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毕竟还是流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毕竟还是流星

信长对于浓姬所带进来的女人看也不看地继续动着筷子。这女人是浓姬所派潜伏在美浓的。

这时正是五月。对信长而言,这是骑马到野外猎鹰的最好季节,正因如此,他一副饥不择食的模样,还来不及坐下便已经吃了七、八碗,而且还要继续吃呢!

“殿下……”

“甚么事?”

“你也该听听我们所要说的话吧?”

“听啊!那是因为你的关系,才特别派人潜伏在稻叶山的六尺五寸身边,而那个女人就是忍者,对不对?”

“既然你都知道了,总应该对她说些话吧?”

“哦!谢谢你……”这么说完后,信长又接着说:“然而间谍的出入是相互的,上次我出外旅行时,他们也派刺客来了啊!”

“照你这么说,这个人也有可疑之处罗?”

“好了!我正打算要攻打美浓,而她既然从那边回来,这样也就算了。赶快带她去休息吧!”

“殿下!”

“甚么事?难道你还不明白我所说的吗?”

“那么,义龙的死,你是不知道罗?”

“甚么?六尺五寸死了……”

这时信长终于停下筷子,眼睛看着那名两手伏地的女人。她的年纪大约二十二、三岁,看起来显得很安静,并且有浓姬所喜爱的丰腴脸颊及灵巧的眼睛。

“甚么时候的事情?”

“是春天发生的。”

此时已是黄昏时刻,屋檐上方的天空已被染红了。

信长的两眼似乎要冒出火焰一般,他就这么放下碗筷。

这实在是件令人无法置信的消息。他正打算在这个月的十三日出兵攻打美浓。如果这边没有做好充分准备,义龙马上就会入侵……他这么想着,于是充分地戒备着美浓方面。

“此事可是当真?阿浓!”

“怎么会是假的呢?鹿野是唯一见过义龙最后一面的人,险些被义龙的儿子龙兴杀了,她可是从九死一生中逃回来的,是不是?鹿野!”

“是的,夫人!一切正如你所说。”

这时信长又再度动起筷子来了。

美浓是浓姬的故乡,所以她才能在稻叶山城派一名信长所不认识的女人担任间谍,这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然而,他的对手义龙竟然在此刻猝死,这也未免太过凑巧了吧?

(六尺五寸近来对策略的谋划愈来愈进步,我不能就这么单纯的相信……)

信长所以这么想,是有很大理由的。因为当他从外地旅行回来之后,即发现义龙比他所想像的更具有高明巧妙的外交手腕,他居然对尾张的四面八方都做了完善的封闭措施。

其中之一就是支持领地与信长连接的木曾川尻所在的长岛本愿寺。

长岛本愿寺乃是石山本愿寺的分院,系位于日本中部的真宗根据地,本身拥有强大兵力以抵御外侮,而且与桑名三郎行吉、伊势北畠氏都保持着亲密的交往。

如此一来,即使信长对美浓开战,义龙也能立即策动西南方面,而且他也已经和东北的武田氏秘密联络上了。

为了与近江新兴势力浅井氏结盟,义龙也让自己的儿子娶了浅井家的女儿。同时对于信长结束国内纷乱,在田乐狭间所获得的胜利,他也保持着充分的警戒,并且这些警戒措施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可称得上非常坚固。

关之城是长井隼人正。

加治城是佐藤纪伊守。

鹈沼城是大泽正重。

猿啄城是岸勘解由。

轻海城是长井甲斐守。

鹭山城是日根野备中守。

森部城是日根野下野守。

除此之外,还有号称美浓三人行的稻叶美浓守、氏家主水正、安藤伊贺守等人镇守在西方。

(如此一来,不会那么简单就被攻破的……)

正当他独自苦思究竟要怎么做时,义龙竟突然死了……这未免太凑巧了。

以前义龙曾经假装自己是个重病的人,将浓姬的两个弟弟叫到鹭山城去,并当场杀了他们。

(嗯……这件事一定有甚么蹊跷,这个女人或许是义龙所派来的间谍也说不定。)

心中如此想着,于是信长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这名女子,并且说道:“照你这么说,美浓一国不就等于探囊取物一般,那么我该甚么时候去攻打它较好呢?”

“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快吧!”鹿野抬起头来,很清晰地说。

“甚么?就算六尺五寸已经死了也不能?”

“是的。事实上义龙先生乃是被美浓殿下的阴谋所毒死,因此家中的每一个人都因而团结在一起。”

“甚么?你说六尺五寸不是病死的啊?阿浓!”

浓姬似乎已经非常了解那名女子所说的话。

“鹿野!你把当天的情形,全部告诉殿下吧!”

“是……是的!”

这个女人似乎有点害怕,她看看四周,身体微微地颤抖着,然后开始叙述当晚的情况。

她说与她一起服侍在义龙身旁的人,名字叫小寿江,实际上是道三生前派来潜伏在义龙身边的人。

然而这绝对不是为了要毒杀义龙,而是相反的情况——鹿野如此说道。

“——也许有一天那个笨蛋会忽然觉醒,不!即使他不觉醒也无所谓。你把这包药放在义龙的手文库里,或许我们会发现这家伙欺骗了我而假装自己患了绝症。但正由于此故,或许有一天他真的染上这种疾病也说不定。因为这家伙会为了装得逼真,而故意接近真正罹患这种绝症的人,并学习他们的动作,但是他不知道癞病这种绝症具有传染性。好吧!如果他将来并未发病,那么就这样丢掉也无所谓;万一他真的发病了,你就要设法使他看到这药并服用它。无论如何,再怎么顽固的儿子,一旦看到这种药,一定也能体会父亲的心情,一定会服用的。到了那时,你务必告诉他,这是一种剧药,绝对不可以一次就全部吞服,要记住得分成七等份,每隔一天吃一次,分十四天吃完。那时你就可以告诉他,是我命令你潜伏在他身旁,届时即使你如此告诉他也无所谓了。”

道三说完之后,如往常般地大声笑了起来。

“到了那时,道三或许已经死在他的手中。虽然他杀了父亲,但是这是父亲对他的爱。这点你一定要告诉他,让他明白。”

这简直像做梦般的令人难以置信……

“你叫鹿野吧?”

信长仍然不相信对方刚才所说的话。

“那么,六尺五寸是由于一次吞下那些剧药而死的吗?”

“是的。小寿江小姐心想或许他真的罹患那种疾病,所以就把药放在那里,但是没想到……”

“哈哈哈……再怎么说小寿江也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话告诉你啊!”

“啊……那是因为……”

“因为甚么呢?你的脸色为甚么变了呢?”

“嗯……那是因为……”

“你想想看!像道三那样的人物,竟然将死后的事交托给她,可见这个小寿江必定是个女中豪杰。这样的一个人,岂会随意将如此重大的秘密泄露给你呢?”

这时鹿野的回答更加支支吾吾了。

“对于那件事情……我一定要说吗?”

“不!你不说也无所谓。”

信长就这么站了起来,并且大声笑着。

“就算我是个幽灵,我也要杀进美浓,取得六尺五寸的性命。”

他边说着边离开浓姬的房间,向外走了出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