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织田信长1·无门三略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妻之反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妻之反击

对于妻子而言,丈夫拥有其他的女人,虽然在这时代是司空见惯的事,但这毕竟是令妻子感到不快的事。

一个男人同时拥有许多女人,由此导致的嫉妒之心,有如一条条的蛇相互交错又彼此相咬住对方似的。

但由于浓姬的个性太好强,所以她拚命压抑自己的不快。

对于信长想纳妾之事,她一开始即表示没有任何意见,这也是她的好胜心使然。然而这件事却一直困扰着她,她真的能够与其他女人共侍一个丈夫吗?

就在她烦恼之际,信长又匆忙地回来告诉她说自己已经找到两个,剩下另一个就是她身边的侍女深雪。

到昨天为止,还一直尽力为自己效劳的侍女,从明日起竟然会成为自己心中所嫉妒的敌人……她又为何要去忍受这种强烈的屈辱呢?她想,也许她该离开此城了,但是她又能到哪里去呢?

“殿下!”

浓姬气得横眉倒竖地说:“阿浓也是个女子,要我阿浓开口对深雪提这种事,我办不到。”

她严厉地拒绝,并看着信长会有何反应。

但是信长在这一瞬间,彷佛是受了母亲叱责的孩子一般毫无反应,他说:“噢!这倒是一件妙事。”

“哪里妙?……深雪是阿浓的侍女,即使把生命奉献给我,也是无怨无悔的。她就是这么的一个女子。”

信长顽皮地侧着头说:“这么说来,你是不愿意亲自去对深雪提这件事?”

“是的,我绝对不答应。”

“好吧!既然如此,我只好自己开口了。各务野,你去把深雪叫来。”

“殿下!”

“甚么事?阿浓。”

“殿下,在我面前提这种事,深雪会怎么想呢?”

“你放心,我只是问她喜不喜欢我而已。各务野,快去叫她来。”

“不!不可以,如果为了这种事而叫她来,那么深雪一定会死的。”

“怎么会死?我只是要她做我的妾,她怎么会死?”

“殿下!”

浓姬再也无法忍耐了。

“我是答应你可以拥有其他的女子,但是你为何要做出这种令人生气的事呢?你为何要折磨我,让我痛苦呢?深雪并非像殿下所想的那种浮华的女子。对于殿下与我双方,她都必须顾虑到义理,这么一来,她应该顺从哪一方呢?最后她除了自杀之外又能如何?对于这样的女子,我希望你不要心存任何希望。你为何不再从外面找一个回来呢?如果你还不听我的话而一定要得到深雪,那么在你这么做之前,你就先斩了我,就算休了我,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干脆一刀把我杀了,从此一切就可以随你的意了。”

浓姬脸色苍白地说着,双拳不停地击打信长的膝盖。

“好!你说得好。”

他似乎在安慰着浓姬。

浓姬由于感情的激昂,根本不知道信长在想些甚么。

但是房内的小侍童及各务野等侍女,都出现不安的眼神。

大家都知道信长脾气刚烈,而浓姬好胜的个性也不输于男人,在大家的眼里看来,这真是针锋相对的决斗场面。

“好!你说得好,大家都给我退下。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也有事情要告诉你。”

信长以严厉的声音叫着。大家彼此看了一眼之后即退了下去。

“阿浓,很顺利呀!还是你行,我们进行得很顺利。”

浓姬抬起头迷惑地望着这张顽童的脸,她终于展露了笑颜。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