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向浊流挑战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向浊流挑战

彦右卫门正胜本身自从南北朝以来,就一直是野武士的统领,在他心里一向非常轻视一般所谓的战术。

当他看到佐久间右卫门及柴田胜家两人在墨俣的作战方式,一开始就不对他们抱有任何希望。

(再怎么说在敌人土地上活动总是对自己不利啊!)

事实果真如他所预料,那两人真的惨败回来,然而他自己却也找不出能顺利完成这项使命的方法。

在野武士当中,他一向被称为“今之楠木”,大家都尊他为智略无穷的人物。因为如此,所以从东美浓到尾张的这些土豪们,甚至是那些鼠辈中的鼠辈,也就是所谓的真正山贼、强盗们,只要一听到蜂须贺小六的名字,就马上乖驯得像只小猫似的。

换句话说,他就如同那位江户时代的伟大人物,亦即隐居在美浓的竹中半兵卫重治,他们的才略可说不相上下,都是专门制服这些心术不正的人。然而,如果此时彦右卫门受到上面的指示:“——那么你来做做看吧!”

当他接到这项命令时,他也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该如何在墨俣筑城。但是这个藤吉郎却从别人都想不到的地方想出这个方法来……

(原来还是有方法的啊!)

这么想着时,一向自负是个军师的彦右卫门内心深受感动。

(看来他可能比信长更伟大也说不定!)

不!不是!信长能明白这个男人,而且如此宠爱他……

话说回来,他的作战方法,的确很叫人出乎意料啊!

因为他能在不损伤信长兵力的原则下,好好活用这些不为一般世俗所容纳的野武士们潜藏的力量。

本来当世局平定之后,这些野武士一定会成为扰乱百姓的根源;而今他的决定终于为野武士们、百姓们除去了祸乱,使信长高兴,藤吉郎也能出头……

藤吉郎甚至将季节雨所导致的洪水也计算进去,看来这次计划似乎天衣无缝了。

然而,具有这么大奇才的人,却只是一个连一支小部队也不曾指挥过的台所奉行。更令人讶异的是,信长居然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到他手里……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冒险!)

彦右卫门正胜这么对自己说。

(这也正是他叫人心服的地方啊!)

像信长这样的大将,就如一匹没有条件、只是为平定乱世的骏马,而这匹骏马就这么让众人心甘情愿地跟随他,不!就是心甘情愿地愿意跟随他……

这种心情,正是藤吉郎心甘情愿为他效命的原因。对于这件事情所形成的影响,大家不妨由日本历史中的所有人物事迹,重新加以评估一番。

总之,这两位英雄如今终于握手了。

握手的双方,都是打从心底认同对方、欣赏对方,因此这种合作关系的意义就显得更加重大。

当许多人陆续从位于蜂须贺村的彦右卫门家离开到四处去时,已是当天傍晚时刻。让一般人们感到不可理解的是,为甚么从尾张到美浓所见到的武士们都活动起来了呢?

首先是秦川的日比野六大夫,说是为了在近江附近举行八幡神社大普请的缘故,必须用到大工、左官、石工等有技术者约三百人左右。然后又将那些人分配在自己手下,又从牢里集合约二百人左右,他便带着这些人消失在木曾川的那一方。

接着就是筱木乡的河口久助及稻田大炊助。他们也说为了砍伐西美浓山地而在外召集樵夫及搬运的木工。然后他们就来到更上游的稻叶山城下井之口街道的前方,就这样地渡过了长良川。

在更远山城的官道上,可以看到许多由越前移居过来欲往京师去的人,他们都说要去拜访近江附近的亲戚朋友。这当中也有乞丐群、惯走夜路的山贼、强盗群……还有在鹈沼养鹈、在上流网鮎鱼的渔夫,他们也都说由于到夏天才有工作,因此趁现在出来玩玩。

雇用这些人的钱,不用说自然是那五百枚小判及五百贯钱来支付。然而光是那笔钱必定不足以支付这些人的佣金,因此这就要由带头的土豪们分担些钱财了,这也可以说是身为首领人物的责任啊!

