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寻妾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寻妾

“阿浓,我有话要告诉你。”

回到城后,信长叫着红着眼从佛堂出来的浓姬。

“来这边坐吧!”

说着,他的表情也变得严肃。

“是不是发生甚么事?”

浓姬依信长之言坐到了他的旁边,她望着丈夫。

“是的!”信长回答:“在东边的市场,有一只猴子说要把我做为他将来成功的跳板。”

“啊……一只猴子?”

“不!这件事以后再说好了。他又告诉我有关竹千代的事情……啊!就是三河那没有父母亲的孤儿,那个松平小孩竹千代的消息,就是他告诉我的。”

“是竹千代公子的事……那只猴子……”

“那只猴子也是人呀!他把我的外号称做马。不过,这倒也无伤大雅。那个竹千代到骏府当人质,今年也有十五、六岁了,他已经娶了妻,即将为人父了。”

“甚么?竹千代快要有孩子了……”

浓姬话说到了一半,脸突然抬不起来。是的,不错!浓姬嫁到这里已有八年,两人有夫妻之实也已有六年,但是浓姬却一直都没有孩子。

“竹千代的夫人即是今川义元的侄女,也就是关口刑部少辅的女儿。”

“……”

“你在想些甚么?至于那关口刑部少辅的女儿,根据密探的报告,义元和鹤姬有个非常可爱的养女,她的本名是濑名公主。”

“喔……这又如何呢?”

“义元将其掌上明珠嫁给年纪比她小的竹千代,用意何在,难道你不明白?”

“这……居心何在呢?”

“想想看!他讨伐竹千代的双亲,现在心中难免有些畏惧,最近今川义元会率兵上洛。”

“甚么?这是为甚么?”

“难道你还不明白,如果他要上洛,首先就要压制三河,而三河唯一可以利用的即是松平党。如果松平党的党主竹千代和自己的养女结婚,那么他会顾及这种恩义,况且两人之间又有了孩子。如此一来,因为竹千代的关系,使得父子夫妇都成为他们的人质。这么一来,不论松平党是否愿意,也势必要成为上洛战的先锋。他们已开始为这件事作准备了。”

“嗯!听起来是很有道理。”

“现在我也下定决心了。”

“殿下,你下定甚么决心?”

“阿浓,我想要娶妾。”

“你……想要拥有小妾吗?”

“你会嫉妒吗?你又不能生育,可是我信长思子心切啊!”

浓姬睁大眼睛,静静地凝视信长。是的,信长是该有自己的小孩了,可是这种话由丈夫的口中说出,是多么令人感到悲叹,她心中实在不是滋味。

“你别保持沉默,有话尽管说好了。”

“殿下……”浓姬压抑自己激昂的感情:“阿浓是不愿意为殿下所试探的。”

“你这么说是因为我叫你不要嫉妒的意思吗?”

“不仅如此,既然你要我阿浓不嫉妒,那么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

“哈哈哈……我不会打消此念头的。”

“这么说来,你是要定了?”

“是的,我不想多说,我最近较为空闲,想暂时离开你,去生些孩子,我要离你远些,你明白吗?”

“甚么?你要离阿浓远一点?”

“是的,我要暂时离开你,四处去找小妾,我看还是不要让她在城外,干脆带回城里来好了。”

“……听起来你似乎已有中意的女子了?”

“是的……”

信长正经八百地说着。

“有两、三人呢!”

说着,他又做出挖鼻孔的旧习。

“有两、三个人?”

“是的!一、两个其实也不怎么够,我看还是要三个算了。”

“甚么?”

浓姬呆住了,几乎忘了喘息。但接着她马上发现这件事有蹊跷。

这是当然的。如果是一个普通女子,听了他的话一定会不高兴,况且浓姬是个好强的女子,她的心当然更是难以平静。然而他现在一次就想要拥有三个小妾,看来这绝对不是普通的恋情。现在她明白了。

她想起信长刚才提起市场的猴子说他是一匹马的事情。

(这个殿下一定在想些甚么……)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也轻松许多。

竹千代即将为人父,那么信长想要孩子,也是无可厚非之事。但是除此之外,信长的脑海里也必定涌现一些奇想。

浓姬这么想着。她是个不服输的女人。

“我明白了。”她双手交叉。

“我阿浓嫁到此地,本来就是有意要取殿下的首级,因此不会像世间女子般地嫉妒,如果殿下想要纳妾……”

“这么说来你是没有意见喽?”

“是的!阿浓绝对是相信殿下的。”

“好!哈哈哈……那么我要开始寻找小妾了。好吧!未来小妾的教育问题就交给你了。而在世间的人都会认为我已远离你了,我要让他们有这种错觉。”

看来他有着需要深思熟虑的事。她望着信长拿着大刀起身,这种姿态像是昔日少年时要到河川狩猎般的毫不造作。

信长就这样快速地出城。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