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祝贺的樱鲷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祝贺的樱鲷

权六胜家骑着马渡河来到尾张对岸时,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变得如此的狼狈。

天色逐渐转明,跟着他渡河的人,大约有五、七个,每个人不仅全身都湿透了,而且嘴唇也冻得发紫。就在这时雨又“噗通!噗通”地下了起来。

(怎样?你承认失败了吧?……)

彷佛连天老爷也在笑着权六似的。

雨一旦下起来,很可能便是五月的雨。果真是五月的雨,河水量将会暴涨,届时即使是再威武的猪武士,也无法渡河到墨俣去了。

敌人那一方对我方的作战要领了如指掌。

(——墨俣是很重要的据点,绝对不能让你们得到。)

对方便是想利用这种方法打消柴田的意念。

柴田在河边等了很久,但始终等不到副将织田勘解由的影子,看来他必定已在战乱中被杀了。

(这一次一定是切腹自杀了……)

当天色完全放明之后,他将由河川上、下游逃过来的人召集起来清点人数,被敌人活捉的大多为人夫,正规兵士之中,有三分之二的人都逃了过来。

这也算是唯一的礼物,他心中已有相当觉悟,知道自己免不了被信长责骂了。

(但是终究要回去啊!即使被信长骂也要回去啊!……)

当他如此想着时,便悄然集合所有兵士,渡过另一条木曾川回到清洲城,但是信长并没有骂他。

“怎么样?权六!柳下有没有泥鳅?”

“啊!没有!我……没有任何理由可说。”

“你这笨蛋!武将是不说理由的,他们只会想着如何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才是武将啊!”

“但是这一次……”

当权六如此说时——

“你又想当和尚啦?这一次可不允许你喔!”

在权六说出切腹之前,信长已先说出上次他要当和尚的事,这使得权六感激得眼眶都红了。

“看起来勘解由似乎已经战死的样子?”

“是……是的!”

“好了!退下去休息。我绝对不许你再轻举妄动!”信长如此说道,于是权六也就离开了。然而此刻信长却表情严肃地直瞪着天花板,很认真地思考着。

“喔!这个、这个,看来柴田已经退出来了。”

这时藤吉郎正带着小侍卫端了膳食进来。

“猴子啊!谁叫你来的?”

“你怎么这么说呢?现在已是傍晚,而且我想也该听你讲柴田先生的故事啦,所以我就送晚膳过来……”

“你送二份晚膳来啊?”

“是啊!两份不好吗?”

“猴子!”

“是!”

“你想今天权六发生这种事,我还会有心情吃饭吗?”

“嗯!这也有可能……”藤吉郎对小侍卫使使眼色,让他们把膳食放着:“打仗嘛!胜败是兵家常事啊!”

“甚么?胜败是兵家常事?不能输的啊!”

“不!即使失败了,也要再提起精神,想着下次如何作战啊!……因此,我才把膳食送来的。”藤吉郎以毫不在意的表情说着,并且坐了下来:“把一个膳食放在殿下前面……”

当他如此说道时,信长又露出了生气的表情:“另一个膳食不用了。拿下去,拿下去!”

“你说拿下去,那就拿下去吧!本来我是想这是我特别做的膳食,或许我可以陪你一起吃哩!……”

“猴子!”

“是!”

“你似乎有甚么话要说?”

“正是!但是你说把膳食拿下去啊!……”

信长完全呆住了。他看着洒洒脱脱的藤吉郎:“好吧!你陪我一起吃吧!”

“好!谢谢你!”

“但还不能动筷子,你必须先回答我的问题。要是你的回答不能使我满意,连明天的早膳也不许你用。”

“遵命!只要是你的命令,两天、三天我都不会去动筷子的。”

“猴子!”

“是!”

“你认为这次失败的原因是甚么?”

“这个嘛!殿下你也应该知道的啊!”

“甚么?我也应该知道?……”

“正是!在这之前佐久间所以失败,是因为敌人从陆上攻打他,对不对?而这次敌人却是由木曾川上游出发,且是在犬山城更上游的鹈沼召集船只,之后再绕过长良川,由川上攻过来的,这些犬山不可能不知道啊!”