对这些人而言,这是他们人生的一大转捩点,他们希望透过勤王的心愿,重振往日武士家门风。这是一件相当重大的事情,为此,每个人都很认真的为将来能否出人头地而迈出第一步,这不同于一般杂兵。当这批人来到美浓之后,就不知怎么回事地凭空消失在雨中了。突然消失、突然出现,是这些人最得意的手法。

一般而言,只要一进入梅雨季节,就会使人的心情变得懒散、多愁善感。不论事情是否与己身有关,只是一直望着天空,一会儿埋怨、一会儿高兴。

河川水位逐渐上涨,从木曾川、长良川到揖斐川都是如此。住在这附近的小地主们,人人都担心会酿成洪水并预作防范,这也使得美浓的武将们松了一口气。

所有的人都知道信长不可能就此不再来犯,但是在这梅雨季节中,他是不可能再出现的,于是美浓的士兵们就很自然的边嘲笑边守卫着。况且信长最近对于在小牧山筑城的事,好像已经停顿下来,还不时召集犬山城的信清到他那里去。

信清成为美浓内应,便是这次柴田失败的主因。

根据尾张间谍所传回来的消息,目前不论在那一座山上都没有为在墨俣筑城而伐木的迹象,照这情形看来,对方是暂时不会出手的。

“——他们一定是想等到秋天吧!”

“——我想也是!上次我们已经给他那么严厉的惩戒,何况现在又是洪水期间,应该不会有任何行动才对!”

“——怎么样啊?下次我们等他把城筑好一大半时,再去攻打他们,这么一来,那城还可为我们所用呢!”

“——那也得看看对方是谁啊!不过不论谁来,这都是一个很好的妙计吔!……”

正当众人在稻叶山城下议论纷纷时,却有一群人正在日夜不停地工作着。

全部人数较预计还多,大约有六千八百人到七千人左右,并且由熟练的樵夫指导如何伐木、如何将砍好的木材变成可以用的木板。这么一来,这些木材便有的成为栋梁、有的做为筑墙之用、有些做天花板,所有东西组合起来,就可以建造出一座非常坚固的堡垒。

斧头叮咚、树倒下的声音,在山里此起彼落的响着。

还有满满的水流声也在长良川边不停地流泻出来。有人在组合木筏;有人搬木材;有人身上绑着绳子;有人正煮着饭;但不论做甚么,他们都毫无顾忌地大声喊叫着,这是因为他们必须压倒雨声和河流声。

雨仍然不停地下着。接着来的人,不是樵夫或猎师,而是四个人。他们原打扮成美浓这边的守卫,但一到这里之后,即改换成普通人夫的模样。

由于人数很多,只要每个人砍下一根木材,总共就有七千根,一转眼间就有将近五万石的木材了,这些人的速度惊人,而且效率很高。

就在当天早上,雨势变得更大了。

在远方木曾山里,不时地响着雷声。

雷声既然响起,就表示天气即将放晴了。于是所有人又相互勉励,由蜂须贺彦右卫门陪从的藤吉郎也来到这里。

“哦!大家辛苦、辛苦了!看来所伐的木材已经够了,现在大家赶快去做木筏吧!辛苦了!大家辛苦了!这比我们预定的还早三天呢。”

藤吉郎望着堆积如山的木材微笑着。

“这真是名副其实的野武士战法啊!从敌人的领地里取得筑城的木材。”

当这么说着时,来到瑞龙寺山里的藤吉郎转动着他那小小的身躯,很郑重地看了看四周,说道:“这边河流的水势似乎愈来愈急,人家赶紧坐上木筏吧!这是攸关七千人性命的大事,对我们而言,是件很重要的事,因此大家一定要小心才行。”

藤吉郎下令乘着木筏出发,正是翌日破晓时刻,这些一向粗暴的武士,此刻也都安静地听着他的命令。

洪水有如疯狂的猛兽一般,以撼山动地的气势顺着悬崖边的浊流奔腾而下。河川上有着一根根的木材,就这么随着水势跳跃,顺着湍急的水流而下。

这当中,藤吉郎终于第一次由信长那里得到这个能任他自由发挥的最好时机。

“出发吧!木筏!”

雨仍然继续下着,山的那边不时传来雷声,就这样,他的影子第一次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