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名花三朵之策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名花三朵之策

“喂!猴子!”

“甚么事?侍卫。”

“别叫我侍卫,干脆叫我狐狸马好了。”

信长出了城,便返回东市场卖针线的年轻人木下藤吉郎这里,并且将他带到五条川西边的一个房间。

“狐狸马难道是你侍卫可以叫的吗?”

“别装蒜了,皱皮猴,你早就知道我是信长,你是故意称我是马,还要把我当成跳板。”

“嘿嘿……大将您都知道了,真是抱歉!”

“甚么话嘛!我有事情要让你看,你可要仔细看哟!”

“大将,你就是这个样子,刚才看你的相时,不是告诉过你,你的缺点即是个性太急躁了。难道你已经忘了吗?”

“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忘了告诉我,你说最近我会遇到一个贵人,只要他出现,我就会开运。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指你自己呀?”

“嘿嘿嘿!”藤吉郎抱头笑着。

“真不愧是个大将,连这一点也看的清楚。”

“我就是知道,所以才要前来试探你,接下来所要看的事,你可要给我仔细看,我的运是否会开,一切都看你了。如果你能为我做点事,那么我也会像父亲般地把你给捡起来的。”

“甚么?像父亲般……”

“是的,你的父亲不是已经死了,他以前也是我父亲的侍卫,也就是来自中村的百姓木下弥右卫门,是不是?”

信长说完,自称是藤吉郎的年轻人脸色骤变。

“到底不愧是一名大将,既然连这些都知道,那么我也没甚么好隐瞒的了。”

“瞧你这张嘴巴,现在也居然和他人一样称我为大将了。”

“真是抱歉,但是你毕竟是我藤吉郎所看中的人啊!”

“又不是在演爱情戏,听起来像是农村的姑娘们所使用的话。”

信长的言语还是尖锐如昔。他们来到一间屋前。

“守门的,是我,开门呀!猴子,你跟我来。”

他大嚷着,然后进了门,在对方未出来迎接前,已经从庭院走到书院了。

“出羽,你在吗?我是信长,想向你要杯茶。”

藤吉郎旁若无人似的,睁大眼睛,在信长的脚边双膝落地。

信长大声地喊着出羽。这里是织田家的重臣——生驹出羽守的公馆。从一旁看去,藤吉郎就像在取他的草鞋,看来十分好笑。信长的叫声,使得这一家突然起了很大的骚动。此时,比信长大五、六岁的这家主人,从走廊的那一方跪拜而来。

“啊!欢迎殿下光临!”

“不必多礼,给我茶就好了。”

“是、是,他们现在就在准备,你稍微等一下。”

“出羽!”

“是!”

“你有个妹妹吧?”

“是!我是有个妹妹。”

“她叫甚么名字?”

“她叫阿类。”

“几岁了?”

“十七岁。”

“好!女人到了十七岁也会生育了。好吧!让阿类端茶来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出羽,你是不是也有个小妾呢?”

“你怎么突然问这件事呢?”

“你别问我,先回答你有还是没有?”

“是的,我有一个小妾。”

“好!既然这样,那就好说话了。”

生驹出羽对信长这种没头没脑的谈话方式,感到莫名其妙。

“请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要阿类成为我小妾的事啊!”

“呀!”

“既然你都有了,那么对于我纳妾之事应该不会有意见吧?如果你没有意见,事情可就好办了。我想纳个妾为我生孩子,而所生的孩子便是你的外甥,亦即是我的继承人。”

“甚么?那么你的意思是要阿类……”

“如果她不喜欢我,那就算了,等会儿阿类端茶来时,我直接问她好了,其他的事你就别问了。”

生驹出羽听了目瞪口呆;藤吉郎跪着的脚也微微地颤抖着,他似乎也吓了一跳。

这只猴子像是在水中一般,汗流浃背,脸部充满污垢,眼珠子朝上转动着。

“事情是这样的,阿浓不能生,但为了织田家的香火,我总是要有孩子,所以我暂时离开她。我对她已经感到厌烦了,对于道三的女儿,你尽管放心好了。”

藤吉郎洗耳恭听信长的每一句话,但是出羽却不知其言下之意何在。正室的浓姬不能生育,因此信长想纳阿类为妾,如果将来生了儿子,即可继承织田家的香火。这个意思出羽倒是明白,只是他的内心怀有一种不安。因为这一族的重臣们都想要废除信长,信长之子将来果真能够继承织田家吗?

当他还想着这问题时,阿类已经端上茶来了。

信长一口气喝完茶。

“阿类呀!你想生小孩吗?”

十七岁的阿类被信长突然这么一问后,像娃娃似的一动也不动地望着他。顿了一会儿,才说:“呀!你说甚么?”

她反问道。阿类正是二八年华的少女,有如新鲜桃子般的健康。

“我是问你想不想生孩子?”

“哦……但是一个人也生不了呀!”

“是的,一个人是生不了,那么你想不想生我信长的孩子?”

“殿下的孩子……”

阿类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满脸通红了。

“是的,有意思要生吗?”

