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掌握天下的构想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掌握天下的构想

所有伟大天才的特征,都是对于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能毫不考虑本身祸福,而且内心想着这件事的发生究竟是要自身去负怎样的使命?同时能够很深邃的取得神意,并加以活用。

这当中就会有无限的创造发挥出来。

如果信长只是一个寻常的男人,就会认为义龙的死是立即攻打美浓的最佳时机;但他并非是那么平凡的人。

对于义龙的死,他想要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好好加以活用,此时绝对不能性急的攻打美浓。当他攻打美浓时,也就是他要一举攻入中原,创造最大实绩的时候……信长心中这么重新考虑着。

(义龙的死,即等于我已经拥有美浓,这两者是同样的道理。好!那么就在这之前做些该做的事……)

下了决心之后,信长立即召集柴田权六胜家、佐久间右卫门尉信盛以及丹羽万千代长秀、泷川左近将监一益、木下藤吉郎等五人,以往常的语调向他们询问。

这五个人在信长眼中看来,就是将来要与他一起共谋大计的大将。

“唉!今晚召集各位前来,是因为有事要问你们。”

信长在本城大书院中央的椅子坐下后,如此说道:“这一次我可是受天子之命而取得天下。”

“呀!你说甚么?请问你在说甚么呢?”

五个人中最正直的柴田权六睁大了眼反问道。

“你难道不明白吗?这次我已经掌握住天下,我是这么说的。一旦我取得天下,那么你就没有继续住在这里的道理,我们一定会将城往京师附近移动,届时你们每一个人想必都希望独自拥有一国;所以现在你们就告诉我,你们所希望得到的城国是在哪里?说吧!”信长以一本正经的表情如此说道。

“原来如此!这可真是一件大事哩!不!这实在是有很大的肚量啊!”说话的人正是藤吉郎,此时他一副深受感动的模样。

“甚么大事啊?你明白吗?猴子!”

“假如我不明白,大将也不会特地叫我猴子来到这里啊!”

“嗯!你还是像以往一样,是个聪明的家伙。好,那么就由你先说吧!你希望拥有那一国呢?”

此时藤吉郎很郑重的行了个礼,接着说道:“这就不对了,顺序不对啊!大将你所以终能取得天下,是因为你一直不断的鼓励自己、激励自己,所以才能得到这种成就。而你对我的尊重及教诲……我就是粉身碎骨也无以为报,更何况如果真要说的话,也不是由我藤吉郎先说啊!在这里的五个人之中,应该由柴田先生为先,这才是应当的顺序啊!”

藤吉郎此刻已经完全明白信长内心所想的事情,但是他仍然装出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

正如藤吉郎所说,在其他四人眼中,他怎么会是与他们共分天下的人呢?然而此时信长却想知道他们究竟有多大才能、应该如何发挥他们的才能,而这正是信长所想出要试验他们的最好方法。

“好!既然讲到顺序,那么,猴子!你知道为甚么这个场合我没叫林佐渡来?你能明白吗?”

“嘿嘿嘿……”

“有甚么奇怪的呢?你这笑法倒是很妙啊!”

“是啊!林先生、柴田先生及佐久间先生在织田家可是当家的三位先生,大将之所以没有召他来,就是打算将他留在尾张,让他继续守在这儿,所以特意不叫他来。”

藤吉郎侃侃回答,此时柴田权六和佐久间右卫门两人彼此互看了一眼,他们终于了解信长为甚么会突然问出如此奇怪的问题。

信长依然如方才般严肃地点了点头。

“那么权六,就由你先说吧!你一度是个剃了光头的男人,想来应该没有很大欲望才对。如果现在已经取得天下了,你想要哪里呢?”

“既然林先生留在尾张,那么我想取美浓。”

“甚么?你想要美浓?好,我明白了!右卫门呢?”

“那么我就取河内及和泉这一方面了。”

“哦!那又是为了甚么呢?”

“一旦殿下取得天下,当然一定会住在京师,所以我必须在这之前,为此好好准备一番啊!”

“我知道了,那就这么办吧!由该地的摄津到四国及延伸到中国(日本本州中部)的那一方面,全部由你看守,这是你的意思吧?”

“是的!”

“那么,万千代呢?”

“我就取近江吧!”

“那是为了甚么呢?”

“本国的尾张及美浓既然已经坚固,最接近京师的地区,便是近江了,因此这块地非得好好掌握不可。”

“这倒很像你的希望啊!那么就照你的希望给你吧!再来是一益,把你的希望说出来吧!”

被叫到的泷川左近将监一益,微微笑着说道:“那么我想取伊势这个地方。”

“为甚么想要伊势呢?”

“取得伊势之后,美浓就比较容易得手啊!”

“一益!”

“是!”

“我是说我已经取得天下了,而你居然卖弄小聪明,你说你是为了我而取伊势……你是这么说的吗?……”

一益再次面带微笑地说道:“我想取伊势!”

