之后又跟着洋枪队,他们手中散发出火把燃烧的味道。

从大良口到道三的本营之间,需要经过一个向左急转的弯,右岸又是个森林,使得前面的视线被遮挡。

渡河时可说是个掩护物,但现在对他们而言,却是个大大的障碍物。

“快点,但千万不能让队伍乱了,我们要如此地突破敌人的中心,减弱敌人的势力。”

这个团体肃然地前进,这种无限的重量感,令人有一种备受压迫的感觉。

这时,他们前进了一半的距离。

突然从森林的那一方出现三骑人马,正朝着挂有五个木瓜之旗的信长方向前来。

洋枪队的右边小队,立即以枪管对准三骑人马。

“等一下,不要射!”

信长把速度放慢下来。

“停下!报上名来!”

他的声音宏亮如昔。这时骑士中的一位缓缓朝向信长面前而来。

“我是来找织田上总介信长殿下,谢谢他前来救援,我是斋藤道三的家臣堀田道空。”

“原来是道空先生,我是信长。”

听到信长的话后,道空立即下马,在干涸的小石堆上单膝跪下。

“现在斋藤入道道三已经被斩,战争已经结束了。”

“甚么……入道殿下已经被斩?”

“是的,战争也已经结束了。”

“唔——”

信长的眼神锐如电光,他仰脸望着青空。

“被斩死了……他还是这么做了……”

他睨视着虚空,片刻后,说道:“死在谁的枪下?”

信长眼睛微微泛红地反问。

“是长井忠左卫门与小真木源太。”

“是谁取走他的首级?”

“小真木源太。”

“遗体呢?”

“被投入长良川的清流中。”

“哈哈哈!你们大家都听到了吧?信长的岳父就是为了不让我们受到任何的损失,现在连他的葬礼也都已经结束了,这真是奇了,哈哈哈……”

“尾张的殿下,我要说的还是现在入道殿下已经被斩……”

“等一下,我不需要接受你的指挥,而且我们到此会战,也不是为了吊祭他。”

“是的……”

“各位,我们赶紧返回大良口。既然要帮助的人已经讨死了,那么这场战争也将失去意义。道空,后会有期,希望在尾张再见!”

“是……”

这时道空已抬不起头来,就如道三所言,这个大呆瓜已经了解道三讨死之心,对于此事,信长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此时,丹羽万千代突然出来进言:“既然已经来到此地,难道就这样……”

话未说完,信长即驳斥道:“笨蛋,这里会有义龙为我们收拾的,走吧!我们渡河回去吧!”

既然决定要走,他们的速度也如来时一般快速。

“道空,再见了。”

不等对方的回答,信长即掉转马首离去。

望着这支机敏的队伍,堀田道空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入道殿下,你的目的是要引出女婿信长,我也把你的话转告给信长殿下……信长殿下也确实完全接受您的托付,您可以安心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