“是!假如是殿下的孩子,那么……”

“好!出羽,你听好,明天把阿类带进城,再见了。猴子,走吧!”

说着,他有如在沙场一般,以疾风迅雷般的速度前行。

“接下来要到这里,你可要看清楚。”

走出生驹出羽的公馆之后,他们又来到须贺口附近吉田内记的公馆前站着。信长回头看着藤吉郎。

他看到后面跟来了毛利新助,在快到他家时,信长说道:“猴子,等一下出了这个房子之后,你先行告退,把我信长交代之事办妥。你到美浓、骏河、三河一带走一趟,观察其动向。我会让你成为我的侧近。”

“谢谢,这是我的福气呀!”藤吉郎回答。

“那么,我就再让你看一件疯狂的事。”

“疯狂?”

“不!也可以说是人生的真实,亦即是真实人生的意义所在。你这家伙,要是给我看错的话,小心你的脑袋瓜。”

“可以的,要首级不成问题。看到你今天所做的事,如果我毫无感觉,那表示我从一开始即是个没有头脑的人。”

“好!进来吧。”

信长堂堂地进了门,当那家人在玄关看到他后,信长立即叫喊着:“内记内记,我不要喝茶了。”

信长在花园内即如此地叫着。

夏日的阳光已经西斜,庭院的树上传来蝉鸣叽叽。

“好久没有出来打猎了,今天难得出来。我不要喝茶了。你们家的井水很甘美,请你女儿为我倒杯井水来。”

四十五、六岁的吉田内记,拖着肥胖的身体从走廊的一方出来。

“奈奈!奈奈!殿下驾临寒舍,快点舀杯井水出来吧!”

他向屋内大声地叫着。

“你这身打扮,能狩到猎物吗?”

内记弯着身体抬头对他说。

“今天呀!今天我是出来猎女人的呀!”

“猎女人?在河川那边吗?”

“内记,河川那边会有甚么女人?如果有,那也只是船夫与渔夫们的妻女罢了。”

“哦……”

“内记,你那引以为傲的女儿奈奈,今年几岁?”

“你说奈奈呀?她已经十六岁了。”

“听说她完全不像你,风评很好,她这边怎么样呀?”

“你是指她的头吗?……她的头发很美,长了一头乌黑的秀发。”

“哈哈哈!你这个父亲也真是的,我不是指她的头发,而是指她脑袋瓜里的东西,她的肚量如何?脾气好吗?”

“脾气呀……要由我这做父亲的口中说出来,那你又会说我在自夸的。”

“又是值得骄傲的吧!好了!坦白地说,内记。”

“是!”

“我是来猎取奈奈的。”

“猎取奈奈……?这不是在开玩笑吧?殿下不是很讨厌女人吗?”

“最近我却很喜欢女人,这真是一件很糟糕的事。不论白天或黑夜,我都想要拥抱女人。由于阿浓不能生,所以最近开始对她感到厌烦,因此我想要找其他的女人。”

“这是在开玩笑吧?”

吉田内记似乎还不敢相信信长的这番话。这时的奈奈手托着茶盘端出了冰冷的井水。

“奈奈!”

“是……”

“果然不同凡响,如果在尾张,可算是第一、二号的大美人了。”

奈奈吓了一跳,放下了茶盘,先看了父亲一眼,然后又看着信长。

如果说阿类像是个新鲜的桃子,那么这里的奈奈像是五月水边含苞待放的白色菖蒲花一般。

“再为我倒杯水吧!”

“是!请尽管用吧!”

“你的手指又白又可爱,好!那么明天就跟令尊一起入城来。”

“是!”

她先回答后,又问:“请问入城是为了何事?”

“噢!对了,明天入城是做我的小妾,为我生个孩子,你喜欢小孩吗?”

“是的!我很喜欢。”

“对于我信长呢?你会讨厌我信长吗?”

吉田内记一直屏住气息。

在他的眼里看来,奈奈还是个孩子。然而孩子实际上都要比父母亲所想像的还要成长的快。

在这片刻间,她从脚到耳朵都涨红了,只是低着头。

“如果你讨厌我信长,那么可以不用来。”

“不……不……我不讨厌。”

“好!既然如此,此事就说定了。”

他接下来的话,更是令人吃惊。

“好!决定了。内记,明天。走吧!猴子。”

吉田内记茫然地呆立原地,甚至忘了目送他们出门。

但是,信长选择小妾之事,并非到此即告结束。出了吉田内记的家门后,已不见藤吉郎的影子。信长回到城内,浓姬也压抑波动的心情,像以往一般地坦然出来迎接。

“阿浓,我已找到两人,还少一人,把你的侍女深雪叫过来。”

两年前,浓姬因为看中深雪的个性,所以招她为侍女,深雪今年已经十九岁。

“还剩下一个人是深雪。叫深雪来,你有没有问我是否愿意,如果我不愿意,你又能勉强我吗?”

这时的浓姬柳眉倒竖,她是真的生气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