“我明白了。最后,猴子你呢?”

“是……”

“你希望得到哪里?把你的希望说出来吧!”

“真是谢谢你!这对我而言,真是太不值得了。”

“怎么会说太不值得了呢?”

“我是猴子,我只希望一生都能为大将牵马就行了。因此无论如何,请你可怜我吧!只要是大将所在之地,我一定都在身旁侍候着,希望你能考量我的心愿。”

信长纵声大笑起来。原本他认为最会吹牛的人是藤吉郎,没想到他的回答却与其他四人截然不同,竟然说他这一生只希望能为信长牵马……

(这个家伙才是最需要小心的人呢!)

如果就这么随便的在这里说他想要哪里——必定会和其他人的欲望冲突,引起他人的憎恨,对于这种情形藤吉郎内心相当清楚。

“好!就照你们所希望的分给你们。不过,权六、右卫门!”

“是!”

“我还没取得天下啊!”

“是的!正如你所说的。”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们各自去实行取得的手段。权六,你刚刚说你想要取得美浓,对吧?”

“是的!我想要美浓。”

“右卫门是和泉和河内,对不对?那么你就到河内、和泉去吧!反正一切都必须由美浓开始,因此在那一方面,就由你们两个人在美浓展开工作吧!”

“我们要进入美浓吗?”

权六突然吓一跳地向右卫门问道。

“美浓的入口处便是墨俣,因此你们两人就在墨俣筑城,以该处作为美浓进入近江的根据地。”

“甚么?墨俣是在长良川西岸的美浓领地里啊!……”

“权六!别说这些别人早已知道的废话了。墨俣就是在过了木曾川、长良川之后的领地里,我正是要你们在那里筑城。如果想要得到美浓、和泉、河内,你们两人就得在墨俣筑城……美浓的义龙已经死了,所以根本没有甚么好怕的!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你们吧!”

两人都被这消息惊呆了,彼此又再度看了看对方。当信长问他们想要甚么地方时,他们就发觉这个问题似乎太过奇妙,没想到定案之后,接着便是这种突发的命令。

筑城——但无论如何,总是在别人的领地上啊!想要在他人领地上筑城,必须先占领该地才行啊!

即使义龙已经死了,还有他的儿子龙兴在啊!听说他也是一位不比父亲差的猛将,而且现在又很严厉的防护着美浓,加上他又娶了近江浅井氏家的女儿为妻以为后盾。

“你们两人的脸色有点奇怪,你们应该明白吧?”

“很抱歉!照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我们去攻打美浓呢?”

“笨蛋!谁叫你们去打仗。我只是要你们到那个入口处去建筑一座城池做为我们的根据地而已!”

“是!”

然而话又说回来,这的确是个很大的难题。在美浓领地内,而且是在最明显的地方,不打仗占领该地怎能筑城呢?……

这时信长已经不再看着他们两个人了。他说:“一益!”

“是!”

“你说你想要伊势这个地区,对不对?”

“是。”

“那么你也要在这半年之内将桑名城纳入手中,你就先控制住这个要进入伊势的咽喉地带吧!”

此时所有人都发出“啊”的一声,不由得屏息静气。

这是比在墨俣筑城还难的难题。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桑名城是位于木曾川、长良川之后,而位于这两条河川之间的长岛,有问题所在的本愿寺,更何况桑名城是由一位非常有名的领主桑名三郎行吉镇守。

“你要搞清楚喔!我是要你去取桑名城。如果连这点事都做不好,又怎么能要求想要拥有那一国呢?而且这么一来就无法帮我信长取得天下了!如果明白的话,就赶快着手吧!”

“是!是!”

一益毕竟是一益,这时他早已两颊苍白的平伏在地。

“报告!”

“甚么事啊?猴子!……”

“我想还有一件事情应该说明白才对啊!”

“你这家伙真是奇怪!你还想问甚么事呢?”

“照你这么说,这就是要取得天下的第一步罗!美浓的墨俣是由柴田、佐久间先生,而伊势的桑名则是由泷川先生去取,对不对?”

“是啊!”

“那么在这之间,大将你要做些甚么呢?难道你又要睡午觉了吗?”

“你这个家伙!在这期间,我将联合甲斐的武田及三河的松平,使他们成为我方的人。如果不这么做,又怎么能够取得天下呢?”

“原来如此,我完全明白了。”

藤吉郎非常放心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回过头对众人说道:“如此一来大家应该都安心了吧?正如大将所说的……真是如他所说一般!假如连这点事都做不来,又怎能成为一国之主呢?所以大家一定要更加把劲,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喔!是要取得天下!而我们正是在进行协助取得天下的大事啊!哈哈哈!……这真是一件教人光想就已经觉得兴奋的事情啊!哈哈哈……”

只有藤吉郎才能叫信长又爱又恨,因为他能完全明白信长内心所想的事。

此时信长也笑着说道:“那么,期限就定为半年,要记得喔!”

说完,他起身离开房间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