“嗯!”信长低声说道:“小侍卫们退下,我有话要说。”

然后便将身子微微向前。

“藤吉……”

“猴子变成藤吉啦?”

“少说废话!这么说来,你定认为犬山城的信清仍然和美浓方面私通罗?”

“嗯……这我也不太确定。但是一旦敌人在川上的鹈沼集合船只,我方不应该不知道的呀!相反的,如果我们这边愈少人知道,对他们应该是愈好的。”

信长没有回答。

“猴子!”他又将一只膝盖伸前:“你来做做看吧!”

藤吉郎也吓了一跳地将膝盖伸出来,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信长。

对藤吉郎而言,回看信长的这一眼,似乎足以决定他这一生的命运。就在火舌发出声音的那一瞬间——

“殿下!”

“你有甚么要求?说吧!”

“犬山城是美浓的内应,而织田家最自满的佐久间、柴田两位家老都已经失败了!”

“是啊!”

“如今敌人也已经明白我方在小牧山筑城的用意,如果不继续去做,将有损你织田上总介信长的面子,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完成这件事。你是否注意到了?”

“这是当然!”

“但是家中已经没有人能做这件事情,所以你才叫我藤吉做给你看!”

“你这猴子还真烦吔!”

“你说我烦?”藤吉郎像变了个人似的,非常激动地说道:“我藤吉郎到现在为止,也只不过是个专门搅味噌的奉公,甚至从未由殿下那儿得过一兵一卒。虽然如此,但我也不认为我会输给那些大将,因此我要求你答应我所提出的条件。”

“甚么?你有条件?”

“正是!我明白对我藤吉,你是真的想异于往例的破格提拔,因此如果我没有成功达成任务,我也不会像其他大将一般就这么回来。因为假如真是如此,那我实在是个不知好歹的人!这点我内心非常明白,所以我一定会在墨俣筑起城来让你看,因此……”

“好吧!条件呢?”

“请你借给我所有我需要的东西。”

“那是当然的事!”

“殿下完全不能干涉我所做的事!”

“好!就照你自己所想的去做吧!”

“还有一件事,这是较大的难题!”

“嗯!你说说看吧!”

“只要我活着,我就一定会筑起城来。但是当我筑起城后,希望你把那边的领地给我藤吉……”

“啊!……”信长以锐利的眼光看着他,然后笑了起来,说道:“不知是谁曾经说终其一生都要为我信长照料马匹,如今说这话的人竟然要求我封他为大名!”

“正是!假如你不答应,我就不去做了。”

“好!”信长斩钉截铁地拍着胸脯说道:“这三件事我都答应你……你要借多少兵力?”

“三百!”

“甚么?三百?……不是百而是千吧?”

“三百!”

“嗯!这么看来你是想要金子罗?”

“正是!小判五百枚、钱五百贯。”

“还有呢?”

“蜂须贺彦右卫门正胜!我只要求这些,除此之外,我绝对不会再要求尾张的一石一木。”

信长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再缓缓地吐出来。

将蜂须贺小六给他!照这么看来,这一定有他的用意。然而他只要三百人、小判五百枚、钱五百贯,他心里到底在想甚么呢?这真是叫人想不透!

这时藤吉郎又看着信长,微笑着说:“殿下……有了这些,我藤吉郎一定能为你筑起一座城堡,使你能尽快取得美浓一国。”

这时四周已经逐渐暗了下来。这场雨果真是五月的梅雨,使得屋檐下的人也变得相当急躁。

“好吧!就照你所说的给你。”

信长如此说道。

“现在可以动筷子了,藤吉!”

“真是谢谢你!这么美味的晚膳,我们应该点起灯来享用才对啊!”

这时的猴子又回复以往毫不在乎的表情,他举起手来在空中拍了拍。

当小侍卫点起灯后,信长简直看呆了。原来晚膳中竟然有鲷。樱鲷在这个季节里可说是非常稀少的东西,原来藤吉一开始就是在为自己做着庆祝的膳食啊!

信长以筷子弹了弹鲷头,笑着说道:“猴子!你真有一手!”

“是啊!这叫先发制人……是战法初步的初步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