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织田信长3·侵略怒涛之卷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菩提山来的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菩提山来的人

那天龙兴于酒宴之后,即在千叠台的中曲轮里睡着了。

稻叶山城正如前面所述,是由山底至山顶盘山而建的,因此一旦决定闭城,外敌也不能轻易攻破。也因为如此,因而从中曲轮到深曲轮之间特别留下一段相当的距离。已经喝醉的龙兴,或许已经无力再上去了……

龙兴刚休息不久,突然有人在山底的门那边大声敲着,向被吵醒的守门人说:“请你开门让我过去!我是不破郡磐手城的城主竹中半兵卫重治所派来的人,特地为他的弟弟久作公子送药来!这是攸关性命的大事,请你立即开门让我过去!”

磐手菩提山的城主竹中半兵卫重治,这时正是二十一岁的俊美青年,也是被监禁在城里的安藤伊贺守的女婿。

当龙兴和日根野备中监禁伊贺之后,也特别派兵至磐手城警戒他的女婿。

万一磐手城有任何不安分的行动,就会立即被讨平;但是令人意外的是,竹中半兵卫居然很快开了城门迎接龙兴所派去的人马。

“——你们对我岳父所做的事,我没有任何异议!”

这么说着的同时,他还派出弟弟久作充当人质。

话说这久作,早在两、三天前就在稻叶山城为下痢所苦,以现代来看,或许是赤痢这种毛病吧!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吃了正月里的那场酒宴而一直未好的缘故。

“——这种病其他药都治不好,只有用我们菩提山城特制的药才有效。因为我们有时也会因为腹泻而烦恼,正好做哥哥的那儿储备了这种药,所以请你行行好,让我们过去吧!”

守门人看看他们,然后说道:“我去通报一声!请你们稍等一下!”

不久,便由城里来了一位足轻头及两名竹中家的人,说:“谢谢你!辛苦了!”

他们所说的话仅止于此,并没有多说其他话语。就在这时候,人们突然想起似乎传言有部份人不太安分。

曾在新年特地由磐手城来拜年的哥哥半兵卫重治,在与龙兴喝完酒走出城外之后——

“怎么样?依你看龙兴公子是位名君吗?”

当被人如此问道时,半兵卫皱了皱他那漂亮的眉说:“——我为岳父被禁感到可惜,非得把他救出来不可!”

“——话虽如此,但是稻叶山城如此坚固,是不太容易出手的啊!”

“——甚么……城是死的建筑物,但人却是活生生的,我们有智慧啊!我半兵卫要取这城,甚至不需用到二十个人哩!”

这一番话当然不曾被守门人听到,否则现在他也就不会随便让他们进了这城门啊!不过这时守门人似乎感觉到有点奇怪,然而他已经让最初的三个人通过了。

当他正放下心来时,突然又听到:“开门哪!”

有第二个声音传来。

正要再度入睡的守门人急忙推开窗户,探头问道:“甚么人?”

“我们是不破郡磐手城城主竹中半兵卫重治的手下,特地为他的弟弟久作公子送药来。这是攸关一个人生死的大事,请你立即开门让我们过去。”

守门人不禁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们。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刚刚不是才有三个人过去吗?现在这些人和刚刚那三个人所说的话,几乎如出一辙,而且现在站在面前的,看来也是同样三条人影……

“这个、这个,到底在开甚么玩笑啊?假如你们是拿药来的竹中殿下的部下,那么刚刚通过的是谁呢?”

“这个我们没听过,但是请你不要再开玩笑了,这是有关他弟弟生命的大事啊!因此请你别再开那种玩笑,马上让我们通过吧!”

“甚么?你们说我在开玩笑?”

“正是!因为久作公子而特地从磐手城拿药来的,除了我们之外,没有别人啊!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啊!”

“这么说事情愈来愈奇怪了。等一下!等一下!也许你们才是假的!来来来!让我查查看!”

对守门人而言,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但也是一个相当有趣的问题。由于事情都非常紧迫,同样在深夜、同样是拿药来的人,所说的话又几乎完全相同的两组人相继出现,这到底是……

反正对方只有三个人而已,因此守门人就将门打开。

“好吧!那么你们能拿出足以证明是竹中先生部下的证据给我看吗?”

这时对方带头的男人,突然非常兴奋似地把头撇向一边,说道:“辛苦了!”

就在此刻已经有另一个人抓住守门人的衣领,其他人就这样进入门内。

“不要出声!”

抓住他衣襟的那名男子说道。

“竹中半兵卫重治来取稻叶山城了,你只要一出声,就会立刻没命!”

“咦?你是竹中先生……那么,刚刚进去的那三个……”

“你放心吧!他们也是我的家臣,先进去打开中门,这是他们的责任!现在请你暂且休息一下!”

那名男子以非常平静的声音说道,接着只听到已经被抓的守门人“呜”了一声便安静地躺了下去。

这时竹中这边的人数总共只有十三人。

加上前面进去的三个人,全部也只有十六个人。在一瞬间,他们已经解决了四名守门人,然后即如沙粒般地突然在千叠台中消失了。

用户还喜欢